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思想史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思想史论文 >

对王阳明政治上“亲民”说的探讨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堂
发布于:2014-11-06 共7861字
论文摘要

  王阳明去世时,他的弟子在纪念其师的《年谱》中,将王阳明的学术贡献归纳为三大方面:"其学之大要有三:一曰致良知,实本先民之言,盖致知出于孔氏,而良知出于孟轲性善之论;二曰亲民,亦本先民之言,盖《大学》旧本所谓亲民者,即百姓不亲之亲,凡亲贤乐利与民同其好恶,而为絜矩之道者是已,此所据以从旧本之意,非创为之说也;三曰知行合一,亦本先民之言,葢知至至之,知终终之,只一事也.守仁发此,欲人言行相顾,勿事空言以为学也.是守仁之学弗诡于圣,弗畔于道,乃孔门之正传也."[1]在《传习录》中,"亲民"说是被作为王阳明言行的第一条语录而记载,这一显着的位置,凸显了"亲民"说在王阳明学说中的独特意义.

  相对而言,学术界对致良知、知行合一这两大方面有较多的论述,也取得了诸多成果,而对亲民的研究则相对薄弱.如果从政治关切的视域看,更应该注重对王阳明"亲民"说的探讨.

  一

  王阳明的亲民说,出于对《大学》的解读.《大学》原本为小戴《礼记》的一篇,但随着宋学的兴起,尤经过二程等人对《大学》的推崇,特别是朱熹的《四书章句集注》以《大学》为四书之首,使《大学》由传记性质的篇章逐渐变为最重要的经典.

  古代文本在传承过程中,常常发生错简佚文的现象.从汉代相传下来《大学》的古本,虽然未必一定存在错简佚文,但却有令人生疑的两大问题.

  第一,《大学》中的"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的三纲,较"格物"等八目更为重要,但文中对八目何谓"诚意"有相关解释,对三纲的何谓"亲民"等却没有明确的解读;第二,《大学》中的八条目,只有"诚意"等后面六目的解说,而缺乏前面"格物""致知"的解释.于是后代学者怀疑古本《大学》存在错简或阙文的问题.二程已经怀疑《大学》古本有错简,伊川首次将《大学》古本的"亲民"改为"新民".朱子继承二程,对《大学》文本作全面审定,分为经传二个部分,不仅改其字,移其文,还据二程之意增补"格物致知"的传文,而着为《大学章句集注》.朱熹的改字与补传引起了对《大学》改本与古本是非的不断争议.朱熹的《大学章句集注》,后来成为官方的教科书,他的改动文字与增补章句,得到普遍的认可.但也遭到一些人的批评,如他以《大学》为曾子传孔子之说,就曾遭到《四库全书总目提要》"疑似"的批评,而其中的训诂之误,更为清学所诟病.争议的最大之处则在朱熹增补"格物致知"传与改"亲民"为"新民"上.

  就朱熹的改"亲民"为"新民"而论,在很长一段时间为经学界的多数学者所肯定,如真德秀的《大学集编》、黎立武的《大学本旨》、赵顺孙的《大学纂疏》、金履祥的《大学疏义》、刘因的《四书集义精要》、许谦的《读四书丛说》、胡炳文的《大学通》等,皆据朱熹之说为据.现在编着的相关中国文化的辞典,也多以朱熹"新民"说为是,如朱贻庭主编的《伦理学大辞典》等皆以"教育人民"、"主张不仅要自己实践道德,而且要以道德去感化他人"[2],来训解"新民",而"教育人民"正是朱熹"新民"说的要义.

  但也有人提出质疑,元代的陈天祥在《四书辨疑》卷一中就说:"程子曰亲当作新,程子为亲字义不可通,又传中所引《汤铭》、《康诰》等文,皆是日新、新民之说,以此知亲字为误,故改为新,此谁不知? 《或问》中问曰:'程子之改亲为新也,何所据?

