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语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语言学论文 > 日语论文 >

结果否定句是否成立的关键因素分析

来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鱼
发布于:2014-09-16 共8389字
论文摘要

  1.序言

  一般而言,如下例所示的动词过去式句子暗含其动作结果成立。

  (1)ゴミを燃やした。(暗含“ゴミが燃えた”成立)在表示主体动作的同时暗含其动作结果成立的动词被称为达成动词(Vendler1967)。

  但在日语中,有些达成动词并不表示其结果成立。前文达成动词表示主体动作实现,后文却对其结果成立进行否定,这样的句子被称为结果否定句(佐藤2005)。

  (2)ゴミを燃やしたけど、燃えなかった。(池上1980:266等)关于例句(2)成立的判断,日语母语者中存在一些分歧和差异。但在语言研究中,池上(1980)等多位语言研究学者均判定(2)为正确的日语句子①。并且,与例句(3)相比,(2)显得更加自然。

  (3)*彼を殺したけど、死ななかった。(同上:267)基于例句(2)、(3)的成立与不成立现象,我们得知,日语中,动词“燃やす”可能构成结果否定句,而“殺す”的结果否定句则不能成立。是什么原因导致两者之间的差异?本论文主要探讨这个问题。

  2.先行研究及问题所在

  2.1先行研究

  池上(1980)指出,结果否定句成立与否,由“动作结果”是否包含在动词含义范围之内决定。例如,动词“殺す”的含义中包含动作涉及对象的“死”这一结果的达成,而动词“招待する”并不一定表明受邀者赴宴。因此,两者结果否定句的成立有差异,如例(4)、(5)所示。

  (4)*彼を殺したけど、死ななかった。

  (5)彼を招待したけど、来なかった。(同上:267)同时,池上(1980)指出,动词是否带宾语,宾语是否为结果宾语,也会导致结果否定句成立的差异。有如下例句可佐证说明。

  (6)a.沸かしたけど、沸かなかったよ。

  b.?水を沸かしたが、沸かなかった。

  c.*湯を沸かしたが、沸かなかった。

  (同上:270,271)正如池上(1980)所论及的例句(6)所示,相同的动词,其对格名词(即宾语)的性质不同,结果否定句的成立情况也不同。崔(2011)基于池上(1980)的研究,从动词及其对格名词性质的关系,分析了结果否定句的成立因素。

  (7)a.皿を乾かしたけど、乾かなかった。

  b.(??その皿/*すべての皿)を乾かしたけど、乾かなかった。

  (8)a.紙を燃やしたけど、燃えなかった。

  b.??*紙二枚を燃やしたけど、燃えなかった。

  (崔2011:34)例句(7a)、(8a)中宾语没有明确的限制,容易构成结果否定句,而(7b)、(8b)中的宾语有特定的数量限制,或者是特定的名词构成,其结果否定句的成立存在问题。据此,崔(2011)指出,在日语中,宾语是否为特定名词,具体量化名词,都影响结果否定句的成立。

  宫岛(1985)根据问卷调查发现,「木の根を掘ったけど、掘れなかった。」比「穴を掘ったけど、掘れなかった。」的受认可度更高。对这一现象,宫岛(1985:352)如是解说:“事実の問題として、穴を掘るよりも木の根を掘るほうが難しい、と考えやすいためではなかろうか。つまり、許容度を考えるのにも、言語的な条件だけではなく、コトガラの世界を計算に入れないと、正しい判断はできないだろう”(现实生活中,因为“挖洞”比“挖树根”更难,所以在考察结果否定句成立与否时,不仅要考察语言条件,还要把各种现实要素综合起来加以考虑,才能做出正确的判断)。

  佐藤(2005)与宫岛(1985)持相似观点,认为结果否定句的成立与说话人对事件认知相关。佐藤(2005)指出,结果否定句并不一定直接反应动词本身的含义,它与人们对事物认识的日常知识相关。有如下例句佐证。括号中的数字是基于问卷调查结果的平均值而做成的。数值越高表明该例句受认可度越高。

