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爱国主义论文 >

大众传媒对爱国主义教育效果作用的机理分析

时间:2016-05-12 来源:未知 共7933字
作者:学术堂 单位:

    本篇论文目录导航:

【题目】大众传媒对高校爱国主义教育的影响探析 
【第一章】基于大众传媒的爱国主义教育探析绪论 
【第二章】大众传媒及其对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的作用方式 
【第三章】大众传媒对爱国主义教育效果作用的机理分析 
【第四章】科学运用大众传媒提升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效果的对策 
【结语/参考文献】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中大众媒体研究结语与参考文献


  第 3 章 大众传媒对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效果作用的机理分析

  3.1 大众传媒载体对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效果影响的学理解析

  分析大众传媒作为载体在提升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效果,主要是从动机-效果这一层面着手。动机直接影响效果,必须优化“动机-效果”这一理论方案,通过合理的运行规则指导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最终达到教育效果最优化。

  效果的取得重在过程,在大众传媒作为载体提升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效果实际过程中上,不仅要拓展教育途径,优化教育方案,更要处理好教育主体与教育客体之间的角色分配,避免在教育过程中出现的角色冲突现象。

  3.1.1 大众传媒对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影响的实质

  分析大众传媒载体对爱国主义教育效果的影响,首先需要理解效果这一基本概念。所谓效果(Effect,effectiveness,Consequence),是指由某种力量、做法或因素所产生的结果,通常是指好的结果,比如教学效果、演出效果。在行为学上,“效果”与“动机”是一对具有因果关系的概念。动机是指人们行动的主观愿望,效果是指人们实践活动的客观后果。人们的任何行为都是由一定的动机引起的,动机是效果的行动指导。而效果是动机的行动体现和检验根据。动机和效果在本质上是统一的,但两者的统一是一个复杂曲折的过程。有时候,客观效果并不能完全反映行为的动机,而好的动机也不一定能收到好的效果。因此,我们在看待一件事情的时候,即要看动机,又要看效果。[1]

  这个阐述包含着两个层次的内容,一是效果是一种结果,二是结果只有充分实现了动机才是好的结果。动机(motive;intention)其最基本释义是促使人从事某种活动的念头。

  在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语境中,动机是指教育者培养大学生爱国精神和爱国行为这个特定目标意念,目标意念又直接表现为教育预期。根据以上分析,可以说预期是未实现的效果,效果是实现了的预期,两者的区别就在于统一程度的差异。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爱国主义教育效果的概念。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效果是指教育主体通过各种爱国主义教育形式发挥教育力量,产生的符合教育者预期目标的结果。

  3.1.2 大众传媒对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效果影响的过程结构

  从上一节我们得知大众传媒对大学生爱国主义效果影响的研究实质是研究大众传媒如何影响爱国主义教育预期实现程度问题。那么这一节则主要解决如何形成影响爱国主义教育效果,即厘清大众传媒对爱国主义教育预期影响形成的过程结构。

  根据思想政治教育学对“载体”一词的界定,我们可以推演出爱国主义教育语境下载体的基本概念即指在爱国主义教育过程中,教育主体为实现一定的爱国主义教育预期目标所运用的,能够负载、传递一定爱国主义教育信息资源,发挥着连接爱国主义教育主体和大学生,并促使两者之间相互作用的一切活动形式。因而大众传媒直接关系到爱国主义教育的效果。信息时代,大众传媒对大学生思想的影响最简单过程是信息←→个体。我们将这个最简单的逻辑放置到爱国主义教育这个活动中去,进一步探讨大众传媒对爱国主义教育效果影响的主要过程结构。

  首先,因为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是教育者的主动性活动,所以研究起点是高校爱国主义教育者。无论是分析影响什么还是如何影响,都首先要涉及到一个问题就是爱国主义教育预期,即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效果的内容。大众传媒环境下,教育者根据社会发展和人的发展确定爱国主义教育的目标,也就是爱国主义教育动机表现为一定的预期目标。大学生爱国主义预期目标确定之后,预期目标又要间接地转化为信息资源。因为在大众传媒环境中,大学生是通过信息阅读、信息视听与教育内容发生直接作用,进而才有可能引起大学生爱国认知、爱国情感、爱国意志、爱国行为等爱国主义教育预期目标的改变。这既是衡量影响质量的评估标准,也是影响的目标指向。大众传媒影响的方面很广泛,而我们要研究的是其对爱国主义教育效果的影响,具有很强的针对性。