  子之从之,又何所考,而必其然邪? 且以已意轻改经文,恐非传疑之义.'柰何此等问荅之言,皆冗长虚语,本不须用.大抵解经以言简理直为贵,使正义不为游辞所乱,学者不为繁文所迷,然后经可通而道可明也."尽管陈天祥指出了朱熹之说的不可信,但却没有讲出为什么古本的"亲民"胜于朱熹的更改.对这个问题作出全面说明的是明代的王阳明.

  自王阳明批评朱熹的"新民"说,阐发自己的"亲民"说以来,"亲民"与"新民"不仅成为《大学》研究的焦点之一,也成为程朱理学与阳明心学异同的重要问题,而引发了学术界长期争论.

  二

  《大学》古本有"亲民",而无"新民"之说.亲民为《大学》所言三纲之一,所谓"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如何准确地理解其中的"亲民",与对《大学》一书性质的认识密切相关.在宋代以前的汉唐经学中,人们都是从政治方向来评说《大学》.如郑玄说:"《大学》者,以其记博学可以为政也."[3]

  唐孔颖达疏:"此《大学》之篇,论学成之事,能治其国,章明其德於天下,却本明德所由,先从诚意为始."他们都认为《大学》是一篇有关如何为政治国的着述,这一认识偏重于从政治来解读《大学》.正是从这一角度,孔颖达疏"亲民"为"在于亲爱于民",将"亲民"解读为大人以仁爱的精神来治理国家,能够像父母爱护子女那样对待老百姓.这是汉学对"亲民"的诠释.

  但是,随着经学从六经学向四书学的转变,也就是学术界通常说的汉学发展为宋学,经学也从政治关切转到了对伦理的注重.

  与这一变化相伴的是对《大学》一书的认识也发生了变化.伊川认为,"《大学》,孔氏之遗书,而初学入德之门也."朱熹在《大学章句集注序》发挥其说:"大学之书,古之大学所以教人之法也.盖自天降生民,则既莫不与之以仁义礼智之性矣.然其气质之禀或不能齐,是以不能皆有以知其性之所有而全之也.一有聪明睿智能尽其性者出于其闲,则天必命之以为亿兆之君师,使之治而教之,以复其性.此伏羲、神农、黄帝、尧、舜,所以继天立极,而司徒之职、典乐之官所由设也."将其书视为一部"教人之法""初学入德之门"的着作,具体说就是一部教人如何进行道德修养的书籍.伊川提出"亲民"是"新民"之误,实基于对《大学》这样的认识.

  但经学传承的原则是疑则传疑,即使存在经传阙遗的情况,在没有可靠依据的情况下,也不可轻易改易经文.所以,伊川的改写经文,与朱熹的承继其说,受到了朱熹门人的质疑:"程子之改亲为新也,何所据? 子之从之,又何所考而必其然耶?

  且以己意轻改经文,恐非传疑之义,奈何?"[5]卷一面对这一质疑,朱子作出回答:

  若无所考而辄改之,则诚若吾子之讥矣.今亲民云者,文义推之则无理,新民云者,以传文考之则有据,程子于此,其所以处之者亦已审矣.[5]卷一朱熹也承认改"亲民"为"新民",从文义上说是没有理据的,但他又认为从传文上是有根据的.

  所谓传文的根据,是指《大学》引用的汤代《盘铭》中的"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尚书·康诰》的"作新民"和《诗经·大雅·文王之什》中的"周虽旧邦,其命惟新"三句话.朱熹在《大学章句集注》中,还 以 此 三 句 传 文 为 释"新 民"的"传 之 二章"[6]经部,并据以解释说:"新者,革其旧之谓也,言既自明其明德,又当推以及人,使之亦有以去其旧染之污也."[6]经部可见朱熹的"新民"之义,包括自明其德的自新与推己及人的新人,但都是指道德的革新.朱熹的这一理解与他的人性论密切相关.

  朱熹的人性论认为,人生有天命之性,这就是《大学》的明德,但也有气质之性.人受气禀蒙蔽,就会受物欲的引诱,沾染上不道德的恶习,而远离天理,明德不明,这就需要通过道德的修养,以回复到天理,以明明德,通过自明其德的自新,再推己及人以新人,这就是朱熹"新民"说的根本含义,体现了宋学中程朱一派特重伦理本位的精神.

