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发展观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科学发展观论文 >

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论文(精选论文8篇)

时间:2020-03-09 来源:未知 共18660字
作者:婷婷 单位:
  环境是经济发展的重要物质基础,而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下面是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论文8篇,供大家借鉴参考。
 
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论文第一篇: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理念的形成与应用
 
  摘要: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既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又是推进现代化建设的重大原则,这一结论是在总结人类发展史之深刻教训基础上提出来的。经济与环保在价值指向、理论基础、实践认识、历史经验等方面具有高度契合性和内在一致性,这为两者的协同发展提供了理论支撑和现实依据。从一定意义上讲,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是坚持逻辑与历史相统一、理论与实践相统一的必然选择和实然要求。党的十八大以来,在新发展理念的引领下,我国的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均取得了很大成绩,开启了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时代。从我国发展现状和未来发展趋势看,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无疑仍是今后生态文明建设必须遵循的指导原则,唯此才能早日建成美丽中国、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关键词:经济发展; 环境保护; 协同发展; 新发展理念; 生态文明建设;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of Economy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Construction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Guided by the New Development Concept
 
  FENG Hongwei
 
  School of Marxism,Wuhan University
 
  Abstract:The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of economy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s not only an inherent requirement for achieving sustainable development,but also a major principle for promoting modernization,which has been proposed based on the profound lessons of human development. Economic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re highly compatible and consistent in value orientation,theoretical basis,practical knowledge,historical experience and other aspects,providing theoretical support and practical basis for the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of economy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n a certain sense,the coordinated development of economy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is the inevitable choice and practical requirement of sticking to the unity of logic and history,theory and practice. Since the 18 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Communist Party of China,China has made outstanding achievements in economic development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nd started the new era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construction under the guidance of the new development concept. Taking China's current development situation and future development trend into consideration,it is no doubt that the new development concept is still the guiding principle that must be followed in the future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construction. Only in this way,can we build up a beautiful China and realize the harmonious coexistence between man and nature.
 
  习近平同志指出:“各地区各部门要切实贯彻新发展理念,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强烈意识,努力走向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1]393这既明确了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的方向,又强调了新发展理念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引领作用。而“生态环境保护的成败,归根结底取决于经济结构和经济发展方式”[2]19。因此,生态文明建设的关键就在于能否正确处理好经济发展同环境保护的关系。要想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建设格局,需要正确处理好经济与环保的关系,发挥新发展理念的引领作用,使两者在良性互动中协调发展。在厘清两者逻辑统一性的基础上,探寻两者协同发展的实践路径并努力实现顶层设计与具体实践的有机结合就显得至关重要。这既有助于深化对新发展理念的认识,也可为推进新时代生态文明建设提供重要启示和借鉴。
 
  一、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的历史选择
 
  纵观人类历史,经济与环保的关系问题自人类产生时就已存在。原始社会时期,这一问题还不突出,并未引起人们的过多关注。进入农业社会后,经济与环保的相互影响、相互制约趋于明显,人们开始思考两者的协调发展。工业革命以后,西方国家普遍追求经济的高速增长,在给社会带来巨大生产力的同时也耗用了大量资源,对环境造成了极大污染,严重影响了人们的身体健康。20世纪30至60年代,由于工业“三废”排放量不断增加而引起的震惊世界的“八大公害事件”致使大量居民患病,还有不少人因此而死亡。即便如此,环境问题仍未引起相关国家的高度重视。20世纪80年代又发生了意大利塞维索化学污染事件、美国三里岛核电站泄漏事件等一系列环境事件,同时酸雨、臭氧空洞、温室效应等环境问题也层出不穷,给人们的生产生活造成了极大影响。21世纪,一些国家和地区仍继续着“以环境换增长”的发展模式,大片的原始森林从地球上消失,土地荒漠化面积不断扩大,石油、矿物、饮用水等资源日渐匮乏,环境安全成为制约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因素。大量事实表明,只注重经济发展而不注重环境保护的做法不符合人类的根本利益;反之,只注重环境保护而不注重经济发展的做法同样不符合人类的利益需求。以罗马俱乐部为代表的“悲观派”经济学家认为,只有保护生态环境才能增进人民福祉,然而经济增长与环境保护在当时又似乎是一对不可协调的矛盾,于是他们主张缩减人口,限制工业生产的增长速度,保持人和机器的简单再生产的水平,实现“零点增长”。事实上,靠停滞经济发展解决环境问题很难行得通,正如《人类环境宣言》中指出的:在工业化国家里,环境一般同工业化和技术发展有关1。环境问题在经济发展中产生,其解决方案也蕴藏在经济发展中,经济发展所取得的成就可以为保护和改善环境提供强有力的资金和技术支持。发达国家由于经济实力雄厚,可以为环境保护领域的技术研发、人才培养等提供大量的资金支持,从而不断提升本国的环境保护能力。与之相反,一些发展中国家由于经济发展较为落后,无法保证对环保活动的人、财、物的投入,因此应对环境变化的能力也较差,难以建立起生态文明的大厦。
 
  就我国发展而言,由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起步较晚,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策导向下,我国在一定程度上也出现了以牺牲环境为代价换取经济增长的问题。比如,三江源地区的部分县域,三十多年前还是水草丰美的景象,但由于人们追求经济超速增长,乱砍滥伐、过度放牧等现象屡禁不止,最终导致了森林草地锐减、水土流失严重、土地荒漠化加剧、水资源短缺等环境问题,不仅影响了当地群众正常的生产生活,人民的幸福指数也大打折扣。虽然经济发展有时不可避免地会造成环境破坏,但这并不意味着保护环境就要停止经济发展,两者并不对立。因为发展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只有通过经济发展,才能提供解决环境问题所需的财政支持,突破解决环境问题的技术瓶颈,进而有效遏制环境污染,改善环境质量。以黑臭水体治理为例,2015年中央决定在全国开展环境保护督察,黑臭水体治理被纳入督察范围,经过三年努力,第一轮环境保护督察已经结束,全国36个重点城市的黑臭水体治理取得了显著成效。据初步统计,三年间,政府累计投资了1140亿元,新增污水管网19872公里,新建污水处理厂(设施)305座,新增污水处理能力1415万吨/日,极大改善了被督察城市的水生态环境。黑臭水体的成功治理得益于政府的大量财政投入。所以,当前的环境保护需以经济发展为基础。
 
