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主义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资本主义论文 >

资本主义世界的生态危机与摆脱途径

时间:2020-02-19 来源:西南林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 共5690字
作者:朱波 单位:西南林业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摘    要: 生态马克思主义兴起于20世纪60~70年代,是当代西方马克思主义中最有影响的社会理论学派之一。从生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内涵入手,提出生态危机是当代资本主义世界最突出的问题,分析了资本主义世界最主要的危机及导致生态危机的直接根源,探讨了解决生态危机的根本路径。为进一步认识和理解生态马克思主义理论提供了重要参考,以期能够找到指导解决生态问题和人类自身发展问题的途径和模式,从而实现人类与自然的和谐共处。

  关键词: 生态马克思主义; 内涵; 生态危机; 异化消费; 稳态经济模式; 路径;

  Abstract: Ecological Marxism emerged in the 1960 s and 1970 s and is one of the most influential social theory schools in contemporary Western Marxism. Beginning with the study of the basic connotation of ecological Marxism, this study puts forward ecological crisis is the most prominent problem in the contemporary capitalist world, analyzes the most important crisis and the direct source of the ecological crisis, and probes into the fundamental path to solve the ecological crisis. Generalization and elaboration are of great significance for us to further understand the theory of ecological Marxism, so that we can find the way and mode to solve the problems of ecology and human development to realize the harmonious coexistence of human and nature.

  Keyword: ecological Marxism; connotation; ecological crisis; alienated consumption; steady-state economic model; path;

  生态马克思主义是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中最有影响的社会理论学派之一。20世纪60~70年代,在西方资本主义社会工业化引发的生态危机日益严峻背景下,生态马克思主义伴随着西方绿色环保运动的迅速崛起而产生。生态马克思主义概念是由马克思主义者莱易斯和阿格尔提出的,其代表人物有美国学者福斯特、奥康纳、英国学者佩珀和法国学者高兹等。生态马克思主义以生态学理论为基石,希望借助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及其批判功能,对人类面临日趋严重的生态问题进行批评与反思,以期能够找到指导解决生态问题和人类自身发展问题的途径、模式,从而实现人类与自然的和谐共处。通过对生态马克思主义代表人物、代表观点及着作的研究,报道如下。

  一、当代资本主义世界最突出的问题

  生态马克思主义的代表人物高兹、奥康纳、佩珀等认为,当代资本主义世界的生态问题日趋尖锐,已经取代经济危机成为了资本主义社会最主要的问题。资本主义制度下的生产方式必然导致两大严重问题,即: “过度生产” 和 “过度消费”。 “过度生产” 指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由于以谋求最大化利润作为首要目标,因而不择手段追求经济增长。最大化利润目标导致经济增长对能源的需要和浪费越来越多,技术越来越广泛运用,生产分工越来越专业化,人口越来越集中,结果是生产及产品过剩,经济危机随之产生,生产力也遭到破坏。“过度消费”指人类对幸福程度标准的认识仅根据消费数量和品种的多样性进行评判而引发的过分消费、过度浪费,导致自然环境遭到严重破坏。由于 “过度生产” 引起的 “过度消费” 使得整个社会的消费膨胀, 当消费膨胀超越了自然界承受能力时,自然原有生态系统的平衡被打破,生态环境也被破坏;经济迅猛增长 “通常意味着迅速消耗能源和材料,同时向环境倾倒越来越多的废物,导致环境的急剧恶化”[1] ,最终带来了资本主义社会的生态危机。同时,资本自我无限扩张的本质促使它不断的增加生产以追求更高额的利润价值,为了实现资本扩大再生产,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就向世界各国转嫁经济危机,掠夺贫穷国家或第三世界国家资源。当资本主义进入垄断帝国主义阶段后,由于垄断资本意味着资本主义的大工业化生产扩张到了全世界,且将其他尚未开发但对其有用的自然资源都当作掠夺的对象,就出现了对自然资源的近乎疯狂掠夺。资源掠夺虽能在短时间内满足资本主义的需求,却给地球及生活在地球上的人类造成了难以估量的危害,生态问题就不可避免地成为了资本主义世界最突出、最尖锐的问题。

