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思想史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思想史论文 >

现代国家观念:一种工具论的国家观

来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鱼
发布于:2017-03-29 共11553字
  本篇论文快速导航:

展开更多

  三、现代国家观念:一种工具论的国家观

  进入 17 世纪以后,资本主义经济进一步发展,资产阶级在经济和政治上的愿望更加强烈。道德、伦理式的整体论国家观念不再流行,现代性因素表现逐渐增加,个人对国家不再盲目崇拜,现代工具论的国家观念破壳而出。表现为公民个人权利意识更加突出,人们的活动更加强调个人自由和自我利益。国家成了人们维护权利和自由,表达意志的工具。契约成为论证国家建立的方式,契约理论成了贯穿西方近现代政治社会的一颗思想珍珠,成了几乎所有政治问题的答案。

  国家的最终目的也指向了公民个人权利、自由,国家不但不能以集体名义侵犯个人利益,反而应当利用强大的政治权威加以保护,从而使社会秩序保持良好状态。

  (一)《利维坦》式国家观:霍布斯的国家工具论。

  托马斯·霍布斯(1588-1679 年)是 17 世纪英国著名政治思想家,他开创了政治发展的新时期,将国家功能纳入工具主义的论调,现代国家观念正式兴起并逐步发展起来。他主张个人权利的维护在国家政治生活中占主导地位,国家只是保障社会秩序良好,促使个人利益更好实现的工具。他从国家起源开始论证,用社会契约的方式,打破混乱无序的自然状态,建立国家。国家的诞生标志着人们开始进入秩序有保障的政治生活。在国家治理中,他主张国家实行高度集权。

  1.从性恶论到社会契约:国家起源论。

  我们已经说过,亚里士多德认为人是天生的政治动物,在国家出现以前,人类也一直处于政治状态之中。霍布斯与亚里士多德的国家起源观则完全不同。他认为在国家出现以前人类处于一种前政治状态或者说非政治状态,也就是处于一种自然状态之中。社会契约是人类从自然状态跨入国家状态的媒介。霍布斯用社会契约来解释国家的起源,说明了政治社会的出现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人工设计的产物。

  他对人们之所以进入社会状态的原初状态--自然状态着墨不少。当然,这种对自然状态的认识与当时的社会背景紧密相连,当时英国正处于内战期间,霍布斯亲眼目睹了战争的残酷。在霍布斯看来,自然状态中的人们都享有自然权利,应当平等自由地获取同样的事物,而且人人都有保护自己财产和生命的权利。可是由于人性是恶的,人与人之间充满了竞争、猜疑和荣誉,导致人人都有无限的欲望,为了谋求利益、安全和名誉进而去侵略别人。有人想要获取别人的财物,别人又不愿意与之分享时,人们或是使用暴力争抢,或是为了自我保全而反抗,就能轻而易举地引发一场战争。甚至人们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事而想保持优势,又或者对一些事物存在藐视心理,也可能会引发战争。也就是说,战争是人们生活在自然状态中的家常便饭,它几乎是解决冲突的唯一方式。正如霍布斯所言:"根据这一切,我们就可以显然看出:在没有一个共同权力使大家慑服的时候,人们便处在所谓的战争状态之下。"从霍布斯的话中我们可以获悉,人性本恶,又没有共同权力去处理纠纷,这是战争之所以无处不在的两个重要原因。

  迈克尔·莱斯诺夫在评价霍布斯的自然状态时也这样说:"人在本质上是权利的追逐者,这就暗示了他们的政治困境,因为存在着凌驾于他人之上的权力这一权力形式,所以,人类生活可能沦为一场权力的角逐。"迈克尔·莱斯诺夫更进一步揭示了这种自然关系的实质,"人类之间的自然关系就是竞争关系,而且他们之间的竞争就其所使用的手段而言是没有自然限制的。所以,他们之间也是一种相互畏惧的关系(霍布斯称之为疑惧[difference])-害怕被对手或敌人毁灭,并导致了霍布斯所谓的'预见',即自我保护的最好方式就是先发制人。"在自然状态中,虽然人人都享有权利,但没有共同权力,当然也就没有法律,而且人们拥有的品质就是暴力和贪婪,所以毫无顾忌和毫无止境地侵犯他人利益,最终也不会受到惩罚和制裁。

