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思想史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思想史论文 >

正义与法治相辅相成

来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鱼
发布于:2016-03-31 共4488字

    本篇论文目录导航:

  【题目】柏拉图对正义与法治关系的认识研究
  【引言】法治国家中正义的实现探究引言
  【第一章】柏拉图正义观的困境和法治的选择
  【2.1  2.2】法的产生与立法原则
  【2.3  2.4】政体与法治及官员与法治
  【第三章】正义与法治相辅相成
  【第四章】柏拉图法治与正义关系思想的影响
  【结语/参考文献】柏拉图的正义观与实现路径结语与参考文献

  三、法与正义相辅相成

  国家既要保证各个国家中阶级关系的稳定,又要维护社会秩序的安宁,实现正义,而这些目标都必须依靠法律。基本可以断定,存在一个正确完整的法律体系是正义得以实现的基础。法律是正义得以实现的途径,并且是维护正义的手段,其目的是在将社会秩序纳入到正义之中--社会安定,平等。为了实现平等,防止社会财富的分配出现两级分化都是法律的首要任务。

  由于富则奢侈、懒惰并且谋求对政体改变以攫取更多利益,而贫则野蛮、低劣则想要实行革命以实现绝对的平等,由此可见,巨富或者赤贫都会引起不必要的变革,给社会带来一系列的灾难,从而使正义在国家中消失。所以,对公民所拥有的财产数额应该有一个明确的规定,人们应将正义当作努力追求的第一目标,而尽量减少对金钱欲望。如果一个人取得不义之财超过了规定的额度,就应当受到法律的制裁。惩罚是法律的卫兵,正是如此,法律才能维护正义。由此可见,法律是维护正义的手段,正义是法律的引导。

  (一) 正义是法治的灵魂

  正义这一就是一根贯穿柏拉图的思想的主线,不论《理想国》还是《法篇》,唯一不变的只有对正义的追求。每种政治制度和各种法律体系的都必须在拥有了某种正义观之后才算完整。

  l. 法律应是善的

  《法篇》中不论是有关于立法原则还是人的行为的讨论,或者是其他问,都没有离开正义这一概念。而有关于正义本质的问题,柏拉图早在《理想国》中就已经对其作了明确的定义:"难道仅仅有话实说,有债照还就算正义吗?这样做会不会有时是正义的,而有时却不是正义的呢?打个比方吧!譬如说,你有个朋友在头脑清楚的时候,曾经把武器交给你;假如后来他疯了,再跟你要回去;任何人都会说不能还给他。如果竟还给了他,那倒是不正义的。把整个真情实况告诉疯子也是不正义的。"[31]

  正义是给人适当的回报,对朋友友好、对敌人凶狠。一方面,善代表了正义,另一方面,正义的人、正义的行为、正义的安排也是善。正义是善,"善"存在于正义的活动中,并且同它所具有的正义程度成正比。恶是不正义的,城邦、家庭、社会或任何共同体内要是存在不正义,就会使内部的人相互为敌,仇视正义,所以不正义的生活必然是痛苦的。所以,法律应该是体现正义的善,并通过各种规定使人们变得善,进而才能使整个城邦的生活充满正义。

  2. 法律应保障全体公民的利益

  有人主张法律只是强者的利益的体现。他们认为公共权力机关统治者国家,然而每个城邦的对公共权力机关的组织不同,进而不同形式的政府,而这些政府根据统治力量的不同而制定与其他城邦不同的法律。所以,对统治者有利的对其民众就是正义的。因此,正义就是统治阶级的利益,也就是强者的利益。

  对于这样错误的观点,柏拉图反驳道:只有正确的制定法律才对统治者有利,如果法律是错误那么则不可能对统治者有利,但是不论是不是良法,人民都必须遵守,否则就不可能是正义的。也就是说,正义不一定只能为强者带来利益而是有可能所害他们的利益。

  所以说,为了维护统治者的利益而制定并实行的法律是不正义的。如果统治者所设立的法律制度是不正义的,而民众又错误的服从了这样的法律,那么也只能说这样的法律只不过在守法形式上是正确的,但现实中却又必然充满了不正当,法本身是否正义才是唯一的标准。

