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政治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思想政治论文 >

自我对话在思想政治教育中的实现

时间:2015-10-23 来源:未知 共6478字
作者:学术堂 单位:
摘要

  当德里达等人用语言“践踏意义、蹂躏真理、损害道德与政治,并抹去历史”[1]( P30)时,哈贝马斯则用对话使人类恢复了意义,真理恢复了尊严,道德与政治的基础恢复了保证,历史恢复了秩序。因为哈贝马斯的工作,人们日益意识到对话的重要作用和意义。对话是 21 世纪的主流话语。反映在教育领域,就是“教育即对话”这一教育理念的提出。[2]

  具体到思想政治教育领域,就是对“独白式思想政治教育”的反思与失望,而对“对话式思想政治教育”的期盼与探索。从“枯燥的独白”到“幸福的对话”,是思想政治教育从“文本”转到“人本”,是思想政治教育在言语方式上所作出的“幸福微调”.[3]

  当前,无论是对“独白式思想政治教育”的反思与批判,还是对“对话式思想政治教育”的探索与实践,都有较为丰富的研究文献,但是,关于思想政治教育中对话的实现形态,已有文献仅仅关注到“教育者与受教者的对话、受教育者之间的对话、受教育者与文本的对话”[4]等三种类型,而没有关注到教育者或受教育者的自我对话这一对话形态。基于此,本文特对思想政治教育中的自我对话进行初步的探析,以期引起“对话式思想政治教育”对自我对话这一对话形态的关注和重视。

  一、自我对话的含义及其重要性

  按照马丁·布伯的说法,我们每个人都生活在双重的关系世界里,即“我与它”的世界和“我与你”的世界。“我与它”的世界是一个分离的、不相连的、各自的世界; “我与你”的世界则是一个相遇的、共生的、创新的、息息相关的世界。“独白”属于“我与它”的世界,“对话”则属于“我与你”的世界。独白是围绕自我而建立世界的中心。独白者强调自我,并进行无视他人存在的谈话。生活是从“我”开始的,“我”很显然就是我这个人的生命的基础和根基,这决定了我这个人的言语必然与“我”有着极大的关系。但是,“我”并不意味着绝对独立的个人,“我”需要与他人有所区别,因此“我”与他人之间具有“离心力”; 但是,“我”也需要与他人发生联系,因此“我”与他人之间也具有“向心力”,“我”就是在这样双重的需要中得以建构起来的。“独白”的“我”不把他人当作人来对待,与他人之间只有“离心力”而没有“向心力”,实际上是隔绝的自我、孤立的自我、封闭的自我,最终结果是丧失自我。独白的特点是只有一个方向,就像一条单行道。因此,独白表明的是一个自我不与他人发生关系,又回到原来的自我那里去了。这种信息传播方式往往会产生“我的绝对正确”的负面修辞。这正是独白式思想政治教育低效并饱受诟病的原因。

  “每个人都是一个潜在的敌手,甚至包括那些你所爱的人。只有对话,我们才能从敌意中获救。”[5]( P199)这说明了对话的重要性。“对话”是“我与你”的相遇和敞开心怀。从词源上追溯,“对话”( Dialogue) 源于希腊文“Dialogos”.Dia 是个介词,意味着“through”或“across”,即“超越”的意思; logos的含义是“语词”( the word) .这说明,对话是词语经由人的联系所进行的意义传播。然而,对话常常被理解为仅仅发生在“我与你”之间。如《新编汉语词典》对“对话”的解释有二: 一是“两个或更多的人之间的谈话”,一是“两方或几方之间的接触或谈判”.[6]( P416)实际上,对话也可以发生在“我与我”之间。

  这就是所谓的自我对话。自我对话可以表达为心灵中多种动力身份的“我”之间的交流与沟通。它们之间的缠绕有如某人的心灵与他人心灵的缠绕。一种身份的“我”可以同意或不同意、理解或误解、赞同或反对、肯定或争论、辩护或质疑、鼓励或嘲笑另一身份的“我”.

  认识自我是哲学探究的最高目标。但是,受科学主义和实证主义的影响,哲学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将自我等同于实体自我,将“我”与客体世界割裂开来,认为“我”是可以被观察、控制和研究的对象,认为“我”能够在实证主义、客观主义原则下建立具有广泛预测性的理论框架,从而达到控制和预测人的行为的目的。这样的“我”实际上仅仅是“客我”,它只是被视为客体或者研究对象,只是一种被动的承受者,从而不具有可对话性。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在后现代主义背景下,开始对“自我”研究进行反思,进而提出“自我革命”,即自我应该从实体走向对话。[7]