  这就是自然法思想的理论前提。自然法思想是霍布斯工具论国家观的理论内核。霍布斯剥蚀掉了旧的自然法理念,给自然法注入了新的血液,让自然法以一种全新的面貌展现在世人面前,他的自然法思想成为工具论国家观理论基础。人们生来就具有理性,向往和追求舒适的生活,对死亡充满了恐惧。由于人性的邪恶产生了战争,但战争又给人们带来了痛苦,为了摆脱战争,人们开始理性地思考,如何保持社会秩序的良好,获得和平。正是理性驱使人们寻求和平、信守和平,利用一切可能的办法来保卫自己。于是自然法就诞生了。换句话说,霍布斯眼中的自然法就是人们基于理性而创制的一种寻求和平,维护社会秩序的准则。

  因此,自然法就是使人们的生命权和财产权等权利受到保障的思想武器。

  霍布斯为了解决自然状态中的战争问题,提出了人们相互之间达成契约,将自己的权力转让给第三方的观点。这个第三方就是利维坦--国家。正如霍布斯所言"当一个人为了和平与自卫的目的认为必要时,会自愿放弃这种对一切事物的权利;而在对他人的自由权方面满足于相当于自己让他人对自己所具有的自由权利。"至此,国家建立起来了。用霍布斯的话说就是"这就是伟大的利维坦的诞生,--用更尊敬的方式来说,这就是活的上帝的诞生;我们在永生不朽的上帝之下所获得的和平和安全保障就是从它那里得来的。"国家的意志代表公民的意志。

  那么我们为什么说霍布斯的国家观是工具论的呢·关键点就在于国家的建立方式--社会契约。虽然自然法产生于自然状态之中,但自然状态毕竟是人人为战、相互敌视的状态,即使是具有理性内核的自然法也不足以压制人们的邪念,所以为了更大程度上保障和平,必须建立一种具有强制力的共同体。人们互相达成约定,将自己在自然状态中的权力拿出来,转让给第三方--国家,赋予国家足够强大的权力,它的权力大到可以惩治人们恶的行为。这样我们就可以明白了,国家的权力来源于社会契约,并不是受自然规律演变过来的,而是来源于人们将自身权力的让渡,它纯粹是人们制造出来的。国家权力的获得是人们通过建立社会契约将自身权力转让出来的,人们转让权力的目的就是赋予国家高度的权力。

  既然这个强大的利维坦--国家,来源于众多个人的权力让渡,那么国家功能肯定就是为每个个人服务。国家让人们摆脱自然状态中的掠夺和侵占,运用一系列规则约束人们的行为,保障社会和平稳定。

  2.高度集权:国家治理论。

  霍布斯认为,个人将自己的权力让渡给国家之后,就要听从国家安排。国家在治理时要想充分保护人民安全,就需要高度集权。

  (1)国家高度集权的合法性。

  霍布斯从契约双方权利与义务的角度论证了国家集权的合法性,"因为把他们推为主权者的那个人承当大家的人格的权利只是由于他们彼此间的信约所授与的,而不是由他对他们之中任何人的信约所授予的,于是在主权者方面便不会违反信约;这样一来,他的臣民便不能以取消主权作借口解除对他的服从。显然被推为主权者的那个人并没先同他的臣民订约,否则他就必须将全体群众作为一方与之订约,要不然就必须和每一个人分别订约。"也就是说,在人们之间为建立国家而达成的社会契约中,人们相互之间是契约的各方,而国家不是契约的一方,所以国家是不受契约约束的。"由于按约建立国家之后,每一个臣民便都是按约建立的主权者一切行为与裁断的授权者,所以就可以得出一个推论说:主权者所做的任何事情对任何臣民都不可能构成侵害,而臣民中任何人也没有理由控告他不义,因为一个人根据另一个人的授权做出任何事情时,在这一桩事情上不可能对授权者构成侵害。"霍布斯认为既然国家权力来源于人民授权,那么国家的一切行为目的就是确定无疑地为每一个公民服务,不可能侵犯人民利益,否则人民在最初时也不会授权予它。可以看出,国家拥有合法而不可动摇的地位。