  只有当法律符合被统治者的利益、符合大多数城邦公民的利益时才是正义的。就像在海上航行的船只的例子一样,与制定法律的区别仅仅在于船长拥有航海技能以及安全到达目的地的目标符合全体船员的利益,而在立法中政治家与民众的具体利益不一定总是一致的。航海是与治理国家都是一门技艺,而任何技艺都有其所追求的利益,但是没有一门科学或技艺制满足其制定和实施者利益而不考虑其实施对象的利益。所以,正义不应该而且也不可能只代表强者的利益,而应该是而且必然是体现全城邦公民的利益。

  3. 法律应保证社会阶级稳定

  不论是在《理想国》还是《法篇》中,柏拉图都是认为人从出生开始就绝对不可能是平等,并且每个人的性格和能力也各有差异。上帝在用不同材质的原料铸造了人类,虽然每种材质都是固定的,但有时也不免出现特殊--低等材质的父母生出了高等材质的子女或者高等材质的父母生出来低等材质的子女,最终变得参差不齐。神给立法者的首要的指示就是要他们在制定法律时,要非常重视子女灵魂深处究竟是高等还是低等的材质,并且根据他们的材质将他们安排到适合他们的岗位。当城邦的各个阶级各在其位各谋其政、相互没有干扰时,正义就由这种和谐关系而产生了。如果各阶级越级做事,那么不是正义的,就使使国家和社会不和谐。

  所以,在法律必须体现着善的要求、顾及全体公民的利益,并且对政体做出恰如其分的规定。只有这样,才能体现法律对正义的追求,并且使个人和国家在法律的统治下获得正义。

  (二) 法律对正义的保障

  柏拉图认为一部良好的法律以及一个适合的政体是正义得以实现的必然条件,而立法正是建立法律的过程,所以柏拉图非常重视立法。

  1. 守法是正义实现的前提

  普遍的守法观念是实现正义的主要因素,柏拉图认为,在法治国家中对法律的遵守是至关重要的,如果人们不遵守法律,那么他们跟最野蛮的野兽毫无区别,同时,如果已经制定的法律如果得不到遵守,那么则无异于无法,而没有法律的国家必然不可能是正义的。但是,柏拉图对法律的服从乃是由于神的权威。

  柏拉图在《法篇》第 10 卷中,他极力证明神是存在的,虽然这给他的法治正义理论蒙上了浓厚的神学色彩,但是并没有对其法律正义理论带来负面影响,其原因在于柏拉图的守法中包含正两个重要的原则:第一、法律具有最高的权威。

  柏拉图在其早期着作特别是《理想国》中,把对完美城邦的追求、对公民幸福的追求完全寄托在统治者个人身上,并且认为只有个人具有较高的道德水准和优秀品质才能防止统治者的腐败和权力滥用,因此非常重视"哲学王"的统治重要性。

  但社会现实是他认识到: 权力和智慧集于一身的"哲学王"在那个时代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所以,国家应该在不受个人感情影响的法律下而不是某个个人或阶级的统治下追求正义。然而,要使国家真正的去追求正义,就必须树立法律的最高权威,使全体民众自觉的遵守法律。

  在柏拉图看来,法律作为国家中的最高权威,不但是公民遵守法律的首要依据,而且是实现正义必然要求。柏拉图说:"我们应该千方百计模仿传说中克洛诺斯领导下的人民的生活方式,管理我们的公共生活和私人生活一一协调我们的家庭和城市--顺从我们身上的哪怕一丁点儿的神的因素,就地理分布范围规定,理性地给予"法律"的名称。但如果有一个人,或某个实行寡头政治的政府,或者一个民主政府,沉溺于寻欢作乐,希望满足其所有的欲望……如果这样一种权力统治城市或个人,把法律踩在脚下,那么就无药可救了".