  爱国主义教育预期转化为信息资源是大众传媒影响大学生爱国主义效果整个过程的第一步,其作用是在大众传媒环境中实现教育预期信息化。再者,当爱国主义教育预期目标信息化后,接下来就是要研究大众传媒的载体功效决定了其对爱国主义教育效果影响的形成。这是大众传媒影响大学生爱国主义效果的第二个过程结构。载体功效的发挥通过两个方面来实现,其一是大众传媒载体内部特性。大众传媒载体的内部特性会影响到传媒载体在实现负载、传递信息这个基本功能的功效及作用发挥。可以说,大众传媒载体的内部特性是载体实现对爱国主义教育影响的基础性条件。其二是大众传媒载体外部运用。外部运用主要是指教育主体、教育客体对大众传媒的使用情况。外部运用是将内部影响的潜在性、可能性转化为现实性,真正实现对爱国主义教育效果的影响。

  外部运用为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提供现实的力量支撑。举个简单例子理解,譬如小提琴对演奏效果的影响,取决于小提琴自身特性和演奏者对小提琴驾驭能力两个方面。大众传媒载体的内部特性和外部运用是影响爱国主义教育效果最为核心的过程环节。把握了这个过程环节就基本能够掌握大众传媒载体对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效果的影响。

  最后,从受教育对爱国主义教育效果的内化程度来看,大学生在教育过程中对教育内容的把握度直接影响教育效果。大学生处在受大众传媒影响的复杂环境中,他们或多或少都受到大众传媒的影响。由于大众传媒本身具有不同一般载体的独特属性,如虚拟性,失范性等。这就决定了大学生在爱国主义教育中很难把控知识的提取度,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他们对知识的内化程度,从而不可避免的影响爱国主义教育的效果。

  因而,大众传媒载体对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效果的影响形成的过程结构是:

  教育目标信息化---大众传媒负载信息化了的爱国主义教育目标---大学生内化爱国主义信息资源。从载体论的角度,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大众传媒载体通过发挥载体功效,将自身所负载的爱国主义教育信息资源传递给大学生,使其接收乃至内化信息资源所包含的爱国主义思想,从而影响爱国主义预期实现的程度即实现对爱国主义教育效果的影响。

  3.2 大众传媒自身特性与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效果的相互关联

  事物功能的作用发挥,除了取决于该事物的内在结构,还取决于事物自身的特性。大众传媒载体负载传递信息的基本功能对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效果的影响与大众传媒内部特性相关联。由于大众传媒是报纸、通讯社、广播、电视、新闻纪录影片和新闻性期刊的总称,其所强调的是一个整体,而不是某一个传媒种类,因而我们对大众传媒的内在特性也是从整体上加以把握。

  3.2.1 大众传媒的渗透性与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

  大众传媒的发展经历了一个过程,由最初的简单构成发展为由报纸、广播、电视、新闻、通讯社、互联网等复合型结构模式。多种类、复合型的大众传媒结构实现了传媒影响力的渗透。这种渗透性表现为“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空间和时间的无缝结合。为爱国主义教育信息资源的全面渗透提供了条件。

  大学生群体不仅处在学校的环境里,而且还处在社会环境中、家庭环境中。

  大学生的这种环境存在结构客观上要求大众传媒载体必须具有渗透性。思想政治教育领域有个怪现象就是所谓的“5+2=0”,说的是学校教育效果因为社会影响而大打折扣。[1]大众传媒载体的渗透性恰好地解决了这一问题。爱国主义教育活动凭借大众传媒载体的渗透性实现了教育信息资源渗透的时空完整性。从大众传媒和爱国主义教育发生作用的角度来看,渗透性表现为爱国主义教育信息资源的渗透性。大众传媒载体所负载的爱国主义教育信息资源渗透性越好,则爱国主义教育预期的实现程度可能性越高。