  (2)国家高度集权的表现。

  霍布斯认为,国家权力的所有权只能属于主权者,或者可以说属于君主,而且不可分割、高度集权,否则主权者就不会具有强大的权威和能力来保卫人民安全。

  首先,国家拥有强大的权威和力量。因为国家是由人们订立契约,授权国家,国家是人们意志的统一体。公民对国家具有极高的认可度。"一个国家本质上是存在于它国民的内心和思想中的;如果国民在内心不承认国家的存在,那么任何逻辑上的推导都不可能使国家存在。"国家集中了每个人的权力,由于每个人起初拥有无限的自然权利,所以国家权力范围可以说是无限大的。国家集中了人们的力量,就可以运用更多资源来进行更多为人民谋利益的活动。正如约瑟夫·R.

  斯特雷耶所说,"现代国家的发展,为了让这种集中的人力资源使用成为可能,从而没有其他种类的社会组织能避免被降低地位而成为国家组织的附属角色。"其次,国家拥有各种各样的权力。霍布斯认为,国家具有立法权。国家制定出法律来,让公民知道自己有权拥有哪些财物,有权做哪些行为。这是霍布斯赋予国家的立法权。让法律规定人们活动的边界,以一种确定的规则明确哪些属于不义之事,人们知道自己做的事哪些属于正当的,哪些是不正当的。国家通过立法权确定了人们在政治社会中的权利边界,将不义之事排除在法律之外,进而减少冲突或战争的发生。国家具有司法权。司法权的功能是审理并裁决法律和事实行为。因为霍布斯认为只有裁决争执才能保障臣民不互相侵害,这样人们才有对侵害别人权利结果的畏惧感。国家还拥有与外国宣战媾和的权利、行政权、奖赏和惩罚权、铸币权、处理未成年继承人财产和人身的权利、市场先购权等等。由此可以看出,国家作为主权者拥有极其广泛的权力,"利维坦"这个怪兽力量非凡。这些权力让不同的人和机构行使,但权力最终都归属于国家。霍布斯将宗教权也赋予了国家,教会不应再与国家争夺权力,而只是从属于国家的一个机构,国家对宗教拥有领导权。

  (二)权利至上国家观:洛克的有限政府论。

  英国政治思想家洛克(1632--1704 年)是继霍布斯之后,极为强调个人权利至上思想的人物。他同霍布斯一样从自然状态出发开始论述,得出个人权利是人天生就具有的权利,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财产权。人们进入政治社会中,政府对个人权利的行使要加以保护,其中政府权力有限论也是个人权利至上思想的体现。

  1.个人权利至上。

  自然状态是洛克论证人类进入政治状态的理论根据,是他研究国家的思想基础。洛克给出了研究自然状态的必要性,"为了正确地了解政治权力,并追溯它的起源,我们必须考究人类原来自然地处在什么状态。"那么洛克的自然状态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状态呢·在洛克的论述中,他指出人们都是上帝的创造物,都听从于上帝的命令,可以说都是上帝的仆人。仆人之间没有高低贵贱之分,都是平等的。所以和霍布斯相比,这个自然状态是有序而美好的状态。正如洛克所说,"那是一种完备无缺的自由状态",也是一种人人平等的状态,人人都有权利维护自身利益,并且无权侵害别人利益。洛克认为个人权利至上在自然状态中至关重要,与霍布斯相比,他的自然状态更鲜明地具有个人属性。正因为每个人处于平等地位,不容侵犯,也就是说个人权利至上。

