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思想史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思想史论文 >

托马斯·斯宾塞的“革命之路”

来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鱼
发布于:2017-04-12 共3937字
  本篇论文快速导航:

展开更多

  (四)托马斯·斯宾塞的"革命之路"

  斯宾塞在 1793 年写的一篇文章中简单的提到,当全国的人民经过推理和深思熟虑后,就会得到社会必须建立在"斯宾塞计划"之上的重要的结论,在得出结论后,有一个人会"登高一呼"随后人民"赢粮而影从",这样现有的政府就会被推翻而人民的国度则在暴政的废墟上拔地而起。

  在这之中斯宾塞既没有交代如何变革、土地变革的手段和方法,也没有说土地私有者在这场革命之中会如何反抗,更没有说"登高一呼"的人是谁,难道斯宾塞认为他的土地变革是如此简单就可以实现的么?

  关于斯宾塞为何忽视对土地变革中的情况的具体描述,诺克斯(Thomas R. Knox)认为斯宾塞"圣经的意向"成为"社会变革基础".对此,诺克斯这样解释:"社会变革并不依靠神圣事物的干预,因为这种变革来自于社会的深层次原因,因此在这种变革中和变革后几乎不会发生大规模的冲突,这种变革是由那些追随正确思想的组织所发起,而这种发起形式并不需要动员,因为人们对正确思想有一种天然的追求。"诺克斯总结的十分形象,斯宾塞的思想中确实有一种"圣经的意向",如斯宾塞自己所认为的,他在已经准备好的社会中提出他的"斯宾塞计划",大量的追随者将为之而奋斗,旧社会随之坍塌。诺克斯认为斯宾塞之所以缺乏对斗争和斗争组织的认识,原因是因为斯宾塞在阅读的时候选择性过强的结果。这点在斯宾塞的作品或多或少的确实表现了出来,拉杜金女士也曾指出:"斯宾塞在读书的时候只抽取自己认同的一部分。"对此她评价道:"斯宾塞脱离了书的作者们的正常语境,将自己的思想强行嫁接其上。"斯宾塞确实认为自己的革命能够"如此简单"的实现,原因有三点。

  首先,斯宾塞剖析了当时社会情况,他认为社会正在处于危机之中,"每当我沉思为工作的人们中只能获得如此微博的工资甚至沦落到乞讨的地位,为何我们会生活如此悲惨的年代,每当我听到他们内心身处的悲叹,看到他们那破碎的心灵,我终于发现了,我们处在一个伟大动乱的前夜。"斯宾塞认为土地阶级和他的同盟们正在建立一个国际范围内的贸易垄断,正如他们在自己国内所做的一样。他们想通过这种方式来继续强化剥夺和压迫人民的手段,正如贱下极则反贵这个道理一样,处于这种高压状况下一些暴动已经在酝酿中了,唯一的问题就是给这些暴动指明清晰的方向。斯宾塞构想了一个正在孕育中的革命,这个革命将会按照正确原理来重新构建一个社会,"革命将会一直进行下去,或者说这个国家将会一直处于革命的状态,直到真理和权利被被建立起来。"而这正确的理论,毋庸置疑的就是"斯宾塞计划".

