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思想史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思想史论文 >

托马斯·斯宾塞的思想形成

来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鱼
发布于:2017-04-12 共7857字
  本篇论文快速导航:

展开更多

  一、托马斯·斯宾塞的思想形成

  (一)思想的萌发:纽卡斯尔时期。

  托马斯·斯宾塞,在 1750 年 6 月出生在泰恩河畔的纽卡斯尔的码头上,他们家共有 19 个孩子,他排行第 13,其父母在 1739 年从阿伯丁郡移居到纽卡斯尔。托马斯·斯宾塞的父亲首先从事码头织网工作,后来又在码头上租了一个摊位出售五金器具以维持生计。老斯宾塞是一个名为格拉斯特的小型教派的一员,这种教派宣传并积极从事于建立一个商品共有的社区.老斯宾塞是一个非常虔诚的人,他给他的孩子们的早期教育就是读圣经。如托马斯·斯宾塞在 1801 年面对陪审团审判的时候说:"在我小的时候,我发现家庭在困难和尴尬中挣扎,父亲给我和弟弟唯一的教育方式就是读圣经。当父亲工作的时候,我和弟弟站在他的旁边,他会问我们今天读了什么,我和弟弟则如实回答。

  因此,他的孩子很早就学会了反思。"老斯宾塞给托马斯·斯宾塞提供了早期的宗教训练,这一点为托马斯·斯宾塞的天启式思想和共产社会的构想提供了最早的来源。虽然在斯宾塞中晚年的时候他谴责宗教只是一种幻觉,但是他的作品中总是会大量引用圣经原文同时塑造出千禧年的视觉形象。

  托马斯·斯宾塞除了接受过他父亲的早期启蒙外,并没有受过其他的正规教育。但是这并不证明斯宾塞知识匮乏,与此相反,他的阅读相当广泛。其中,托马斯·莫尔的《乌托邦》和詹姆斯·哈林顿的《大洋国》对他的影响尤为显著。在托马斯·斯宾塞于 1793 年创办的杂志"猪肉"(Pig's Meat)中,哈林顿的论述是他引用最多的。

  他人生中第一份职业是给一个名为赫得利的人当店员,随后又在皮尔德林街给人当私人家庭英语教师,第三份工作是在肯特郡的桑盖特当圣安妮学校的校长,然后又随学校搬到了海登布里奇,在那里他和从赫克瑟姆来的艾莉·艾略特小姐结了婚,育有一子。

  在斯宾塞不幸的婚姻生活中,唯一幸运的是有一个非常支持他事业的儿子,甚至在斯宾塞被捕入狱的时候他的儿子还在私下分发他父亲的作品。最终,斯宾塞还是回到了纽卡斯尔,并与 1787 年开设了一个玩具店用来维持生活的开销。

  斯宾塞的一生几乎都在贫困中度过,而这些生活经历,让他同情勤劳困苦的穷人和谴责饱食终日的富人。"对于华丽的蔑视和吝啬的拒绝我已经很有经验,并且在往后可能会遇到更多。但是有些人总能引起我的注意,那些节俭、朴素、勤劳、诚实的人。他们本应当获得美好的生活。然而有些人却为生活所迫,手握大权、不劳而获的终日饱食。

  是的,对于穷苦的人的同情深深的打动了我的心,这种同情人最初是被我的贫困的父母所激发,他们为了给这个大家庭带来体面的生活,付出了艰辛的努力,没有人比他们更节制、朴素、勤劳。"而斯宾塞的这些思想,则受到了一位名叫詹姆斯·莫里(JamesMurray)的长老会牧师的很大影响。莫里是一个持有极端宗教自治信念的基督徒,毕业于爱丁堡大学,在毕业后于 1761 年成为阿尼克的地方牧师,不过由于思想过于极端而被解雇。在 1765 年的时候来到了纽卡斯尔,并大桥街上建立了一座会议室,并成立了一个小型教会,斯宾塞则成为他的忠实信徒,一个最为崇拜的追随者。