  总之,洛克的自然状态强调人人平等,从而得出个人权利至上的观点。个人权利至上思想从一开始就镶嵌在他的自然状态之中。

  厘清自然状态与自然法的关系有利于我们理解洛克的自然状态。洛克的自然自由表现在,只要符合自然法的要求,人们就有权自我决定是否做出某种行动,而不必征得别人同意。那么他的自然法思想内核是什么呢·霍布斯将自然法的内核换成了理性,无独有偶,洛克自然法的内核也是理性。洛克明确指出:"自然状态有一种为人人所应遵守的自然法对它起着支配作用;而理性,也就是自然法,教导着有意遵从理性的全人类:人们既然都是平等和独立的,任何人就不得侵害他人的生命、健康、自由和财产。"洛克直截了当地将理性等同于自然法,人们都有意识地按照理性的原则去办事,在较好地维护了自身权益之后,若有余力,还可以帮助维护别人的权益,而不像霍布斯自然状态中说的那样,人们由于欲望无限而肆无忌惮地去掠夺。在洛克这里,理性一开始就属于自然状态之中,人们在自然状态之中就有道德底线。所以,洛克的自然状态不会轻而易举地就陷入战争泥潭。正如施特劳斯分析洛克的自然状态时说的话,"个人、自我成了道德世界的中心和源泉".

  在洛克看来,人类从出生开始就享有生存权,因而也就有劳动权。"我的劳动使它们脱离原来所处的共同状态,确定了我对于它们的财产权。"生命权、劳动权、财产权,天然地属于人们自身。在诸多个人权利之中,洛克认为财产权是一项至关重要的权利。人们对物品享有财产权的依据是劳动,人们通过劳动将财产归于不同的人,因此就产生了私有。因为"一个人基于他的劳动把土地划归私用,并不减少而是增加了人类的共同积累。"私有带来了人类的共同利益,难怪,洛克将财产权放在重要地位,无论在自然状态还是在政治状态之中。

  2.分权原则:政府权力论。

  洛克认为建立国家存在必要性。在自然状态中,人们虽然平等,个人权利至上,并且受到自然法的指引,每个人应当具有道德底线,可这是一种极端假设。

  也存在这种可能性:人们一旦不按照自然法行事了,就可能会产生侵犯别人利益的想法,于是矛盾和冲突就来临了。

  洛克自己承认:"虽然他在自然状态中享有那种权利,但这种享有是很不稳定的,又不断受别人侵犯的威胁。"比如被别人抢走自己的财产,那么就可以基于财产权处罚他,可是这种自然状态充满恐惧和危险。因此,洛克认为建立国家是一种明智选择。"任何人放弃其自然自由并受制于公民社会的种种限制的惟一的方法,是同其他人协议联合组成为一个共同体,以谋他们彼此间的舒适、安全和和平的生活,以便安稳地享受他们的财产并且有更大的保障来防止共同体以外任何人的侵犯。"建立国家的目的是防止出现在自然状态之中可能会出现的危险和恐惧,让国家拥有最高权力,制定出法律,运用各政治机构对侵犯社会成员生命权或财产权等权利的行为进行惩罚,人们在自然状态之中的权利在政治社会中也得到了更好的保护。正如洛克自己所说:"虽然人们在参加社会时放弃他们在自然状态中所享有的平等、自由和执行权,而把它们交给社会,由立法机关按社会的利益所要求的程度加以处理,但是这只是出于个人为了更好地保护自己、他的自由和财产的动机,社会或由他们组成的立法机关的权利绝不容许扩张到超出公众福利需要之外,而是必须保障每一个人的财产,以防止上述三种自然状态很不安全、很不方便的缺点。"在洛克这里,国家职能与其说是进行政治统治,不如说是政治服务。"这一切都没有别的目的,只是为了人民的和平、安全和公众福利。"简言之,保护人们的财产,这就是国家之所以存在的意义。

