汉语言文学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语言学论文 > 汉语言文学论文 >

金庸传承创新古典小说元素的缘由和主要形式

来源:北京印刷学院学报 作者:何大海
发布于:2021-06-02 共4520字
  本篇论文快速导航:

展开更多

关于金庸的论文范文第五篇:金庸传承创新古典小说元素的缘由和主要形式

  摘要:金庸武侠小说与其他小说相比,兼备了传统文学与现代文学的特征,并且形式上与我国古典小说存在密切的联系。本文分析了金庸小说传承与创新的缘由,重点研究金庸武侠小说对古典小说元素的传承与创新方面,以及对新派武侠小说创作与发展所作出的贡献。

  关键词:古典小说; 形式创新; 传承; 金庸武侠小说; 语言;

  基金: 安徽省社会科学创新发展研究课题"高职院校学生文化自觉现状及培养策略研究"(立项编号:2016CXF093);

  学术界对于金庸武侠小说有两种意见:一是认为金庸小说是我国传统小说形式,具有明显的"中国风味";二是认为金庸小说是独特的现代小说新形态[1].与中国传统小说相比,金庸作为新派武侠小说的代表人物之一,其创作的小说在基于现代白话文的基础上,改变了前人创作的思路观念,有选择地对我国古典小说元素进行了创新与发展[2].从小说文化意蕴与艺术形式上看,金庸武侠小说不但包含了传统文化特点,还融合了民族性内涵的独特形式,对我国武侠小说创作与传承发展具有重要的启示价值。

金庸

  一、金庸小说特点

  金庸武侠小说从早期的《书剑恩仇录》《碧血剑》到后期的《神雕侠侣》《天龙八部》等一系列作品,面对现代性与民族性的双重压力,加上当前的"跨文化"语境,其小说本身具备丰富复杂的思想内涵以及别开生面的创作手法,对中华传统文化进行了自觉的文化拓展和积极有益的探寻[3].从金庸创作的武侠小说来看,其小说特点在形式上改变了以往的风格,崇尚传统,主要内容以我国传统道德观念为中心,且融入丰富的传统文化知识,提升了小说回目的可读性与审美价值,开拓了诗词更多的功能,对我国传统古典小说元素进行了创新与发展,获得了读者的广泛喜爱与认可。

  二、金庸小说传承与创新古典小说元素的缘由

  (一)可还原古代氛围与情境

  金庸武侠小说的语言特点是短小精悍、简洁明快,有时留有大段空白,在小说阅读形式上十分明朗,回味无穷。这种表达方式基于传统的借鉴与回归的基础,因为金庸的武侠江湖限制于古典情境之中,如果纯粹使用现代语言,就会对武侠小说的古代氛围与情境造成破坏[4].其中,在人物对话中该特点十分重要,需要遵循传统武侠小说形式,而叙述与描写部分可使用现代语言进行表达。因此,金庸武侠小说中人物语言包含较多文言,而场合描写以现代口吻为主。例如,《天龙八部》中写左子穆与一个少女的对话,左子穆问:"姑娘若能见告,在下……在下感激不尽。"那少女道:"我听神农帮的人说起什么'无量玉壁'……"这一对话中,人物口语"见告""在下""感激不尽""无量玉壁"为文言词语,内涵丰富而又简洁明快。关于少女与段誉吃瓜子的场景描写,则是既有古代汉语的短小精悍、简洁明快,又有现代审美、现代口吻。书中写道,"瓜子辛涩,但略加辨味,便似谏果回甘,舌底生津……他将吃过的瓜子壳一片片地放在梁上,那少女却肆无忌惮,顺口便往下吐出",这段场景描写古典语言和现代审美达到了完美的结合,与古典武侠情境完全契合。

  (二)可满足打斗场面的描写需要

  金庸小说中打斗场景的描写主要采用方位词、动词等,而对代词、助词等方面的应用频率较低,这是打斗场景的动作因素决定的。金庸描述打斗场景的语言都比较短小精悍,读起来朗朗上口,有着气势恢宏之效。白话句子的省略成分,为读者提供了足够的想象空间。例如,《天龙八部》开篇所描述的武打场景,写龚姓中年汉子与褚姓少年两人过招,以短短的百字篇幅将场景与人物之间的紧张气氛充分调动起来,让人读完有种欲罢不能的感觉。

