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爱国主义论文 >

陈独秀持续治本爱国主义精神及其当代价值

来源:未知 作者:小韩
发布于:2015-01-14 共6587字
论文摘要

  1969年,在“五四运动”50周年之际,美国当代着名中国学家本杰明·史华慈(BenjaminI.Schwartz)曾说:“自1919年至今,‘五四’已逝去半个世纪,但是把握五四运动的真实意义并未变得更为容易。”

  ①190多年来,关于“五四运动”的言说不尽其数,其中对该运动的“旗手” 陈独秀的地位与作用更是众说纷纭。纵观当前关于陈独秀思想的研究成果,学者们大多集中于对其“民主”与“科学”精神的解读;对于传统精神的反叛;自由主义思想之于当今时代现实意义的阐发等,而对其持续治本的爱国主义思想研究却相当薄弱。众所周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个人价值观层面的第一个表现就是“爱国”,这意味着,在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今天,通过对陈独秀持续治本爱国主义精神的阐释,对弘扬爱国主义,无疑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意义与现实价值。

  一、唤醒国民的爱国意识是持续治本爱国主义的首要前提

  列宁曾说,爱国主义是千百年来形成的对祖国的深厚感情。中华民族是一个有着五千年文明传统的伟大民族。在绵延不绝的历史长河中,创造了无数令人骄傲的业绩,但却也出现了在“黑幕层张,垢污深积”的泥淖中徘徊不前的历史时期。因而,在“绝对罪孽的时代”,唤醒国民的爱国意识以改变苦难民族的命运成为头等大事,也是持续治本爱国主义的首要前提。

  陈独秀对爱国主义也给予了充分的肯定,认为“爱国心为立国之要素”。但是在中国,“爱国思想,在我们普遍的国民根性上印象十分浅薄,”②那么如何唤醒国民的爱国主义意识呢?首先要让国民有“国”的概念。中国自夏商以来一直都是家天下,实行的封建专制统治,并且中国人一直有一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意识,认为国家只是皇帝的,与个人无关,自己的“家”是重要的,而大家的“家”也即国家的兴衰与自己无关,因为这个大家的“家”是当权者也即皇帝的事情,皇帝应该对国家的命运负责。所以即便是经过辛亥革命,清政府被推翻,共和政权建立,中国人的这种帝王专制的思想仍然存活着。并且由于中国是一个内陆国家,鲜与欧美等西方国家接触,所以一些中国人“脑子里实在装满了帝制时代的旧思想,欧美社会国家的文明制度,连影儿也没有。所以,口一张,手一伸,不知不觉都带有君主专制臭味”。

  ③要改变这种状况,就必须打破中国原有的政治体系,与西方国家接触,借鉴西方国家的经验,实行并巩固共和,而“要巩固共和,非先将国民脑子里所有反对共和的旧思想,一一洗刷干净不可”。

  ④所以还需要打破中国原有的政治体系的思想来源。因此,要唤醒国民的爱国主义意识,首要的任务就是革新中国人的观念,将陈旧落后的陈腐思想剔除出去,这是不想当亡国奴、站起来反抗侵略的唯一途径。

  所以,陈独秀以“启蒙”为己任,对传统进行彻底的批判,呼吁将“德先生”与“赛先生”迎进中国,以先进的文明来摧毁腐朽和愚昧,以实现人的解放与自由的伟大愿望,达到唤醒国民爱国主义意识的目的。故而陈独秀要对以儒家为代表的封建礼教与封建宗法制度进行彻底的批判,要实现伦理的觉悟。

  在陈独秀看来,正是东洋文化特别是孔教中所具有的劣根性,以及宗法社会对人的迫害导致了中国的黑暗和落后,使得许多人对当政者的所有行为听之任之,从不去思考当政者的行为是否正当,即便皇帝胡作非为,他们也能够坦然接受,并甘心服从皇帝的一切命令和安排。“把国家大事,都靠着皇帝一人胡为……,大家不问国事,所以才弄到灭亡地步”。

  ⑤中国之所以灾难重重而几近灭亡,就是因为这种强烈的爱国热情的缺失。因此,要想拯救国家民族的危难,必要的前提就是痛斥东洋文化,并彻底与之决裂,将西方文明中平等、自由、人权等新的信仰吸纳进来,“伦理的觉悟,为吾人最后觉悟之最后觉悟”⑥即是一种现代文明的自觉,通过启蒙让国民意识到民族复兴的道路之所在。

  所以,在他看来,象征着封建与保守的儒家传统是阻碍中国迈向强盛、步入光明的根本因素,因而必须以雷霆万钧之势将其横扫干净。与之相反,代表着进步理念的“民主”与“科学”应当成为当前中国国民热烈拥护的对象。在救亡图存的动机和理念下,图穷末路的儒学必定被西学所代替。因而,在这一意义上,“救亡”的前提是“启蒙”,或者说,“启蒙”本身就是开启国民心智并真正救亡图存的表现。“启蒙”与“救亡”在逻辑上具有对等性。