  洛克与霍布斯最明显的不同之处在于他们赋予国家的权力大小不同。霍布斯给予国家极大的权力,让国家成为强大的政治体;而洛克则不然,他赋予国家的权力有限。为什么说洛克论述的政府权力有限呢·原因就在于社会契约。在霍布斯那里,国家不属于契约的一方,所以不受契约权利与义务限制。可是在洛克这里,国家是契约的一方,所以要受契约权利与义务限制,政府的权力存在边界。

  政府的权力是人民赋予的,因此权力不可能大于人民的权力。政府的权力边界受制于人民赋予国家的权力范围。这是他的政府理论与霍布斯相区别的地方。在保护人权的基本原则之下,政府被标注为有限政府,目的是让国家更有效地维护公民权利。

  在有限政府的思想下,洛克主张实行政府分权。徐祥民在《政体学说史》中这样评价洛克的政府分权思想:"洛克的分权理论的特征表现为三点:(1)他的分权主要是指立法权与另外两权的分立。……(2)尽管不太明显,但洛克也表达了权力相互牵制的思想。(3)洛克尽管强调权力分立,但他仍赋予国王很大的特权。"洛克把政府权力分为立法权、执行权和对外权。"立法权是指享有权利来指导如何运用国家的力量以保障这个社会及其成员的权力。"立法权一般情况下让立法机关来行使,但法律短期内就可以制定出来,所以立法机关不必经常存在。可是法律制定出来还要加以执行,这个权力就赋予了政府。国家不可能孤立地存在于世界上,它还要和外界进行交流,因此政府还有对外权,"包括战争与和平、联合与联盟以及同国外的一切人士和社会进行一切事务的权力;如果愿意的话,可以称之为对外权".

  洛克认为在这三种国家权力之中,立法权高于执行权和对外权,属于最高权力,但是在这个最高权力之上还有一个更高权力,那就是人民的权力。立法权根本上属于每个公民,并最终由他们行使,定期集会,制定出法律来再分散开来。

  当然这种情况不会经常出现。如果立法机关在制定法律时违背了人民意志,人民就有权收回来。正如洛克所指,"受委托来达到一种目的的权力既然为那个目的所限制,当这一目的显然被忽略或遭受打击时,委托必然被取消,权力又回到当初授权的人们手中,他们可以重新把它授予他们认为最有利于他们的安全和保障的人。"这就非常鲜明地揭示了洛克的有限政府理论,最高权力还是由人民自己掌握。政府权力来源于人民委托,说得形象一些,政府就是人民的仆人,是为人民服务的。立法机构、执行机构和对外机构是政府进行服务时具体设立的一些职能机构。不管形式如何,政府最终目的是维护人民权利。

  (三)人民主权国家观:卢梭的社会契约论。

  让·雅克·卢梭(1712-1778 年)是 18 世纪法国启蒙运动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是法国大革命的思想先驱。他在政治、法律、哲学、教育、文学、音乐、戏剧等许多领域均有建树。

  《社会契约论》一书作为卢梭的经典著作,闪烁着人类思想的光芒,其主要内容是人民主权思想。在第一卷第一章中卢梭就开宗明义,"人是生而自由的,但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人们为了更好地保障人民的自由平等,相互达成社会契约,建立了国家,并且认为国家是被动的。人民将所有的权力都转让给政治共同体,在公意指导下,由国家来保障自身权利和自由,为人民谋求福利。人民才是国家真正的主权者,享有最高权力。政府要为人民达成的这个政治共同体服务,如果政府想超越主权者的意志,滥用权力,人民就有权推翻它。

  1.从性善论到社会契约:国家起源论。

  卢梭在第一卷中讲述了人类是如何从自然状态过渡到政治状态的,以及什么才是公约的根本条件这两个问题。

  (1)家庭:最古老的自然状态。

  家庭中子女对父亲的服从是自然而然的,但随时间推移,子女成年以后,父亲对子女就没有了抚养义务,子女对父亲的服从也就不是自然的了,服从就要靠约定来维系。他认为在自然状态之下,"每个人都是自由而平等的,他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才会转让自己的自由。"(2)约定:合法权威的基础。