  第二,斯宾塞认为地主的反应已经考虑在内,因为"在土地私有制的情况下,所有的政府性质都是非正义的,这样的话为了维持这种非正义的政府军队就是必须的,然而军队已经深受正确思想的熏陶又怎么还会维护这种旧的腐败体制,因此在革命期间斯宾塞主义者就能够顺利的建立起新的国度。"斯宾塞在诗中还描述了地主面对斯宾塞主义广泛传播时的反应"看着他们在手与手之间飞快的传递;他们认清了他们自己,他们将不再为奴隶;每个暴政都敲响了临死的丧钟。"这些地主的最终结局是"尽管他们联合了起来,然而依然逃不过悲惨的命运。"第三,斯宾塞认为他的思想将理所应当的获得大量的支持,"那些假设只会有一些少数教区支持斯宾塞思想的人是愚蠢的,当人们比较了新的体系与以前的充满不公和偏见的体系后,国家的所有地方难道不会争先恐后的去加入他们么?"尽管受到了遇到了大量的阻碍,斯宾塞仍然相信当人们看到能够解决他们目前悲惨处境的"斯宾塞计划"时,变革的一刻就会到来:"时机成熟的时候,人们有着足够的理性去看到两者之间的关联"而这个"时机"就是被压迫的人们处境越来越越差,逼迫他们不得不思考"哪一种模式的政府才是对实现自由最有利的,哪一种社会体制才是最有利于人们生存的。"并且现代的通信方式更加有利于思想的传播:"通过印刷的手段所有的国家所有的教区所有的人民,都会在同一时间了解所有事物的总的趋势。"综上,斯宾塞认为从社会爆发出革命是必然的趋势,他批判了当时仅仅想要通过议会改革来改善社会现状的激进主义者,认为他们不过是"伪装以人民的名义,同时又借助拥有大量地产的贵族去伤害人类。"因为"压迫和垄断是不会只用正义的说教和温柔的心便能够结束的。"倘若,斯宾塞思想真的大量的传播同时人民也认清被压迫的危机,认识到了只有"斯宾塞计划"是真正的救世良方,在最后这燎原的火星又是如何被点燃的呢?斯宾塞认为如果真的到了那一刻"如果国家已经准备好进行革命了,让我们假设已经有几千名战士已经准备好为之而战并确定了一名军官来领导他们,同时有一个诚实、坚定、智慧的委员会作为临时政府来指导这支军队。"这些起义者会发表一个宣言,让教区上的人民直接去夺取土地财产,同时成立一个委员会来统筹全局,如果"贵族起来反抗,那么反而会让人们变得坚强和孤注一掷,这些贵族最后的根茎和枝叶也将被摧毁。因为战争将继续对富人造成伤害,而我们战士,因为怀揣着对未来美好愿景的希望将拼死奋战。"但是在斯宾塞晚年时期,他对革命方法阐述与上述步骤有了明显的区别,斯宾塞认为革命的步骤应当是"几个条件成熟的教区"联合起来发表土地宣言,随后这几个教区成立一个"教区代表会议",而随后其他的教区也纷纷效仿并加入这个"教区代表会议",而这个"教区代表会议"最终就变成了国民议会。如果在这过程中土地私有者胆敢抵抗,那么他们的结局就是"隔离和消灭他们,将他们最后的不义之财也挤压出来。"换句话说,在斯宾塞的这个构想中,反抗的土地私有者不仅失去了他们的土地,他们失去还将包括他们的财富和动产。而顺从的土地私有者则在交出他们的土地后,可以继续保有他们的不动产,"让他们能够继续维持他们奢华的生活,让他们在一生中都不必劳动和工作,让他们生活在这个所有物品都非常廉价并且没有税收的国家。"斯宾塞也提到了军队,他认为革命军的不用太大的规模,但是军队必须由坚定的"斯宾塞主义者"构成。不过军队的作用仅仅是:"帮助正义在这个国度建立起来。"在斯宾塞的革命思想中,军队和地方政府只是扮演一个启动、组织、协同的角色,大部分的组织行动基本上都在教区这一层级完成。这种革命基本上都是对斯宾塞思想认同的人民自发组织完成的,它更像是一种自发行为。在 1801 年,斯宾塞更加的确信了革命将会自发产生的观点,他参照了美国革命、法国革命、甚至在 1797 年发生在斯比特海德和诺尔的英国海军哗变,认为这些事件都证明了"人们都具有了公共精神,人们在关于当公共思想准备完成时,斯宾塞计划就可以在现有的一代人中实施这一点也达成了广泛的一致。"这样革命就会由各个教区自发的发起和组织,而各个教区在革命期间的协同问题就通过"教区代表会议"解决。斯宾塞认为在这期间军队并不是决定性的力量,决定性的力量是人民思想中对"斯宾塞计划"的正确认识以及恰当的时机,在这场革命中军队的作用仅仅起到一定的协同作用。