  三

  王阳明坚决反对朱熹对《大学》的改移增补,他在《大学古本序》中指责程朱说:

  旧本析而圣人之意亡矣,是故不务于诚意而徒以格物者,谓之支;不事于格物而徒以诚意者,谓之虚;不本于致知而徒以格物诚意者,谓之妄;支与虚与妄,其于至善也远矣.合之以经而益缀,补之以传而益离,吾惧学之日远于至善也,去分章而复旧本,傍为之释,以引其义,庶几复见圣人之心,而求之者有其要.[7]卷七他认为朱熹的析分旧本,增补传文,改易经文,有支离、虚假、妄迷之失,背离了圣人之道.旧本《大学》绝不是程朱学派所说的"误本"②:"《大学》古本乃孔门相传旧本耳,朱子疑其有所脱误,而改正补缉之,在某则谓其本无脱误,悉从其旧而已矣."[8]卷一所以,王阳明论《大学》全依旧本为说.

  反对程朱改"亲民"与"新民",是王阳明主张信守旧本的最重要内容.这段材料被载于《传习录》记载王阳明言行第一条的显着位置:

  爱问:"'在亲民',朱子谓当作'新民'.后章'作新民'之文似亦有据.先生以为宜从旧本'作亲民',亦有所据否?"先生曰:'"作新民'之'新',是自新之民,与'在新民'之'新'不同.此岂足为据? '作'字却与'亲'字相对,然非'亲'字义.下面治国平天下处,皆于'新'字无发明.如云'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小人乐其乐而利其利'、'如保赤子'、'民之所好好之.民之所恶恶之.此之谓民之父母'之类,皆是"亲"字意.'亲民'犹孟子'亲亲仁民'之谓.亲之即仁之也.百姓不亲,舜使契为司徒,敬敷五教,所以亲之也.尧典'克明峻德'便是'明明德';'以亲九族',至'平章协和',便是'亲民',便是'明明德于天下'.又如孔子言'修己以安百姓'.'修己'便是'明明德','安百姓'便是'亲民'.说亲民便是兼教养意.说新民便觉偏了."[8]卷一王阳明针对徐爱的疑问,从经典文本与内容两个方面对《大学》的"亲民"不当作"新民"作出了说明.从经典文本而言,王阳明讲了两点理由:第一,"在新民"与"作新民",二者的文句是不同的,"在新民"中"新"是民被动的革新,"作新民"中"新"是民的自新,不能等同;第二,"作新民"的"作",与"在亲民"的"亲"虽然都是动词,但"作"有革新、自新之义,"亲"却必须与被亲对象相对而言才有意义,所以,"作"字与"亲"字含义不同.但是,王阳明的"亲民"说的主要意义并不在文字训诂的高下之争,而在于谁是经学正统,谁得圣人之道的义理之争.这是讨论王阳明"亲民"说必须注意的重点.

  就义理来研讨王阳明"亲民"说,最主要的有二点:一是亲民与明德一体的天地万物一体说,二是为政在亲民之说.

  王阳明的亲民与明德一体观念,是以他对《大学》的基本认识为出发点的.他认为《大学》古本,不存在程朱所说的阙逸,而是圣人之道的完具体现.王阳明的弟子徐爱在《大学问》的解题中说:

  "吾师接初见之士,必借《学》《庸》首章以指示圣学之全功,使知从入之路."[9]卷二十六这也是王阳明对《大学》的基本认识的说明.圣人之道一以贯之,绝无支离之弊,以《大学》三纲八目为不可分割的一体,成为王阳明对《大学》的基本认识,亲民与明德一体,正是这一认识的反映.为此,王阳明批评朱熹以本末论明德与亲民:曰:"物有本末.先儒以明徳为本,新民为末,两物而内外相对也.事有终始,先儒以知止为始,能得为终,一事而首尾相因也.如子之说,以新民为亲民,则本末之说亦有所未然欤?"曰:"终始之说,大略是矣.即以新民为亲民,而曰明徳为本,亲民为末,其说亦未为不可,但不当分本末为两物耳.