  强力因其具有使人畏惧的能力,所以人们不得不服从它,但并不是心甘情愿地服从。强力使人服从缺乏合法性,要想使各种各样的强力为人们所认可,必须通过合法形式将强力转化为权力,人们才有义务服从。那么什么形式才是合法的呢·而卢梭也在《社会契约论》第四章中给出了答案,说"约定才可以成为人间一切合法权威的基础".约定成了合法权威的试金石。

  (3)公意:社会契约的根本条件。

  卢梭的自然状态是被理想化和抽象化的自然状态,是剔除了社会因素干扰的状态。在这种状态下,自然秩序是和谐美好的,人除了生理需要外,并无任何非分之想;人是理性的,他们具有自我保存,同情他人的善良之意;人与人生来自由平等;人与人之间和平相处。但在自然状态中,人类出现了生存障碍,当生存障碍超过个人所能够承受的地步时,自然状态就会瓦解,人类就要被迫改变生活方式。人类不能产生新的力量,又必须达到维持自我生存的目的,所以只能是通过集合并形成力量总和来克服生存阻力。人们通过达成社会契约建立国家来取得这种效果。

  达成社会契约的根本条件是什么,即社会契约建立的基础是什么·卢梭认为是公意。现在来考察一下卢梭为什么将公意置于如此高的地位。我们试图从社会契约的双方来寻求答案。"每个人既然是向全体奉献出自己,他就并没有向任何人奉献出自己;而且既然从任何一个结合者那里,人们都可以获得自己本身所渡让给他的同样的权利,所以人们就得到了自己所丧失的一切东西的等价物以及更大的力量来保全自己的所有。"从这里我们可以获悉,这个契约的双方是每个人和由人们组成的集体,所以每个人和集体都要遵守契约约定,合理行使权利和义务,并且集体没有特权。"要寻找出一种结合的形式,使它能以全部共同的力量来卫护和保障每个结合者的人身和财富,并且由于这一结合而使得每一个与全体相联合的个人又只不过是在服从其本人,并且仍然像以往一样地自由。"既然人们将权力转移给集体,集体就要遵守约定,使缔约者的权利得到保障。每个缔约者属于集体中的一员,所以每个人也要遵守约定,为保障其他成员的权利贡献力量,当然这种贡献又不使得自己的权利受损。这就是社会契约所要解决的根本问题。通过社会契约人类就从自然状态过渡到社会状态了。集体既然为所有缔约者服务,那么它就要保障缔约者的利益。公意是符合共同体利益的具有普遍性和正确性的意志,它倾向于人民大众的公共利益。因此,这个社会契约必须建立在公意的最高指导之下。公意就是达成公约的根本条件和指导思想。

  2.人民主权具有彻底性。

  布丹提出了国家主权概念,卢梭则将人民主权思想发展到了顶峰,他细致地描述了人民主权的彻底性。通过人民主权的特点和主权实施我们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卢梭工具论的国家观念。

  (1)人民主权的特点。

  人民主权不可转让。意志是人的思想,专属于某人,具有不可转移性,但权力则作为一种物质,可以转移。主权是公意的运用,所以就永远不能转让。公意是社会契约得以达成的条件,因此即使人们建立了国家这个共同体,主权也依然掌握在最初缔约者手里,即人民总是掌握着主权。

  人民主权不可分割。卢梭认为,"由于主权是不可转让的,同理,主权也是不可分割的。因为意志要么是公意,要么不是;它要么是人民共同体的意志,要么就只是一部分人的。在前一种情形下,这种意志一经宣誓就成为一种主权行为,并且构成法律。在第二种情形下,它便只是一种个别意志或者是一种行政行为,至多也不过是一道命令而已。"他反对将主权分割开来,他批判了洛克和孟德斯鸠的分权理论,卢梭认为洛克和孟德斯鸠等人"把主权者弄成是一个支离破碎拼凑起来的怪物"了。

