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哲学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哲学论文 >

米勒社会正义原则及马克思正义观的批判

来源:未知 作者:小韩
发布于:2015-12-26 共5105字

  自文明社会以来,人类对正义思想的探求及追寻从未停止,人们对美好社会的向往提供了这种追寻的强大动力,社会正义问题构成了当代政治哲学最核心的问题。英国着名政治哲学家戴维·米勒(David Miller)的社会正义思想作为一种多元正义理论,对建设和谐社会有一定的借鉴作用,运用马克思的实践正义观点分析其思想,可以汲取其合理内核,实现理论的丰富及实践的指引。戴维·米勒在其《社会正义原则》一书中,根据对不同社会群体的内部考察,提出了相应群体的社会正义原则要求,建构一种新的理论,在不同的语境中理解正义的不同原则,并在该原则指导下进行制度建设,构建了一种多元正义理论框架。多元的社会正义不仅作为一种批判性的观念具有抽象的维度,而且应该能为现实社会生活及制度变革提供指导。

  戴维·米勒的多元社会正义理论

  米勒认为,人是社会生活中的人,正义则是社会的正义,社会正义具有其所实现的环境,社会正义观念能够用来在总体上确定社会的公共政策并引领社会公民的一系列行为。认为社会正义从根本上来讲是一种分配正义,那到底分配什么?谁来分配?分配遵循什么原则?都是必须首先明确的内容,“诸如收入和财富、工作和教育机会、医疗保健等等此类的资源的分配是任何正义理论所关心的重点”①这是米勒认为的分配对象,需要注意的是,分配物不单是大众认为普遍好的东西,坏的东西也同样需要在社会成员间进行分配,利益和负担共同进入分配领域。分配对象具有历史性,并不存在罗尔斯意义上的“基本好”的规范的一类物品,与正义相关和无关的物品的划界并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具有时代性的,这种界限取决于人们在分配物品上的共识程度和社会制度的技术能力。

  米勒认为,国家是最重要的分配机构,国家通过颁布法律、提供公共福利政策等现实地促成了社会正义以及社会不正义。但是在市场发挥作用更加完全的情况下,非政府部门和机构的补充作用凸显。众所周知,罗尔斯提出了正义是社会制度的首要美德,社会正义思想显性化为国家制度,而米勒则认为,如果没有其他制度和机构等非政府部门的合作,国家将在很多领域很大程度上虚弱无力,因此需要把社会正义的原则同样应用到能够产生社会分配后果的亚国家制度上去。亚国家制度是值得我们关注的领域,“必须把这类其个别影响虽然相当局部,但合在一起就会产生社会后果的实践和机构都包括在内。”②米勒和罗尔斯的一个主要区别正在此,米勒是在更加具体的意义上来谈正义。首先,米勒提出了其社会正义理论必须满足的三个假定的前提。

  三个假定的前提。一是假定分配是在具有确定成员的有边界的社会内部进行的,在这个领域内谈及分配的正义与否,我们提出所要讨论的比如妇女应该比男性承担更多的家务是否公平这类具体问题时,是假定了所讨论的团体属于唯一的分配领域,我们能够有意义地评价它的整体争议性。这点也是与罗尔斯相同的,罗尔斯认为,正义原则是被运用到一个封闭系统的社会中的,“这些模式的边界是由自我包含的民族共同体的观念给予的”③也就是预先设置了界限,谈论分配正义要在这一有相互联系的群体内进行。二是正义原则是能够作用于现实社会制度的,存在理论的现实维度,同时正义原则对个体生活带来的改变是可见的,国家做出的主要制度安排,在政治以及经济上的一系列具体措施规定了人们的权利和义务,影响着个体的生活前景。只有如此,才有可能用现实衡量正义原则恰当与否。三是存在着一些机构,这些机构能够实现正义原则所要求的制度结构改革,这意味着,不只要有指导改革的基本原则,更重要的是要有贯彻这些改革的手段。只有将原则付诸于手段,才能够使正义理论免于一种乌托邦式的理想,而成为一种现实的实践力量。在公民合作的基础上,具有国家意义上力量和能力的机构的制度执行是正义理论的必需品。

  不同于自由主义者代表罗尔斯的分配正义论、社群主义者代表麦金泰尔的应得正义论等,米勒的多元正义论理论的基点首先是考察“人类关系的模式”,通过对人类之间错综复杂关系的梳理,整合出三类基本的关系模式,在此基础上分析每个模式相对应的人类相处方式及正义适合的原则,分情况分类别对正义问题进行分析,进而完整丰富其理论内容。

  三种社会关系模式。一是团结的社群,“它存在于人们共享民族认同之时,而这种认同是由人们作为具有共同的民族精神的相对稳定的群体的一员来定义的。”

  ④这也是人类社会之初最基本的一种联合形态,人们基于血缘及熟识关系,具有共同的信仰及文化联系,形成一种指向情感的共同体。这种共同体近似于桑德尔意义上的“情感的”共同体,共同的情感是团结成员的纽带,成员们有一致的利益及追求。米勒认为,这种共同体的前世更多表现为前现代社会的村落社群这种原生形态,今生则更多出现在宗教社团、职业协会等人们联系较紧密1之外,人们还在市场中,以商品为媒介,通过无所不在的经济关系相互联合,另外,在非市场领域,也常常存在着视工作为利益来源的工具性群体,这种联合体存在范围比较大,不只是局限在市场领域也包括事实上进行利益分配的非市场领域,人们在这一联合体内把工作及工作同事看作其追求利益目标的凭借及参与者。三是公民身份,米勒指出,人们不只是生活在团结的社群和工具性联合体中,还以其在国家中被承认的公民身份与其它公民联系,这种联系是最普遍的联系,建立在国家法的明确保护之下。在这种联合体中,法律赋予了公民最基本的权利和义务,这与沃尔泽法律共同体的观念类似,公民通过法律连接起来,当然这种法律主要是主权者权威的产物。人与人的关系脱离了其最原本的社会生产生活关系,而是成为法律所赋予基本权利义务的公民身份,人在法之下行动,人们之间的情感交流被人类所制定的获得了人们同意的法律所掩盖。

  三类社会正义原则。这样,米勒将复杂的社会关系进行了分类,即团结的社群、工具性联合体及公民身份,成员间的相处模式与三种社会关系模式相对应,米勒依据成员关系的紧密度等因素,考察成员对“好的东西”和“坏的东西”的分配,明确提出需要、应得、平等成为相应的正义分配原则。

  需要。米勒认为,在“团结性社群内部,实质性的正义原则是按需分配”⑤,社群内成员之间基于血缘亲戚和熟识度广泛具有较高程度的相互理解和相互信任、具有共同的民族精神并产生直接互动的群体,这样在群里内部个别成员的期望被充分重视,需要成为了重要的分配原则,这也是群体命运与个人责任权衡之后的结果。需要注意的是,正义与把资源公平地分配给个人有关,而与任何特定的人从所得到资源的满足的主观感受无关。

  应得。米勒认为,应得是“应当具有”的依据,人们会进行判断,某项资源(比如奖金、荣誉等)应该为某个人或某个团体所应得,业绩本身和行为的动机同时构成了应得的考察因素,良好的业绩和道德的显现会产生积极的应得。在工具性联合体中,商品的买卖将成员最大程度的联系起来,相应的正义原则是依据应得分配,这种联合体内部主要按业绩制定了较易应用的分配标准,但是这种标准的实行必然遇到困难,这些障碍来自实际工作中的生产互补性、工资的组织结构预定性及个人与联合体的目的分歧性。

作者单位: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政治哲学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