  (9)a.レールのさびついたカーテンをあけたけど、あかなかった。(39.7)b.カーテンをあけたけど、あかなかった。(29.2)(10)a.発泡スチロールの箱を水に沈めたけど、沈まなかった。(68.1)b.岩を池に沈めたけど、沈まなかった。(49.5)(佐藤2005:105)(9a)、(10a)两句的受认可度均高于(9b)、(10b)。对此,佐藤(2005)分析其原因是由于人们日常生活知识的判断,(9a)、(10a)前半句所表示的事件实现难于(9b)、(10b)前半句所表示的事件实现,故更容易构成结果否定句。

  另外,关于结果否定句的成立,佐藤(2005:107)基于认知语言学(换喻)观点有如下论述:“自然言語の使用において、われわれは伝達を意図する内容をそのまま言語化するとは限らない。われわれは意図する内容の一部を言語化することによってその全体を補完的に理解したり、その逆に、ある全体を言語化することによってその一部を言い表す”(在语言使用中,我们并不一定把想传达的内容全盘原封不动地通过语言表达出来,而是将其一部分通过语言表达,从而理解其整体。反之,也可将整体通过语言表达出来,从而理解其一部分)。

  (11)a.お皿を割った(けど、割れなかった)。

  b.動詞の意味[AGENT:ACT]+[THEME:ACHIEVEMENT]

  c.実際の状況:[AGENT:ACT](佐藤2005:107)[AGENT:ACT]表示动作主体对其对象的施动过程,[THEME:ACHIEVEMENT]表示动作结果的实现。(11a)结果否定句的成立是通过动词的整体意思(11b),实际只表达其部分含义(11c)而成立的。

  2.2先行研究中的问题

  我们在查考先行研究中发现如下问题:

  首先,池上(1980)指出,词义中包含其结果达成的动词不能构成结果否定句;仅表示动作行为,不包含行为结果达成的动词可以构成结果否定句。基于池上(1980)的这一观点,前面探讨的例句(2)、(3)结果否定句成立中所呈现的差异可以理解为是由于动词“燃やす”和“殺す”的词义范围不同所致。但是,在序言部分我们已经知道,“ゴミを燃やした”中暗含“ゴミが燃えた”成立。从这一点看,“燃やす”与“殺す”相同,两者词义中都包含行为结果。因此,单纯地从动词词义中是否包含动作结果这一含义特征无法解释“殺す”不能构成结果否定句,而“燃やす”却能构成结果否定句的根本原因。

  其次,崔(2011)指出,在日语中,宾语是否为特定名词,即是否为具体量化名词,影响结果否定句的成立。但是,有一些日语动词不论与什么宾语名词搭配使用,都不能构成结果否定句,如下例句所示。

  (12)*(人/あの人/二人の人)を殺したけど、死ななかった。

  由此可以说,宾语名词是否为特定的名词,是否为特定量化名词,会导致结果否定句成立差异这一观点并不适用所有动词。因此,要考察结果否定句成立要因,必须思考:为什么类似于“燃やす”的动词其结果否定句的成立受宾语名词性质的影响,而类似于“殺す”的动词不论名词性质如何都不能构成结果否定句。

  再次,佐藤(2005)与宫岛(1985)均指出,结果否定句的成立与说话人对事件认知相关,前半句表示难以实现事件的语句容易构成结果否定句。但是,基于人们现实生活中的日常知识对结果否定句成立的判断仅限于原本可能构成结果否定句的动词。看如下例句。

  (13)a.*ネズミを殺したけど、死ななかった。

  b.*恐竜を殺したけど、死ななかった。

  不论所表示的事件如何难以实现,日语动词“殺す”都不能构成结果否定句。因此,可以说,现实生活中事件实现的难易度对结果否定句成立会造成影响这一观点,必须限制在可能构成结果否定句的动词范围之内。于是,考察结果否定句成立要因时,必须思考什么样的动词能构成结果否定句,什么样的动词不能构成结果否定句。