  综上,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的主张不是凭空得来的,是“在深刻总结国内外发展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形成的”[2]28,是贯彻落实新发展理念、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的应有之义,“集中反映了我们党对经济社会发展规律认识的深化”[2]28。只有经济与环保两者协同发展,才能更好地维护人民利益,实现社会可持续发展;若两者发展失衡,终会使人民利益受到损害,社会难以维持长久健康发展。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与期待,确保社会可持续发展,既需要物质产品作基础,也需要优美生态环境作保障,只有两者协同发展,才能切实提升人民群众的获得感和幸福感,推进社会可持续发展。
 
  二、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的逻辑统一性
 
  所谓逻辑统一性,实质上揭示的是事物之间的内在契合和有机联系。从价值选择、理论基础、实践认识、历史经验等方面厘清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的逻辑统一性,有助于进一步加强对两者关系的整体性认知。
 
  (一)价值选择的一致性:践行“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3]美好生活既包括物质充裕,也要求环境优美。党和国家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将为民、惠民、利民作为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出发点与落脚点。
 
  就经济发展而言,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以发展为第一要务,这是由社会主义的本质决定的。改革开放以来的实践启示我们经济发展任何时候都动摇不得,松懈不得,只有保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才能创造更多物质财富,才能满足人民群众的物质需要。中国共产党狠抓经济建设决不放松,在几代共产党人的接续努力下,我国的经济发展取得了可喜成绩。随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步入新时代,我国的经济发展也进入新常态,中国共产党主动适应、把握、引领新常态,提出并贯彻新发展理念,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积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不断提高发展质量和效益,创造更多物质产品,以满足人民更高层次的物质需求。简言之,大力推动经济发展是为了让人民群众获得更多实惠。
 
  就环境保护而言,习近平同志多次提及良好生态环境是最普惠的民生福祉,要将环境保护放在突出位置,将人民群众对优美生态环境的需要作为环境保护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坚持生态为民,生态惠民,生态利民”[4],积极回应人民期盼,着力解决影响人民群众健康的突出环境问题,让人民群众不断感受到生态环境的改善。为了切实给人民群众创造一个宜居宜产的生态环境,党中央启动了农村人居环境三年整治行动,提出了“美丽中国”的建设目标,实现了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的制度化、常态化,以确保环境质量的根本好转。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的目标指向是一致的,坚持以人民为中心,让人民群众有更多的获得感、幸福感,从价值层面为两者协同发展提供了可能性和合理性支撑。
 
  (二)理论逻辑的契合性:马克思主义发展思想的继承与深化
 
  “学习马克思,就要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关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思想”,“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思想”[5]。马克思主义认为,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这两者并不相互对立,彼此冲突,而是有机统一,内在转化。马克思主义认为自然资源具有生产力属性。马克思曾指出:“一切生产力都归结为自然界。”[6]列宁强调:“人的劳动是无法代替自然力的。”[7]自然力作为一种来自于自然界的物质资源而形成的不花费任何劳动的生产力,构成生产力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和重要内容,是生产力形成的重要前提和必不可少的自然基础,具有重大的生产力价值。从这个意义上讲,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经济发展,改善环境就是发展经济。
 
  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是人类实现真正解放的应然要求。马克思主义始终将人类解放作为自己的奋斗目标,认为人类真正的解放不单单是指人们的物质需要得到满足,而且涉及自然条件。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多次谈论到自然环境是人类物质生产实践活动与经济发展的坚实的“自然形式”与“自然基础”,始终将经济发展、人类解放与人类所处的自然环境、人类与自然界所要协调的关系紧密地联系在一起。区别于人类中心主义的发展,马克思主义主张经济社会发展必须坚持以人为本,而以人为本就要充分估计自然的价值。
 
  坚持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的协调统一是可持续发展思想的题中之义。马克思主义坚持可持续发展的原则。对于资本主义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发展经济的做法,马克思主义给予严厉批评和坚决反对。在资本主义条件下,人和自然的关系就内容和实质来说,集中表现为资本同自然的关系,是资本为了增值目的而进行的对自然资源的无偿占有;在形式上表现为人和自然关系恶化的环境危机,实质上是资本同自然关系的恶化,是资本家为了获得超额利润而对自然资源疯狂占有引起的严重恶果。因此,环境危机本质上是由资本逻辑以及资本主义制度导致的,而克服环境危机的最好方法就是超越资本逻辑和资本主义制度,实现经济与环保的协同发展。
 
  (三)实践认识的深刻性:自然价值、自然生产力的再评价
 
  习近平创造性地提出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观点,反映了党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认识的深化。“绿水青山与金山银山”实质上指的就是环境保护与经济发展。“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论断打破了将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截然对立起来的传统做法,主张两者可以实现共赢,绿水青山既是自然资源、生态财富,又是经济资源、社会财富,使人们对自然价值、自然生产力有了新的认识和评价。“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8]由于环境问题导致的种种发展困境使人们愈来愈认识到环境保护的重要性,对于“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主张表示高度认同并将其付诸实践。例如,湖北咸宁围绕“绿”字大做文章,从构建“绿色产业—绿色城镇—绿色生态—绿色文化—绿色管理”发展体系入手,初步建立起了绿色产业集群,绿水青山换来了金山银山。重庆武隆充分发挥当地的生态资源优势,大力发展生态旅游业,实现了从守着青山受穷到生态旅游致富的转变。贵州依托生态良好、民族文化特色明显的优势,大力发展文化旅游产业,同时深耕数据蓝海,着力发展大数据这一绿色产业,实现了百姓富生态美的目标。大量事实证明,经济与环保协调发展才是未来社会的正确选择。
 