  在他看来,法国大革命所呼唤的自由、平等与博爱的核心价值是极为先进的文明理念,拥有人权是“近世文明”的根本前提,只有人权得到了保障,国家才有强大的可能;而中国传统的“民贵君轻”的所谓民主思想则是极其有害的,是根本不利于维护人格独立的一种错误思想。对于爱国心,陈独秀充分肯定了欧美文明国家的“爱国心”,并认为欧美国家所谓的爱国心“与华语名同而实不同”:中国“此等仁民爱民为民之民本主义(民本主义,乃日本人用以影射民主主义者也。其或径用西文Democracy而未敢公言民主者,回避其政府之干涉耳),皆自根本上取消国民之人格,而与以人民为主体,由民主义之民主政治,绝非一物。古时之民本主义为现代之民主主义,是所谓蒙马以虎皮耳,换汤不换药耳。毋怪乎今日之中国,名为共和而实不至也。即以今日名共和而实不至之国体而论,亦与君道臣节名教纲常,绝无融合会通之余地。”

  ⑦所以,西洋文明中的民主和科学,与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帝制和孔教,二者相比,其实质“绝无调合两存之余地”。如果不“全盘西化”,西方先进的科学、技术、文化就难以被我们所认识和掌握;如果不“全盘西化”,封建的、落后的传统势力就无法彻底消灭;如果不“全盘西化”,中华民族的救亡就没有希望。当年日本之所以能够在明治维新后走上自强的道路,就是因为他们当时坚定奉行了“脱亚入欧”的政策。只有学习西方的一切,挽救民族的危亡才有可能。因此,陈独秀喊出了“民主与科学”的最强音。

  二、“为国家增实力”是持续治本爱国主义的要旨

  唤醒国民的爱国热情是必要的和首要的,但它决不是爱国主义的全部。在陈独秀看来,要想从根本上挽救灾难深重的中华民族,还必须切实行动起来,那就是“为国家弭乱源,为国家增实力”。

  他认为,“欲图根本之救亡,所需乎国民性质行为改善”,那些意气风发、情绪激昂、无所顾忌地愿意为了民族英勇献身的激情的确难能可贵,也是值得佩服、值得崇拜和值得称颂的。然而,在当前情况下,一味的献身捐躯精神并不可取,“我之爱国主义不在为国捐躯,而在笃行自好之士”,那些“笃行自好之士”的行为之所以更值得倡导,是因为他们能够“为国家惜名誉,为国家弭乱源,为国家增势力”。相比之下,这种站在国家民族的长远利益出发而深明大义的行为,对于一个处于苦难深重、积贫积弱的国度来说,显得更为重要和紧迫。如果仅仅拥有以身殉国的爱国热情,而没有真正的为了增进国家强大的实际本领,那么这种爱国热情只能是“一时的而非持续的,乃治标的而非治本的”。陈独秀所谓的持续的治本的爱国主义者,即“曰勤;曰俭;曰廉;曰洁;曰诚;曰信”,此乃“救国之要道”。所以陈独秀说:“人或以为视献身义烈为迂远,吾独以此为持续的治本的真正爱国之行为。”

  ⑧故而,要想实现持续治本的爱国愿望,必须使国家在世界不断的“进化”中,通过“笃行自好之士”的实际行动强大起来,并适应世界发展的潮流,即我们今天所说的“空谈误国,实干兴邦”。

  对于究竟如何“为国家增实力”,许多先进的知识分子和爱国志士进行了思索,形成了不同的解决方案。

  以张东荪为代表的新儒家认为,中国之所以处于落后挨打的状态,就是因为中国的实业极其薄弱,因此,要想使中国人真正过上人的生活,并使中国真正强大起来,唯一的出路就是学习资本主义,“实力救国”。除此之外,其他的方案对于积贫积弱的中国都是不现实的。陈独秀对这种“为国家增实力”的主张进行反驳的同时也阐明了自己的立场。他认为:“中国多数人未曾得着人的生活”,而“要使中国多数人得着人的生活,只有从增进物质文明上着手”,“但是只顾增进物质文明,却不讲适当方法去分配物质文明使多数人都能享物质文明的幸福,结果物质文明还是归少数人垄断,多数人仍旧得不着人的生活”,“可见只知开发物质文明,却不用有益于多数人的主义去开发,即令各省都开矿筑路,也不能使多数人得着人的生活。现今官僚的豪华,武人的纵侈,绅士土豪的骄奢淫佚,多数人所以得不着人的生活,都是吃了他们的亏。”