  另外,佐藤(2005)基于认知语言学(换喻)观点分析指出,结果否定句的成立是通过动词整体词义结构表达其部分含义而成立的。但是,通过整体表达部分,这一观点并不能对结果否定句成立作出全面解释。因为有些动词可以用整体表达部分,而有些动词却不能。

  (14)a.*彼を殺した(けど、彼は死ななかった)。

  b.動詞の意味[AGENT:ACT]+[THEME:ACHIEVEMENT]

  c.実際の状況:[AGENT:ACT]与“割る”词义结构相似,“殺す”的词义结构也可以用[AGENT:ACT]+[THEME:ACHIEVEMENT]表示。但是“割る”可以通过用整体词义结构表示局部含义,从而构成结果否定句,而“殺す”却无法构成结果否定句。

  2.3本研究的立场以上对先行研究的查考表明结果否定句成立要因的探讨还存在不少问题。关于日语结果否定句的成立及其成立要因的解释众说纷纭。就什么样的动词可以构成结果否定句,什么样的动词不能构成结果否定句等问题还没有明确的结论。本文试图从动词的界限考察入手,从动词的界限及其所表示事件的界限角度,讨论结果否定句成立的原因所在。

  本文在论述过程中,主要关注如下两点:

  首先,关于研究对象———结果否定句的界定。先行研究(池上1980等)中,日语中的汉语动词(“招待する”等)的后文否定句也列入在结果否定句之内。(15)彼を招待したけど、来なかった。同(5)本文考察过程中,不将日语中的汉语动词构成的否定句作为考察对象。

  其次,本文在考察时,注意区分结果否定句后半句的否定部分为全盘否定,还是部分否定。“紙を燃やしたけど、燃えなかった”被称为结果否定句(佐藤2005)。本文也沿用这种称呼。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所谓的结果否定句,并不一定表示结果的全盘否定。比如,“紙を燃やしたけど、燃えなかった”这句中,后文的否定并不一定表示“全く/少しも燃えなかった”这样的结果全盘否定。也可以理解为“全部は燃えなかった”亦或“燃え切らなかった”结果部分否定。本文考察的结果否定句的成立,涵盖结果全部否定或者部分否定。

  3.结果否定句成立要因分析

  先来看看先行研究中涉及的结果否定句。

  (16)ゴミを燃やしたけど、燃えなかった。(池上1980:266)(17)沸かしたけど、沸かなかったよ。(同上:270,271)(18)ドアをあけたが、あかなかった。(宫岛1985:335)(19)電気をつけたけど、つかなかった。(影山1996:85)(20)皿を乾かしたけど、乾かなかった。(崔2011:34)(21)*彼を殺したけど、死ななかった。(池上1980:267)如以上例句所示,日语中可能构成结果否定句的动词基本上为“燃やす—燃える”“沸かす—沸く”“乾かす—乾く”“あける—あく”“つける—つく”等他动词和自动词的对应动词组(亦称为“有对动词”)。而“殺す”等没有相对应的动词(亦称为“无对动词”),不能构成结果否定句。在日语结果否定句的成立方面,为什么有对动词和无对动词有如此大的差异?本文试图从有对动词和无对动词的界限差异进行考察。

  3.1有对动词和无对动词的界限分析

  前面已经论述,如下例(22)、(23)均暗含动作结果的达成。

  (22)ゴミを燃やした。(暗含“ゴミが燃えた”)(23)彼を殺した。(暗含“彼が死んだ”)但是,如下例所示,同为“达成动词”,“燃やす” “殺す”的含义范围并不一致。

  (24)一時間ゴミを燃やす。/一時間でゴミを燃やす。

  (25)??一時間彼を殺す。/一時間で彼を殺す。

  “燃やす”既可以与表示动作持续的时间量副词(一時間〈一个小时〉)连用,也可以与表示动作完了的时间副词语句(一時間で〈用一个小时〉)连用。而“殺す”只能与表示动作完了的时间副词语句(一時間で〈用一个小时〉)连用。

