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思想史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思想史论文 >

《淮南子》的道论思想

来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鱼
发布于:2016-09-28 共8830字
  本篇论文快速导航:

展开更多

  二、 《淮南子》的道论思想

  《淮南子》在其道论思想的指导下,将哲学思想引入政治领域,同时以老子的无为思想为参照,并结合社会历史现实,又其予以进行了必要的改造,产生了一种新的无为而治理论。

  (一) "道"特征。

  《淮南子》继承了《老子》的道论思想,将道作为其思想体系最基本和最高的概念。但是,《淮南子》并没有完全照搬老子的道论,而是对其进行了相应的改造。

  1、 道无所不在,无所不能。

  在《老子》的世界观中,道是一切事物的根源,是天地万物之母。《老子》在论述道的地位是曾提到,"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24]

  (《老子》第 1 章)但是,在《老子》中并没有对道德规定性做出明晰的界定。《老子》的道是一张玄妙、不可捉摸的绝对存在,但是并没有说清楚这种存在到底是物质的或者是意识的。《淮南子》在继承了《老子》思想的同时,对道德规定性做出了较为充分的说明。书中认为,宇宙间的万事万物皆始发于道、由道而生。道是无所不在的,也是无所不能的。

  "夫道者,覆天载地,廓四方,柝八极,高不可际,深不可测,包裹天地,禀授无形。" [25](《淮南子·原道训》)从这段话的描述我们可以看出,道覆载天地,蔓延四周,人们无法触及它的高度,无法测量它的深度,道囊括天地,在无影无形中孕育中万物。犹如泉水般,由虚缓变为充盈,由浑浊变为清澈。它立起来能充塞天地,躺下来能广斥四方,延长下来及于永恒而不灭,蜷缩起来却占不满一个手掌。

  "所谓无形者,一之谓也。所谓一者,无匹合于天下者也。卓然独立,块然独处。

  上通九天,下贯九野。……道者,一立而万物生矣。 是故一之理,施四海;一之解,际天地。" [26](《淮南子·原道训》)无形就是"一","一"就是整个天下没有与它匹配的东西。它独自存在,向上通达九天,向下贯连九野。说圆不圆,说方不方,混同一切,成为一体。道一确立,万物就生成了。所以,"一"的原理可以应用到四海之外,"一"的解释可以适用于天地之间。

  《淮南子·缪称训》讲到:"道至高无上,至深无下,平乎准,直乎绳,圆乎规,方乎矩,包裹宇宙而无表里,洞同覆载而无所碍。"[27]

  道处在最高的位置,没有什么在其之上;处在最深的位置,没有什么在其之下。用水准测量则平,用绳墨测量则直,用规测量则圆,用矩测量则方。包裹整个宇宙而没有内外,覆载一切存在而没有阻碍。

  道可大可小,在空间上包容一切,在时间上无穷无尽。以其无限,有独无偶,故称之为"一".在这个意义上,道就是宇宙的全部。

  《淮南子·原道训》中还讲到:"约而能张,幽而能明,弱而能强,柔而能刚,横四维而含阴阳,纮宇宙而章三光。……山以之高,渊以之深,兽以之走,鸟以之飞,日月以之明,星历以之行,麟以之游,凤以之翔。"[28]

  道既能收拢,又能展开,既能幽藏,又能显明;既弱小,又强大;既柔软,又刚硬。

  道可以横溢天地蕴阴阳气化,统率宇宙,使日月星辰闪耀光芒。道柔软、饱满、纤细、精致,高山凭借道才得以崇高,深渊凭借道才能幽深,走兽凭借道才能奔跑,飞鸟凭借道才能展翅高飞,日月凭借道才有光辉,星辰凭借道才能运行。这是道在自然界的万能表现,在人类社会同样如此,《俶真训》中讲到:"夫道有经纪条贯,得一之道,连千枝万叶。是故贵有以行令,贱有以忘卑,贫有以乐业,困有以处危。"[29]

  大意是,道是有条理脉络的,把握这浑然一体的道,就能贯通所有的枝节。所以只要得到道德真谛,尊贵者可以据此发号施令,低贱者可以忘掉自身的卑微,贫困者可以安居乐业,困境中的人可以坦然的处理危难。

  《缪称训》讲到:

