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思想史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思想史论文 >

托马斯·斯宾塞的“斯宾塞计划”

时间:2017-04-12 来源:未知 共9260字
作者:傻傻地鱼 单位:
  本篇论文快速导航:
题目:托马斯·斯宾塞的政治思想分析
引言:斯宾塞土地共产主义理论研究引言
第一章:托马斯·斯宾塞的思想形成
第二章:托马斯·斯宾塞的土地思想根基
3.1 - 3.3:托马斯·斯宾塞的“斯宾塞计划”
3.4:托马斯·斯宾塞的“革命之路”
结束语/参考文献:斯宾塞土地共产政治思想及其影响研究结束语与参考文献

  三、托马斯·斯宾塞的土地共产计划

  (一)斯宾塞的导师:詹姆斯·哈林顿。

  托马斯·斯宾塞的土地思想受到了詹姆斯·哈林顿思想的很大影响,在斯宾塞出版的《猪肉》杂志中他大量的引用了哈林顿的著作。"对托马斯·斯宾塞影响最大的是詹姆斯·哈林顿,哈林顿的论著在《猪肉》杂志中所占的比例最大。"斯宾塞自己也曾经说道:"我所引用的政治格言和政治理论的大部分和有关政府的真理,基本上都是出自哈林顿的《大洋国》。"斯宾塞在 1801 年受审的时候面对陪审团还朗诵了一段哈林顿的著作,甚至哈林顿关于《圣经·旧约》的批判也会出现在斯宾塞的《猪肉》杂志中。

  而哈林顿对斯宾塞影响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前者的产权均势理论。

  产权均势理论是哈林顿提出的政府权力分配原则,哈林顿认为产权的分配决定了政府的特性或性质,政府或统治者应当依此进行统治。产权分配在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为财富分配,而财富则会产生权利。"人依靠财富,不像其它东西那样出于选择,而是出于生活必须,因为一个人如果需要面包,那么他就会成为面包施与者的仆人。如果一个人用这种方式供养人民,那么人民就在他的统治之下。"所以,政府的权利基础就是财产,而财产的分配决定政府中各个阶层的权利的分配,产权均势的比例如何就决定了国家的性质如何。而其中最重要的是土地财产,"土地财产与三种利益相关,国王的、贵族的和人民的。"在这里,詹姆斯·哈林顿列举了土地分配与国家性质之间的具体关系。

  "如果一个人是一片领主的唯一地主,或者他的土地超过人民所有的土地(比如占有土地的四分之三),那么他就是大君主。因此,土耳其皇帝的称号就是根据财产得来的,他的国家也是极权君主政体的国家。如果少数人或一个贵族阶级,或者是贵族连同教士一起,成为地主;他们所拥有的土地也可能按上述比例超过人民,这就形成哥特型的均势。这样的国家就是混合君主政体的国家,如西班牙、波兰和以往的大洋国都属于这一类。如果全体人民都是地主,他们所拥有分给他们的土地,使少人数或贵族阶层的范围内没有一个人或相当数目的人能够压倒他们,那么这种国家如果不受武力干涉,就是一个共和国。"在关于政府权力的分配中,可以看出哈林顿只列举了土地财产,这是因为"影响国家性质的仅仅是土地所有权,与政府权力有关系的仅仅是土地财产。产权均是原则从头讲的都是土地分配与政府权力之间的关系,国家时在产权的基础上产生的,所以需要一定的根据或立足之地,但除了土地之外,就不可能有根基,因为没有土地,它就像空中楼阁一样。"(二)斯宾塞对土地私有制的批判。