  夫木之干谓之本,木之梢谓之末,惟其一物也,是以谓之本末,若曰两物,则既为两物矣,又何可以言本末乎? 新民之意,旣与亲民不同,则眀徳之功,自与新民为二,若知眀眀徳以亲其民,而亲民以眀其眀徳,则明徳亲民焉可析而为两乎? 先儒之说,是盖不知眀徳亲民之本,为一事,而认以为两事,是以虽知本 末 之 当 为 一 物,而 亦 不 得 不 分 为 两 物也."[9]卷二十六这里的先儒,虽然没有指明是谁,但"明德为本,新民为末"之说,出自朱熹的《大学章句集注》释"物有本末"时所言.[6]经部在《大学》得失的辩论中,王阳明批评"先儒"常常指朱熹而言.王阳明以为,本末的本意是指树干与树梢而言,无论是树干还是树梢,皆为一树所有.故本末只能用在一个事物上,而不能用在二个不同的事物上.若以"亲民"而论,明德与亲民可以始终论,也可以以本末论,因为明德与亲民的主体可以是同一的;但若改"亲民"为"新民",明德与新民就不是同一主体,可以始终论,但绝不能以本末论,用本末论就有将其分裂为二物的弊端.

  为了消除明德与亲民为二之弊,王阳明从体用关系来论说二者.他说:"明徳、亲民一也.古之人明明徳以亲其民,亲民所以明其明徳也,是故明明徳体也,亲民用也,而止至善其要矣."[10]

  体用之辨是中国哲学史上的重要命题,而体用不二是其最重要的观念.魏晋玄学、佛学都有"体用不二"之说,范缜也通过体用不二来论证神灭论;张载、程朱等人在反对佛学、玄学的"体用不二"时,从儒学的立场发展"体用不二".但在《大学》明德与亲民的关系上,朱熹是以本末为说,王阳明则从体用不二立论,将明德与亲民规定为体用关系.王阳明的体用不二,一方面是针对朱熹分裂而发,更是由他明德、亲民一体的必然结论.

  王阳明的明德、亲民一体说,以明德为体,亲民为用,体现了他以明德为《大学》的根本这一理念.

  由明德为本的观念出发,他对《大学》理解特别重视明德的意义,以至他说:"自格物致知至平天下,1心之德,即是仁.'仁者以天地万物为一体',使有一物失所,便是吾仁有未尽处."[8]卷一分开来说,三纲与八目皆为明德之事.

  就三纲说,亲民为明德之用,体用不二,与明德为一,是不言自明之理,但止于至善,怎么与明德为一呢? 有的学生为此感到疑惑:

  曰:"然则又乌在其为止至善乎?"曰:"至善者,明徳亲民之极则也.天命之性粹然至善,其灵昭不昧者,此其至善之发见,是乃眀徳之本体,而即所谓良知者也.至善之发见是而是焉,非而非焉,轻重、厚薄随感、随应变动不居,而亦莫不自有天然之中,是乃民彜物则之极,而不容少有拟议增损于其间也.少有拟议增损于其间则是私意小智,而非至善之谓矣.自非慎独之至,惟精惟一者,其孰能与于此乎.后之人惟其不知至善之在吾心,而用其私智以揣摸测度于其外,以为事事物物各有定理也,是以昧其是非之则,支离决裂,人欲肆而天理亡,明徳亲民之学遂大乱于天下;盖昔之人固有欲明其明徳者矣,然惟不知止于至善,而骛其私心于过髙,是以失之虚罔空寂,而无有乎家国天下之施,则二氏之流是矣;固有欲亲其民者矣,然惟不知止于至善,而溺其私心于卑琐,是以失之权谋智术,而无有乎仁爱恻怛之诚,则五伯功利之徒是矣.是皆不知止于至善之过也.故止至善之于明徳亲民也,犹之规矩之于方圆也,尺度之于长短也,权衡之于轻重也,故方圆而不止于规矩,爽其则矣;长短而不止于尺度,乖其剂矣;轻重而不止于权衡,失其准矣.明明徳亲民而不止于至善,亡其本矣.故止于至善 以 亲 民,而 明 其 明 徳,是 之 谓 大 人 之学."[9]卷二十六王阳明的这段话对《大学》三纲的以明德为本作出了全面的论说,主要包含这样二层含义:第一,止至善是衡量明德亲民的尺度.这里说的规矩是度量方圆尺度的工具,所谓没有规矩,就不成方圆,就是此意.明德亲民不能自我评判,要判定是否做到了明德亲民,标准只有一个就是止于至善.至善是明德亲民最本质的规定,也是其终极目标,没有达到至善的德行决不能称之为明德,这就是"至善者,明徳亲民之极则也"之义.第二,至善是天命之性,是明德的本体,也就是良知.这样王阳明就将《大学》之道的解读与他的致良知学说联系起来,为良知说在《大学》找到根据.借解读经典,以为自己的学说理论寻找依据,是思想史上层出不穷的现象,但经典与思想家的思想是否相合或相同,却是另外一回事.正是根据这样的理念,王阳明批评朱熹的格物是支离决裂,只能导致人欲肆而天理亡的可怕后果;道学、佛学无有乎家国天下之施,是失之虚罔空寂;五霸无仁爱恻怛之诚,失之权谋智术.而他们的共同失误都在于不知明德亲民要以止于至善为追求.在王阳明看来,只有合于止于至善的明德亲民才是真正的《大学》之道.