  为了将绿水青山更好地转化为金山银山,我国坚持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坚持走生态产业化和产业生态化的绿色发展道路。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既是新发展理念的内在要求,又是“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现实表现。我国目前在经济发展方面确实取得了巨大成就,环境质量经过治理也有了较大改善,但总体而言,环境保护仍是短板,环境承载能力已达到或接近上限。为了补齐短板,党的十九大将污染防治攻坚列为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三大攻坚战之一。2018年的全国环境保护大会上,习近平又再次强调要集中优势“兵力”,采取更多有效政策和措施,集中力量打好这场攻坚战。随着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不断增长,“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必将进一步融入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各个领域,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将成为未来发展的必然选择。
 
  (四)历史经验的传承性:中国共产党实践探索的总结与发展
 
  习近平同志曾多次强调:“我们不能吃祖宗饭、断子孙路,用破坏性方式搞发展”,要“遵循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的理念,寻求永续发展之路”[1]544。换言之,就是要实现经济与环保的协同发展,反对以环境污染换取经济增长。纵观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历史,经济与环保的协同发展实际上是中国共产党的一贯主张。
 
  新中国成立初期,虽然党中央工作的重中之重是要恢复国民经济,解决人民温饱问题,但以毛泽东为核心的党中央仍强调在恢复和发展经济时要注重环境保护。例如,将水生态治理作为工作重点之一,大兴水利工程,既减少了洪水灾害的发生,又使其可以为农业服务。针对土地开荒,毛泽东强调要“在垦荒的时候,必须同保持水土的规划相结合,避免水土流失的危险”[9]。在工业发展方面,毛泽东认为如果没有自然资源作原料,工业生产将难以进行,提出植树造林,绿化荒山、绿化村庄,在“一切可能的地方,均要按规格种起树来,实行绿化”[10],从而确保了工业生产所需林木原料的充足供应。囿于时代环境和工作重点,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的主张虽未被特别突出强调,但其确已融入到了党的思想主张和工作实践中。
 
  改革开放初期,在“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政策导向下,许多地方单纯追求GDP增速,产生了经济蓬勃发展与生态环境日益恶化的矛盾。对此,邓小平提出要在发展生产力与维持生态环境之间保持平衡,实现经济与环保的“双赢”,其中必须坚持的原则之一就是因地制宜。比如,黄土高原就可以“先种草后种树,把黄土高原变成草原和牧区,就会给人们带来好处,人们就会富裕起来,生态环境也会发生很好的变化”[11]。此时,党中央对两者关系的认识进一步深化。
 
  世纪之交,随着中国共产党对生态环境与经济发展关系认识的不断深化,江泽民提出了“可持续发展观”,实现了发展理念的“范式转换”,经济与环保的有机协调成为可持续发展的内在要求,同时将环境保护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正如江泽民所说,在现代化建设中,必须“把控制人口、节约资源、保护环境放到重要位置”,“使经济建设与资源环境相协调,实现良性循环”[12]。至此,经济与环保的协同发展上升到了国家政策层面。
 
  进入21世纪,胡锦涛立足现实、面向未来,进一步发展了江泽民的“可持续发展”思想,提出了“科学发展观”。他指出:“我国经济增长在很大程度上是靠物质资源的高消耗来实现的,这种状况如不改变,经济社会发展是难以为继的。”[13]主张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努力实现自然生态系统和社会经济系统的良性循环,将循环经济看作是解决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协调发展难题的有效方法。
 
  新时代,随着党对社会主义建设规律认识和实践的不断深化,习近平明确提出中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走欧美老路是行不通的,“走老路,去消耗资源,去污染环境,难以为继”[2]4!生态环境问题归根到底是经济发展方式问题,正确的做法应当是转思路、调结构、促创新,实现经济与环境的均衡发展。
 
  三、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以新发展理念引领生态文明建设的实践路径
 
  逻辑统一性解决的是“为什么能”的问题,而“路径选择”解决的是“怎么样能”的问题,前者是后者的理论支撑,后者是前者的具象表现。因此,应以逻辑统一性为切入点,结合经济与环保这两大主题在国家发展全局中的地位、作用以及未来发展的基本方向,选择科学合理的协调发展路径。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共产党以新发展理念为指引,带领中国人民取得了生态文明建设的卓越成绩,开启了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时代。今后,必将继续以新发展理念引领生态文明建设,争取早日建成美丽中国,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一)让创新成为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的引擎
 
  发展的核心在创新,抓住了创新,就抓住了牵动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牛鼻子”。经济与环保的协同发展需要抓好这个“牛鼻子”。
 
  1.推动理论创新。
 
  理论的高度和深度决定实践的广度和效度,理论不是教条,并非一成不变,而是要随着实践的变化而发展。与时俱进的理论能够指导实践不断前进,守旧惧新的理论往往阻碍实践的发展。中国之所以能够实现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与时俱进地推动理论创新是其重要原因之一;同理,经济与环保的协同发展是基于对社会主义建设实践认识的深化而提出的一种新的发展思路,也需要不断创新发展理论来为两者互动提供理论指导。第一,要从思想上破除保护环境和发展经济是“矛盾对立”的错误认识,改变简单以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论英雄的做法;第二,理论来源于实践,对于实践过程中的新举措、新主张,应以马克思主义思想方法为指导对其进行实事求是地总结和概括,在不断深化实践认识、不断总结实践经验中实现理论创新。
 