  ⑨也就是说,仅仅靠“实业”来增强国家实力是不够的,还需要平等、公正、自由、民主的理念将增强了的国家实力与人民“共享”,也即今天中国共产党在新时期所主张的“发展成果与人民共享”的科学理念。陈独秀认为,从根本上说,唯有以西方的科学与民主精神为根本指引,国家实力的增强才会成为可能,因为这种尊重人的自主权力、倡导人的平等精神的理念与“富者愈富、贫者愈贫”的落后理念是相悖的,它能够使得“多数人过上人的生活”,因而也能够从根本上激起更多的国民对国家的热爱,从而心甘情愿为了国家的强大而开办实业。在这一点上,梁启超的思想与陈独秀有着类似之处。梁启超当年在《欧游心影录》曾指出:“一个人不是把自己的国家弄到富强便了,却是要叫自己国家有功于人类全体。不然,那国家便算白设了。明白这道理,自然知道我们的国家,有个绝大责任横在前途。什么责任呢?是拿西洋的文明来扩充我的文明,又拿我的文明去补助西洋的文明,叫他化合起来成一种新文明。”

  ⑩不难看出,梁启超的这一思想与陈独秀的主张在理论旨趣上是相同的,那就是:想方设法学习西方的先进文明,用新文明来引导国民的思想来增强国家的实力,国家的富强即是国民爱国的真实表征。没有国家的富强,却硬要国家对国民“有功”,这是一种极为不现实的错误思想。

  进一步地,1920年11月,陈独秀又指出:“中国急需学者,但同时必须学者都有良心,有良心的学者才能够造成社会上真正多数人的幸福。我们敬爱一个诚实的农夫或工人过于敬爱一个没有良心的学者。这班学者脑子里充满了权门及富豪底肮脏东西,他们不以为耻辱,还要把那些肮脏东西列入学理之内,他们那曲学阿世底罪恶助成了权门富豪底罪恶,都一件一件写在历史上,我们不曾忘记呵!”

  这充分表明,为了过上“真正多数人的幸福”生活,也即为了能够探寻到实现人民解放的道路,需要全体国民实实在在地贡献力量,这即是持续治本爱国主义的核心要旨之所在。

  三、“修炼心智”是持续治本爱国主义的动力

  《大学》提出,“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在中国传统思想文化语境中,只有“内圣”才能“外王”,“内圣”是“外王”的根本前提和思想根基。而要达到“内圣” 则应先修身,自觉地“修炼心智”,从自身做起,在实践中不断锤炼自我,磨砺意志,在“修身齐家”的基础上树立“治国平天下”的宏伟志向。

  所以,对于一个真正的爱国者来说,“以身殉国”固然是一种伟大而勇敢的牺牲精神,必要的时候应当当仁不让,毫无畏惧。然而,对于挽救一个民族危难的伟大事业来说,从长远来说,根本的明智的举动则是全部国民特别是青年人,立足于国家的强大和民族的繁荣,不断为增强国家的实力而努力奋斗。在陈独秀看来,真正为增强国家实力而不懈奋斗的爱国努力,一定是那些不断加强自身道德素养、政治素质的人,也即那些胸怀持续治本爱国主义精神的人。因而,政治道德观的启蒙对当前中国来说就显得尤为重要,也尤为紧迫。

  至于良好的政治道德素质则包含多方面的内容,它需要人们在长期的革命和斗争中多方面的锻炼自己,进而为国家贡献力量做好实实在在的奠基工作。在陈独秀看来,对于青年人来说,优秀道德素质的获得,首先需要有艰苦奋斗的精神,即他称颂和赞赏的那种“出了研究室就入监狱,出了监狱就入研究室”的苦难精神和清贫意识。在《欢迎湖南人的精神》一文中,陈独秀以王船山的艰苦奋斗;曾国藩、罗泽南等一班人的“扎硬寨”、“打死书”;“黄克强历尽艰难,带一旅湖南兵,在汉阳抵挡清军大队人马;蔡松坡带着病亲领子弹不足的两千云南兵,和十万袁军打死战”的艰苦奋斗精神鼓励青年人,指出正是这种坚忍不拔、艰苦奋斗的伟大精神,造就了伟大的学者、书生和军人,也激励着无数革命者为了中华民族的伟业不畏艰难、奋勇向前的大无畏气概。此外,“修身”除了艰苦奋斗的精神,还需要以“征服者”的姿态来健全自己的思想头脑。在《敬告青年》一文中,陈独秀又提出了具体的具有健全思想的六项标准:(一)自主的而非奴隶的;(二)进步的而非保守的;(三)进取的而非隐退的;(四)世界的而非锁国的;(五)实利的而非虚文的;(六)科学的而非想象的。