  莫里认为,圣经是人实现自由和维护权利的最佳纲领,因为圣经的教导与人类理性能够产生共鸣,它告诉人们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而且每个人都享有同样平等且不可分割的权利,斯宾塞毫无保留的接受了这个信条。当斯宾塞拿着这个信条作为透镜观察现实社会的时候,残酷的社会现状与圣经许诺出现了显而易见的反差。牧师莫里对此解释说,想要实现千禧年社会,前提必须是人们公有土地,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人们必须自助,不能简单依靠上帝的许诺来期待新世界的到来。

  多年以来,牧师莫里每周都在教团内部布道,布道的主题基本上都来自于圣经哲学,他希望通过传授这些课程来启迪人们的自由和宗教思想。例如莫里在 1779 年布道的主题的就是,光荣革命对君主神权的否定是否背叛了圣经中关于君权神授的规定。

  莫里的布道有一种煽动人心的力量,因为它直指人们对于平等的诉求和社会公平的渴望。在莫里亡故后,他的布道被整理为文集出版。在他的文集里,充满对宗教自由和人身自由的呼吁,并以此为延伸,痛斥社会弊病,如谴责什一税、圈地运动和政府腐败。在 1773年,莫里写了一篇游记,在游记中,莫里描述了他所见到的穷人对于因食品价格过高而产生的暴动。莫里在文章中显示出了对穷人的同情和对富人的不满,尤其是英国政府对于剥削行为的维护,莫里说如果富人用他们的财富去救济穷人的话,就不会有穷人暴动这种事情了。莫里和他的支持者还在纽卡斯尔设置了两个短命的期刊:1774 年的自由人杂志(The Freeman's Magazine)又名宪法博物馆(The Constitutional Repository)和1780 到 1781 年的不服从者(The Protestant Packet)又名英国监控者(British Monitor),这两种杂志在类别上都属于激进主义,主题思想还是宣传宗教和人身自由,谴责英国的米赛克斯郡选举事件和就美国独立战争事件进行评论。他还在 1782 年美国独立战争期间出版了两个小册子,他认为美国独立是正义的,并指责历届英国政府在处理美国事务都犯下了很大过错,最后酝酿出危机。莫里还认为美国人受到英国殖民者的残酷迫害,这场战争本不该开始,而开始了以后,这场战争就是一场反抗殖民、对抗暴政的战争。

  詹姆斯·莫里的著作和布道对斯宾塞产生了重要的影响,但同样重要的是十八世纪六十年代的纽卡斯尔的政治风气。"在 1754 年至 1785 年间泰恩河畔的纽卡斯尔有 50多个社团成立。志愿社团为中产阶级集团和技工团体提供了会员资格、娱乐和指导。许多人自觉地从事讨论和传递新思想并有意地鼓励争论和讨论。他们的成员表现出投入到承担思维创新和社会进步的志向,他们参与公共生活的意愿也不断高涨。"在这段时间内,英格兰东北部的激进主义也在快速增长,增长的主要原因就是对地方精英过高的权力的不满,以及对此随之带来的沉重压迫的反抗,不过激进主义者把焦点更多地集中于斥责英国宪法的不足和揭露统治阶级的弊端。以威尔克斯事件为例,它在当时引发了对于政治问题广泛讨论的狂潮和众多激进组织的成立。当有关威尔克斯的新闻和他在伦敦的支持者蔓延到英格兰的东北部,纽卡斯尔的报纸开始对其成篇累牍的报道。因为报道威尔克斯事件的报纸实在太多,有的报纸还采取了一些商业手段,比如在 1769 年 10月每购买一份纽卡斯尔记事报就免费赠送一份米德尔赛克斯请愿书的副本。