  3.2.2 大众传媒的广泛性与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

  一般而言大众传媒的广泛性主要集中表现为受众的广泛性、存在的广泛性、影响的广泛性.[2]但是我们研究的是大学生爱国主义效果,已经限定了受众范围。

  为了使研究更为集中,我们从爱国主义教育本身的角度去讨论大众传媒的广泛性。笔者以为,在爱国主义教育视阈下的大众传媒广泛性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大众传播媒介的广泛性。爱国主义教育的信息需要众多的大众传播媒介来传递。现代社会任何一个需要针对重要人群而开展的活动,都不会是单个媒介可以完成的。爱国主义教育活动的开展亦如此。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预期目标的实现推进,需要众多的传播媒介来支撑。报纸、广播、期刊、电视、电影、互联网、通讯社等媒体,当其在报道、转播有关于爱国主义教育资讯时,其实就是承担起爱国主义教育责任的一种体现。大学生作为大众传媒的重要使用人群,有着极为敏捷的信息获取能力,加之各类媒体对新闻冠以“头条”的报道手法,使得爱国主义教育资讯在大学生中间传播的更为广泛,增强了爱国主义教育效果实现的可能性。

  第二、信息来源的广泛性。大众传媒是复合型传媒结构,决定了有关于国情认知、爱国思想、爱国行为的信息源头是广泛的。因为特定的媒体会有相应的受众,并且受众存在交叉现象,不同的受众会提供众多的信息素材。媒体会将不同的信息素材加以整合使之在媒体中呈现出来。当爱国主义教育的信息汇集在整个大众传媒时,爱国主义教育的信息会更加详实、丰富,大学生在对某个具体的爱国主义教育议题的了解也会更加充盈、全面。同时,信息来源的广泛性很也容易为大学生带来错误的、负面的信息导向,反而影响爱国主义教育预期的实现。

  3.2.3 大众传媒的互补性与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

  大众传媒是一个集合,是由许多的不同媒介构成的。不同的媒介在传递爱国主义教育信息资源时的特性是不一样的,这种差异性使得大众传媒在发挥传递爱国主义教育信息资源之间存在互补。笔者主要研究了以下几种互补:

  时空互补。大众传媒媒介内部在实现爱国主义教育信息资源传递互补首先表现为时空互补,即时间上的互补和空间上的互补。时间上的互补是指信息传递实现阶段性和全时性的结合;空间上互补是指不同的场合会有不同的传媒载体承担爱国主义教育资源信息的传递。如私人场所包括新媒体、报刊、书籍,公共场所包括大型的 LED 广告宣传等,不受时空的限制、以灵活多样的形式进行爱国主义信息的传播。

  技术互补。大众传媒媒介实现爱国主义教育信息资源的传递,需要借助一定的技术手段。不同的媒体有着不同的技术优势,同样也存在缺点,因而爱国主义信息的有效传递需要进行技术之间的互补。比如,报纸实现的是一种历时性传播,而互联网的存在实现了历时性与即时性传播的结合;广播信息传递是以声音的方式实现的,而电视却实现了声音与视频的融合。技术的互补是对人们信息观感享受的全面照顾。爱国主义教育信息资源的传递不再是借助单一的技术手段,而是依托大众传媒之间的技术互补。

  官方性与非官方性互补。爱国主义教育信息资源的传递既需要官方式叙述体系,也需要通俗式的话语风格。大学生群体对信息资源的阅读有着不同的兴趣倾向,学生不一定喜欢官方式语言风格。官方式的传媒载体在实现爱国主义教育信息资源的传递时,往往还需要众多的非正式、非官方媒体的配合。

  议题讨论活动互补。大众传媒环境下,爱国主义教育有相对固定的价值导向,但并没有规定价值导向是以何种议题讨论来呈现。不同的大众传媒对同一个爱国主义教育主题可能会从不同的侧面入手,形成不同的具体议题,议题设置的差异性会吸引不同的人群参与讨论。各种议题之间的互补最大化地实现了爱国主义教育信息结构的全面性。

  3.2.4 大众传媒的交互性与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

  交互性是指大众传媒由过去的单向式信息传递向现在的双向式传递,主要表现为大学生对议题的评价、点赞、分享。一方面,爱国主义教育主体可以通过关注大学生的网络动态,了解大学生对爱国主义教育信息资源的传播情况。

  另一方面,大学生对爱国主义教育的信息资源的传递,实现了主动参与,同时也加强了大学生与教育主体之间的互动。这种信息传递方式使得教育主体与受教育者之间的联系更加密切,而受教育者也更容易接受教育主体所传递的信息,教育效果更加显着。