  就八目说,王阳明认为八目不过是三纲之功:曰:"古之欲明明徳于天下者,以至于先修其身,以吾子眀徳亲民之说通之,亦既可得而知矣.

  敢问欲修其身,以至于致知在格物,其工夫次第又何如其用力欤?"曰:"此正详言眀徳亲民止至善之功也,盖身、心、意、知、物者,是其工夫所用之条理,虽亦各有其所,而其实只是一物、格、致、诚、正、修者,是其条理所用之工夫,虽亦皆有其名,而其实只是一事."[9]卷二十六在王阳明看来,八目只是实现三纲的工夫条目,虽然名称不同,但却只是一事一物而已.虽然为一事,但并不是说王阳明认为八目没有轻重的区分,在《大学古本序》中,他就特别肯定"诚意"的地位,认为:"大学之要,诚意而已矣.诚意之功,格物而已矣;诚意之极,止至善而已矣."[7]卷七这一对诚意的强调,是王阳明的良知说在解读《大学》中的反映.因此,他以三纲八目为一体,实际上重视的是以良知来统论大学之道.

  四

  尽管以体用不二来论说明德亲民的关系,不同于朱熹的以本末论说二者,但体与本都是表现出了对主体的重视,这说明王阳明与朱熹的诠释《大学》,在重视道德修养上并无二致.但王阳明的"政在亲民"的亲民说,较之朱熹的新民说,则更具有政治学的人文关怀,充满对人们的爱心,更与儒学传统的民本主义理念相契合.

  王阳明虽然以体用来说明明明德与亲民的关系,并不意味着对亲民的不重视,相反,王阳明特别强调亲民在现实政治中的运用.他说:

  明明徳者,立其天地万物一体之体也;亲民者,达其天地万物一体之用也.故明明徳必在于亲民,而亲民乃所以眀其眀徳也,是故亲吾之父,以及人之父,以及天下人之父,而后吾之仁实与吾之父、人之父与天下人之父而为一体矣,实与之为一体,而后孝之明徳始明矣;亲吾之兄,以及人之兄,以及天下人之兄,而后吾之仁实与吾之兄、人之兄与天下人之兄而为一体矣,实与之为一体,而后弟之明徳始明矣.君臣也、夫妇也、朋友也,以至于山川鬼神鸟兽草木也,莫不实有以亲之,以达吾一体之仁,然后吾之明徳始无不明,而真能以天地万物为一体矣.夫是之谓明明徳于天下,是之谓家齐、国治而天下平,是之谓尽性.[9]卷二十六亲民就是以儒学的推己及人的精神,发扬孟子所说的"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将仁爱由近及远、由亲到疏的推行,使之通行于整个社会.王阳明的这一亲民说,实际上是将老吾老之类的亲民实践,视为三纲八目的根本所在,所以,尽管王阳明以体用释明德与亲民,但又认为,"只说明明德而不说亲民,便似老佛."[8]卷一所以,没有亲民的明德,并不是明德,只有亲民的明德才是儒学的明德,这实际上是以亲民为明德的体现.

