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南海问题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中国南海问题论文 >

构建多边机制平台 南海问题扩大化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堂
发布于:2016-08-31 共2701字
  本篇论文快速导航:

展开更多

  第四节:构建多边机制平台 南海问题扩大化

  东盟与中国之间在实力上不对称,任何一个东盟国家都无力与中国进行单独抗衡,中国的强大实力使得南海问题相关当事国产生了“安全困境”,但这种“安全困境”是这些国家自己所无法单独应对的。一方面这些国家联合起来以东盟的名义与中国进行对话并力邀域外势力介入;另一方面,在越菲等国的推动下,东盟在越来越多的国际多边机制平台中将南海问题进行讨论,意图借助多边力量使中国在南海问题上感受到“压力”.目前,这种多边机制主要包括东盟主导的政府间的正式的“第一轨道”多边机制与非官方的“第二轨道”两个运行轨道。

  一、“第一轨道”多边机制

  官方的“第一轨道”多边机制主要包括由东盟主导构建的东盟地区论坛、中国-东盟外长会议、东亚峰会等。

  中国-东盟外长会议。东盟以“多边机制”的形式介入南海争端问题始于20 世纪 90 年代初期。1991 年东盟部长会议期间邀请中国时任外长钱其琛出席了东盟外长会议。在东盟《马尼拉宣言》对外公布时,中国成为东盟的对话伙伴国,标志着中国-东盟多边关系的开始起步。

  ①1992 年,南海问题被正式列入东盟外长会议,在以后的东盟历届外长会议上,由于菲律宾、越南等国的积极鼓动,南海问题在东盟外长会议上被频繁提及。东盟希望通过中国-东盟外长会议向中国阐述东盟国家的南海立场与态度,努力使中国能够按照“东盟方式”解决南海问题。同时,中国-东盟外长会议客观上也有利于东盟了解中国的态度、立场和在这一问题上的原则,有利于双方的相互理解和相互尊重。中国-东盟所达成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就是中国-东盟外长会议的重要成果,但在中国-东盟外长会议上频频讨论南海问题无疑将南海问题“东盟化”了。

  东盟地区论坛。作为亚太地区规模最大、影响最广的官方多边政治和安全对话机制,东盟地区论坛自 1994 年成立后为本地区共同关心的和平与安全事务对话提供了一个平台,在东盟部分国家和部分域外国家的推动下,南海问题已成为东盟地区论坛的核心议题之一。

  ②1995 年“美济礁事件”后,美国南海政策转向,立场发生倾斜,开始提出在东盟地区论坛等多边机制平台上讨论南海问题的提议,比如美国负责东亚及太平洋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威士顿·洛德声称,作为地区性安全论坛,东盟地区论坛要想成为一个值得信赖的安全对话平台,就必须讨论像南沙争端这样的重要地区安全议题。

  ③2011 年在第 17 届东盟地区论坛上,美国国务卿希拉里表示了美国对南海问题的关注与兴趣,并称南海岛礁争端事关美国国家利益。而日本作为美国的“坚定盟友”在南海问题上一直采取追随美国的政策,提出在论坛框架内,以多边方式解决南海争端的提议。东盟部分国家利用东盟所搭建的论坛机制炒作南海问题与美日等域外国家在论坛的推波助澜,使得南海问题多边化、国际化。这也反映出东盟整体上向中国施压,使中国有所妥协的意图。