  斯宾塞的将哈林顿的产权均势理论继承了下来,尤其是关于土地分配和国家权力的思想,他这样写道:"当一个没有财产的时候他在这个社会就没有选举权和代表权。而没有代表权就不能干涉有关于他们自己利益的事物,他们就不能代表自己的利益,那么谁能代表他们的利益呢?是那些有财产的人。如果人们没有拥有土地的权利那么人们就没有投票权或者干涉国家政府的事务,因为那些没有土地的人在这个国家只不过相当于一个陌生人。"斯宾塞将哈林顿的产权理论单一化为土地权利的问题,他不只一次的提到过人民只有把土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才能将政府掌握在自己手中。他还指出指出每个人都应当享有自然权利,而现在自然权利的缺失的原因不仅是因为土地集中在少部分人手里面,根本造成的原因是土地私有化导致的。斯宾塞认为在"自然状态下人们在土地和自由上面享有平等的权利,很少有人会去愚蠢到否定这个问题。"那么为什么每人都对土地有着平等的权利?那是因为每个人都有生存下去的权利,这无可否认,而为了生存下去,人必须从土地中采集食物来让他生活。土地和人类的生存是息息相关的,"如果否认了每个人在土地上的权利就相当于否定了他们生存的权利。"接下来斯宾塞得出结论,"因此,在任何国家和地区土地及其与之有关的一切,都是平等的属于所有国家和地区的所有民众的,正如我之前说过的,没有土地上的产物我们就无法生活下去,所以失去对土地权利也会让我们同样如此。"斯宾塞通过自然权利证明每个人都能拥有土地的合法性之后,下一步就是用这条标准来检验现实社会。当时的英国刚经历过圈地运动,土地大部分都集中在地主手中,下层人民被从土地上赶走,地产分配情况可以说是富者田连阡陌,贫者几无立锥地。
  
  斯宾塞本身就出身在社会中下层,对底层人民的生活感同身受,他对当时的现状及其不满,他大力抨击英国的地主"确实是,每个人都知道,地主在他自己的土地范围完全是至高无上的,独立的并且随心所欲,因为除了租约之外再也没有任何东西能够限制他,他只用为自己的利益考虑。他没有失去收入的危险,因此他们极度的傲慢。即使当租金收上来的时刻,他们那高傲的自尊也不会允许自己去流露出感谢的神情。"当时的社会情况显然与斯宾塞所描述的理想社会截然不同,问题是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在历史过程中人们是如何失去自己本该拥有的土地的?斯宾塞认为这是劫掠造成的,"社会、家庭和部落最初只是起源于土匪和强盗他们发动的掠夺,他们在抢劫和掠夺中获得了最多数量的土地,他们的继承人就是现在的地主。"不仅如此,所谓的文明国家也是通过征服的手段建立的,"任何国家都是建立在征服的手段上的,没有任何一个野蛮人愿意离开他们的原始状态来到我们的文明社会中被蔑视、交租金和税收。"掠夺是土地私有化的来源,而掠夺这种行为显然是不正义的,因此在土地私有化的最初就是以一种非正义的开始,那么如果将土地作为财产这显然就是一种罪行。
  
  斯宾塞甚至认为即使是通过购买手段来获得土地也是不正当的,因为地主的土地大多数都不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获得,而是通过从最早的掠夺者一代代继承而来。"所有拥有土地的人都不是在他们这一代通过购买获得的,他们的土地都是通过继承而来,这些人已经通过土地获得足够的财富,因此把土地从他们的手中夺走他们也没有什么可以抱怨的。"斯宾塞在作出现存土地状态不合法的判断后,他指出只有两种土地拥有方式是合法的,"符合人的自然权利和正义的拥有的土地的方式只有两种,第一种是像印第安人一样土地是大家共有的,土地是为了让所有人在上面打猎和放牧,正如圣经中的亚伯拉罕、以赛马利那样。第二种方式就是让土地出租出去,让其他人在上面耕种和养殖,但是不能收取租金,因为这些人在片土地上曾经拥有放牧和打猎的权利,这与租金已经抵消了。"斯宾塞自己也认为以上两种模式难以在现存的社会中实现,他接下来补充道"第一种模式是人类尚未开化状态下的自然本能。但是我们也很难指望第二种模式,因为我们现在都在忍受着所谓的土地私有制的邪恶。"通过对斯宾塞所谓的土地合法性介绍可以发现,只要是通过土地来获取收益的行为都是不能接受的,但是这与土地私有明显产生了矛盾,产权的定义之一就是保护财产的收益可以由其所有者获得。斯宾塞认为每个人都对土地有平等的权利,从土地中收取租金显然是违反了这种权利,因此土地私有化这种制度从一开始就违反了斯宾塞定义。
  