  斯宾塞也考虑到了革命过程中发生斗争的可能性,但是他显然希望尽可能避免暴力冲突,"这里没有为大屠杀敲响的钟声;这里也没有无知的暴民为战争发出的呐喊;这里没有燃烧和毁灭。"斯宾塞认为这场革命将会有条不紊的进行,因为人们对所有人都应该拥有的权利达成了共识。斯宾塞相信人们能够通过教育发生转变自发的组织来进行革命,并在革命的过程中充满纪律性。

  然而斯宾塞所谈论的革命能够成功的前提是:人们能够接受斯宾塞的思想,并让斯宾塞的思想得以广泛传播。事与愿违,在十八世纪九十年代斯宾塞的思想从来没有大规流行过,他批判托马斯·潘恩的思想,但他的影响力远远不如潘恩,他古怪的性格与过于激进的思想让他在激进主义者中显得格格不入,他又绝望的发现人民相比于抗争,更加倾向于默不作声的处于受压迫的状态,这都让斯宾塞受到了尖锐的挫折。斯宾塞在1793 年之所以给自己办的一便士杂志起名为《猪肉》的原因,就是为了讽刺埃德蒙·伯克将底层群众称之为"猪猡的一群",但是斯宾塞在屡屡遭遇挫折后也愤怒的赞成了伯克的观点,"只需要看一眼,伯克就会发现猪是真正的一种高贵的动物,要比那些谄媚的人类好多了。猪在遭遇另它们不能忍受的情况的时不会沉默,也不会加入军队去残杀它们的同类。"在对底层人民失望之后,他又将希望寄托到法国上,他幻想法国进攻英国,从而带动人民起义推翻现有政权,斯宾塞后来发现这也不可行的,最后他悲观的将未来的火种放在了妇女身上,"教区的管理和任命权利都将由妇女担负起来,因为男性并不足以依靠。"接下来他又描述了由妇女管理的教区情景下一般景象,换句话说,在这种制度下,一半的人口将统治另一半的人口。

  可见斯宾塞在十八世纪九十年代末期对大规模的革命和大范围的民主的可能性产生了怀疑,然而进入十九世纪初的时候斯宾塞的态度又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斯宾塞在十九世纪初出版了几本小册子都表明了他对人民革命又重拾了信心。但是事实是因为斯宾塞在十九世纪初期吸引了一批追随者,为了鼓励他们斯宾塞不得不继续坚持革命会自发产生这个观点。

  诺克斯认为斯宾塞仅仅是一个"异想天开的激进分子",从某种角度上来说他是正确的。斯宾塞自始至终一直幻想自己的土地计划能够大规模的传播,而人民则能够响应他的号召推翻现有体制成立一个乌托邦。当然斯宾塞也不仅仅是一个空想主义者,他自己也对革命发生的前提进行过思考,认清了革命发生需要具备一些前提。斯宾塞始终在自己的理论与现实世界中徘徊,他激情的理论让他对革命有一种茫然的追求,冰冷的现实世界却常常让他在追求的过程中碰壁。他在最后说出的这段话表现出了这种两难的心态:"我没有刻意的的通过印刷我的计划来推翻现存的政府……虽然我可能对于身边发生的一些激进事件无法免责,然而我已经尽可能将我所说的抽象化,让它仅仅成为一种理论。我相信这样做会增加世界上的幸福。无论英国第一个或最后一个采用这个计划的国家,这都与我没有一点关系。我只是一个单独的个人,也几乎是一个局外人,只是依照自己的价值观说话罢了。"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作者单位: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政治思想史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