  还有大量的匿名信寄送纽卡斯尔的报社,其中有支持威尔克斯的也有反对的。威尔克斯在 1770年 4 月被释放出来的时候,庆祝活动几乎遍布整个英格兰的北部城镇。

  由于威尔克斯事件的影响和纽卡斯尔市民政治觉悟的增长,随之引发了大量的关于政府的讨论,这些无疑都促进了激进主义的传播。1771 年纽卡斯尔城中的威尔克斯支持者成立了一个威尔克斯宪法俱乐部(The Constitution Club of Wilkes)。

  该俱乐部成员联合詹姆斯·莫里和托马斯·斯宾塞去对抗纽卡斯尔的城市公会,冲突的原因是因为城市工会在未经城市自由民的许可下将城郊的 89 英亩橡树林归为己有,这些林子原本为城镇居民提供房屋和船的木材原料。

  莫里和斯宾塞在纽卡斯尔城内做演讲和发传单来斥责城镇公会对土地的私自占用,并宣称城镇公会违反了英国的习惯传统,因为小自耕农和租户对城郊土地的使用权是自古以来就有的权力。他们号召城镇自由民联合起来去对抗城镇公会,为了挑起诉讼斯宾塞和他的支持者们还故意破坏了橡树林的围栏和大门。他们的斗争的起到了效果,在 1773 年 8 月诺森伯兰巡回法庭审判支持了纽卡斯尔自由人的诉求,判决 89 英亩的土地应为自由民和城镇公会共有,同时议会也支持该判决。在 1774 年 6 月法庭又判定城郊土地的使用权应该归属于自由民。

  就这样,纽卡斯尔的自由民在这场冲突中获得了完全的胜利。这次事件对斯宾塞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尤其增强了在与政府冲突中采取激进行为的决心。"从这件事情中吸取的教训我永远也不会忘记……专横的权力和税收的关系与力士参孙和他头发的关系是如此的相似。假如非力人士想要保住他们的生命和庙宇的话,那么它们就应该挺身而出剥掉参孙的头皮,而不是卑躬屈膝的给他刮须。"这场冲突同样对斯宾塞的土地计划有很大的促益,而这将是他一生中工作的重点。斯宾塞在 1775 年加入了一个在纽卡斯尔本地成立的哲学社团(Philosophical Society)。社团的基本活动就是讨论时政问题,1775 年是美国独立战争开始的年份,其中的一个问题就是有关于美国独立战争的:美国人无代表不纳税的原则是否违反宪法?同年的八月,斯宾塞在社团集会上阅读了他的文章"人权论"(The Rightsof Man)引发了成员大量的讨论。这篇文章可以算是斯宾塞思想的提纲,日后斯宾塞的思想几乎都是围绕他的这篇文章展开的,就算是有所出入,也是以这篇文章为基础。这篇文章的手稿曾轶失两百年之久,导致人们普遍认为斯宾塞在 1793 年以此为蓝图再版的"人权论"才是初稿,直到 2005 年 6 月此稿在纽卡斯尔图书馆重见天日。同时,这也是斯宾塞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斥责私有财产的罪恶,提出每一个教区应该拥有教区内全部土地的所有权和保障教区内每一位居民的利益。

  尽管在托马斯·斯宾塞将这片文稿交付给哲学协会的时候并没有获得正面的反馈,斯宾塞还是将他的这篇文稿出版了,而且没有获得哲学协会的准许。斯宾塞的这一行为招致了哲学协会成员强烈抗议并将他从哲学协会除名,他的导师詹姆斯·莫里牧师因为斯宾塞的行为和他分道扬镳。斯宾塞在遭遇了挫折后并没有气馁,继续在纽卡斯尔进行街头演讲,还加入了一个由年轻人组成的非正式的辩论社团,社团成员每晚都在斯宾塞的教室里碰面,在见面过程中斯宾塞与这些人辩论,尝试说服他们接受他的土地公有化理论。斯宾塞在社团讨论的时候还发生过一件趣事,社团里面有个成员名为托马斯·比尤伊克(Thomas Bewick),就是后来大名鼎鼎的英国木口木刻之父。在一场辩论中,因为观点冲突比尤伊克和斯宾塞产生了摩擦,这场争执以比尤伊克胖揍了斯宾塞一顿而结束。

