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想政治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思想政治论文 >

民族团结教育隐性课程构建问题与对策

时间:2020-02-20 来源:民族高等教育研究 共7313字
作者:赵倩,,周鹏生 单位:西北民族大学教育科学与技术学院
民族团结教育论文第七篇:民族团结教育隐性课程构建问题与对策
 
  摘要:民族团结教育是民族高校教育内容必不可少的部分,隐性课程以独特的实施途径成为民族团结教育的一项重要建设内容。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民族院校隐性课程建设的表现进行总结,深入分析当前隐性课程建设过程遇到的问题,从个体性文化资本、物质性文化资本、观念性文化资本方面对隐性课程的建设提出建议,探讨民族团结教育隐性课程的未来走向,为加强民族团结教育作贡献。
 
  关键词:民族团结教育; 隐性课程; 文化资本;
 
  On the Construction of Hidden Curriculum in the Course of National Unity Education
 
  ZHAO QIAN ZHOU Peng-sheng
 
  College of Educati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North-west Minzu University
 
  Abstract:National unity education is an indispensable part of the content of education in national collegesand universities. Recessive curriculum has become an important construction content in the process of nationalunity education with its unique implementation way. On the basis of summarizing previous studies,this papersummarizes the performance of hidden curriculum construction in national colleges and universities,analyzes theproblems encountered in the construction of hidden courses,and analyzes the problems of individual culturalcapital,material cultural capital and conceptual cultural capital aspects of the construction of hidden courses toput forward relevant countermeasures to explore the future of national unity education hidden curriculum trends,to enhance national unity and make its own contribution to education.
 
  我国地大物博、幅员辽阔,五十六个民族形成的多民族性是我国不同于其他国家的性质。基于此性质,民族团结教育成为我国教育需要重视的一个方面。2010年,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此纲要将民族教育列于第九章,与义务教育、职业教育处于同等层次,可见国家对民族教育的重视程度。此纲要提出,在各级各类学校广泛开展民族团结教育,推动党的民族理论和民族政策、国家法律法规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引导广大师生牢固树立马克思主义祖国观、民族观、宗教观,不断夯实各民族大团结的基础,增强中华民族自豪感和凝聚力[1]。为深入贯彻落实中共十八大、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响应发展规划纲要的要求,教育部办公厅2014年印发的《全国民族教育科研规划(2014—2020年)》再次提出:学校民族团结教育理论与实践研究是我国当前在民族教育研究领域的重点研究之一[2]。我国的多民族性决定了我国具有文化的多元性。文化的融合与碰撞无处不在,民族院校是这些文化集聚最重要的场所之一,在这样的环境下,在校生的价值观和行为方式受到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以西北民族大学为例,西北民族大学地处我国西北地区的中心城之一、少数民族聚居地——兰州市。位于文化气息浓厚城市里的民族高校,为了实现民族团结目标,必须将民族团结教育渗透在学校生活的方方面面。隐性课程是实施民族团结教育的必要手段之一,发挥着显性课程无法替代的作用,我们有必要研究民族团结教育中的隐性课程建设。从隐性课程的研究现状来看,目前相关领域的前沿研究都建立在国外多种族融合的基础上。与国外的多种族融合背景相比,我国的多民族融合背景同样造就了多元文化的环境。因此,我们很有必要研究我国实施民族团结教育过程中的隐性课程。
 
  一、民族院校隐性课程建设现状
 
  (一)隐性课程的内涵
 
  隐性课程(hidden curriculum)是相对于显性课程而提出的概念。学者目前普遍认为最早研究隐性课程的是约翰·杜威(John Dewey)及其学生威廉·赫德·克伯屈(William Heard Kilpatrick)。克伯屈认为,学习包括基本学习(primary learning)、相关学习(associate learning)、伴随学习(concomitant learning)。这一分类也被大多数学者认定是对隐性课程研究的开始[3]。
 