  Vendler(1967)指出,无界动词(亦称“Atelic动词”)与表示动作持续的时间副词(比如“foranhour/一个小时”等)连用,有界动词(亦称“Telic动词”)与表示动作完了的时间副词(比如“inanhour/用一个小时”等)连用。根据Vendler(1967)的观点,我们可以说,只能与表示动作完了的时间副词(一時間で〈用一个小时〉等)连用的动词“殺す”是有界动词。而“燃やす”既可以与表示动作完了的时间副词连用,又可以与表示动作持续的时间副词连用,其界限似乎存在矛盾,无法辨别。

  同为“达成动词”,为什么“燃やす”和“殺す”在动词界限方面,有如此大的差异?动词“燃やす”界限所呈现的有界无界的矛盾,该如何解释?以下主要从有对动词和无对动词的界限分析,探讨其结果否定句成立的原因所在。

  日语中有很多像“燃やす—燃える”一样的自动词和他动词的对应动词组。其特点如下(奥津1967;須贺1980;早津1987;佐藤2005等):自·他対応の定義a.

  意味的条件:自動詞文と他動詞文が同一の事態の側面を叙述していると解釈可能である。

  b.形态的条件:自動詞と他動詞が同一の語根を共有している。

  c.统语的条件:自動詞文のガ格と他動詞文のヲ格が同一の名詞句で対応している。

  (自动词和他动词的对应a.意思的对应:自动词句和他动词句表示同一事件的不同侧面。

  b.词形的对应:自动词和他动词具有相同的词根。

  c.结构的对应:自动词句的“ガ格和他动词句的“ヲ格为同一名词。)(26)太郎が鉛筆を折る。

  (27)鉛筆が折れる。(佐藤2005:170)根据以上所示的三方面对应关系,我们将自动词和他动词的对应通过认知语言学的事件认知图表示如下。

 论文摘要

  以上图示,表示“事件”的长方形中,自动词句和他动词句的焦点部分各不相同。表明自动词和他动词的对应中,自动词句和他动词句表示同一事件的不同侧面。他动词句重点表述动作部分,自动词句主要表述变化和结果部分。并且,动作的对象(他动词句的“ヲ格”)和变化的主体(自动词句的“ガ格”)为同一名词,在事件认知图中于“P”重合。

  由上图可知,“燃やす”虽为“达成动词”,是有界动词(“Telic”动词),但同时,在日语中其为有对动词,与之相对应的自动词“燃える”相比而言,“燃やす”侧重表述动作部分,其词义潜在部分具有无界动词(“Atelic”动词)的特点。关于这一点,可以从如下语言形式的解释中得到说明。看如下例句。

  (28)ゴミを燃やし始める(29)人を殺し始める。

  (30)ゴミを燃やしている。

  (31)人を殺している。

  “燃やす”“殺す”均可构成“~し始める”“~ている”的形式。但是其意思解释各有不同。“燃やし始める”表示“燃やす”动作的开始,“燃やしている”表示该动作持续的意思。对“殺す”而言,“殺し始める”不表示该动作的开始,而表示“殺す”这一行为重复发生的开始。同样,“殺している”不表示“殺す”这一动作持续,而表示该可重复事件的持续发生的意思。由此可以看出,同为“达成动词”,“殺す”类为有界动词,而“燃やす”类有对动词虽为有界动词,但与之相对应的自动词各有分工,可以说“燃やす”类有对达成动词潜在含义部分具有无界动词的特点。

  根据有对动词“燃やす”和无对动词“殺す”的界限考察,我们可以说,所谓“达成动词”,其界限并非全盘一致。可以细分为:表示行为结果达成的有界动词(如“殺す”类);既可以表示行为结果的达成,同时也可以表示行为开始及行为过程的有界动词(如“燃やす”类)。为区分两类动词的界限特点,本文将“殺す”类界限明显的有界动词标记为“Telic动词1”,将“燃やす”类词义潜在部分具有无界动词特点的有界动词标记为“Telic动词2”。

  从上面例句可以看出,“Telic动词1”在具体使用中只能与表示动作完了的时间副词连用,故其表示的事件也为有界事件,如例(25)。“Telic动词2”根据具体使用情境,既可以与表示动作持续的时间副词连用,也可以与表示动作完了的时间副词连用,其表示的事件也根据其具体使用情境为无界事件,或者有界事件,如例(24)。