  托马斯·斯宾塞在 1792 年去伦敦之前一直住在纽卡斯尔。他继续靠教学来维持他的生计,这段时期内他还发明了字母表和音标。

  在当时的英国,教育的阶级性是普遍存在的,绝大部分的群众都是文盲,而且不同的阶级在英语发音上也有很大区别,毫不夸张的说,在当时,通过一个人的英语发音就可以判断这个人的社会地位。他发明新的字母表和音标的目的就是从语言这个方面消除社会不平等的现状。除此之外,就是继续对政治、私有财产、自由、土地等问题的思考让自己的思想变得逐渐成熟。可是不幸接踵而至,1782 年斯宾塞的挚友托马斯·莫里去世;1788 年,他的出版商托马斯·赛恩特去世;1792,他的第一任妻子去世。同时,由于斯宾塞过于激烈的宣传手段,他丢了他在学校的工作。

  走投无路时候他回想起了他曾经对他的出版商说过的话"在纽卡斯尔这种小城镇根本无法展现我的能力,只有伦敦才能够让我的才华全部展现出来。

  "1792年几乎身无分文的斯宾塞离开纽卡斯尔,前往伦敦。

  (二)思想的成熟:伦敦时期。

  英国在十八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激进主义已经开始消退,但是到九十年代的时候又再度兴起,主要原因是受到了法国大革命波及。九十年代的激进主义不仅增强其自身的思想的深度,而且提出了更多诉求对更多的人产生了影响。法国大革命比美国革命更为突然更令人惊讶更富有戏剧性,对于英国的影响也要强于后者。在短短几个月内,欧洲最强大的君主国被推翻,贵族的特权被否定,人权被视为与生俱来不可剥夺的权利,一个具有代表性的组织负责起草新的宪法。1792 年底,斯宾塞离开了纽卡斯尔来到了伦敦。在伦敦斯宾塞彻底放弃了之前维持生计的教书工作,转而全力从事他的激进主义事业。英国的持不同意见的改革者开始用实际行动来履行他们在宣传页上的号召,更重要的是激进分子要求更大的和更多的政治和社会秩序的变革,成立新的激进组织来获得技工和底层劳动者的支持。如威尔克斯宪法协会的领导人约翰·图克(John Tooke)和克里斯托弗·怀维尔(Christopher Wyvill),这两者都是经验丰富的激进运动领导人,在法国大革命发生后他们散发大量的改革传单要求更多的政府和宪法改革。而在这些激进主义的浪潮中,最为重要的著作当属托马斯·潘恩的《人权论》。其中潘恩宣称人具有自然的不可剥夺的权利、谴责君主制和贵族、赞成民主共和、成文宪法和一个扩大的权利法案。伦敦通信协会(London Corresponding Society)和各个省份的宪法协会纷纷成立无疑给激进的社会改革运动争取了大量的底层民众的支持,这些社团不再像以前的改革社团一样被受过良好教育的中产阶级所支配。在各种激进运动风起云涌的十八世纪九十年代初,斯宾塞在其中扮演了独特而重要的角色。

  托马斯·斯宾塞在伦敦依旧过着清苦的生活,没有什么正式的职业。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伦敦的一个拐角推着手推车卖饮料来维持生计。