  (二)民族团结教育中的隐性课程建设
 
  关于民族团结教育的定义,中国地质大学焦敏博士认为,我国民族团结教育的含义包括这样几个方面:明确政治方向,我国的民族团结教育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明确课程性质,隐性课程是有计划、有目的的教育活动;明确课程目的,我国的民族团结教育为的是实现受教育者对民族和国家的认同,促进民族和谐[4]15—16。
 
  中央民族大学丛静博士认为,民族高校隐性课程应该具有潜在影响,虽然未被列入课程计划,但是却能够创设情境,获得润物无声的效果[5]38—39。诸如现在很多民族高校设置的“民族团结进步月”,把民族团结的理念融入日常校园活动,让活动参与者更好地了解其他民族。
 
  如果要对民族团结教育的隐性课程进行明确定义,那么民族团结教育的隐性课程就是教育者以民族团结为目标,有目的、有意义设计的课程,这类课程一般是以内化的方式存在于学校的日常生活和活动中,潜移默化地影响受教育者的民族团结观念。
 
  (三)隐性课程发展现状
 
  当前,我国的学者也开始研究隐性课程。华中师范大学王晓辉博士提出:国外一流大学虽然在历史传统和校园精神等方面各有差异,但共同点是都注意充分利用自身的独特条件加强隐性课程建设[6],这是我国大学不具备的特点。
 
  民族高校具有丰富的民族文化资源,当前的问题正是如何利用好这些民族特色资源发展本校的隐性课程。丛静博士将民族高校当前实施的隐性课程分为“学校引导的且学生参与的”“学生主导的且学校监督的”“学生自发组织的活动”三类[5]77—91。她研究了中央民族大学较多的民族活动,认为当前隐性课程建设的确获得了一些成效,但是仍然面临教师参与度不高、文化价值观念没有及时更新等挑战。
 
  从以上学者的研究可以看出,我们只有正确认识当前课程建设的现状和面临的挑战,才能更好地建设隐性课程体系。
 
  二、民族团结教育隐性课程建设遇到的问题
 
  (一)民族团结教育中的隐性课程内容亟待更新
 
  教育与社会的发展有密不可分的关系,时代的发展必然会更新教育内容。随着时代的不断发展,当前我国大学生的心理问题频繁出现,大学生打架现象屡见不鲜。民族高校在多文化背景下帮助各民族学生建立和谐的民族关系,需要隐性课程来完成这一任务。
 
  (二)民族团结教育中的隐性课程模式较为落后
 
  当今的教育方式呈现出与新媒体技术日益融合的趋势,越来越多的教师愿意在教学中采用新媒体教学技术。高校教师更是对慕课、翻转课堂等新媒体手段青睐有加。但是大部分新媒体技术都运用在显性课程中,隐性课程几乎没有使用新媒体技术。因此,隐性课程的开展方式并未与当前飞速发展的信息科技很好地结合。
 
  (三)受教育者的民族团结意识不强,甚至容易动摇
 
  当今的世界格局仍然存在动荡与不安,不良极端思想极易侵蚀民族团结意识不强的少数民族大学生,动摇他们的世界观和人生观。目前,网络科技发展迅速,网络信息量的复杂化是我们无法预料的,大学生对信息的筛选能力仍然需要加强。另外,一些有宗教信仰的少数民族大学生执着于本民族的信仰和传统习俗,其民族认同感与民族团结意识淡漠,也对民族团结教育的实施产生了一定的影响。
 
  三、民族团结教育隐性课程建设对策
 
  法国社会学家皮埃尔·布尔迪厄(Pierre Bourdieu)最早提出文化资本理论,他将资本分为经济资本(economic capital)、社会资本(social capital)、文化资本(cultural capital)。文化资本与其他两种资本的不同点在于,我们不能单纯认为它类似马克思定义的“能带来剩余价值的价值”的资本。资本是人类劳动的积累,文化是人类通过教育把知识固化在头脑中来进行传承的[7]。进一步分析之后,布尔迪厄又将文化资本划分为个体化形式、客观化形式、制度化形式。笔者参考布尔迪厄的文化资本理论,来探讨个体性、产品性、观念性文化资本三个方面的隐性课程建设。
 