  (2)人民主权的实施。

  主权功能的立法权归属于人民。因为主权是因社会契约而成立的,所以人民是主权的所有者。卢梭主张在一个面积不大、人口分布平均,到处富足和生命旺盛的国家,要以直接民主来实现主权。法律是使主权得以实施出来的载体,所以为了保障法律能够最大程度上表达人民意志和保护人民利益,就需要立法者具有最高智慧。当然,因为人民是主权者,所以立法权最终属于人民,掌握在人民手中。卢梭赋予人民集会很高的政治地位,这样才能更好地维持主权权威和发挥至高无上的立法权,这也是防止政府篡权的方法。即使立法者拥有再高智慧,立法者并不一定具有立法权,它只是一个法律的制定者和引导者。卢梭指出,立法权并不是法律,立法权高于法律。

  政府只是国家的一个行政机构。关于政府角色定位,卢梭给出了这样的论述,"政府就是在臣民与主权者之间所建立的一个中间体,以便两者得以互相适合,它负责执行法律并维护社会的以及政治的自由。"政府就是主权者的执行者,是公共力量的代理者,只是为共同体而服务的行政机构。政府和国家一样处于被动地位。政府要受到人民监督,例如人民大会制、保民官制、独裁制和监察官制等制度,都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限制和监督政府权力,保障人民权力的行使。

  政府形式具有混合性。卢梭按照构成政府成员人数来区分政府类别,将政府分为民主制政府、贵族制政府和国君制政府。民主制政府是主权者可以把政府委之于全体人民或者绝大部分的人民,从而使做行政官的公民多于个别的单纯的公民的政府。他认为民主制政府是十全十美的政府,适合于一个很小的国家,有极其淳朴的风尚和地位以及财产上的高度平等等诸多条件,所以这种政府在现实中从没有过,也永远不会有。贵族制政府是可以把政府仅限于少数人手里,从而使单纯的公民数目多于行政官的政府。这种政府形式适合于中等国家,这样集会便于举行,事务也便于讨论,实行起来也更有秩序和更迅速。贵族应该是由人民选举出来的最明智之人,虽然这种贵族体制产生了财富的不平等,但这些财富应该用来保障行政官有更多时间来处理政治事务,是值得的。国君制政府是可以把整个政府都集中于一个独一无二的行政官之手,所有其余人都从他那里取得权力的政府。这种政府适合于大国。评价一个政府好坏的标志是在这个政府治理下的国家中自然繁殖人口的数量。为了达到这个目的,他指出在现实中单一形式的政府是不存在的,要实行混合形式的政府。

  (四)本章小结。

  现代社会工具论的国家观念为众多思想家所秉持,尤其以霍布斯、洛克和卢梭为代表,他们将工具论的国家观念一步步地推向顶峰。工具论的国家观念注重公民个人权利,认为公民的权利与生俱来且平等,保障公民权利几乎成为一切政治的核心,国家在这个政治运作过程中也就成了保障公民权利的工具。工具论国家观念较之整体论国家观念而言,公民与国家的关系已发生根本性变化。国家已经不是自然而然的产物,而是起源于人们建立的社会契约,在社会契约建立之前,人们处于自然状态之中,这是一种非政治状态。为了保障公民权利实现,人们建立了国家。在国家建立之后,它便成为人们维护自身利益的工具,个人权利的保障成为国家运作过程中各种政治活动的出发点。工具论的国家观念成为现代社会的国家观念。