  身边也没有什么积蓄,因为他所赚的大部分资金都被用来印刷他的小册子、书籍、贴海报、铸造硬币了,日复一日的街头演讲和小册子的散发也没有为他赢来众多的支持者。如果不是斯宾塞的儿子一直支持者他的事业他的基本生活都难以为继。曾经有人在信中描写过斯宾塞的工作状态:"他推着一个手推车,那个车子看起来像是面包师的独轮车。在车上摆满了他的小册子,每当他卖出一本,他就会从他的手推车里拿出一本新的高举起来向其他人高声推荐,所说的话充斥着对当权者的痛恨和预言地主将会有一个悲惨的结局。"斯宾塞对自己的生活状态也非常失望,他认为他的计划没有带来与之对等的声誉。唯一的安慰或许是他在伦敦又娶了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仆。不过没多久这个女仆就受不了清贫的生活而抛弃了他,随后她跟着一个船长远走高飞去了印度。最终,因为印度的生活与这位女仆的想象相差甚远,她还是选择了回来跟斯宾塞在一起,斯宾塞也选择原谅她,不过没多久斯宾塞因为种种原因又将她赶出了家门。在这件事后令斯宾塞的朋友钦佩的一点是他在世期间每周都会付给她八先令作为生活补贴。

  18 世纪 90 年代托马斯·斯宾塞的大部分工作是出版宣传他土地计划的小册子,创办了名为《猪肉》杂志--它是当时最便宜的周刊,售价为一便士。

  取名为猪肉的原因是埃德蒙·伯克在《法国革命感想录》中称呼平民为"猪猡的一群",愤怒的底层民众自称为"猪猡"用来讽刺伯克,如在《猪猡的一群致尊贵的埃德蒙·伯克》这样写道:

  "你这家伙在最脏的猪食槽边狼吞虎咽的时候,咱们这帮数不尽的猪猡从日出到日落忙着拣几粒橡树子填肚皮。"《猪肉》周刊从 1793 年到 1795 年共发行了 3 年,之后还出版了三卷本的合集。在这个周刊上,斯宾塞重申了英国自由主义者的论点,如托马斯·莫尔、詹姆斯·哈林顿、约翰·洛克等,和一些自己写的关于激进主义的短文。斯宾塞的书摊还售卖其他人的著作,如托马斯·潘恩的《人权论》。相比较于激进的政治思想家,斯宾塞更像是一个宣传员--有时候他会在午夜跑到伦敦的大街用粉笔将激进口号写在墙上。斯宾塞还和一些极端的激进主义分子交往甚密,如托马斯·埃文斯(ThomasEvans),后者在 1796 年曾当过伦敦通信社的秘书,也是英国人联合革命协会的发起人之一(Revolutionary Society of United Englishmen)。1793 年到 1803 年是斯宾塞一生中最为重要的思想时期,他关于土地改革计划的小册子基本上都在这十年间完成,如 1795年的《压迫的终结》(The End of Oppression)、《拉尔夫·霍奇给他的表弟托马斯·布尔的一封信》(A Letter from Ralph Hodge to His Cousin Thomas Bull)、《斯宾塞尼亚的描述》(Description of Spensonia),1797 年《婴儿的权利》(Rights of Infants),1798年的《完美共和国的宪法》(The Constitution of Perfect Commonwealth),1801 年的《社会自然状态的恢复》(The Restorer of Society to its Nature State),这些著作基本都是围绕土地公有化这一主题展开。斯宾塞的著作一般都非常简洁明了,没有晦涩难懂的语言,语言风趣幽默充满对上层阶级的讽刺,他的风格毫无疑问非常适合他宣传的主要受众--穷困的底层人民。

  斯宾塞的激进刊物以及他对激进运动的积极参与使他在法律上陷入了很大的麻烦。

  英国政府非常担忧法国大革命的火星会蔓延到英国,因此对各种激进活动加以管控。斯宾塞在 1792 年 10 月在《人身保护法》失效期间被捕,原因他在售卖《人权论》,但是在逮捕之后发现此《人权论》并非托马斯·潘恩的《人权论》,就将他释放,同年的12 月斯宾塞还是因为贩卖非法书籍被捕,这回他售卖的是潘恩的《人权论》第二部分。