  (一)个体性文化资本的隐性课程建设
 
  1. 树立学生的民族认同和国家认同意识
 
  着名心理学家贝利(J.W.Berry)对来自13个国家有着26种不同文化背景的移民学生进行涵化研究,将不同文化背景的学生从文化认同角度分为整合(Integration)、同化(Assimilation)、分离(Separation)、边缘化(Marginalisation)四种类型[8]。当前中国的少数民族大学生群体包括“民考民”“民考汉”两种主要趋势。“民考民”是指允许少数民族考生使用本民族语言解答考题,他们与汉族学生使用不同版本的试卷。“民考汉”是指少数民族考生使用和汉族考生相同的试卷,其父母若为规定民族中的一类,可增加相应分数。“民考汉”的学生接受相对较多的汉文化,能够较好地掌握汉语普通话,采用整合与同化的文化认同策略,而“民考民”的学生采用的多半是分离与边缘化的策略。
 
  不同民族的学生最初必然对其他民族产生好奇心,逐渐形成对其他民族的认同与包容。对其他民族的认同,是民族团结实施的基础之一。从学校层面来看,学校应该纠正“把本民族文化自外于中华文化、对中华文化缺乏认同”和“把汉文化等同于中华文化、忽略少数民族文化”这两种错误倾向[4]78—80,要广泛弘扬中国传统文化,提高学生对传统文化与民族文化的认知。学校应该增强学生的国家认同意识。部分学生重视自己的民族身份多于国家身份。当代大学生尽管在生理和心理方面有比较成熟的发展,但是尚未完全形成人生观、价值观、世界观,比较容易被其他极端思想侵蚀。因此,加强树立学生正确的思想政治观念,成为学校的任务之一。
 
  2. 树立学生多元化交往与参与意识
 
  正如涵化理论中的整合策略一样,帮助学生在保持自己民族原有文化的基础上注重与其他群体进行日常交往,是学校培养学生多元化交往意识的内容之一,隐性课程能够搭建这一平台。
 
  以西北民族大学的特色民族项目——民族文化节为例,2016年民族文化节的闭幕式晚会的最后,不同民族的学生身着自己民族的节日盛装来到广场中间,手拉手围着篝火跳舞,树立多元化交往意识自然水到渠成。“在民族团结教育活动日益深入的背景下”[9],学校还可以为特色的民族传统体育项目举办展览或者项目竞技活动,弘扬体育特色民族文化,增强学生的民族团结意识。
 
  多元化的参与意识主要体现在学生参与校园活动与社会活动过程中。大学是一个微型社会,学生做到学以致用才是真正的学有所成。民族高校的学生走出校门后必然要接触其他民族的成员,他们可以在融合少数民族关系等方面运用自己掌握的知识技能,为促进民族团结教育作出一定的贡献。
 
  学校可以为学生安排一些调研活动或者暑期支教活动,让他们亲身感受在走出校门的民族融合大环境下如何真正参与社会、融入社会,解决社会中实际发生的问题。
 
  (二)产品性文化资本的隐性课程建设
 
  1. 塑造和谐的校园环境
 
  大学生最重要的活动场所当数食堂、教室、宿舍。
 
  少数民族学生与汉族学生在饮食习惯、风俗等方面差别较大。西北民族大学有清真食堂与大众食堂各五个,不同民族的学生可以根据自己的饮食习惯选择食堂就餐。学校主管餐饮的部门可以举办类似“民族饮食节”的活动,将各民族的特色饮食集聚起来,在食堂中推广学生评价较好的食物,让学生在饮食文化中了解其他民族的特色和民族团结的含义。
 