  二、资本主义世界的生态危机

  (一)生态危机已成为资本主义世界的主要危机

  莱易斯和阿格尔在 《满足的极限》、《西方马克思主义概论》 中构建了资本主义生态危机理论,并认为生态危机已取代了资本主义固有的经济危机。经典马克思主义理论观点认为,资本主义危机主要是存在于生产领域中的经济危机。由于资本主义生产社会化和生产资料私人占有制之间的两大基本矛盾随着工业化发展日益加深并充分暴露,使生产过剩的周期性经济危机不断发生,造成生产力被空前破坏,带来的无数工厂与银行倒闭,大批工人失业,进而激化了无产阶级与资产阶级之间的矛盾,最终激发无产阶级革命,导致资本主义制度的最终灭亡。生态马克思主义生态危机理论则认为,经典马克思主义经济危机理论重点关注生产领域,忽略消费领域可能出现变化的理论不够全面,仅靠马克思主义经济危机理论并不能完全解释资本主义继续存在的原因,需要客观地根据资本主义发展中呈现的新危机来展开批判。生态马克思主义理论认为,经典马克思主义中关于资本主义必将灭亡的预言目前还未能实现,是由于资本主义国家实施的经济干预和社会福利政策缓解了资本主义社会的基本矛盾,使资本主义非但没有灭亡反而呈现出在全球进一步发展的态势。 20世纪90年代后,生态马克思主义者开始把全球生态危机的根由归于资本主义制度。如高兹[2]把生态危机归罪为资本主义生产的利润动机;福斯特[3]依据马克思物质变换断裂理论提出资本主义及其生产方式是破坏自然的根本原因,且招致了人类与自然之间物质变换的必然断裂,并酿成了环境问题与生态危机;佩珀则[2]认为资本主义生产方式本身固有的矛盾具有的天生落后性才是导致生态危机最根本的原因。生态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全球生态危机是资本主义国家向全球转移经济危机产生的结果,同时揭露了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向发展中国家转嫁生态危机的事实,指出西方发达国家依仗经济、技术和军事等方法对第三世界或贫困国家进行掠夺和剥削,并向发展中国家输送有毒害废弃物或转移有重污染产业,甚至把发展中国家变成了生态垃圾场,使目标国家或地区的落后状态和生态环境进一步恶化,形成了实际上的 “生态殖民主义”。
 

资本主义世界的生态危机与摆脱途径
 

  (二) “异化消费” 是导致资本主义生态危机的直接根源

  莱易斯和阿格尔[4]根据马克思主义异化劳动理论建构了当今资本主义的异化消费理论,认为 “异化劳动” 即 “过度劳动”, “异化消费” 即 “过度消费”。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劳动、劳动者和劳动产品都发生了异化,劳动成了统治者的异己力量,劳动者被异己的物质或精神力量奴役。无产阶级在过度劳动中的痛苦和折磨由消费奢侈品补偿,追求的是虚假自由和幸福。资本主义为了掩饰经济危机的危害,通过操纵人们的嗜好、消费并引诱人们变态地追求奢侈品消费,扭曲了人们正常生存、生活价值取向,以实现维持、提高利润率进而掌控全社会的目标,也因而形成了 “异化消费” 现象。“异化消费” 诱使人们把盲目消费当作真正需要,随之刺激生产过度,过度生产又大量浪费资源,导致生态危机的发生不可避免。正如莱易斯指出的,现代工业社会中,人们的消费观念是最大地满足欲望,并把幸福与消费划等号,认为幸福程度的多少就是消费数量的多少,消除痛苦就要过度消费。这种消费观已远离了消费的正确轨道,只是疯狂地追求物质刺激,这种获得消费满足的方式就是生态危机产生的根源。为减轻经济危机危害,资本主义在竭力鼓动消费的前提下,垄断资本主义扩大再生产也是为了满足 “异化消费”,因此,扼制生态危机需要消灭 “异化消费” 和 “异化劳动”。阿格尔提出的 “期望破灭了的辩证法”[5],或叫 “期望破灭理论” 的消灭 “异化消费” 方法,强调在 “称为期望破灭了的辩证法的动态过程中,进行社会主义变革的有力的动力”[5]。这种方法是基于生态系统的有限性和资本主义生产的无限性之间的矛盾,把生态危机转化为商品供应危机,让无产阶级对消费指望破灭,并质疑并否定资本主义制度,倡导最终自觉地调整自己的需求观念,抵制奢侈品消费,达到解除异化消费的目的。

