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思想史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思想史论文 >

斯宾塞土地共产政治思想及其影响研究结束语与参考文献

时间:2017-04-12 来源:未知 共3985字
作者:傻傻地鱼 单位:
  本篇论文快速导航:
题目:托马斯·斯宾塞的政治思想分析
引言:斯宾塞土地共产主义理论研究引言
第一章:托马斯·斯宾塞的思想形成
第二章:托马斯·斯宾塞的土地思想根基
3.1 - 3.3:托马斯·斯宾塞的“斯宾塞计划”
3.4:托马斯·斯宾塞的“革命之路”
结束语/参考文献:斯宾塞土地共产政治思想及其影响研究结束语与参考文献

  结束语

  斯宾塞一直被认为是最杰出的自由主义者之一,也同时被认为是土地公有化的先驱。

  斯宾塞的在他生命的前半期默默无闻,直到最后才吸引了一批了追随者,他的思想也才得以流传开来。威廉·科贝特在一封信中这样写道:"在过去的几年中,我看到伦敦的墙上到处都写满了'斯宾塞计划'."尽管在斯宾塞去世后,斯宾塞俱乐部的成员活动积极并激进,议会甚至不得不颁布了法令来禁止斯宾塞土地思想的传播,"某些社团和团体称呼他们自己为斯宾塞主义者或者斯宾塞慈善家,这些人自称持有要没收和分配私有财产的观点,要灭绝私有财产制度而这正是王国的根基……虽然只是权宜之计,但是对于抑制和禁止上述俱乐部和社团活动是必要的。"这应该是英国议会第一次禁止某种意识形态的传播,如果斯宾塞思想能够称之为意识形态的话。在 1820 年后,斯宾塞的追随者因为组织了"卡托街阴谋"而被英国政局严厉镇压,又因为上述的 1817 年法案,导致斯宾塞思想和斯宾塞的追随者逐渐销声匿迹,但是斯宾塞思想的直接影响应该在 1830 年还存在,因为在描述 1830 年描述英国工人阶级激进主义的书中还提到过"斯宾塞主义。"拉杜金甚至认为斯宾塞的思想在英国工人阶级的形成中也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不仅如此,她还认为斯宾撒思想对罗伯特·欧文的空想社会主义产生了重要的影响,欧文的空想社会主义不过是斯宾塞主义的精炼和提纯。

  首先,斯宾塞相信大众百姓的力量,他相信这种力量不仅可以为具有高度参与性的民主制度提供支持,还可以成为一种革命性的力量。斯宾塞认为发生在当时英国的种种暴动并不是混乱和无序的,它们是一个具有高度纪律性和组织性的革命组织的胚胎。他的革命观点是通过在教区层面实现"人民的联盟",而各个教区则将是斯宾塞民主共和国的联邦成员,他告诉了人们有权利自己选择自己的代表或推翻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权威,而不仅仅是通过议会来表达自己的诉求,斯宾塞的这种理论无疑是对激进主义思想的进一步发展。斯宾塞之所以与同时期的激进主义者有分歧,是他想在革命的过程融合政治和社会需求,换句话说,斯宾塞认为土地革命和政治革命必须同时完成,标本兼治,缺一不可。土地革命是本,因为它是所有权利的源泉;政治革命是标,因为政治革命后才能确保教区土地公有制的延续,两者结合,才是斯宾塞心中的革命。