  西北民族大学的本科教室没有设置民族特色装饰。据了解,西北民族大学的本科班级基本都有一定比例的少数民族学生,维吾尔语言文化学院等更是以少数民族学生为主的学院。因此,学校应该在教室布置上彰显民族特色。学院可以根据学生的喜好选择一种民族特色,对某一个或者某几个教室进行富有民族特色的装扮,大学的授课地点一般不固定教室,学生在一天之内至少会到一两个教室上课,课程安排比较密集的学生可能会辗转三四个教室。学生在具有民族特色的教室里上课,隐性课程的教育意义也就自然而然以一种内隐的方式传授给学生。
 
  少数民族学生和汉族学生在“语言文字、宗教信仰、风俗习惯”[10]等方面有一定的差异,给学校打破民族界限安排住宿方面带来了困难。除了藏语言文化学院等三个全部由少数民族学生组成的学院之外,西北民族大学其他学院的本科学生宿舍安排都打破了民族的界限。同民族的学生住在一起,能够对彼此的家乡有进一步的了解;不同民族的学生住在一起,会对他人的民族了解得更加深刻。打破民族界限给学生安排宿舍会遇到一定的现实困难,学校可以借鉴我国古代书院制度的宿舍模式。我国古代的书院制度是一种依托宿舍的生活化教育模式,讲求“学习不应该只局限于课堂之中,而是在不经意间,甚至是在休息与游玩的时候”[11],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对隐性课程的重视。民族院校还可以举办宿舍之间的交流活动,在融合住宿氛围的基础上,让不同民族的学生更亲密地接触。
 
  2. 构建新媒体民族团结平台
 
  随着当今科技飞速发展,教学中运用了许多新媒体技术,民族团结教育中的隐性课程也可以通过新媒体技术进行更新。
 
  首先,学校应该建设民族团结教育专题网站,在网站内容方面融入思想政治教育的同时,让学生及时了解民族团结教育的相关新闻和学校举办的相关活动;在网站中搭建舆论平台,让学生畅所欲言。
 
  其次,学校应该运用先进的新媒体技术建立数字网络文化馆。现在的大学生使用网络的频次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学校可以将具有民族特色的各种文化资源和文化遗产的照片和介绍放入网络文化馆,能够弥补许多学生不去现实中的文化馆参观这一遗憾。少数民族学生看到自己民族的文化产物呈现在网站上,会增强对本民族的认同感;他们据此对其他民族的文化产物也能够有一定了解,增加了对其他民族的认同感;汉族学生也可以增强对少数民族的认同感,从而达到涵化理论中文化认同的最理想状态——整合。
 
  (三)观念性文化资本的隐性课程建设
 
  1. 建设团结、民主的校风学风
 
  校风和学风最能体现一个学校的学术氛围。校风和学风建设不能朝令夕改,也不是一蹴而就形成的,而是需要长时间的酝酿和沉积。大学精神是一所大学的精神支柱,校风建设如同大学精神的外部表现一样激励着学生。民族高校应该充分利用自身民族优势,多设立有关民族团结或者具有民族特色的研究项目,给学生以充足的机会去调研、去研究,营造民族性研究的良好学术氛围。学风建设方面,“民考民”的学生比汉族学生文化基础薄弱,很多少数民族学生的汉语水平甚至不能够满足他们听课的需求,这就需要学校帮助少数民族学生端正学习态度,明确学习目的,帮助他们掌握学习技巧。
 
  此外,在学生准备参加少数民族汉语水平等级考试(MHK)期间,学校可以对考生进行集体培训以提高他们的汉语言水平,还可以根据自身的特色和优势,邀请部分优秀教师开设“双语课”。这样,学校的学风建设在语言学习这一方向就满足了隐性课程的要求。
 