  王阳明的这一亲民说,没有将为政者视为高高在上的说教者,人民只是被动的被教化者,而是充满儒学的仁爱精神,带有对人民的关爱之情.《王文成全书》有一篇《亲民堂纪》,借助元善与王阳明围绕亲民进行的讨论,王阳明提出着名的"政在亲民"说,集中的体现了他的亲民说的独特价值:

  南子元善之治越也,过阳明子而问政焉.阳明子曰:"政在亲民."曰:"亲民何以乎?"曰:"在明明徳."曰:"明明徳何以乎?"曰:"在亲民."曰:"明徳亲民一乎?"曰:"一也.……"曰:"何以在亲民乎?"曰:"徳不可以徒明也,人之欲明其孝之徳也,则必亲于其父而后孝之徳明矣;欲明其弟之徳也,则必亲于其兄而后弟之徳明矣.君臣也、夫妇也、朋友也,皆然也.故明明徳,必在于亲民.而亲民,乃所以明其明徳也.故曰一也."曰:"亲民以明其明徳,修身焉可矣,而何家国天下之有乎?"曰:"人者,天地之心也.民者,对已之称也.曰民焉,则三才之道举矣.是故亲吾之父,以及人之父,而天下之父子莫不亲矣;亲吾之兄,以及人之兄,而天下之兄弟莫不亲矣;君臣也、夫妇也、朋友也,推而至于鸟兽草木也,而皆有以亲之,无非求尽吾心焉,以自明其明徳也,是之谓明明徳于天下,是之谓家齐、国治而天下平."……元善喟然而叹曰:"甚哉! 大人之学,若是其易简也,吾乃今知天地万物之一体矣,吾乃今知天下之为一家、中国之为一人矣,一夫不被其泽,若己推而内诸沟中,伊尹其先得我心之同然乎!"于是名其莅政之堂曰"亲民",而曰:"吾以亲民为职者也,吾务亲吾之民以求明吾之明徳也."夫爰书其言于壁而为之记.

  王阳明"政在亲民"不仅是为政的要求,也是为政的追求.尽管王阳明也说明德与亲民一体,但他更强调的是亲民,认为明德必于亲民上体现,若是没有亲民的实际,明德就是一句空话.在王阳明看来,亲民是国家治理、社会安定的保障,"亲民之学不明,而天下无善治矣"[12].这表明,王阳明的"亲民"说着眼点完全在现实的政治,从这个意义上说,王阳明对《大学》的解读,虽然也重视道德伦理的说明,重视止于至善、明德,但更具有重视亲民的现实政治的意义与价值.如果说朱熹对《大学》的"新民"解读,是偏重于伦理教化,王阳明的"亲民"说则具有关爱人民的政治学含义.换句话说,朱熹是侧重内圣来讲解《大学》的"新民",王阳明是侧重外王来解读《大学》的"亲民".

  参考文献:

  [1]王文成全书:卷三十四( 附《年谱》三).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2]朱贻庭. 伦理学大辞典[M]. 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2002:336.

  [3]礼记正义[M].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4]黄开国. 经学流派与分期新议[N]. 光明日报. 2010 - 9- 02.

  [5]朱熹. 大学或问[M]/ /四书或问:卷一.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6]朱熹. 大学章句集注[M]/ /四书章句集注.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7]王守仁. 大学古本序[M]/ / 王文成全书.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8]王守仁. 传习录中[M]/ / 王文成全书.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9]王守仁:大学问[M]/ /王文成全书.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10]王守仁. 书朱子礼卷[M]/ / 王文成全书:卷八.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11]王守仁. 亲民堂记[M]/ / 王文成全书:卷七.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12]王守仁. 书赵孟立巻[M]/ /王文成全书:卷二十八. 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作者单位: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政治思想史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