  2.推动制度创新。
 
  制度具有根本性、全局性、稳定性、长期性的属性,经济与环保的协同发展需要有制度支撑。在实践探索的基础上,党中央制定了一系列新制度,如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制度,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制度、资源有偿使用制度、生态补偿制度、项目环评制度、责任追究制度、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制度等。这一系列新制度的制定为绿水青山变为金山银山提供了“软”约束和“硬”保障,生态文明建设取得的成绩已经证实了上述制度的科学性。今后,应继续依靠这些制度,在此基础上,还须与时俱进地对其进行发展和完善,使其更加科学合理。如同钱穆先生所说:“制度是现实的。每一制度,必须针对现实,时时刻刻求其能变动适应。”[14]如此,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在推动制度创新时,不能忽略体制的创新。体制一定意义上是制度的外在具体表现形式,是制度效用最大化的保障,同样需要创新。要想实现经济与环保的协调互动,一是要进行经济体制创新,以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推进经济体制改革,正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完善市场机制,实现资源的效益最大化和效率最优化,减少资源浪费。二是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在政策、规划上对环境保护适当倾斜,引导市场的投资方向,从而推动市场主体将环境保护纳入经济发展中,充分发挥经济杠杆的调节作用,着力解决环境保护领域中市场主体和市场体系发育滞后、社会参与度不高等问题。
 
  3.推动科技创新。
 
  习近平在湖北考察时曾说:“一个国家只是经济体量大,还不能代表强。我们是一个大国,在科技创新上要有自己的东西。”[15]在国家提出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大背景下,各个领域的发展都需要不断推进科技创新,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也不例外,二者协同发展需要依靠科技创新为其提供技术保障。
 
  第一,要塑造更多依靠科技创新驱动的引领型发展。加强对环境技术、稀有资源替代技术的研究和开发,推广清洁生产、低碳节能、污染防治、废物资源化利用等技术,进一步提高资源利用率。大力推进协同创新,充分调动企业、社会组织等一切力量,加快建设一批能源环保类科技创新载体和服务平台。通过科技创新,实现产业结构优化,构建低碳能源体系,发展绿色建筑和低碳交通,建立健全全国碳排放交易市场,在创新发展中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现代化建设新格局。
 
  第二,推动科技体制机制创新。坚持顶层设计与实践探索相结合,既系统谋划和整体推进科技管理体制、决策机制、评价体系等领域和环节的改革,又在实践深化中对其进行检验、补充和完善,在科学合理的体制机制框架下,正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既要切实发挥好政府的服务职能,又要确保市场真正成为配置创新资源的力量,让企业真正成为研发创新的主体。
 
  第三,把科技创新纳入到领导班子政绩考核中。将科技创新列为领导班子政绩考核的硬指标,形成“不重视科技创新的干部不是有远见的干部、不包含科技创新的政绩不是全面的政绩”的导向,从政策上引导各地更加自觉地走科技创新驱动发展之路,确保领导干部以求真务实之风将相关政策融入到工作实践中,不断优化科研创新环境,着力提升服务效能,让科技工作者真正无后顾之忧地全身心投入到科研和创新上,形成全社会竞相创新创造的生动局面。
 
  4.推动人才创新。
 
  实现经济与环保的协同发展,关键在人才。这就需要在相关领域培养造就一大批具有国际水平的战略科技人才、科技领军人才、青年科技人才和高水平创新团队。要想实现该目标,就要大力营造勇于创新、鼓励成功、宽容失败的良好社会氛围,要改善人才发展环境,完善人才发展机制,加大人才引进力度,健全人才服务体系。坚持以人为本,引导高校改革人才培养模式,重视和支持职业教育发展,培养更多创新型人才和高技能实用人才,为经济与环保的协同推进提供人才支持。
 
  (二)让协调成为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的手段
 
  从发展目标看,协调是社会发展的一种理想状态,囊括经济、政治、生态等各个领域;从发展过程看,协调是实现理想状态的手段。因此,协调既是发展手段又是发展目标。从这个意义上讲,实现经济与环保的协同发展需要坚持协调发展,既要厚植固有优势,又需补齐生态短板。
 
  1. 实现经济的协调发展,厚植固有优势。
 
  相比于环境保护,经济发展确实取得了可喜成绩,要想维持经济良好发展态势,就必须注重协调发展。坚持城乡经济协调发展,实现城市农村“比翼齐飞”;坚持区域经济协调发展,奏响东中西“合唱交响曲”;坚持陆海经济协调发展,实现优势互补;同时,力求内外需协调,进出口平衡,继续做大做强“经济蛋糕”,厚植固有发展优势。
 
  2. 实现环境的协调保护,补齐生态短板。
 
  相比于经济发展,环境保护已成为我国发展的短板,要想尽快补齐短板,就必须遵循全面协调的保护思路:既要注重生态恢复治理防护,也要注重生物多样性保护;既要注重从政策上加强管理和保护,也要注重从技术上破解保护难题;既要立足国内,也要兼顾国际。要坚持系统思维,按照系统工程的思路全方位、全地域、全过程地开展环境保护,坚持“山水林田湖草是生命共同体”,统筹协调山各生态要素之间的关系,以实现环境质量的根本好转。
 
  3. 实现经济与环保的协同发展。
 
  根据“木桶理论”,两者能否协同发展以及协同发展效果的大小,取决于生态文明建设这一短板的补给程度。因此,要坚持统筹兼顾,从大局出发,在发展经济的同时,给予环境保护更多的关注和支持,通过强优势补短板,最终实现经济与环保的协同发展。
 