  2. 传承多民族的校园文化
 
  五十六个民族各有不同的文化。在多元文化的环境下,学校应该集中总结少数民族的传统文化特色。例如:我国甘肃、青海、宁夏、新疆、西藏等西部省区流行一种被誉为“大西北之魂”的民歌唱法——花儿。“花儿”这一民歌形式在2006年5月20日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12]。就当前的文化传承情况来看,对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有兴趣而且能够传承的大多数是老一辈的西北人,年轻人对此了解甚微。西北民族大学落座于“花儿”最早的发源地甘肃,具有丰富的文化资源,学校可以邀请“花儿”传承人来学校演唱,举办讲座对“花儿”这一演唱形式进行系统的介绍;或者安排调研活动,鼓励学生进入“花儿”的发源地进行深入的了解。
 
  又如,2016年10月在西北民族大学召开的“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花儿’传承暨苏平表演艺术高层论坛”,此类学术活动一般由教师代表参会,甚少有学生参加。学校可以打破这样的限制,邀请表演者为学生表演,既可以让学生深深感受到民族团结的浓厚氛围,也可以实现隐性课程的教育意义。
 
  另外,西北民族大学博物馆的建设充分利用学校现有的文化资源,也为民族团结教育作出了一定的贡献。西北民族大学本部的博物馆珍藏着具有鄂尔多斯民族特色的鹿纹短剑、具有伊斯兰特色的微型《古兰经》等民族特色展品。学校可以安排初入校的新生参观博物馆,不仅能够让汉族学生多了解其他民族的文化,也能够给少数民族学生带来归属感。
 
  四、结语
 
  民族团结教育中的隐性课程建设是民族团结教育中的一项重要内容。隐性课程通过潜移默化的熏陶和感染,遍布校园的每个角落,影响着受教育者的民族团结意识与观念。本文对当前民族团结教育隐性课程建设的现状进行分析,并且针对当前建设过程中产生的问题,结合布尔迪厄和贝利的理论,从个体性文化资本、物质性文化资本和观念性文化资本方面,对隐性课程的建设提出建议。民族团结教育不是一朝一夕促成的,需要经过一个反复、持久的过程。希望对民族高校隐性课程的研究能够引起民族高校的重视,进一步促进民族团结教育的发展。
 
  参考文献
 
  [1] 国务院.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EB/0L].(2010-07-29)[2019-06-03].http://www.moe.edu.cn/publicfiles/business/htmlfiles/moe/info_list/201407/xxgk_171904.html.
  [2] 教育部办公厅.全国民族教育科研规划(2014—2020年)[EB/0L].(2014-11-03)[2019-06-03]. http://www.moe.gov.cn/srcsite/A09/s7046/201411/t20141103_178341.html.
  [3]俞冰.高校公民身份教育现状与影响因素研究[D].苏州:苏州大学,2016:83-85.
  [4]焦敏.民族院校大学生民族团结教育研究[D].武汉:中国地质大学,2015.
  [5]丛静.民族高校隐性课程研究[D].北京:中央民族大学,2013.
  [6]王晓辉.一流大学个性化人才培养模式研究[D].武汉:华中师范大学,2014:5-6.
  [7]蔡文伯,徐玮嘉.基于布迪厄“场域-惯习”理论对新疆少数民族毕业生就业遭遇的个案分析[J].民族教育研究,2016,27(3):37-43.
  [8]Berry,J. W,Phinney,J. S.,Sam,D.L.,&Vedder,P. Immigrant Youth:Acculturation,Identity,and Adaptation[J].Applied Psychology:An International Review,2006,55(3):308-310.
  [9]欧阳常青,张群芳.论民族团结教育模式的选择与创新[J].民族高等教育研究,2018,6(2):29-33.
  [10]齐迹.新媒体环境下少数民族文化的跨文化传播[J].内蒙古民族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44(1):37-41.
  [11]张应强,方华梁.从生活空间到文化空间:现代大学书院制如何可能[J].高等教育研究,2016,37(3):56-61.
  [12]肖远平,王伟杰.中国少数民族非遗名录及传承人数统计[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6,(1):40-45.
点击查看>>民族团结教育论文(推荐论文8篇)其他文章

原文出处:赵倩,周鹏生.民族团结教育中的隐性课程建设[J].民族高等教育研究,2019,7(05):30-34.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