  (三)适应环境的描写需求

  传统的武侠小说,人物、情节、环境三者互相关联。其中,环境描写是人物、情节发展必不可少的背景,通常采用单句形式,起到辅助性的点缀效果[5].一般小说都采用小篇幅描写场景,之后迅速交代情节,读者可以顺利进入小说情节。金庸小说语言以简洁、短小为主,快速交代了场景,给读者想象力留下足够的空间。例如,《天龙八部》中段誉跋涉无量山时对澜沧江江景的描写,大量运用省略、简洁的文言文形式,描绘出了澜沧江的江景画面,将我国古代传统楼阁、园林元素添加其中,形成一幅江南湖景美图。这段环境描写,采用文言文,读者不仅能够领会到画面意境,还能体会到含蓄隽永的言外之意。

  (四)刻画人物形象的需要

  从五四时期开始,现代小说的创作多以西方形式为基础[6].金庸受传统文化的影响,形成了一种较为自觉的语言形式,对回归传统起到潜移默化的作用。例如,《神雕侠侣》中的小龙女形象刻画颇具匠心,小龙女集仙气、冷气、侠气于一体,作者通过丘处机的《无俗念》进行描绘,"这首词诵的似是梨花,其实词中真意却是赞誉一位身穿白衣的美貌少女,说她'浑似姑射真人,天姿灵秀,意气殊高洁',又说她'浩气清英,仙才卓荦','不与群芳同列'".这其中用文言文表述描绘出她冷艳、高洁和性格孤僻的特点。这段文字刻画的人物性格特点生动形象,用"无俗念"进行概括,把古典审美和现代审美有机结合,给读者带来强烈的审美享受。

  三、金庸武侠小说对古典小说元素的传承与创新

  (一)章回体回目方面

  古典章回体小说每一章的回目通常采用对联形式,以两个七字句为一章的回目。既然是对联的形式,对仗必须工整,但是对声韵平仄没有严格的要求。回目各联不要求押韵,把回目合并之后,不是严格押韵的古体诗,而是类似句式整齐的散文诗。

  金庸小说采用了章回体形式,回目创新体现在三个方面:一是《鹿鼎记》的回目创作,不是原创,是根据情节从清代查慎行的《敬业堂诗集》中集句所成,但是回目与内容相得益彰,浑然天成,体现了作者推陈出新的创造力;二是《倚天屠龙记》的回目创新,每一章的回目由对联改为了单句,由常用的十四个字改变为七个字,并且保证押"ang"韵。该小说的回目以一首长诗概括而成,最终组合成为一首完整的柏梁体诗,构思十分巧妙;三是在《天龙八部》五卷中,金庸填写了五首词,每首词可以拆分为十句,作为各章的回目。该回目句式灵活、长短不等,最长用3个分句组成,最短为三个字。在创作过程中,回目要求对仗,词牌名与章节情节相对应,将武侠小说的艺术性与实用性进行了较好的结合[7,8].

  (二)语言形式方面

  1.置换现代双音词

  民国时期,传统武侠小说中也引用了古典小说中的古诗词,但使用范围小,使用的词汇频率不高,这类词语,阅读时有一定的难度。金庸小说剔除[9,10]了比较生僻的词语,用双音古语词对现代双音词进行替换,比如,"尔等-你们""依照-按照"等。金庸小说的现代白话文主要来自于古诗词,例如,"之""汝"等词,仍保留了"的""你"等现代词的使用,还有"吾"保留对应的"我"等。金庸对古语词和现代汉语的取舍运用,使他的小说既保留了浓郁的古典小说元素,同时也兼具了白话文的口语化特点,达到了雅俗共赏,使读者更容易理解和接受[11]他的作品。

  2.使用文言语气助词

  现代生活很少使用文言词汇,文言语气助词应用更少,如"耳""哉"等词,甚至根本不用。金庸武侠小说既使用现代词语,还穿插使用文言词汇,包括文言语气助词。金庸在《天龙八部》中以"奇哉怪也""想当然耳"描写段誉,段誉说话时常常把"非也,非也"挂在嘴边,成为他的口头禅,成为他的标志性口语特点。如此密集地使用文言语气助词"哉、也、耳",效果出奇制胜,人物形象活灵活现。金庸对文言语气助词"哉"情有独钟,使用频繁很高。在《鹿鼎记》《天龙八部》中,"哉"字分别出现了30次、47次。文言语气助词的恰当运用,一方面从语言细节刻画了人物个性,另一方面营造了浓郁的古典情境,具有很强的代入感。

