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问题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台湾问题论文 >

美国介入台湾问题的主要手段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堂
发布于:2016-07-05 共5043字

    本篇论文目录导航:

【题目】中美关系视角下台海局势问题研究 
【前言  第一章】台湾问题的本质 
【第二章】台湾对于中美的战略价值 
【第三章】美国介入台湾问题的主要手段 
【第四章】中美关系中台湾问题的对策思考 
【结论/参考文献】解决台湾问题的对策研究结论与参考文献


  三、美国介入台湾问题的主要手段

  台湾问题是中美关系提升的一个最大障碍,这主要是因为美国从自己本国利益出发,同时为了遏制中国的需要,人为制造了很多交流的障碍。认清美国介入台湾问题的主要手段,是我们解决台湾问题的重要前提。

  (一) 以涉台法案为依据干涉台湾问题

  冷战后,美国屡次违背其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中所做的承诺,公然将《与台湾关系法》置于优于《八·一七公报》的地位。1990 年 10 月,美国参议院拨款委员会在一份报告中指出,美国对台军售应该遵循《与台湾关系法》的规定,而不能按中美《八·一七公报》的原则行事1.1991 年 8 月,布什在向国会提交的《国家安全报告》中声称,美国要与台湾保持“强有力的、非官方的、实质性”关系,公然把与中国大陆和台湾看成两个对等的政治实体。1994 年 4 月 28 日,美国国会通过并由克林顿总统签署的《1994 和 1995 财政年度对外关系授权法》宣称,基于台湾防务的需要,《与台湾关系法》再度被确认,该法有关对台军售及美国“关心”台湾“安全”的第二及第三款比美国(相关军售)之政策声明,包括公报、规则与指令等都来得重要。该法案首次以国内立法的形式提出,《与台湾关系法》的重要性优于《八·一七公报》。同年 9 月 27 日,美国助理国务卿洛德在参议院正式发表政策声明,对台湾政策进行了 15 年来首次广泛检讨。声明中洛德两次提升了《与台湾关系法》的地位,称“台湾的安全是我国政策重要的方面之一,……我们将继续向台湾提供物质和训练,使其能够保持有充足的自卫能力。正如《与台湾关系法》所规定的那样。”2为进一步使美国向台湾出售包括 TMD 在内的各种先进武器和加强美台之间的军事合作提供法律依据,1999 年 3 月 24 日,美国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赫尔姆斯和参议员托里切利炮制了所谓的《加强台湾安全法》。该法案虽然最后并未获得通过,但是可以预见,只要中国的统一大业一日未完成,美国制造“两个中国”、“一中一台”的图谋就一日不会善罢甘休。美国制定或不断重申涉台法规,根本目的就是为干涉台湾问题提供所谓的法律依据,以便在必要的时候师出有名,堂而皇之地介入两岸统一。美国前驻华大使李洁明曾攻击中国对台动武是“痴人说梦”,“若是中共对台动武,美国总统可依据《与台湾关系法》不经国会同意,即可采取预防性的军事行动。”

  (二)以台海和平为借口威胁大陆放弃对台使用武力

  美国历届政府向中国政府所作的承诺,无论是“三个联合公报”,还是“三不”声明,其中都有一个暗含的前提,那就是台湾问题不得以非和平的方式解决,这是美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的政策底线。1979 年 4 月通过的《与台湾关系法》第二条(乙)款公然将美国同中华人民共和国建交的决定说成是“基于台湾的前途将通过和平方式解决这样的期望”.

  这就是说,中美关系正常化是建立在这样一个假定基础上的,即中国将不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如果用非和平的方式来决定台湾的前途,美国则有权予以干涉。1989 年大陆“六四”政治风波之后,美国在国际上掀起反华浪潮的同时,对台湾的前途也表示了强烈关注,认为中国大陆有“武力倾向”,也极可能用武力对付台湾。参议院在 7 月 19 日通过的“关于台湾前途的政策”之第 285 号修正案中称:“一、台湾的前途应该是以一种和平的、不带任何强制性的、并且是台湾人民能够接受的方式来决定;二、美国和中华人民共和国之间的良好关系取决于中国当局不使用武力解决台湾前途或不以武力进行威胁的意愿。”

  该议案的发起人参议院外交委员会主席佩尔在解释该法案时宣称:“当我们在考虑中国的局势持续变化不定时,提醒我们还有保护台湾人民权利和义务是十分重要的。”1在美国反华势力的推动下,该法案先后于 1991 年 6、7 月份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先后获得通过,并成为美国 1992 年援外法的一部分。1996 年 l 月24 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伯恩斯表示,美国在两岸政策上的长期立场是,“台湾的未来应由台湾海峡两岸的中国人共同解决,但是美国的确有一项不变的利益,那就是任何的解决必须以和平方式为之。”

  1999 年 5 月,美国大西洋协会的一份报告指出,国会两党的许多议员甚至提议“克林顿政府放弃‘战略模糊’政策并明确承诺保卫台湾”.