  3.3 大众传媒对大学生爱国主义思想要素形成的影响分析

  大众传媒是社会发展的产物,在某种程度上就是人们的精神产品的实物体现,反映了人们的客观需要。作为一种载体,大众传媒不仅是传播信息的载体,更是人们内心深处物质和精神产品互动和交流的平台。在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中,大众传媒作为事物之间联系的平台和纽带,主要作用体现在对爱国主义认识的产生,对爱国主义情感的培育,对爱国主义意志的形成以及对爱国主义行为的导入上等四个方面上。这些作用都是大众传媒在爱国主义教育中教育主体与客体内化的表现。

  3.3.1 大众传媒与大学生爱国主义认知的产生

  国情,顾名思义就是国家各方面的情况,是一个国家的经济、政治、文化、教育、科技、军事、外交、人口、风俗习惯、地理环境、自然资源等各方面状况的综合反映。[1]

  国情认知是指国民对国情的掌握、了解能力即情况。国情认知是爱国主义教育最基本的内容,是一种认知性教育。大众传媒背景下对大学生的进行国情认知教育,往往要将国情状况以国情资讯的形式表现出了。国情资讯形成信息环境,大学生在信息环境中受到耳濡目染的作用,逐步了解、掌握关于国家的基本情况。

  大众传媒背景下,大学生对国情认知的了解不是同步的、非均衡的。一方面,报纸、杂志、广播、电视、互联网、移动终端等大众传媒形态凭借自身的传播特性,在国情资讯的传播形式、传播速率、议题设置的侧重点存在差异;另一方面,大学生媒体使用偏好、使用习惯上存在差异。不同的媒体使用偏好会使学生在接触国情资讯渠道上存在差异;不同的使用习惯又会导致对同样的媒体所传达出来的国情资讯形成不同的掌握程度。以移动终端为例,“刷屏式”

  阅读习惯和“细嚼慢咽式”阅读习惯容易造成大学生对同样的媒体传播出来的同样的国情资讯产生差异性理解,甚至完全相反的理解。大学生国情认知掌握的不同步,就是在这两者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形成的。

  3.3.2 大众传媒与大学生爱国主义情感的培养

  所谓爱国情感是指个体对自己的家乡、祖国和人民的所表现出来的一种情绪倾向。爱国主义情感包括民族自尊心、自信心和自豪感。思想政治教育发展趋势之一就是信息化。[1]

  基于这个趋势,我们可以说思想政治教育的过程其实也就是信息的输入输出过程。大学生爱国主义爱国情感的培养同样符合这个规律。大学生爱国主义情感的培养首先要接触课堂内外的爱国主义教育资源,进而在情感上产生共鸣。大众传媒背景下,能够让学生产生情感共鸣的爱国主义信息资源需要满足两个基本条件和两个运用要求。两个基本条件:首先爱国主义教育信息资源符合学生感官享受;另外爱国主义教育信息能够契合学生内心思想。爱国主义教育信息资源既要有表现艺术价值,又要有思想价值。两个运用要求:一是把握爱国爱国主义信息资源的运用时机,抓住重大节假日对大学生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最为常见的方式为组织大学生参观一些爱国纪念馆等,但是往往教育效果并不明显。2013 年,中央电视台在国庆期间制作了一档特别节目“爱国让你想起什么”,先后采访了海内外 2000 多人,其中大学生占有很大比例。这样的活动方式新颖,同时对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有积极影响。二是用本民族的优质爱国主义信息资源抵御外国势力对民族自尊心、自信心、自豪感的消解。大学生是一群具备较高审美能力的群体。大众传媒环境下学生审美主要表现为视听审美,在注重视觉享受的同时兼爱听觉享受。

  在日常的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中,将“红色历史资源”以话剧、戏剧、影视剧等形式表现出来,以赋予其强大的感染力。但是一味强调对爱国主义教育资源进行单纯的进行审美设置,则会失去爱国主义教育的本质意义,而且也容易导致审美疲劳。