  第二,斯宾塞思想包含着社会主义中阶级分层的理论,尽管斯宾塞在叙述中时候是模糊的,也从来没有明确的表达出来这一点,但是斯宾塞敏锐的注意到了产权与政治制度,以及产权与社会等级之间的关系。当时大多数激进主义者都认为贵族通过腐败的议会来统治人民,而政治斗争不过是贵族集团和人民之间的尖锐冲突,而这冲突的主要原因就是因为过度的税收和具有压迫性质的法律制度。然而斯宾塞和他的追随者却不这么认为,他们认为建立在掠夺手段上的土地私有制才是引起社会不公和贫穷的罪魁祸首,斯宾塞继而论证到,如果人民缺乏对土地的集体所有权以及相应的政治改革,那么所谓的廉价政府和正义的法律将变得一文不值。斯宾塞认为所有的政治体制不过是土地所有权的衍生物,"……法律是通过财产才得以竖立的,而法律的竖立也只是为了财产,人这个名词是不值得讨论的,除非作为财产的附属物品。"最后,在斯宾塞那个时代的激进主义者中,他是第一个对雇佣劳动进行批判的并提倡集体所有制的。斯宾塞在自己的作品也承认,即使按照他的计划进行革命雇佣劳动也依旧会存在,然而那种雇佣劳动则是"人自己本身不能算为财产,法律对奴隶制度也不予承认……劳资双方都对对方充满关心和感激。",他认为当时英国雇佣劳动是对劳动者的赤裸裸剥削。然而这种思想只能唤起其他激进主义者的反驳和批判。斯宾塞认为大规模的雇佣关系的产生原因都是因为人民失去了自己的土地,为了谋生,这些无地的贫民只好任资本家宰割。斯宾塞设想在自己的"斯宾塞计划中"农民和小手工业者都从教区租借土地,而人们有了土地就可以避免大规模的雇佣关系的产生,这种教区不仅可以帮助人民实现生产和交换关系,而且它是一个小型的自治联合组织,它控制生产、交换经济过程中的每一个步骤,它还照料教区上的每一个成员,分权、参与、互动是这种类型教区的核心特征。

  科尔(G. D. H. Cole)认为英国的激进主义和社会主义出现在十八世纪末和十九世纪初,是受到法国大革命的波及才产生的,英国的社会主义直到 1815 年才由罗伯特·欧文塑造成型。

  雷泰姆(G. Lichtheim)也同样认为对于社会的批判虽然在十八世纪末期已经出现,但依然没有跨入社会主义思想的门槛,主要原因是因为产业革命还没有完成。

  "就英国而言,正确的想法是社会主义直到十九世纪二十年代才开始出现,因为那时候无产阶级才由产业革命塑造出来……直到工业资本主义公布了它的秘密,社会主义学说才逐渐显露出来,早期的英国劳工运动都是与非社会主义的激进主义相结合。"然而这种看法需要重新审视,上述两种描述都是对复杂现实的一种过于简要的概括。斯宾塞是个激进主义者,他的思想并不是由法国大革命的浪潮所激发,因为他在 1775 年就已经发表了他的"人权论".斯宾塞通过自然权利理论和社群主义结合来创造一个容纳各种宗教派别的民主共和国,他和他的追随者希望依靠"人类真实的权利"来推翻现有的体制创建一个民主乌托邦。斯宾塞是英国第一个毫无保留的推行公有制和大范围革命的思想家,因此他占据着英国政治思想史中的一席之地,如玛卡姆(S. F. Markham)所评价的,"斯宾塞是英国历史上第一位现代意义上的社会主义者。"

  参考资料:
  
  (一)外文参考资料(含期刊文章):
  