  三、资本主义社会摆脱生态危机的路径

  (一)建立新型 “稳态” 的社会主义经济模式

  生态马克思主义认为要解决生态危机,必须做到消灭异化,限制经济增长,重新构建新型的社会主义。如阿格尔提出的 “稳态经济模式”,这种模式通过控制生产发展的过程,有计划、有秩序地缩减经济发展规模,消减庞大的工业生产和工业经济体系;发展规模小且无污染的技术和小企业,用小型技术去取代高密度的、规模大的技术;将生产过程趋向分散化、民主化,让人们在生产活动中就能获得满足,不再从消费中寻找刺激,而是将消费建立在人与自然和谐的基础之上。 “分散化” 和 “民主化” 是 “稳态经济模式” 的核心内容。 “分散化” 是工人在生产中运用小规模生产技术实行零增长的模式; “民主化” 是指让工人进行自主民主管理方式使工人变成劳动的真正主人。莱易斯设想了一种 “较易于生存的社会”,这种社会目标是 “减低商品作为满足人的需要的因素,与此同时把人均使用能源及其他物质的数量降到最低限度”[6]。高兹则客观地指出,保护生态环境最好的方法是选择先进的社会主义。生态马克思主义对资本和资源高度集中的大规模技术造成严重的生态后果进行了揭露和批判,福斯特认为生态危机与技术的使用方式相关,资本主义拼命追求生产、攫取利润、滥用技术、浪费资源、毁坏环境等加剧了生态危机;高兹指出资本主义的本质目的就是盲目追求生产利润,恣意运用技术,必然浪费与破坏资源环境。所以,生态马克思主义希望变革资本主义生产方式,重构社会主义的生产方式,认为要在技术的规模上进行改革,不要搞大规模的、集约型的技术生产,而采用分散的、易于管理的小规模技术。那么, 怎么理解 “小规模技术” 呢?在英国经济学家舒马赫的着作 《小的是美好的》 中这样表述, “小规模技术” 一般指符合生态规律要求,能体现人性的 “中间技术”、 “民主技术” 或 “具有人性的技术”。这样的技术设备和规模都较小,较易分散,对资源的耗费也较少,对环境的污染不大,且利于人的聪明大脑和灵巧双手的运用,充分调动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他认为,要实现这种小规模技术,要有小企业与之相配套,有“非正规经济部门”,即家庭和街道开办的小生产企业和小型服务性行业;小企业生产才能充分展示人的才智,发挥人的创造性,才能获得满足感,只有这样,才能逐步克服和避免 “异化消费”、“过度消费”,杜绝 “过度生产”。“稳态经济模式” 本质上是一种既能维护生态平衡,又能满足人类基本需要,又不损害自然生态,达到人类与自然和谐共赢,公平、公正、合理的绿色道路。