  (三)让绿色成为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的主流
 
  绿色发展是一场观念上的深刻革命,其实质是要追求可持续发展,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的根本目的也是要追求可持续发展,与绿色发展的实质高度契合。这客观上决定了两者的良性互动必须走绿色发展道路,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经济发展应该坚持绿色循环低碳发展,让资源节约、环境友好成为主流的生产生活方式。环境保护需融入经济社会发展各方面和全过程,树立尊重自然、顺应自然、保护自然的生态文明新理念。
 
  1.将环境保护融入到经济发展中,形成绿色发展的生产方式。
 
  要想实现经济与环保的协同发展,就必须停止以牺牲环境为代价发展经济,通过转变经济发展方式,让资源节约、环境友好成为主流的生产方式。
 
  第一,加快发展绿色金融。绿色金融为资源节约、环境改善等提供资本服务,通过资本支持一定程度上影响着经济发展的走向和规模,引导经济向着绿色方向发展,成为支撑经济跨越转型的重要手段。目前,国家在地方试点基础上正逐步全面推进绿色金融的发展。为了推动绿色金融早日在全国普及发展,就需要加强和完善相关基础配套设施建设。一是要制定和完善相关政策,政策的确定性可减弱金融的风险性,增强投资者的投资信心,同时完善的政策框架可以提高资本的利用效率。二是使绿色金融朝着专业化方向发展,设立专门的绿色金融业务部门或者绿色支行,同时引进和安排专业人员开展业务。三是制定科学合理的考核评价体系,完善绿色融资企业准入机制和标准。
 
  第二,加快构筑尊崇自然、绿色发展的生产体系,让资源节约、环境友好成为主流的生产方式。这就需要大力推进产业结构、空间结构、能源结构、消费方式的绿色转型。比如,推进空间结构的绿色转型,就需要按照主体功能定位,优化空间结构,形成若干个提供生态产品的生态功能区,并结合具体情况对其实施优化开发、重点开发、限制开发、禁止开发的策略,大力发展节能环保和新能源产业;同时,还须牢牢把握绿色GDP和民生GDP两个要点,着力在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上取得新突破。比如,在产业发展中,要认真制定和实施环境保护规划;在城市建设中,全面考虑建筑设计、建筑材料对城市生态环境的影响;在产品生产中,严格执行绿色环保和质量安全标准;在日常生活中,自觉注意环境卫生,善待生命。
 
  2.将经济发展融入到环境保护中,形成绿色发展的生活方式。
 
  绿色发展的生活方式实质上就是要让良好生态环境成为人民生活水平提升的亮点,让人民在优美的生态环境中生活,其侧重点是环境保护,要解决的主要问题是如何将经济发展融入到环境保护中。基于此,需要着重做好两方面工作:一是要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坚决稳妥地淘汰落后产能,严格控煤、控车、控尘、控工业污染源,解决影响人民群众健康的水污染、大气污染等突出环境问题;二是要在环境保护中寻求经济发展的新动力,通过调整发展思路,充分发挥生态环境的经济社会效益,让土地、劳动力、资产、自然风光等要素活起来,让资源变资产、资金变股金、农民变股东,让绿水青山变金山银山,带动人民增收。保护环境就是保护生产力。
 
  (四)让开放成为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的基础
 
  纵观人类社会发展史,不难发现,任何国家固步自封、夜郎自大,关起门来搞建设是不可能发展起来的,只有对外开放,才能实现发展壮大,这一规律同样适用于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在“命运共同体”时代,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都是人类发展面临的全球性问题,需要各国齐心协力,团结合作。正如同玛克斯·奥勒留所说:“我们生来是为合作的,如双足、两手、上下眼皮、上下排的牙齿。所以彼此冲突乃是违反自然的。”[16]随着人类联系的日益紧密,合作共赢已成为全球共识,而开放是合作的前提和基础。
 
  1. 坚持主动开放。
 
  闭关锁国只能导致落后挨打,被动开放也注定无法改变积贫积弱的局面。只有顺应潮流,主动开放,才能在相互学习合作中真正实现国家的发展强大。通过主动开放,学习他国在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方面的先进管理经验,增强相关方面的技术创新能力,吸引相关方面的高素质人才,同时实现资金、技术、人才、资源、市场等的合作。
 
  2. 坚持双向开放。
 
  引进来与走出去相结合,既要学习别国长处和优势,也要发挥自身优势和长处,实现优势互补、合作互赢。作为“一带一路”的倡导者、推动者、建设者,中国正以实际行动助力沿线各国实现经济与环保的协调发展,极力助推“一带一路”绿色发展国际联盟的成立,为沿线各国经济与环保的协调发展提供对话交流、政策沟通、技术转让等平台;给予部分发展中国家大量的资金、技术、人才等援助,帮助他们提高发展绿色经济的能力。在各国共同努力下,沿线各国以及部分发展中国家的环境质量明显改善,经济发展快中向好。今后,我国将继续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积极参与全球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推动两者协同发展。总之,开放发展是顺应时代潮流的必然选择,只有在开放发展中,各国携手合作,才能更快找到两者协同发展的最佳方案。
 
  (五)让共享成为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的归宿
 
  共享发展实质就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而党的群众路线的核心也是人民。从这个角度来理解,共享发展其实就是群众路线在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中的具体运用。
 
  1. 统一思想认识。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回望历史不难发现,大凡人们思想认识统一时,国家的发展往往是既快又好,“三大改造”的顺利完成,改革开放以来伟大成就的取得,都得益于人们思想认识的高度一致。只有人们先从思想上真正认同“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正确选择和必然要求”,才能增强人们在实践中的坚定性和自觉性。
 