  但是不是还有另一种解决方法么,按照自然权利将归还每个人的土地,让所有人都可以从土地中获得收益,这难道不是一种符合人们自然权利的做法?斯宾塞认为这是不可行的,不仅是因为不同的地块及其所产的物品价值不同,而且只要土地私有制存在,那么就一定会产生土地兼并,最后造成的结果与现在并无二致。"在土地私有的情况下,小的自耕农体系是非常不稳定的,难道犹太人、斯巴达人、罗马人、撒克逊人没有给我们足够充足的标本么?他们现在在哪里,他们难道不是被淹没吞噬仅仅留下来了君主制么?这些国家虽然在土地法律竭尽全力的想要改变现状,但是从来没有建立起来过完全平等的土地制度。大多人都没有任何土地,甚至在某些国家在像买卖牛一样做奴隶贸易。所以让我们远离这万恶之源的土地私有制。"在这里需要指出的是斯宾塞并没有认为自耕农体系是导致土地私有制的原因,从而排斥自耕农体系,恰恰相反的是斯宾塞终生都致力于构建一个人人有其地的小农社会,之所以排斥土地私有制,只是因为在这种体系下会导致小农经济消失罢了。

  斯宾塞认为土地起源于人的贪婪的天性,通过掠夺同类来将其占为己有,这个过程不仅违反了人的自然权利,同时也是整个人类社会土地私有制的起源。在这个分析过程中斯宾塞对土地私有制的定义有些混淆。何谓私有制?两只小鸡都在争夺一只虫子,是否可以说鸡群之间存在了私有制?当人们把玩具从婴儿手中拿走而导致婴儿哇哇大哭的时候,是否可以说婴儿具有了私有者的意识?这显然是不行的,因为作为一种自然属性的私心和私欲以及作为社会规范法则的私有权的权力观念并不是同一样东西。私欲是自然本能,私有是权利规范,用本能来推演规范的起源这显然是错误的,恰恰相反,私有制度是建立在人与人对互相权利尊重之上的,如果人与人之间是互相抢劫掠夺的,那么私有制反而不会存在。并且斯宾塞认为土地私有制随文明一同出现这一点与英国的土地私有化进度也是不符的,斯宾塞说人类在文明之前是土地公有,而进入文明之后则是土地私有,与此相反,英国近几个世纪的土地制度则是从公有化到私有化。"纵观 16至 19 世纪英国的经济发展史,自始至终贯穿着一条土地产权制度变迁的主线。随着敞田制、骑士领有制和公簿持有制的废除,英国逐步确立了土地的私有产权制度。"尽管斯宾塞在进行了论证土地私有的时候概念有一些混淆,但是他主要矛头是指向土地私有的权利而不是人私欲的自然本性这点是肯定的。

  斯宾塞认为土地私有的起源于抢劫了掠夺,那么土地是否能披上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神圣光环?斯宾塞也意识到在当时的社会土地财产被视为私有财产是一种普遍现象,"人们都已经习惯与认为尘世的幸福应该包括对土地财产的占有,他们不可能放弃对拥有一个舒适地产的美梦。""我说的是,剥夺人的财产,似乎很困难。"但是在承认了现存事实之后,斯宾塞依然对土地可以作为私人财产做出了否定。斯宾塞否定土地私有基于三点:第一,土地本来就不属于任何人,它不能被任何人制造出来。第二,土地私有只是最初的强盗在抢劫之后,为了将土地能够一直据为己有的借口。第三,土地私有将人类分成了有地和无地两类,等级区分就是以此为基础,而在一个国家进行等级区分这时无法让人接受的。

  这样斯宾塞就得出了结论,土地本身就不能私有,自然不能归为私人财产,这样下层人民就可以理直气壮的取回他们本应拥有的权利。"土地财产本来就是最初的需求,私有的最初来源就是通过征服来侵吞人类公有的财产。这些强盗对土地的掠夺从来没有显示节制以及对穷人的怜悯。穷人也应该不应该再软弱可欺,从而失去一次夺回他们权利的机会。"那么斯宾塞又是如何看待后天通过购买手段获得土地的方式?斯宾塞认为这同样是违反自然权利的,"那是因为现代的购买者都不知道土地最初私有化的方式,那些拥有土地的人不会为此感到羞愧,因为他们会从中获得收入。而且每一个人都知道购买的偷窃的东西形同盗窃。"可见,斯宾塞认为任何方式的土地私有化都是不可接受的,更准确的说是任何通过土地而使私人获利的方式都是错误的,因为通过土地获利变相了损害他人在土地上本应由的自然权利,这样一来走向土地公有化是斯宾塞的逻辑的必然结果。

  (三)托马斯·斯宾塞的"斯宾塞计划".