  (二)通过 “非暴力” 革命过渡到社会主义道路

  生态马克思主义将无产阶级作为社会革命的根本力量。在当今资本主义制度下,无产阶级不占有生产资料,处在社会阶层中被压迫、被剥削地位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因为受到异化消费意识的影响,没有了往日的革命性和斗争性,成为了被物质奴役的阶级。幸运的是无产阶级身上特有的强大革命性并没有丧失,他们仍是社会革命中不可缺少的领导力量和主体力量。通过对无产阶级应该加强生态教育,使无产阶级运动与当代各种反资本主义的社会运动联合,如无产阶级可与生态运动、女权运动等社会运动结成联盟,使他们最终将成为一支反资本主义的、生态社会主义社会的世界性变革主体力量。关于争取社会主义道路的设想,生态马克思主义认为,通过使用 “暴力革命” 的手段在当代资本主义国家实现社会主义的做法已经过时了,而应通过 “非暴力” 的革命路径去实现社会主义。具体来说,要通过和平的手段,即示范和教育来提高人们的生态思想觉悟水平进而达到过渡到社会主义的目的。因为马克思所处的时代,具备暴力革命发生的社会主客观条件,但是,现在的资本主义国家不具备这些条件了,所以应当积极利用生态危机动因作为产生革命的有效动力,运用马克思主义异化理论和生态马克思主义生态危机理论去教育说服人民,动员人民来批判资本主义的集中化、官僚化中反自然和反人性的倾向,并适时创造条件解决所有制问题,最后实现生产过程的 “分散化”、 “民主化” 和工人管理,根本改造资本主义经济、政治和社会制度,建立社会主义。在这个设想中,过渡到社会主义的关键是解决所有制的问题。生态马克思主义虽然最终没有给出解决方案,但是他们的观点认为,坚决不主张像欧洲社会民主党一样实行国有化的做法,这种国有化看似消灭了私人所有制, 其实所迫求的目标仍与私有制生产所追求的目标几乎相同。关于这个问题,阿格尔当时受到南斯拉夫工人自治模式影响,主张在生产资料归工人所有的前提下,由工人自发成立自治委员会进行管理。但这种模式最后的失败使他认识到也不能像苏联一样实行集权所有制,认为对于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人民来说,是一种极其危险的极权主义,主张可以在实践中探索出一条适合这些国家的所有制形式。

  四、结 语

  生态马克思主义用独到的见解抨击了资本主义及其生产方式的弊端必然导致生态危机产生,揭示了资本主义 “异化消费” 引发生态危机的必然根源,提出并构建了解决生态危机的 “稳态经济模式” 及争取实现社会主义道路的设想,业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重要的价值和启示。在生态文明建设过程中,吸取资本主义生产破坏人与自然关系导致生态环境恶化的严重教训,通过加强社会制度建设与完善,充分发挥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探索协调合理的人与自然和谐共处共赢的生态文明模式;借鉴资本主义“异化消费”主义观念下物欲横流、享乐至上对资源环境严重消耗的教训,积极培养和树立民众的生态意识和价值观念,倡导建构绿色的、健康的、可持续发展的新型人类生产生活方式。生态马克思主义描绘的关于人类与自然协调发展的未来社会蓝图,提出 “稳态经济” 理论既遵循了生态规律,又保证了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的模式,强调了人类、自然、社会发展三者的统一,也为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供了重要的启示,为实现 “天蓝、地绿、水净” 生态和谐的美丽中国建设提供了有益的价值借鉴。

  参考文献

  [1] 约翰·贝拉米·福斯特.生态危机与资本主义[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
  [2] 解保军着.生态学马克思主义名着导读[M].哈尔滨:哈尔滨工业大学出版社,2014.
  [3] 王雨辰着.生态学马克思主义与生态文明研究[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5.
  [4] 曾文婷着.“生态学马克思主义” 研究[M].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8.
  [5] 本·阿格尔.西方马克思主义概论[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1991.
  [6] 威廉·莱易斯.满足的极限[M].多伦多,1976.

原文出处:朱波.生态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内涵探析[J].西南林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2020,4(01):63-66.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