  2. 依靠全民共建。
 
  人民是历史活动的主体,实现经济与环保的协调互动需要全体民众的共同参与,要充分听取人民意见,广泛汲取人民智慧,最大范围地吸收人民力量,才能形成“人人参与、人人尽力、人人都有成就感的生动局面”[1]215-216。
 
  3. 注重结果反馈。
 
  从心理学角度讲,及时对结果进行评价并将其反馈给评价对象,可以强化评价对象的活动动机并对其工作起促进作用。就经济与环保的协同互动而言,反馈的结果可以帮助人们及时发现互动过程中存在的问题,继而不断完善实践方案,确保在即将展开的新的互动活动中可以有针对性地解决问题,规避失误,少走弯路。
 
  4. 公平合理地分配共建成果。
 
  对于共建成果的分配一定要做到合理公平,以体现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既要分好经济发展的“物质蛋糕”,解决收入差距问题;又要分好环境保护的“生态蛋糕”,解决影响人民群众健康的环境问题,让人民群众在日常生产生活中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深化对社会主义优越性的认识,进而更加坚定地拥护社会主义,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继续推进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作为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的行动纲领,“五大发展”理念是相互贯通、相互促进的有机统一体,必须协调推进,不能顾此失彼。只有从整体上、从内在联系中把握新发展理念,才能增强贯彻落实的全面系统性,进而不断开拓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的新境界。
 
  四、结语
 
  中国共产党人坚持逻辑与历史相统一、理论与实践相统一的原则,以史为鉴,在马克思主义生态思想指导下,坚持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推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如同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所说:“我们要建设的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既要创造更多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也要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优美生态环境需要”。[17]为此,党中央以新发展理念为引领,带领中国人民取得了生态文明建设的卓著成效,开启了生态文明建设的新时代。今后,我们将继续以新发展理念引领生态文明建设,争取早日建成美丽中国,实现人与自然和谐共生。
 
  参考文献
 
  [1]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第2卷[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7.
  [2]习近平.习近平关于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论述摘编[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17.
  [3]习近平.习近平谈治国理政[M].北京:外文出版社,2014:4.
  [4]习近平.推动我国生态文明建设迈上新台阶[J].奋斗,2019(3):1-16.
  [5]习近平.习近平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J].新疆水利,2018(3):9-16.
  [6]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文集:第8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9:170
  [7]列宁.列宁全集:第5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3:90.
  [8] 马克思,恩格斯.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2:9.
  [9]顾龙生.毛泽东经济年谱[M].北京: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3:369.
  [10] 毛泽东.毛泽东文集:第6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9:509.
  [11]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国家林业局.新时期党和国家领导人论林业与生态建设[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5.
  [12]江泽民.江泽民文选: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463.
  [13]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十六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中)[M].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2006:70.
  [14]钱穆.中国历代政治得失[M].北京:九州出版社,2012:56.
  [15]新华社.习近平在湖北考察改革发展工作时强调:坚定不移全面深化改革开放脚踏实地推动经济社会发展[N].人民日报,2013-07-24(1)
  [16]奥勒留.沉思录[M].梁实秋,译.南京:译林出版社,2012:15.
  [17]习近平.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M].北京:人民出版社,2017:50.
 
  注释
 
  1中国网:《人类环境宣言》,http://www.china.com.cn/chinese/huanjing/320178.htm,2003-04-24.
 
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论文第二篇:荆州市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协同现状调查
 
  摘要:当前,江汉平原地区的经济发展面临重要的转型阶段,经济系统与生态系统之间的协调关系成为研究的热点。荆州市作为一个典型的江汉平原城市,以其为例研究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协调发展,评价其协调发展水平,对江汉平原地区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借鉴意义。本文通过构建经济和生态环境两方面的综合指标体系,主要利用耦合度评价模型,得出研究对象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的协调水平相对较差的结果,并提出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提高生态环境治理能力等两方面的建议。
 
  关键词:荆州市域经济; 生态环境保护; 协调发展;
 
  一、引言
 
  随着国家经济的迅速发展,城市之间的融合越来越密切。在市场经济体制下,以城市为发展极核的市域经济是经济发展的必然,目前城市的极化作用也越来越突出,江汉平原地区的经济发展也势必突出城市的核心作用。市域经济是区域经济的一种典型形态,相较县域经济来说,市域经济更具有协调开放、经济共享等优势。目前,江汉平原地区的经济发展处于重要的转型阶段,经济系统与生态系统之间的协调发展关系是必须研究的转型问题之一。
 
  从掌握的文献看,目前有不少与市域经济相关方面的研究,如对市域经济本身方面的研究,或不同区域市域经济与其他各个方面协调发展路径的研究等。就荆州地区来说,很多学者研究荆州市域经济发展现状或生态环境相关问题,不少文献对荆州市域经济发展影响因素、收敛性、宏观政策效应等方面进行了较为深入的探讨。
 
  本文主要在于以荆州市为例研究江汉平原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保护协调发展水平,通过查阅2013~2017年荆州市域经济和生态环境质量的相关指标数据,建立科学的数据研究模型,计算出市域经济系统和生态环境系统的耦合度及耦合发展度,研究目前荆州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的协调现状,分析荆州市城市的协调水平趋势。
 
  二、研究对象选择———以荆州市为例
 
  荆州,位于江汉平原地区中部,其平坦开阔的地貌特征,与江汉平原总体特征高度一致,选用荆州市为江汉平原的缩影使研究更方便、直观。近年来,虽然荆州市域经济发展指标总体呈上升趋势,但与湖北省其他城市相比,荆州市域经济的各种指标相对增长率都不高。由于荆州市正处于经济发展的高速成长期,建设用地的扩张以及以第二产业为支柱产业的不合理的产业结构造成资源环境与经济发展协调度在不同县市区表现不同,使荆州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之间的发展存在不协调的关系。
 