  东亚峰会。东亚峰会是由东盟倡议召开,以东盟为核心和主要驱动力,由东盟轮值主席国主办,致力于推动东亚一体化进程的首脑会议。首届东亚峰会于2005 年 12 月在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召开,目前,该峰会成员构成为“13+5”模式,即东亚地区的东盟十国与中日韩三国,以及美国、澳大利亚、新西兰、俄罗斯和印度 5 个域外国家。东亚峰会的议题涵盖政治、经济、安全等多领域。随着南海地区局势升温,东盟内部一些国家和一些域外国家在峰会上经常抛出南海争端议题,企图通过东亚峰会这一多边平台将南海问题界定为地区安全隐患,以此获取其联手干预南海问题的借口。2011 年随奥巴马出席东亚峰会的白宫副国家安全顾问罗德斯表示,“美国将在南海的海上安全,列为东亚峰会的议题之一;海上安全是适合在东亚峰会上讨论的议题,而南海的海上安全是东亚各国关心的问题”.①2012 年 11 月 19 日,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和日本首相野田佳彦在东亚峰会期间上大谈东亚地区的海洋领土争端,试图搅乱东盟峰会的合作基调,以达到其炒作该地区海洋争端话题,维持自身既得利益并制约中国的目的。2013年东亚峰会上,主席国文莱不顾中国的强烈反对,称在根据与会国的意见和会议的讨论经过,将南海问题写入主席声明。

  二、“第二轨道”多边机制

  除了上述的正式的政府间的多边机制外,东盟还组织了一些非官方或者半官方的“第二轨道”机制,比如“南海潜在冲突研讨会”、“香格里拉安全对话”等。在这些机制中,一些在正式的官方会议上敏感的话题,比如南海问题,就可以比较充分的在这些机制中进行。

  “南海潜在冲突研讨会”由印尼东南亚研究中心主办,这是一个专门讨论南海问题的会议,其目的在于建立和增强南海争端国家之间的互信,和平解决南海争端。该会议每年举行一次,与会各方对南海问题进行充分探讨,东盟外长会议曾在 1992-1994 等多年的外长会议期间对这一非官方的组织表达关注、赞赏和支持。印尼最近几年希望将该会议性质转为政府间的正式会议,同时邀请美国、日本等域外国家与会,实际上推动了南海问题的国际化。“香格里拉安全对话”由英国“国际战略研究所”和新加坡国防部协办的“亚洲安全大会”主办,是亚太地区又一重要的多边安全合作机制。“对话”由参与国的国防部长或者副国防部长等高级将领和学者参加。南海问题是“对话”上的一个热门话题,东盟中的南海争端国与域外大国以及中国在“对话”上就南海问题激烈交锋,就南海问题展开辩论。“第二轨道”多边机制在弥补政府间的正式会议的不足方面起到了一定作用,但东盟主导的些非正式、半官方会议议题常受部分国家干扰,致使这些非正式、半官方的多边机制没能充分发挥其应有的促进地区和平与安全的作用。

  第五节:本章小结

  东盟自冷战后在南海问题上开始介入和参与,在内外因素的合力推动下,其在南海问题上的政策立场日渐显现。东盟通过“集团方式”,尽最大努力在南海问题上实现一致发声,频繁地在东盟系列会议上提及南海争端,并逐步深入的集体参与到“南海行为准则”的制定过程中。东盟的集团介入对中国形成了一定冲击,使得中国在南海问题上面临着“集团压力”.东盟推行“大国平衡”战略,积极引入域外大国参与到南海地区的事务,美日印等域外国家趁机进入或是强化它们在南海地区及其周围的存在,对南海问题不断发出不利于地区和平与稳定、有损中国主权权益的声音。东盟推行“大国平衡”战略的出发点是为了维持东盟在地区事务中的影响力和争取东盟利益最大化,发挥“小马拉大车”的作用。但域外大国的介入及其倾向性立场不但对中国的南海主权造成不利影响,而且一旦这些域外国家过度介入该区事务,往往会对个别南海周边国家形成误导,引起误判,进而危机区域和平与稳定,这是东盟本身所不愿意看到的。东盟通过建立和主导一系列正式与非正式的地区安全对话机制,将南海问题更多的放到国际场合进行讨论,这本身就违背了东盟在地区事务中的“中立”立场,也使得南海问题呈现多边化与国际化的倾向,无益于南海问题的处理和解决。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作者单位: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中国南海问题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