  虽然在监狱中斯宾塞受到了威胁和恐吓,不过不久他就无罪释放。经历过此次事件,斯宾塞依然故我,于是在 1793 年斯宾塞入狱了三次,无罪释放三次,显然这是英国政府对斯宾塞的警告和报复。但是斯宾塞不仅没有屈服,还创办了《猪肉》期刊继续宣传激进思想,斯宾塞的无畏和对政府的蔑视很快让他尝到了苦果,1794 年他被逮捕并判处监禁七个月,并且这次监禁是在斯宾塞没有被定罪的情况下执行的。1798 年,斯宾塞再次被捕,原因是参加极端激进组织。1801 年他又因为出售非法书籍被捕,政府指控斯宾塞攻击私有财产权和参与了叛国行动,但却拿不出任何有力的证据。斯宾塞在为自己辩护的过程中也不忘宣讲自己的土地计划,甚至在审判过程中朗读自己的作品,他称自己为"被剥夺权利的亚当的子孙的义务辩护者".斯宾塞勇气可嘉但用处不大,为自己的辩护不仅没有起到效果反而更加坐实了罪名,王室法庭判处斯宾塞一年监禁,地点是什鲁斯伯里监狱。

  即使这样,斯宾塞在出狱后还是我行我素,他不仅重新印刷了他以前的小册子继续宣扬他关于土地改革的想法,还设想了一个已经实现他土地计划的乌托邦并为这个乌托邦写了一部宪法。英国著名的散文家威廉·科贝特(Willaim Cobbett)也为斯宾塞不屈的表现感到动容:"我目前在王座法院。斯宾塞没有律师,或者说他的律师就是他自己,他坚持认为,他的观点是纯粹的和仁慈的……他是一个朴素的、直率的、无害的造物,他似乎从无畏惧任何惩罚,他的焦虑大部分都源自于他计划的成功与否而不是自身的安危。"斯宾塞顽强的性格和持之以恒的宣传终于在他的晚年时期为他赢得了支持者。在这之前斯宾塞由于过于激进的思想、不肯妥协的性格、暴躁的脾气而没有人愿意与他接触和共事,哪怕他在激进分子中都是孤立的。直到 1807 年伦敦成立了斯宾塞俱乐部,俱乐部的主要目的是讨论斯宾塞的思想以及传播斯宾塞的作品,俱乐部的成员通常在星期二的八点见面开始,在歌声和畅饮中结束,并且这些歌词基本上都是斯宾塞本人所写。

  那时的斯宾塞已经年老体弱,但他在这个群体中依然有着主导权。斯宾塞俱乐部也吸引到一些著名的激进主义者,如托马斯·埃文斯、弗朗西斯·普莱斯(Francis Place),尽管后者可能不是斯宾塞俱乐部的一员但常常参加俱乐部的会议,而前者在斯宾塞过世后就一直领导着俱乐部。这段时间大概是斯宾塞一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斯宾塞在 1814 年去世,一共有四十人参加了他的葬礼,其中大部分是斯宾塞俱乐部的成员,墓志铭上写着"拴着白色丝带的天平两端放着等量的土地,象征着托马斯·斯宾塞对正义和平等永不妥协的追求。"在斯宾塞去世后,托马斯·埃文斯和其他的追随者继续维持着俱乐部的活动。随着俱乐部的发展,很快就在伦敦其他地方开设了四个分部,活跃性也大大增强,俱乐部常常连续四五个晚上举行活动,每次参加活动的人数都达到了 150 人以上。俱乐部依旧散发斯宾塞写的小册子,但是主要的工作方向已经不是讨论和传播斯宾塞的思想,而是策划和举行暴动。俱乐部成员一共策划了两次暴动,1820 年的第二次暴动就是著名的卡托街阴谋(Cato Street Conspiracy)。卡托街的惨败让英国政府封停了斯宾塞俱乐部,逮捕有关暴动的成员,斯宾塞俱乐部因此瓦解。但是斯宾塞的思想并没有因此而没亡,在宪章运动中的成员中还可以看到斯宾塞土地计划的支持者.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作者单位: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政治思想史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