  相关调查显示,荆州市域经济在发展过程中与生态环境保护之间不相适应,虽然大力发展经济,但实际经济情况并不具有竞争力,显然这种发展模式不利于长期的可持续性发展。因此,必须协调荆州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之间的关系,实现经济与环境齐头并进、共同发展的协调发展模式。两者之间的协调要以经济的发展不破坏生态环境为前提,“因地制宜”的发展经济,实现荆州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
 
  三、数据来源与评价方法
 
  (一)数据来源及指标体系建立
 
  1、数据来源。
 
  本文选用的数据来自于2013~2017年荆州各市《国民经济社会发展公告》、荆州各县市城市统计年鉴、2014~2018年《中国城市统计年鉴》以及2014~2018年《湖北自然资源与环境统计年鉴》。
 
  2、指标体系建立。
 
  结合荆州市实际现状,确定了荆州市近五年两方面的综合指标:市域经济系统综合评价指标和生态环境综合评价指标。具体内容如表1所示。(表1)
 
  (二)评价方法
 
  1、评价指标权重的确定。
 
  “熵”可以用来表示数据分布的均匀程度,经常用其参考值和变化量进行分析比较数据之间的关系,将“熵”的概念运用到权重计算中则表示,当指标所代表的初始数据离散程度越大,代表的信息量就越大,熵值越小,权重越大;初始数据离散程度越小,熵值越大,权重越小。
 
  而鉴于熵权赋值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克服人为因素带来的偏差,本文采用熵值赋权法来确定指标的权重,具体步骤如下:
 
  (1)建立评价矩阵:(Xpq)a×b=(p=1,2,…,a;q=1,2,…,b)
 
  (2)数据标准化处理
 
  (1)正向指标标准化处理:
 
  (2)负向指标标准化处理:
 
  注:数据中0.0001是为了避免权数无意义。
 
  根据以上方法最终确定所选取指标的权重,如表2所示。(表2)
 
  表1 荆州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评价指标一览表     
 
  表2 荆州市指标权重一览表     

 
  2、耦合评价模型建立。
 
  耦合度是指所取研究对象两者之间因多种其他因素构成的相互关联程度。本文中,是研究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相互依赖程度的重要定性指标,其模型如下:
 
  注:式中f(x)为荆州市域经济发展综合指数,g(y)为生态环境质量综合指数;C为所求耦合度,取值为[0-1]。当C越大时,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的协调性越高,当C越小时,则两者协调性越低;因研究只涉及两个系统,调节系数n=2。
 
  采用中值法将生态经济耦合度划分为4个阶段:0.0<C≤0.3为低水平耦合阶段;0.3<C≤0.5为初级耦合阶段;0.5<C≤0.8为中级耦合阶段;0.8<C≤1.0为高级耦合阶段。
 
  由于耦合度仅能度量各个系统之间的关联程度,即只能反映各系统相互作用的程度大小,不能反映各系统的水平高低。而耦合发展度既可以反映各系统是否具有较好的水平,又可以反映系统间的相互作用关系,因此,这里采用耦合发展度对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质量进行评价。为全面反映市域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协调性,利用C、f(x)和g(y)构造耦合发展度模型。
 
  注:式中D为耦合发展度,α和β为市域经济发展子系统和生态环境质量子系统的权重,这里认为市域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质量同等重要,令α=β=0.5。
 
  借鉴廖重斌的环境与经济协调发展的定量评判及其分类体系方法,采取均匀分布函数法对系统耦合发展度进行区间划分,并根据f(x)和g(y)的大小来判断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质量的关系,由此将耦合度划分以下30种发展模型,如表3所示。(表3)
 
  四、结果分析
 
  (一)经济发展水平评价分析。
 
  根据研究方法,算出2013~2017年5个年份荆州市域经济发展质量综合指数,如表4所示。(表4)
 
  从经济发展的演变过程来看,2013~2017年荆州城市经济发展水平整体呈现递增的趋势;2013~2015年保持的相对比较平稳,经济发展综合指数维持在0.05~0.15之间,上升幅度较小。但是,2016年经济发展上升幅度增加较大,2017年趋于平稳。整体2013~2017年经济发展综合指数维持在0.05~0.25之间。
 
  表3 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质量耦合发展度评价标准一览表     
 
  (二)生态环境保护评价分析。
 
  根据研究方法,算出2013~2017年5个年份生态环境综合指数,如表5所示。(表5)
 
  整体来看,2013~2017年荆州市环境质量综合指数的演变过程属于上下波动型,除2015~2016年波动幅度相对较大,其余年份波动幅度较平稳。2016年生态环境综合指数在近几年中处于最高值,2014年达近几年历史最低值。除了2014~2015年环境质量综合指数有所增长,其余年份均处于下降趋势。
 
  (三)市域经济与环境保护协调发展水平分析。
 
  整体上来看,2013~2017年荆州的经济发展综合指数要高于环境质量综合指数。在得出荆州市域经济发展系统和生态环境质量系统的数据后,分别分析荆州市域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系统之间的耦合阶段及耦合协调类型,从而对荆州市域经济与环境保护协调发展水平进行分析。由表6中数据可知,荆州市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的耦合度在2013年处于高级耦合阶段,为0.868;2014~2015年处于初级耦合阶段,都不超过0.5;2016年也处于高级耦合阶段,为0.828,低于2013年;2017年处于中级耦合阶段,为0.653。整体上来看呈先下降、后上升、再下降的趋势,波动情况较明显。
 
  耦合发展度的波动情况较耦合度要小很多,2013~2014年下降,随后2016年又大幅度上升,2017年稍有下降。耦合协调类型2013~2015年均为严重失调经济环境同步型,2016年为轻度失调经济环境同步型,2017年为轻度失调生态环境滞后型。(表6)
 