  2000 年台湾“总统”大选,民进党人陈水扁的上台加剧了两岸的紧张局势,为了防止大陆采取军事行动,美国防部长科恩威胁说:“美国己经明确告诉北京,如果中共对台湾采取任何强制的手段来达成两岸统一,将会在经济、外交及军事方面带来严重的后果。”4从小布什的言论看,新政府对于“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原则扞卫程度更加坚定。2001 年 4 月 25 日,也就是美国决定对台出售大批武器装备的第二天,小布什又在美国广播公司(ABC)《早安美国》节目中,一反以往美国政府的模糊态度,明确地表示,如果中国大陆攻击台湾,美国将会保卫台湾,而且“将尽其所能来帮助台湾自卫”.

  众多媒体认为,这意味着美国准备直接卷入台海冲突。5 月 17 日,小布什在白宫接见美国社区亚太裔领袖时再次声称,若中国大陆“动武”,美国将会“协防台湾”.作为在任总统,小布什居然公开表示要“尽其所能协防台湾”,这是中美建交以来所从未有过的。冷战后,为展示美国对台湾问题“和平解决”方式的关注及其对台安全承诺的可信度,美国政府甚至不惜多次运用“炮舰外交”,公然向我施加军事压力。1996 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在东南沿海和台湾海峡进行导弹发射训练、海军实弹实兵演习和三军联合作战演习时,美军先后派遣“独立号”和“尼米兹号”航母编队到台湾附近海域活动,以“确保中国在台湾海峡进行的大规模军事演习不致失控。”

  这是自海湾战争以来美军最大规模的一次兵力集结。1999 年 7 月,李登辉抛出“两国论”后,引发了两岸关系的高度紧张,美国故伎重演,先后派出“小鹰号”和“星座号”两个航母编队在南中国海进行交汇演练,向我炫耀武力,公然为“台独”势力撑腰打气。外界普遍认为,这是美军强力介入台海冲突的一个重要信号。

  (三)以对台军售为手段强化美台军事关系

  “美台军事关系是美台政治关系的重要保障,同时美台军事关系也是美国政府‘以台制华',维持中国两岸长期分裂的重要手段。”

  为了阻挠大陆武力统一台湾,维持美台关系,美国最基本的手段就是,在维持所谓两岸军力平衡的原则下对台实施军售。“在美国,总有一股势力要求加强对台的安全’保护‘对台继续大量出售武器,并且要把台湾纳入 TMD 之中;加强美台军事联系,提高接触级别,增进实质内容;针对中国大陆对台的军事准备,帮助台湾提高反导弹作战能力等。

  一些美国政治势力还企图恢复 1954 年的美台’共同防御协定‘,从根本上否定’三个公报‘.”目的是,在美国的操纵下使两岸双方相互威慑,在军力平衡中谁也不敢轻易挑动对方,最终使两岸在相互对峙中保持永久的分离。

  在《与台湾关系法》中,美国“认为以非和平方式包括抵制或禁运来决定台湾前途的任何努力,是对西太平洋地区和平和安全的威胁,并为美国严重关切之事,”并“向台湾提供防御性武器”.在《八一七公报》中,“美国政府声明,它不寻求执行一项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它向台湾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数量上将不超过中美建交后近几年供应水平,它准备逐步减少它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导致最后的解决。”国际法优于国内法,《八一七公报》优于《与台湾关系法》,这是公认的国际法常识。但是,在实践的层面上美国政府一直没有信守承诺,而是屡屡违背其诺言,不断加大对台军售力度。据有关资料统计,1979年中美建交至 2001 年年底的 22 年间,在《与台湾关系法》的支持下,美国通过技术转让、租用、向台湾提供武器软件技术等各种方式与台湾当局共达成了约计53 宗的军备交易,总价值高达 470 亿美元,以致目前台军外购的军备中有 95%来自美国,现役战斗机中有 60%是从美国购买的,70 艘舰艇中有 60%是从美国购买或租借的,坦克装甲车中有70%是从美国进口的,台湾的数千枚导弹也多半来自美国。

  冷战后,美国对台军售呈现出高技术化和公开化的趋势。2001 年 4 月 25 日,美国政府置中国政府的强烈抗议于不顾,断然宣布向台湾出售包括 4 艘“基德”级导弹驱逐舰、8 艘柴油动力潜艇、12 架反潜直升机在内的一大批先进武器装备,总价值达 40 亿美元。