  3.使用谦辞与敬辞

  古汉语的谦辞与敬辞在现代汉语中很少使用,如"令尊""令堂"及"寒舍"等。然而,为了使人物的语言与古人语言更接近,根据情节需要,金庸武侠小说保留了这些词语。金庸对古汉语中谦辞与敬辞的使用,不是"拿来主义",而是进行加工与取舍,其中"承蒙""贤弟"等谦辞的使用频率比较高,而对于封建色彩较浓、自辱性质的谦辞与敬辞则少用或者不用,只在特定的语境中出现。

  4.使用短语结构与句子结构

  金庸小说语言采用许多短语结构与句子结构,这种短语结构有的是从传统武侠小说传承而来,有的是根据需要创造出来的。短语结构以4~5个字为佳,将简化的单音节词进行组合,刻画人物的心理与动作,阅读时朗朗上口,形成类似熟语的结构模式。

  为了创设情境,增强画面感,金庸使用了大量的比喻,但很少使用完整的比喻句,更多的是使用短语,如"目光如电""出手似电"等。这些短语可以在较短的篇幅中蕴含丰富的内涵,营造出古典小说的氛围。

  (三)诗词运用方面

  诗词是古典小说的组成部分,具有重要的辅助作用。诗词在古典小说中的运用主要有三种情况:一是作为小说的开篇引言或者结语;二是在小说中作为评价、议论和点缀;三是作为小说人物语言的组成部分,由人物直接使用。

  金庸在诗词使用方面继承了这三种情况,并进行了拓展创新。在金庸小说中,诗词可以对人物进行标记,甚至利用诗词引导小说情节,揭示主题,强化诗词的作用。有时候,诗词不再是小说的配角和辅助成分,而是小说的重要组成部分,可主导小说的情节发展。例如,在《侠客行》中,武功秘籍隐藏在古代乐府诗中,要得到武功秘籍必须对乐府诗进行理解分析,诗词与小说情节、内容紧密联系,提高了诗词在小说中的重要作用和不可替代的地位。此外,金庸小说与古典小说还有一点不同,他的许多诗词不需要根据情节原创,而是可以直接引用古人的现成作品,结合当时的情境所需为我所用。例如,《神雕侠侣》中以《秋风词》的上阕作为全书的结尾,真是信手拈来,浑然天成。

  四、结语

  综上所述,金庸武侠小说形式丰富多彩,在回目形式、语言形式及诗词运用方面均有所继承与创新发展。基于此,通过金庸武侠小说对我国古典小说元素的传承创新研究发现,金庸小说具有一套相对独立的文学形式,其集古典词语和现代白话文于一体,在语言句式上以短小精悍的语言为主,不但包含了传统文化特点,还融合了民族性内涵的审美形式,对我国武侠小说的创作与传承发展具有深远的意义。

  参考文献

  [1] 刘微。金庸小说里古典诗词的江湖意气[J].青年文学家,2018(36):42-43.

  [2] Chao Peng Liu.Research on Web Application Technology for Building a Chinese-French Parallel Corpus of the Four Great Chinese Classical Novels[J].Applied Mechanics and Materials,2014,2941(946):206-210.

  [3] 彭海云。跨文化视域下金庸小说的艺术创新[J].嘉兴学院学报,2016(1):20-24.

  [4] 魏颖。金庸武侠小说英译中"侠义"精神的再现--以《雪山飞狐》英译本为例[D].兰州:西北师范大学,2013.

  [5] 智鹏菲。金庸武侠小说中杨过人物形象分析[J].青年文学家,2020(24):15-17.

  [6] 陈清华。致敬金庸,以重温经典的方式--谈谈金庸小说中的传统文化(三)[J].南腔北调(周一刊),2020(8):29-51.

  [7] Buket Akgün.Mythology moe-ified:classical witches,warriors,and monsters in Japanese manga[J].Journal of Graphic Novels and Comics,2020,11(3):271-284.

  [8] 郑保纯。"道士下山"与武侠小说--以《射雕英雄传》为例[J].苏州教育学院学报,2013,30(3):16-20,15.

  [9] 李影辉。金庸武侠小说中的"隐逸"主题研究[J].哈尔滨师范大学学报,2019,10(3):125-127.

  [10] 韩云波。从"后金庸"看金庸小说的历史地位[J].浙江学刊,2020(4):40-50.

  [11] 张桂舟。金庸武侠小说中女性人物形象研究[J].青年文学家,2020(15):56.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作者单位:滁州城市职业学院
原文出处:何大海.金庸武侠小说对我国古典小说元素的传承与创新[J].北京印刷学院学报,2021,29(03):76-78.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汉语言文学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