  大学生同样也是一群具有理想、有追求的年轻人。大学生个人成长需要客观上要求学生在思想上进步。大众传媒的发展尤其是互联网的出现,使教育者能够通过对互联网的交互性实现对学生思想的反馈,掌握学生对历史、对国家、对民族、对世界的看法。爱国主义信息资源里面所蕴含的思想底蕴、精神财富才是真正能够撞击学生“灵魂”的东西。

  “充分利用网络的即时性和互动性特点来加强爱国主义教育,提升爱国主义教育效果。”[1]

  大学生爱国主义情感的培养需要把握有利时机,利用重大节假日,如将“香港回归”、“国庆阅兵”、“奥运盛典”这类具有广泛辐射面的事件,通过大众传媒进行报道,凝聚大学生爱国主义情怀。

  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凭借经济、科技、文化优势对其它国家进行渗透,企图消解其它民族的自尊心、自信心、自豪感。在长时间的国外攻势下,部分大学生很可能产生“崇洋媚外”心理。因此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过程中,需要借助大众传媒宣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经济建设成就,抵御国外势力对本民族自尊心、自信心、自豪感的消解。

  3.3.3 大众传媒与大学生爱国意志的形成

  爱国主义意志是指人们对国家、民族在面对危难时候表现出,不畏艰难、团结一致、坚持不懈、敢于拼搏的心理状态。大学生爱国主义一致的培养是爱国主义教育极为重要的一面。

  “没有什么比灾难突降更能熔铸人们的爱国意志,没有什么比患难与共更能展示我们的民族团结。这无疑是‘中国精神’的又一次升级。”[2]

  灾难最能凝聚民族意志。从 98 抗洪到抗击非典,再到汶川地震,中华民族正是凭借强大的爱国意志一次又一次攻坚克难,取得胜利。历次重大灾难性事件的胜利,离不开大众传媒的报道。媒体人对灾难性事件的报道,既是全民力量的调动,也是爱国主义意志教育过程。通过灾难性事件的报道能够极为有力的凝聚爱国主义意志。

  循此思路,大众传媒背景下大学生爱国主义意志形成,离不开对大学生进行“灾难性事件”的教育。这是形成大学生爱国主义意志极为有效的途径。对于已经成为历史的灾难性事件,大众传媒应该在特定的周年纪念日进行报道,以事件回顾的方式再度引起大学生对国家、民族的重视。对于正在发生的灾难性事件,大众传媒实时性的报道,为大学生对灾情发展、救灾的了解提供一手资讯,甚至可以动员大学生通过各种方式援助救灾工作。大学生在切身的参与过程中形成爱国主义意志。

  3.3.4 大众传媒与大学生爱国行为的导入

  理性爱国是大学生爱国主义教育目标之一。理性爱国反对盲目排外思想,反对狭隘民族主义,反对激进暴力行为,坚持以社会的安定、和谐为己任,以1[1]爱国行为的引导首先是舆论的引导,任何一种爱国行为的产生一定有其思想上的根源。大众传媒具有广泛的受众,大众传媒所传达的思想观念会在受众之间进行传播,形成舆论导向。大学生是广大受众的一部分,同样受到一定大众传媒舆论的影响。正确的舆论导向才能促使大学生形成符合理性的爱国行为。

  大众传媒的内部特性之一是官方性与非官方性的互补。作为官方媒体代表着一个国家政治权威,其在发布各种声明是往往持着克制的态度、措辞中肯,有理有据,在表达立场的同时,也旨在引导包括大学生在内的整个国民理性爱国。官方媒体在引导大学生培养理性爱国的行为的同时,部分非官方媒体却在煽动“大学生狂热爱国”,而有时候这种“狂热爱国行为”变了味。以 2012 年日本试图“购买”钓鱼岛事件为例,中国民众上街游行示威表达自身的正义立场的同时,在部分城市的示威游行中,却出现了一些针对日资企业、日资企业产品和在华日本人的暴力行为。[2]

  面对这样的非理性爱国,一些非主流的媒体处于义愤或者商业私利,煽动包括部分大学生在内的国民进行暴力行为。与此相反一些主流媒体倡导理性爱国行为,评判一些其它媒体的做法。当然这里不是说所有的非官方媒体都在煽动非理性爱国,而是指一种倾向发生的概率的差异。

  官方媒体与非官方性媒体之间的同向互补和异向互补对爱国主义行为预期目标的实现上有着重大影响。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爱国主义论文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