  这是自 1992 年老布什批准向台湾出售价值 60 亿美元的 150架 F 一 16 战斗机以来最大的一笔军售,无论数量还是质量都是空前的。美国前国防部官员库尔特·坎贝尔指出:“美国对台军售公开化、军事联系紧密化、指挥系统网络化和培训经常化等特点表明,双方军事关系已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为了更便于对台军售,美军方决定,自 2001 年 4 月后,改变军售方式和渠道,放弃一年只专议购销一次、一次会议决定一年军售数量的“年度审议”做法,变“4 月定期会议”出售武器为按照实际需要随时出售的“个案审议”,使得美台之间的军售方式更加灵活、多样和及时。这样一来,台湾事实上随时都可以向美国提出军购请求,美国政府也可随时审议批准,从而加快了台湾由传统的“被动接受”角色向“主动参与”角色转换的步伐。

  台湾问题事关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早在 1981 年邓小平同志就曾指出:“在台湾问题上如果需要中美关系倒退的话,中国只能面对现实。”

  美国也深知中国政府在台湾问题上不会承诺放弃使用武力的,因而坚持把自己装扮成“和平使者”,把以“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作为停止对台军售的预设前提,实质是要让美国一方面继续向台湾军售,阻止大陆用非和平方式解决台湾问题,另一方面反过来又以台湾问题得不到和平解决为借口,以向台湾提供“安全保障”为幌子,继续谋求对台湾出售武器,促使台湾与大陆永远保持分裂状态,便于美国主导两岸关系的发展,使之继续充当两岸关系的操纵者。此外,美台之间的军事互动、高层互访和军事演习也把美台军事关系提高到更高层面。2001 年 6 月,美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和乔治大学联合为台军官举办了为期两周的高级培训班。仅在 2001年,美国就先后派出 9 个评估团到台湾,全面评估台湾海上、空中和地面防御体系及台军战力。5 月 10 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一项含有加强美台军事合作内容的条款《2003 财政年度国防授权法》,旨在增强台湾防御能力和提高美台军事力量协同作战的能力。尽管此法还未使用过一次,但它毒化了中美关系。2002 年台湾举行“汉光”军事演习,美国派遣将级军官深入到台湾衡山作战指挥中心全程参加学习,并亲临现场指导。台湾“副国防部长”汤耀明访美,并与美国国防部副部长沃尔福威茨和助理国务卿凯利会晤,是美台军事最高级别的交流。从而使台海之间火药味更加浓烈。

  (四)支持台湾谋求国际生存空间

  出于战略利益的需要,美国支持更多的国际组织向台湾开放。1993 年 3 月,美国参议员利伯曼在参议院正式提案,公开呼吁美国政府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宣称“台湾两千万人民于联合国及其他国际组织中应有台湾政府指派的代表”.此举得到了台湾当局的大加赞赏和刻意渲染,称之为“1993 年全方位调整外交政策走向后的第一张成绩单”.

  1994 年 6 月,美国参议院通过的一项决议案称:美国与台湾有长期历史的友谊,台湾拥有多于其他任何国家的外汇底存,其生产总值居世界第 20 位,政治民主化也获得了进展,国际社会不能无视台湾的存在,台湾在国际组织中尤其在联合国中应拥有一席。

  决议案要求克林顿总统指示美国驻联合国常任代表,促使联合国同意台湾的代表充分参与联合国及其所属各机构的活动。美国不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但是美国认识到,“台湾在一些国际问题上可以正当地发挥作用,让适当的国际组织听到台湾的声音,是符合国际利益与我们的利益的。”

  2001 年 3 月 19 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支持台湾成为世界卫生组织观察员的众议院 2739 号法案,该法案的主要内容是授权美国国务卿于 5 月份世界卫生大会在日内瓦召开之时,提出计划支持台湾以观察员的身份参加为期一周的会议。

  该法案于 4 月 4 日得到了布什政府的批准而正式成为美国的国内法。世界卫生组织属于联合国的专门机构,如果台湾能够成功取得观察员身份,对于其一直“争取国际活动空间”的努力将是一大突破,“台湾能置身其中,比与一些非洲小国建立邦交意义更大。”

  美国出于自身的战略考虑,对台湾当局谋求国际生存空间的企图进行了或明或暗的支持,目的是提升台湾的国际地位,让台湾以主权国家的身份参与国际事务,使两岸统一久拖不决,最终使台湾问题国际化,继而在两岸造成分裂分治的既成事实。在美国的支持之下,台湾当局时下已经做出了分裂挑衅行为,制定了“台独”时间表:即 2004 年举行“公投”(未能得逞),2006 年制定新“宪法”,2008 年建立完整的“国家”.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作者单位: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台湾问题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