  斯宾塞一生中最著名的莫过于他的"斯宾塞计划"了,这个计划基本上就是斯宾塞土地公有化的大纲。"斯宾塞计划"一共有六条:第一条,结束地主和贵族的统治。第二条,所有土地的所有权是公有的,归属在民主教区下,这种教区必须拥有很大程度上的自治权。第三条,教区土地的租金必须平等的分配给教区上的居民。第四条,国家参议院的议员都是通过普选产生,所有教民包括妇女都享有普选权。第五条,为那些无法工作的人员提供社会保障。第六条,婴儿也要享有权利,这些权利就是远离虐待和贫穷。

  斯宾塞希望通过他的计划将土地分割为一个个教区,教区的土地归属教区上的全部人民,教区居住的所有的人都对土地拥有平等的权利。教区上的每个人都和当初的庄园领主一样,对土地和庄园拥有完全的主权。"在他们的土地上,领主是他们自己。"教区的土地被分为许多小的部分在农场上公开拍卖然后出租,这些租金将用来维持教区,去支付议会所通过的政府的花费以及提供当地公共工程所需要的资金。"每个教区都应当指定一个收租金的人,并将这些资金平等的分配给他们,或者将它们用于适当的地方。"关于国家政府中的所有事务都由全体表决决定。这些选票则是由全体教区提供的。

  政府允许教区在国家的法律框架内拥有充分的执法裁量权,只有当教区的判决产生出明显的不公的时候国家才能够干涉。议会中的每一个议员都代表一个临近的教区,各个教区在选举出来的议员上人数都应相等。同时,每一个议员的选票在各个意义都是等同的。

  教区上议员在同一天内提名和选举。在一个教区内居住一年,就成为了该教区的一员,直到他在另一个教区住满一年,成为了另一个教区的一员为止。而之前不属于任何教区的人来到一个教区内居住的时候,在满足条件的情况下也可以成为教区的一员,但是在未具有正式资格的期间内,他们所生产的资料应当上缴国库。教区中所有的男性都必须学习与战争有关的技艺,以用来保卫自己的财产。如果国家需要一支远征的军队的时候,它可以从各个教区中挑选志愿者。斯宾塞认为,如果把土地分成数量巨大的小型农庄,那么就会对劳动力产生巨大的需求,巨大的劳动力将带来丰富的产品,丰富的食物供给和小农产上大量的生产力将在教区内的投票产生举足轻重的作用,这样反过来,教区又会强化这种小农场制度。在这种制度下,税收已经被完全免除,因为国家已经用了土地所提供的租金。而土地的租金并不会太高,因为政府并不需要那么多的官员。在斯宾塞的制度下,国家采用必要的官员和刚刚足够官员生活的工资。即使租金为了支付税收而必须提高也不会对小农场这种生产模式造成过大的负担,因为在这种制度下的税收是取之于民用之于民,税收是为了促进国家的发展,而国家的最佳发展模式无疑是斯宾塞所设想的人皆有其地的小农场制度。所以,采用了这种制度后"权利和理性的帝国将永不塌陷。"斯宾塞从来没有认为土地公有化和土地国有化是等同的。单单从斯宾塞的计划看来,教区土地归教区居民所有,教区的土地租金在向国家缴纳足够的赋税后就平分给教区人民,"在向国家上缴足够的税后和解决完教区内部的问题后,要将剩余的资金全部归还给人民,分红的账单印刷出来,并标注出所有人的名字。"看起来教区土地管理机构只不过是国家政府下辖机构,虽然土地归属教区,但是教区归属国家,按照逻辑推演似乎可以认为土地是归属于国家的。奥利弗·拉杜金(Olive Rudkin)女士在她的《托马斯·斯宾塞和他的关系》(Thomas Spence and his Connections)以及 P. M. 阿什勒弗(P.