  当然,日语的自动词和他动词的对应动词组中,并不是所有的有对动词都与“燃える—燃やす”的对应一样,在自动词和他动词之间都有明确的功能分工。据笔者观察,“見つかる—見つける”、“捕まる—捕まえる”虽然符合自动词和他动词的三方面对应关系,但是与一般有对动词不同,这两组有对动词中的他动词不能与表示动作持续的时间副词连用,其内在不具有无界动词的特点,是纯粹的有界动词,只能表示有界事件。按本文对有界动词的分类,“見つける”、“捕まえる”与“殺す”属于同一类,均为“Telic动词1”。请看如下例句。

  (32)*鍵を一時間見つける。

  (33)*犯人を一時間捕まえる。

  “Telic动词1”表示行为结果的达成,不能表示行为本身的开始及行为的持续。关于这一特点,可以从如下例句证实。

  (34)鍵を見つけ始める。

  (35)犯人を捕まえ始める。

  (36)鍵を見つけている。

  (37)犯人を捕まえている。

  “見つけ始める”、“捕まえ始める”并不表示其单个行为本身的开始,而是表示可重复事件发生的开始。同样,“見つけている”、“捕まえている”并不表示行为的持续(或现在进行),而是表示其行为结果已经实现或者该可重复事件的持续发生。作为“Telic动词1”,与“殺す”一样,“見つける”、“捕まえる”也不能构成结果否定句。

  (38)*鍵を見つけたけど、見つからなかった。

  (39)*犯人を捕まえたけど、捕まらなかった。

  由以上动词的界限及所表示事件的界限分析,我们可以知道,结果否定句的成立与前文动词的界限及前文事件的界限密切相关。基于以上考察,本论文对日语结果否定句的成立要因试做如下规定。

  (40)在日语中,前文为“Telic动词2”(即,为有界〈“Telic”〉动词,但其词义潜在具有无界〈“Atelic”〉动词的特点)的有对他动词,且表示无界事件时,后文可以对其行为结果进行否定,构成结果否定句。否则结果否定句不能成立。

  为论证本文对结果否定句成立要因的规定,以下基于这一规定,对先行研究中结果否定句成立分析遗留的问题进行统一论述。

  3.2日语结果否定句成立要因分析再考

  首先池上(1980)指出结果否定句的成立决定于动作结果是否包含在动词的词义范围之内。也就是说,动作结果包含在动词词义范围之内的动词不能构成结果否定句,动作结果不包含在动词词义范围之内的动词可以构成结果否定句。在查考先行研究的章节中我们已经论述到,池上(1980)的这种观点并不能对日语结果否定句的成立作出合理解释。

  例如,“燃やす”、“殺す”两者词义中均包含动作结果的含义。但是构成结果否定句时,却呈现差异。

  (41)ゴミを燃やしたけど、燃えなかった。

  (42)*彼を殺したけど、死ななかった。

  从以上关于动词及事件的界限分析可知,其差异是由“燃やす”、“殺す”的界限导致。要构成结果否定句,前文动词应为“Telic动词2”,而表示动作结果达成的“殺す”为“Telic动词1”,故不能构成结果否定句。当然,结果否定句成立时,前文所表示的事件须为无界事件。关于这一点,看如下例句。

  (43)ゴミを一時間燃やしたけど、燃えなかった。

  (44)ゴミを一生懸命燃やしたけど、燃えなかった。

  通过在文中加入表示无界事件的副词,比如表示动作持续的时间副词“一時間〈一小时〉”,或者表示动作样态的副词“一生懸命〈拼命地〉”,结果否定句的受认可度变高。相反,如果前文中有明确表示该事件为有界事件的副词或句子成分时,结果否定句则不成立。看如下例句。

  (45)*ゴミを一時間で燃やしたけど、燃えなかった。

  (46)*ゴミを灰になるまで燃やしたけど、燃えなかった。

  其次,宫岛(1985)和佐藤(2005)指出,如果前文所表示的事件为难以实现的事件,其结果否定句容易成立。为什么事件实现的难易度会对结果否定句成立造成影响?基于本文对结果否定句成立的规定,从前文事件的界限角度,可以如下解释。