  无疑,“苟以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趋之”是一种伟大的爱国情操,也是一种需要不断学习和磨砺才能达到的境界。在当前民族危难的时刻,对于胸怀爱国热情的“新青年”来说,以“征服者”而非被征服者的姿态出现是极为重要的。中国当前之所以处于“被征服”的境地,就是因为国民中出现了太多的“被征服者”,他们甘拜下风、甘当亡国奴,这种隐退心理是一种极为落后的心理,也是一种极为不健全的意识。一个心智健全、意志坚定的“新青年”才可能成为一个持续治本的爱国者,唯有此,他才可能以无所畏惧、一往无前的姿态出现,而不会轻易被眼前的、一时的困难和邪恶所吓倒,畏缩不前,苟且偷生。陈独秀在此对“征服者”与被征服者的面目进行了生动而形象的刻画,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征服者何?其人好勇斗狠,不为势屈之谓也。

  被征服者何?其人懦弱苟安,惟强力是从;但求目前生命财产之安全,虽愁敌盗窃,异族阉宦,亦忍辱而服事之,颂扬之,所谓顺民是也。”

  也就是说,面对民族的危难和国家的仇恨,一个具有持续治本的爱国主义精神的“新青年”必定是一个心智健全、铁骨铮铮、一身“浩然正气”的征服者,也必定是“以铁血一洗此浃髓沦肌之奇耻大辱”的愤慨之情一往无前的英雄志士。惟其如此,才能“脱离奴隶之羁绊,以完其自主自由之人格……盖自认为独立自主之人格以上,一切操行,一切权利,一切信仰,惟有听命各自固有之智能,断无盲从隶属他人之理”。

  在陈独秀看来,只有以“利刃断铁,快刀理麻”的决然之志将自己头脑中那些腐朽落后的“被征服者”心理彻底驱除干净,“修身”的目标才可能得以实现,也才能从根本上为爱国主义获取持续治本的精神动力。

  四、陈独秀爱国主义思想的当代价值

  马克思指出:“随着每一次社会秩序的巨大历史变革,人们的观点和观念也会发生变革。”作为一场意蕴深刻、影响深远的现代性运动,“五四”运动的历史作用和现实作用都是不言而喻的。作为一种推动国家不断发展与强大的精神动力,爱国主义是一个既古老又现代的永恒话题。党的十八大报告指出,要“大力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深入开展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丰富人民精神世界,增强人民精神力量。”

  ***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强调,宣传思想工作要“讲清楚中华民族沉淀着中华民族最深沉的精神追求,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发展壮大的丰厚滋养;讲清楚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突出优势,是我们最深厚的文化软实力。”

  “在我国历史上,爱国主义从来就是动员和鼓舞人民团结奋斗的一面旗帜,是各族人民共同的精神支柱,在维护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抵御外来侵略和推动社会进步中,发挥了重大作用。在爱国主义精神激励下,我们的国家和民族自强不息,具有伟大的凝聚力和生命力。”

  在今天,由“奥运火炬传递事件”、“南海问题”、“钓鱼岛问题”等所引发的爱国情怀引发了人们对于新时期爱国主义的新思考。人们开始追问与反思:爱国究竟是“激愤”的口号或暴力行为,抑或是实实在在的努力工作之行动?因此,在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的时代背景下,审视陈独秀持续治本爱国主义思想对于我们当前弘扬民族精神、激发爱国热情以更好的姿态投入到中华民族复兴的伟业来说,是一笔不可多得的、极为宝贵的精神财富。

  显然,一生历经坎坷、经历了封建主义、民主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思想转变的陈独秀,坚持将爱国主义精神贯穿其思想成长的始终。这位“五四时期的总司令”,以满腔的爱国热情为动力,谱写了中国历史上一位民主主义者的先驱和战士的形象。也许他的个别言辞有一些过激之处,但其鲜明而真诚的爱国主义精神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更不该被我们所遗忘的一笔珍贵的思想财富。特别是在经济全球化浪潮不断加深、实用主义“有奶便是娘”的实利逻辑越来越深刻地影响着中国人的今天,在商品市场经济不断提升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同时也对人们的精神生活和思想境界带来较大冲击的今天,在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目标依然任重而道远的今天,我们重温陈独秀持续治本的爱国主义思想,就是要在新的历史条件下继承他宝贵的思想遗产,以科学理性的态度去理解爱国主义这一强大的精神动力,在迈向未来的征程中“自己能弄清自己的内容”,发扬先烈们爱国主义的优良传统,将对国家深沉的热爱投入到“为国家增实力”的实践当中去,进而为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征程中,以自己的实际行动诠释爱国主义的真实内涵,在新的历史起点上不辱使命,为“振兴中华”、实现伟大的“中国梦”而贡献自己的智慧和力量。

作者单位: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爱国主义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