  M. Ashraf)的《托马斯·斯宾塞的时代》(Life of Times of Thoams Spence)都认为斯宾塞的土地计划最终是要实现土地国有化。不过斯宾塞的描述表明他的思考和上述推理完全相反。斯宾塞认为每个教区上的居民都对土地拥有绝对的不可剥夺的权利,同时这种权利也是不可转让的。"不允许任何代理土地所有者的出现,因此租户的房屋和土地不能出售给另一个人,所有的的住房和土地只能够隶属于教区。"中央政府则由各个教区的代表人构成,每个教区的都类似于一个"地主",正如现存制度的私有财产所有者一样,这些代表公平的讨论国家从教区中收上来的租金用途以及国家一些公共政策花费,可见斯宾塞设想建立的是一个权力较为分散的联邦制国家,而不是一个中央集权共和国,斯宾塞自己也阐述道"教区是国家构成的唯一基础。"斯宾塞提供了一个地方经济和地方民主构成的政治模型,甚至可以说是一个全民分红的股份制国家,问题是斯宾塞为何这么做?纵观斯宾塞全部的思想生涯基本上都是在于国家抗争中度过的,他是现行制度的叛逆者、抗议者、反抗者,就像他在自己写作的小曲中唱道:"我绝不服从你的(指英国政府)管家和律师。"对国家现行制度的批判尤其是大地产制度的批判是他思想的重点。斯宾塞认为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就是因为国家政策对大地产制度的保护从而产生的土地垄断,废除土地私有制是改变这一切的要点,那么废除土地私有制之后如何防止这种情况再现就要依靠教区土地公有而不是国家土地公有。斯宾塞认为"为了防止出现过于强大的公民联合,我建议土地归为教区财产而不是国家财产。"而且为了成立一个真正的自我管理的人民政府"每个教区的面积都不能过大,这样就方便了每个教区的人民对教区进行管理,同时让他们更加关心自己的土地租金和教区政策。"斯宾塞思想中包含着对大政府深深的不信任,他认为历史证明了一个真理,那就是自然资源离平民百姓越远那么这种资源就离垄断越近,而垄断只能够让那些有权势的人获利而人民则一无所得。因此,斯宾塞始终坚持要土地属于教区而不是属于国家,他宁肯将让国家建成希腊式的联邦而不要波斯式的帝国。

  斯宾塞虽然设计通过他均分土地租金来消除教区普通人民的贫困,但是他从来没有主张过在所有财产上都实行同样的经济平等。斯宾塞曾在他的一首小曲中这样唱道:"所有的人都在土地财产方面拥有平等的主张,但是商品和黄金必须建立在不平等的框架上,第一,因为在所有人都必须生活在土地上。第二,勤劳的人必获奖励。"斯宾塞在为自己的乌托邦写的宪法中也提到过"财产权属于每一个公民,公民有权使用自己的财产来使自己变得开心愉悦,他的收入、劳动、产业都属于他自己,但是土地除外,因为土地财产与他的教区居民身份是紧密结合不可分割的。"当斯宾塞准备没收有产阶级的土地的时候,他也让富人继续持有他们的动产,这些东西包括现金、珠宝、家具、衣服、牛、马等财富。显而易见的是这个措施会让这些富人依然比普通的教区贫民富有,而斯宾塞对此并不以为意,他认为持有这些财产并不会对他的土地共产计划有什么威胁,原因是"无论是在哪里,只要人们拥有了土地,贵族的财产就立马会被切断,他们的数量将迅速的减少,从而变得人畜无害。"斯宾塞年轻的时候在纽卡斯尔度过,年长之后则长居伦敦,然而长久的城市生活并没有让斯宾塞注视到近在咫尺的产业革命,他从来没有考虑过国际贸易、制造业所带来的新的社会和经济问题。如果说他看到了,也仅仅能看到斯宾塞对当时英国如日中天的英国工业革命的反感。"有什么疑问,英国村庄人口的减少是和想当劳工的人增加有关系的,小农场的取消,这只不过是农场人口减少的原因之一……乡村里的放牛和种田的孩子,被这些华丽的衣服和物品所诱惑,抛下在农村里的苦工,一窝蜂的去了伦敦。在那里,他们希望能够穿上漂亮的服装,住豪华的房子,过上休闲的日子,没有医务工作,当一个有闲暇时间的人。然而,这些人绝大部分都失望了,变成了小偷和强盗。"尽管斯宾塞对眼前的发生的产业革命视若无睹,对英国复杂的资本主义经济运作模式知之甚少,但他也不认为在他的土地计划中所有的教区居民都依靠土地租金生活或者全部从事农业工作。斯宾塞确实希望能够增加农业人口的数量,因为他认为现在"无所事事的人"已经太多了,斯宾塞想让这些人口转移到土地上去集中耕作以让教区产出更多的土地租金,对于斯宾塞来说只有土地才是真真正正产生价值的地方,正如他自己所说"农业是一种永不失败的贸易",然而斯宾塞也不想让工业和贸易完全消亡:"现在,只有劳动、工业、创新性能够满足这样高雅的需求。因此贸易、制造业和艺术必然受到极大的鼓励。"斯宾塞认识到了工匠、商人、海员等存在的必要,他预计在土地公有化后这种团体将会成为以私人雇佣为主体的小型企业,他也预计这种小型企业并不会产生多大的利润。这表明斯宾塞没有否认除了土地劳作外还有其他改善经济的机会,他意识到那些有能力的人会租用教区的土地、雇佣教区中的人口来从事经济活动。在斯宾塞看来勤劳和天赋应该得到回报,但没有人应该以继承遗产的方式获得过多的财富和权力。