  从某种意义上说,霍布斯是工具论国家观念的正式开创者。他从自然状态入手开始论证,认为在自然状态中,个人权利平等,可是人性本恶,欲望驱使人们争夺,进而产生战争。为了结束战争状态,人们迫切需要一种共同权力来约束自身欲望和行为,于是达成社会契约,建立了强大的利维坦--国家。在国家治理理论中,霍布斯极力主张国家高度集权,这样才能有效维护社会秩序,保证战争状态不再重演。霍布斯眼中的国家具有极其强大的权威,可以说无所不能。这是他对布丹的国家主权理论的继承和实施,他的工具论国家观念的特点是强调国家权力的强大,进而保证个人权利的实现。是什么让霍布斯一扫整体论国家观念的阴影,成为工具论国家观念的鼻祖呢·17 世纪英国资本主义发展如火如荼,海外贸易和殖民掠夺给圈地运动带来了丰富的物质基础,资产阶级的力量更加壮大。在资本主义成长的过程中,资产阶级也更加成熟,权利意识日益增长。为了扫清资本主义发展的障碍,反对封建君主制度,英国内战爆发,资产阶级联合新贵族打败了封建势力,更使得资产阶级的平等、自由观念深入人心。霍布斯生长在这个时期,耳濡目染,主张社会应当平等、自由,加之霍布斯学习了很多自然科学方面的知识,是典型的唯物主义者,更加关注现实,因此他极力倡导公民个人权利,注重个人现实需求。无尽的争夺和血腥的战争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经阶段,霍布斯亲眼目睹了圈地运动中争地者的残酷和失地者的惨烈,因为争夺导致社会无序,使他认为人性本恶,因此,为了保持社会秩序的良好,他主张在国家治理中要实行高度集权。

  洛克与霍布斯形成较为明显的对比。洛克主张个人权利至上且政府权力有限的工具论国家观念。其自然状态也是一种极其美好的状态,人人平等而自由,但这是一种极端的假设,人们一旦不按照自然法处事了,就有可能侵犯别人,引发矛盾和冲突,所以也应建立国家来保障社会秩序。由于国家是社会契约的一方,所以受到契约方权利与义务的约束,因而权力有限,并在实际运作中实行分权。

  虽然洛克眼中的国家权力没有霍布斯笔下的利维坦权力大,但也要为人们进行政治服务,否则会被人民推翻。洛克早就受到培根、笛卡尔、霍布斯等人的影响,对自然科学和他们的哲学观点也十分感兴趣,他自身与英国资产阶级的交往,这些已经使他对于个人权利平等、自由尤为重视。当然洛克的国家观念之所以和霍布斯的有如此不同,与他们生活的社会背景有密切关系。霍布斯生活在英国内战初期,而洛克虽然也历经英国内战,但"光荣革命"更使他深受鼓舞。"光荣革命"加大了议会的权力,议会成了政治决策的核心机构,君主只起到象征性作用。

  这样一来,议会和内阁其实就已经对政治权力进行了分权,英国政治按照资产阶级要求发展起来。洛克个人权利至上和政府分权的国家观念正是这一史实的折射。

  卢梭的国家观念则将人民主权置于至高地位。他将公意作为社会契约的根本条件,并且认为公意不可转移,不可分割,因此人民主权也不可转移,不可分割,具有彻底性。人民虽然将很多权力让国家行使,但这些权力都归属于人民。是什么原因使卢梭如此强烈地将权力归属于人民呢·18 世纪的法国,资本主义已经取得了迅速发展,资产阶级已经成为了社会中最富有的阶级,但法国当时封建君主专制制度严密,社会阶层被划分为三个等级:第一等级是贵族,第二等级是僧侣,第三等级包括资产阶级、农民、城市贫民和工人在内的广大民众。贵族和僧侣享有特权,对第三等级压迫至深,资产阶级的政治诉求常常得不到满足。后来启蒙运动轰轰烈烈地爆发了,人权呼声越来越高,资产阶级开始反抗贵族和僧侣阶层,并且联合广大农民发动策划革命。卢梭是启蒙运动时期代表小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目睹农民的悲惨生活,爱憎分明。因此,他提倡权利平等,将人民主权的国家观念抒发得淋漓尽致。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作者单位: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政治思想史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