  柏拉图认为国家应当赋予守法者很高的荣誉,因为只有个人的守法才能使国家达到一个正义的状态。他说,对本国法律的尊重所取得的荣誉应当大于其在奥林匹克运动会上或者在战争与获胜所获得荣誉,国家的公职也应该尽量由守法者担任。最高职位只能由那些完全服从法律并由此在城邦中产生重要影响的公民,而稍差一些的人,就授予次一级的官职,最后依次类推。由于是对法律的权威关系的服从对国家的兴亡有重要影响,因此于法律的权威没有在最高的位置时,国家就会被其他非正义的权威所破坏,但如果法律是国家的最高权威,人们享有最正义、最幸福的生活。

  平等原则。只有当法律规范这全体城邦公民的行为时,法律才以正义的要求能规范全体公民,也就是对法律来说没有人是特殊的,公民不会因为氏族、性别、职位和社会地位的差异而遭到区别对待。官员是"法律的仆人",只有严格按照法律的规定行事,最为守法的公民才能出任官员。

  官员生来就是为法律服务的。如果官员不为法律服务,那么他就不可能受到民众的敬重,统治者乃至民众不应该把统治手段的好坏,而应该以对法律服务的好而评价准则,并且应该优先服务于法律。如果官员违法了法律,也必须受到法律惩戒,国家官员不能由于自身的职位而逃离法律的惩罚。一旦国家的统治阶级用残暴、不正义段对待民众或作出了错误的裁决,对国家和人民造成伤害,他们就必须被法律所惩罚。

  柏拉图的人人平等法律思想在当时的奴隶社会是非常超前的,并且这人人平等的思想被后世继承并赋予实践--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资产阶级启蒙思想家有关于法治的基础原则之一。总而言之,所有人不论富有或者贫贱都应该平等地遵守法律。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人民的生命、自由和财产不被权力和财富侵犯,而这些都是正义所要求的。所以,没有平等原则的法律制度只是谋利的工具,是不可能是城邦获得正义的。

  2. 惩罚是正义的最后防线

  法律的对正义的最大的支持就是对不正义的行为进行惩罚,柏拉图在其思想中也表现出了这种看法:正是因毫无节制的追求财富,企图实现绝对的自由以及对权力的极度渴望等不正义的行为没有收到法律的制裁,才使得国家正义衰落,民众生活日趋不幸。然而,其的目的并不只是简单对不正义者的惩罚,而是要通过这种惩罚是不正义者的行为得到改正,进而使得整个社会充满着正义。

  他把刑罚的首要对象定为了对财富的无节制的追求,正是由于这种对财富的欲望,才使得美德无法在个人身上实现,并且进一步导致了贫富的分化,从而使贫穷的民众发动政变企图建立一种绝对自由的政治制度,而这种绝对自由又会导致权力被 个别人所垄断,进而使国家在僭主的统治下完全失去正义,但是,只要法律能够在国家开始堕落的时候对这些不正义的行为进行处罚,那么还有可能是国家重新回到正义中去。而且法律也要对轻微的不正义,比如盗窃、抢劫、不孝等行为进行制裁--"在我们的国家里,如果有人怠慢他的父母,没有精心满足父母的愿望,而对自己的子女和对自己的照顾超过对父母的照料,官员将审理案件,如果不孝者是男的,还很年轻,不足三十岁,那么要用鞭笞和监禁来处罚他;如果不孝者是女的,那么要把她当作四十岁的妇女来处罚。如果有人过了这个年龄仍旧不孝顺父母,或者虐待父母,那么要由一个有一百零一名最年长的公民组成的法庭来审判。"柏拉图认为人们犯罪的原因应该去社会中寻找。他认为犯罪时由于对欲望的追求超过了灵魂中的正义,所以欲望驱使着人们为了一己私利而触犯法律。而这一切都是由于社会中不正义的因素腐蚀了人们的灵魂,所以,社会环境对公民的行为有着巨大的影响。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认为犯罪存在两种类型--故意的和无意的。进过蓄谋的犯罪行为是最不正义的,必须要受到法律的惩罚,而无意的犯罪行为最多也只能算是一种过错,法律不应对其实行严厉的惩罚而应该从约束和改正出发,对违犯者进行教育,使其认识到不正义,并进行改正,但也必须对受害者的财产损失和精神伤害予以赔偿,以显示法律的公平。由此可见,柏拉图不但重视法律惩罚对正义的支持作用,还能区分各种不义行为应受到何种惩罚。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作者单位: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政治思想史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