  斯宾塞想要通过他的计划杜绝"四海无闲田,农民犹饿死"这种情况,然而他也从没想过让所有的公民都实现完全的经济平等。

  斯宾塞毋庸置疑的对他的土地计划异常依恋,他不只一次的提到"让全部的人类都说,斯宾塞的土地计划已经在这些土地的抢夺者里面生根发芽,他将让世界远离所有苛捐杂税,同时让所有人永享自由。"但斯宾塞自己对政治改革并不是持完全的排斥态度,虽然相比于十八世纪九十年代的其他激进主义者他对议会改革并不是十分感兴趣,不过在他的文章中表明斯宾塞自己也持有相当极端的政治观点。斯宾塞之所以对政治问题相对忽视,是因为他坚信最重要的权力来自于控制土地和从土地中收取的租金,而不是来自于国家政府或者立法机关。斯宾塞赞成民主共和国,他认为君主制和贵族制会伴随着土地私有制的消失而一同消逝。国家手中将只拥有有限的权力和有限的资源,因为"一切权力的来源"土地被各个教区上的人民所掌控,斯宾塞估计国家政府只需要用全部教区的三分之一左右的土地租金就可以维持。

  国防的力量主要依靠教区提供的公民民兵,只要能够实现自保就算达到目标。斯宾塞支持当时激进分子所要求的议会改革目标:普选权、每年选举一次、无记名投票、平等的选举团体、取消对候选人财产资格限制、给代表提供酬金。斯宾塞虽然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但在斯宾塞的改革中每个人都拥有选择自己宗教信仰的权利,每个教区都可以决定是否支持特定的任何特别的教会。如果一个教区的大部分人都信仰同一种宗教,那么这个宗教的团体的资金可以从当地的土地租金中支持,少数人的宗教团体则不享有这宗特权,他们的资金则需要自筹。

  斯宾塞的土地思想中是具有很大局限性,但是他显然比与他大多数的同时代的激进主义者在思想上有着不小的进步,因为他认识到了经济资源的占有与政治权力的关系。

  当时大多数激进主义者都相信平等的政治权利就是足够的,重新分配的政治权利将改善底层人民的生活状况。斯宾塞则清楚的认识到只有重新分配财富才能赋予那些既无权利又无财富的人们真正的政治影响。如斯宾塞自己所说:"是的,只要土地私有制不消失,所有政府下的所有类型的议会所做的都是相同的事情,那就是研究怎么样拥有更多的不动产并提高不动产所获得租金。"由于詹姆斯·哈林顿的影响,斯宾塞认为政治权利的分配等同于财产的分配,而财产中又由土地财产为甚。虽然这个理论对于政治权力的来源解释过于简略,但是相比于仅仅通过议会改革让贫困的人们只有选票没有面包的方式要强上一筹。斯宾塞可能还没有意识到英国商业和工业资本主义的复杂性,但他对贫穷工人悲惨的工作条件的同情,以及去改良他们生活处境精神仍然领先那时的大多数人。

  斯宾塞希望通过他的土地计划建立一个福利国家,在这个国家中每个教区组织都应该提供公共住房、公共会议室、公共学校、公共图书馆、公立医院、公共剧院、公共粮仓、公共游泳池和为救济老年人、病人、孤儿和失业者设立的公共救济组织。在这个方面,他甚至要比托马斯·潘恩的《人权论》第二卷中的有关于福利国家的事业更加的广泛。

  斯宾塞自己也认为他在这方面比潘恩看的更远,"年轻人,我听说有有一个叫做托马斯·斯宾塞的人写了另一个版本的《人权论》,在这里面据说他比潘恩走的还要远。"斯宾撒在对自己理想的国家描述了这么多之后,下面的问题就显得迫在眉睫,伊甸园不会自然而然的降临人世,英国的土地私有者也不可能毫无怨言的交出手里的土地,"斯宾塞计划"只是一个空中楼阁,如何实现它,就是斯宾塞所面临的问题。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