  当代哲学强调人的主体性与创造性,自我研究因此从静态和实体的研究转向动态和对话的研究。

  实际上,我们每个人常常自觉或不自觉地进行着自我对话。当我们试图界定我们自己、解决问题或理解世界时,我们常常与自己进行对话。比如,当我们受挫后,我们极度悲伤,但一会儿就可能改变想法,因为我们严厉地对自己说: “我要振作起来,因为悲伤是没有用的。”有时候难受得哭了,我们也有可能在心里对自己说: “哭什么哭,你要马上停止哭泣。”当我们犯错正想逃避责任时,我们有时候会在心里听到: “不是你的错,那是谁的错?”自我对话是人的意识中整个思维过程的重要部分。可以说,我们是使用“语言”做事并获得一定结果,语言不仅仅是用以描述事物的工具,而是更多地用于建构世界和自我,并因此使事件发生。20 世纪 90 年代初,赫尔曼斯提出对话自我理论。该理论认为,自我是由多个占有不同立场的“我”构成,这些占有不同立场的“我”之间会经常展开对话。该理论提出后,被广泛应用于文化心理学、人格心理学、心理治疗、精神病理学、社会建构主义、哲学等领域。精神病理学家迪马奇奥研究发现,心理幸福感依赖于自我声音的多重性,以及在自我对话中能够用到这些声音的能力,而精神病理则可能暗含了自我声音与对话的匮乏。[8]( P379 -399)这说明,自我对话是非常重要的对话形态,对于人的健康和幸福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和意义。

  二、思想政治教育中自我对话的必要性

  广义上讲,思想政治教育对话包含了教育者与受教育者、教育者与教育者之间、受教育者之间、教育者与文本、受教育者与文本、教育者自身、受教育者自身 7 个方面的对话。其中教育者自身、受教育者自身的对话即教育者的自我对话、受教育者的自我对话。思想政治教育中的自我对话是指教育者或受教育者自身的思想政治对话。自我对话既是内在我与外在我的对话,也是目标我与现实我的对话,也可以是内心自我与他人的对话[9]

  自我对话是自我的一种反思性的过程。这种过程对思想政治教育的效果,或者说教育者或受教育者思想政治素质的提高,是至为必要的。

  一方面,这是思想政治教育之本质属性的逻辑规定。思想政治教育是一种以人自身为对象的独立的实践活动。认识和把握思想政治教育的本质,是做好思想政治教育的前提。正因为如此,学界对思想政治教育的本质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索,但遗憾的是,迄今为止,看法仍不尽一致。我们知道,思想政治教育主要是做人的工作,做的是人的精神世界的工作,做的是用一定阶级或集团的思想来教育、武装、提高、动员群众,以影响和推动社会实践,从而实现一定阶级或集团政治目的和经济利益的工作。因此,从某种意义上可以说,“思想政治教育的本质就是思想掌握群众”.[10]

  系统的思想即为理论。理论掌握群众的过程,就是理论说服群众的过程,正如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所写: “理论只要说服人,就能掌握群众。”[11]( P9)但我们知道,一个人不会被理论说服,也不会被掌握理论的人说服,一个人只会被自己说服。毛泽东同志曾经指出: “任何思想,如果不和客观的实际的事物相联系,如果没有客观存在的需要,如果不为人民群众所掌握,即使是最好的东西,即使是马克思列宁主义,也是不起作用的。”[12]( P1515)由此可见,理论掌握群众的过程,也是群众掌握理论的过程。群众在掌握理论的过程中,自我反思、自我审视、自我解剖等是必不可少的。从言语学角度说,这正是自我对话的过程。实际上,我国思想政治教育理论研究和实践一直重视和提倡自我对话精神,比如党倡导的“批评与自我批评”中的“自我批评”正是自我对话精神的具体体现。

  另一方面,这是思想政治教育之教育属性的逻辑规定。教育的伟大处,在于它是一座桥而不是一个目的; 教育的可爱处,在于它是一个过程而不是一个终点。如果要说教育的目的,那就是“教育的目的是为了不教”.也就是说,教育的目的是让受教育者成为一个“自转的轮”,而不是始终被教育者推动的轮。柏拉图在《理想国》中用“洞穴中的囚徒”这一着名隐喻说明,教育的根本目的就是促使人们的“心灵转向”,促使人们的心灵从“意见”世界转向“理念”世界。所以教育是为了促使受教育者自我成长,直到成长到自己可以作为自己的老师。思想政治教育也隶属于教育这个大家庭,因此,从教育学角度而言,思想政治教育的目的也只能是为了“不教”.所以,思想政治教育在通过教育提高受教育者思想政治素质的同时,必须着力提高受教育者自我学习、自我教育的能力。受教育者自我学习、自我教育能力的提高,则离不开受教育者自我对话的训练。一个人如果只是简单地复制他人的形象和角色,而未将他人的形象和角色通过自我对话充分内化为自我,那么,他至多只能说是一个服从教育规则的“奴隶”,自我教育则无从谈起。自我是一个不断发展的过程,现在的自我由过去的自我发展而来,并继续发展为未来的自我,它应该在原有的起点上不断地运动,不断进入新的场地并显示出自我创新的轨迹。

  应该指出的是,思想政治教育中的自我对话,不仅仅指受教育者的自我对话,也包括教育者的自我对话。教育者的自我对话,是指教育者“在教学中常常一个人扮演双重或多重角色,就发现与解决教学情境中的各种问题,以我和非我展开的教与学的认知对话、思维对话、心灵对话、精神对话”.[13]

  教育者通过自我问答、多方探究、多向思考,达成创造性、生成性的教学方案和教学过程,才能真正实现教学的生态性和有效性。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