  [1] P. M. Ashraf, Life of Times of Thoams Spence, Frank Graham, 1983.
  [2] Joan C. Beal, English Pronunciation in the Eighteenth Century-Thomas Spence's Grand Rrpository of the English Language, Oxford University, 2002.
  [3] Max Beer, The Pioneers of Land Reform: Thomas Spence, Willam Ogilvie, Thomas Paine, New York, 1920.
  [4] Alastair Bonnett, Thomas Spence: The Poor Man's Revolutionary, Breviary Stuff, 2014.
  [5] John Cartwright, An Appeal Civil and Military, on the Subjet of the English Constitution, London, 1799.
  [6] Willam Cobbett, Letter from Willam Cobbett to Henry Hunt, 1817.
  [7] G. D. H. Cole, Brithsh Radicals and the Socialist Tradition, Phoenix Quarterly, 1946.
  [8] House of Commons, An Act for the More Effectually Preventing Seditious Meetings and Assemblies,1817.
  [9] H. T. Dickinson, The Plitical Works of Thomas Spence, Newcastle, 1982.
  [10] G. I. Gallop, Pig's Meat: The Selected Writings of Thomas Spence Radical and Pioneer Land Reformaer, Spokesman, 1982.
  [11] P. Hollis, A Study in Working Class Radicalism of the 1830s, Oxford, 1970.
  [12] P. Horn, The Rural World 1780-1850, Palgrave Macmillan, 1980.
  [13] G. Lichtheim, The Origins of Socialism, London, 1968.
  [14] L. W. Moffit, England on the Eve of the Industrial Revolution, Redford Economica, No.15, 1925, pp54-61.
  [15] Francis Place, Memoir of Thomas Spece, Newcastle, 1821.
  [16] Olive Rudkin, Thomas Spence and his Connections, George Allen and Unwin, 1927.
  [17] S. F. Markham, A History of Socialism, London, 1930.
  [18] Thomas R. Knox, Thomas Spence: The Trumpet of Jubilee, Past and Present, No.76, 1977, pp72-96.
  [19] Thomas Spence, An Interesting Conversation, between a Gentleman and the Author, on the Subject of the foregoing Lecture, London, 1793.
  [20] Thomas Spence, The Rights of Man, London, 1793.
  [21] Thomas Spence, The Rights of Man,by Question and Answer, London, 1793.
  [22] Thomas Spence, The Downfall of Feudal Tyranny, London, 1794.
  [23] Thoms Spence, The Rights of Man for Me, London, 1794.
  [24] Thomas Spence, A Further Account of Spensonia, London, 1794.
  [25] Thomas Spence, The End of Oppression, London.1795.
  [26] Thomas Spence, The Rights of Infants, London, 1797.
  [27] Thomas Spence, The Restorer of Society to its Natural State, London, 1803.
  [28] Thomas Spence, The Important Trial of Thomas Spence, London, 1803.
  [29] Thoams Spence, The Constitution of Spensonia, London, 1803.
  [30] 松塚俊三, ト-マス?スペンスの思想と行動, 一七九〇年代のイギリス?ラディカリズムと千年王国主義, 西洋史学, No.90, 1981, pp.67-95.
  
  (二)中文参考资料(含译著):
  
  [1] 陈思贤:《西洋政治思想史·近代英国篇》,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2008 年。
  [2] (英)H.T.狄金森著,陈晓律、宋涛译:《十八世纪英国的大众政治》,商务印书馆,2015 年。
  [3] (加)威尔·金里卡著,刘莘译:《当代政治哲学》,上海译文出版社,2011 年。
  [4] (英)J. C. D 克拉克著,姜德富译:《1660-1832 年的英国社会》,商务印书馆,2015 年。
  [5] (美)托马斯·库恩著,金吾伦、胡新和译:《科学革命的结构》,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 年。
  [6] (美)约翰·麦克里兰著,彭淮栋译:《西方政治思想史》,人民出版社,2010 年。
  [7] (美)塔尔科特·帕森斯著,张明德、夏遇南、彭刚译:《社会行动的结构》,译林出版社,2012.
  [8] 钱乘旦、陈晓律:《英国文化模式溯源》,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3 年。
  [9] 钱乘旦、高岱:《英国史新探》,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 年。
  [10] (美)罗兰·斯特龙伯格著,刘北成、赵国新译:《西方现代思想史》,中央编译出版社, 2005 年。
  [11] (德)马克思·韦伯著,康乐、简惠美译:《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0 年。
  [12] 王觉非:《近代英国史》,南京大学出版社,1997 年。
  [13] 阎照祥:《英国政治思想史》,人民出版社,2010 年。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