  前文若表示难以实现的事件,则表明行为结果的达成需要一定的时间,其中就必定包含动作过程。

  于是,行为结果未必实现,形成无界事件的可能性增高,因此更容易构成结果否定句。同样,如果在句子中加入表示动作过程的时间副词或者描述动作过程的样态副词,结果否定句的受认可度更高。

  (47)一時間カーテンを開けたが、あかなかった(48)一生懸命カーテンを開けたけど、あかなかった。

  另外,基于认知语言学的观点,佐藤(2005)从换喻的角度分析指出,结果否定句的成立是通过动词整体词义结构表达其部分含义而成立的。在分析先行研究时,我们已经指出,同为达成动词的“殺す”,与“割る”具有相同的词义结构,但是却不能与“割る”一样通过整体含义表达部分意思从而构成结果否定句。就这一点,佐藤(2005)的观点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本文基于有对动词和无对动词的界限考察以及结果否定句成立的规定,如下解释。

  “割る”为有对他动词,动词含义结构可标记为[AGENT:ACT]+[THEME:ACHIEVEMENT],包含结果部分,属于有界动词,但相对于其自动词“割れる”而言,“割る”侧重表示动作及动作过程部分,其词义潜在具有无界动词的特点,本文标记为“Telic动词2”。因与对应自动词“割れる”有这样的功能分工,有对他动词整体词义结构中,动作部分[AGENT:ACT]为词义焦点部分,故在具体的使用中可能发生换喻情况,即,可以通过整体来表达局部含义,从而构成结果否定句。但前面的考察说明,“殺す”的含义结构中,动作结果的达成[THEME:

  ACHIEVEMENT]是其含义中必不可少的部分,因此,丢弃其词义中必不可少的部分,用词义结构的整体去表达某一部分内容,这种整体表现局部的换喻认知不能实现,于是结果否定句无法成立。

  再次,崔(2011)指出日语结果否定句的成立受宾语名词的性质影响。为什么宾语的性质会影响到结果否定句的成立?有对他动词的宾语是特定量名词或者特指名词时,其所表示事件为有界事件。这一点,可以从特定量宾语他动词句不能与表示无界事件的持续时间副词(一時間〈一个小时〉)连用得到论证。请看如下例句。

  (49)??すべての皿を一時間乾かした。

  (50)??紙二枚を一時間燃やした。

  根据本文对日语结果否定句成立要因规定可知,前文为有界事件时,不能构成结果否定句。因此我们可以说,日语中,宾语的性质其实是影响事件的界限,从而对结果否定句的成立造成影响。

  通过对先行研究再次分析,我们验证了本论文日语结果否定句成立规定的正确性。并且,本论文对结果否定句成立所作的规定可以对先行研究进行统一说明,更好地解释了先行研究中遗留的问题。

  4.结语

  本文基于动词及其事件的界限分析,考察了日语结果否定句的成立要因。关于日语结果否定句的成立,我们发现,与无对动词相比,有对动词容易构成结果否定句。但并不是所有的有对动词在任何情境都可以构成结果否定句。当有对动词所表示的事件为无界事件时,后文可以对其结果进行否定,构成结果否定句。基于这些考察,我们对日语结果否定句的成立作出假设性的规定,即,在日语中,前文为“Telic动词2”(即,虽为有界〈“Telic”〉动词,但其词义潜在具有无界〈“Atelic”〉动词的特点)的有对他动词,且表示无界事件时,后文可以对其行为结果进行否定,构成结果否定句。否则结果否定句不能成立。

  基于本文的规定,重新考察了先行研究,对先行研究及其遗留的问题做出了统一的解释。本文仅以日语为考察对象,对结果否定句的成立要因进行了分析。先行研究中,也有涉及到汉、英语结果否定句成立的研究,本文对日语结果否定句考察得出的结论是否也符合汉、英语结果否定句的成立,还有待进一步考察。

作者单位: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日语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