  参考水资源与社会经济协调发展程度的分类体系及判别标准,以及其他相关研究结果,从耦合发展的大类来看,2013~2017年荆州市耦合发展度D值落在0.1~0.4之间,属于失调衰退类,低级耦合发展。由表6可知,2013~2017年耦合度的值在0.49~0.86之间波动,呈现出先下降后上升进而又下降的趋势;耦合发展度的值在0.17~0.35之间波动,但变化趋势幅度明显小于耦合度变化情况。
 
  从耦合发展度的变化趋势上看,荆州市的耦合情况可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为2013~2015年,在这期间荆州市域经济和生态环境系统耦合度下降幅度较大,而耦合发展度波动幅度较平稳,说明在此阶段荆州市域经济和生态环境两者都在变差,经济发展水平较低,耦合性较差。而耦合发展度的变化情况说明荆州市域经济和生态环境系统整体发展向好的方向转变。但2013年耦合度明显高于耦合发展度,耦合度达到0.87,说明市域经济和生态环境的协调性较高,发展速度相差较小,而此时耦合发展度为0.18,属于严重失调同步型。第二阶段为2015~2016年,在这期间耦合度有较大幅度上升,且耦合发展度也逐渐好转,表明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发展均处于较好阶段。第三阶段为2016~2017年,在此阶段耦合度和耦合发展度都有所下降,耦合阶段由高级耦合降为中级耦合,说明两个系统之间耦合程度有所不同,协调性有所下降。
 
  表4 荆州市域经济发展质量综合指数一览表    
 
  表5 荆州市生态环境质量综合指数一览表     
 
 
  表6 2013~2017年荆州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质量耦合阶段及协调类型一览表     
 
  
 
  从耦合发展的类型来看,2013~2015年均为严重失调经济环境同步型,由2013年高级耦合阶段转变为初级耦合阶段,市域经济和生态环境协调度有所下降,但都属于同步型;2016年为轻度失调经济环境同步型,由初级耦合又转变为高级耦合,且由严重失调转变为轻度失调,表明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系统的发展状态逐渐变好;2017年为轻度失调生态环境滞后型,表明虽然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系统的发展状态趋势变好,但经济的发展对环境造成一定的影响,导致环境发展有所滞后。
 
  五、结论及建议
 
  (一)结论。
 
  本文基于2013~2017年数据,运用耦合评价模型,对荆州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之间的协调关系进行研究,主要得出以下结论:
 
  1、从经济发展水平来看,2013~2017年荆州市域经济发展整体呈上升趋势,除2016年上升幅度较快外,整体上,荆州市经济发展上升幅度相对平稳。从生态环境质量来看,荆州市的生态环境质量指数呈上下波动型,呈现出先下降后上升的趋势。整体的发展处于上升趋势,但上升的幅度相对较小。
 
  2、2013~2017年荆州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处于失调衰退类的低级耦合形态。市域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的耦合度虽整体上呈上升趋势,但荆州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较不协调,甚至属于相对严重的失调衰退。
 
  (二)建议。
 
  根据研究结果对荆州市经济发展水平和生态环境现状提出以下建议:
 
  1、促进区域经济协调发展。一方面因地制宜发展地区优势产业,引导产业转移:根据区域的优势条件发展优势产业,促进地区产业合作;另一方面实行可持续发展战略,加大环境保护投入:摒弃先发展后治理的错误观念,加大环境保护的投入,加大监管力度。
 
  2、提高生态环境治理能力。根据以上数据分析,可以发现荆州市生态环境发展要落后于经济发展。因此,荆州市要提高生态治理能力,以促进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一方面政府要制定相关环境保护法规;另一方面要加强管理手段创新,调整产业结构,优化经济布局。
 
  参考文献
 
  [1]俞海山,林崇建,著.市域经济理论与实践研究[M].北京:经济科学出版社,2009.
  [2]邓小河,于立平.市域经济的基本特征与发展趋势[J].三江论坛,2005(5).
  [3]王富喜,毛爱华,李赫龙.基于熵值法的山东省城镇化质量测度及空间差异分析[J].地理科学,2013.33(11).
  [4]吴玉鸣,张燕.中国区域经济增长与环境的耦合协调发展研究[J].资源科学,2008.30(1).
  [5]薛笑笑.浙江省市域经济与生态环境协调关系的实证分析[J].经济论坛,2017(4).
  [6]王维.长江经济带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耦合协调发展格局研究[J].湖北社会科学,2018(1).
  [7]秦冉涔,栾敬东.安徽省农业与旅游业融合发展研究[J].沈阳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
  [8]VEFIE L.The penguin dictionary of physics[M].Beijing:Foreign Language Press,1996.
  [9]廖重斌.环境与经济协调发展的定量评判及其分类体系——以珠江三角洲城市群为例[J].热带地理,1999.19(2).
  [10]王倩.陕西汉江流域生态环境与经济耦合发展研究[D].西安:西安理工大学,2018.
  [11]喻笑勇,张利平,陈心池,杨凯,黄勇奇.湖北省水资源与社会经济耦合协调发展分析[J].长江流域资源与环境,2018.27(4).
  [12] LIAO Z B.Quantitative judgement and classification system forcoordinated development of environment and economy-a case study of the city group in the Pearl River Delta[J].Tropical Geography,1999.19(2).
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论文(精选论文8篇)
第一篇:经济与环保协同发展理念的形成与应用 第二篇:荆州市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协同现状调查
第三篇:绿色经济环境下民生林业建设问题与策略 第四篇:国际贸易对环境的影响与保护措施
第五篇:生态环保理念下林业经济发展策略 第六篇:我国发展低碳经济的机遇、挑战及路径
第七篇:经济发展中生态环保存在问题与对策 第八篇:现代经济发展与生态环境保护的关系探析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