  "道者,物之所导也;德者,性之所扶也。" [30]

  道是引导万物的,德是扶持本性的。可见,道的功能远比德要大的多。

  在《淮南子》看来,道是推动万物运动发展的力量源泉,自然界与人类社会都依赖于道,在道的指引下才能正常运行。而道的原动力在自己内部,包含着刚柔、阴阳两种相对立的力量,它引起的运动变化是层出不穷的。在这个意义上,道是一切事物运动变化和发展的根本的规律,而道在具体事物中体现就是德,德是道的具体化,万物含德就不会出现异常。

  2、 道生万物。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31]

  (《老子》第 42 章)这一段话是对道生万物的解释,万物生于道,道主导了万物的产生,这种主导是绝对性的,万物形成后便蕴藏阴阳,其功能是维持万物稳定和平衡。

  《淮南子》坚持了老子道生万物的思想。"道者,一立而万物生矣。"[32]

  (《原道训》

  《缪称训》讲到:"道者,物之所导也。"[33]

  同时,《淮南子》认为,道生万物是一个自然而然的过程,《俶真训》中讲到:

  "道出一原,通九门,散六衢,设于无垓坫之宇,寂寞以虚无。非有为于物也,物以有为于己也。是故举事而顺于道者,非道之所为也,道之所施也。夫天之所覆,地之所载,六合所包,阴阳所呴,雨露所濡,道德所扶,此皆生一父母而阅一和也。是故槐榆与橘柚合而为兄弟,有苗与三危通为一家。夫目视鸿鹄之飞,耳听琴瑟之声,而心在雁门之间。一身之中,神之分离剖判,六合之内,一举而千万里。是故自其异者视之,肝胆胡越;自其同者视之,万物一圈也。"[34]

  道出自一个源头,通达九天之上,离散各处,分布在无边无际的空间中,寂漠而虚无,没有对万物做什么,万物自然就感到了道的作用。所以,做事依道并不是道在做什么,而是道在发挥作用。天地四方所容纳的、阴阳所抚育的万事万物,都来自一个本源。

  如果着眼于不同之处,它们就会变得很遥远,如果着眼于相同之处,则万物都在一个整体之中,这个本源和相同之处就是道。

  "天坠未形,冯冯翼翼,洞洞灟灟,故曰太昭②。道始生虚廓,虚廓生宇宙,宇宙生气。……天地之袭精为阴阳,阴阳之专精为四时,四时之散精为万物。积阳之热气生火,火气之精者为日;积阴之寒气为水,水气之精者为月;日月之淫为精者为星辰,天受日月星辰,地受水潦尘埃。" [35] (《天文训》)天地未成形之时,饱满充盈而又空蒙无边,所以叫做太昭。道从清虚空旷中开始,清虚空旷的状态产生了时间和空间,时间和空间又渐渐地生出气来。气生天地进而阴阳生成,由此,才逐渐产生四时、水火、日月星辰。

  道是万事万物的总根源,但它化生万物没有特定的目的和意图。道生成万物,但并不主宰万物。道与万物之间没有人类社会中的伦理情感因素,生物不为善,死物不为罚,都是很自然的事,没有善恶之分。由于万物都发源于道,世界便是一个整体,彼此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从这个意义上讲,道是天地万物之前的宇宙原始状态。

  3、 道无形而实有。

  《淮南子》虽然继承了老子之道的基本精神,但是《淮南子》的道与老子之道并不完全相同,老子之道始终是一种绝对的神秘存在,无名无形,存在着无法预知和揣摩的玄虚性,"玄之又玄"[36]

  (《老子》第一章)。《淮南子》继承了这种观点,同时又进行了新的解释。《淮南子》弥补了老子口中道所存在的玄虚特征缺点,使道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被人所认识和把握。《淮南子》的道有其特殊性,这种特殊性就是道虽然无形但却实有。《老子》的道是不可认知的,而《淮南子》道是能够被人认识和把握的,这样就较好的解决了将道的哲学原理转化为政治实践障碍,这是《淮南子》的一大进步。

  《原道训》中讲到:

  "夫无形者,物之大祖也……皆生于无形乎!"[37]

  "虚无恬愉者,万物之用也。……所谓无形者,一之谓也。所谓一者,无匹合于天下者也。"[38]

  "是故有生于无,实出于虚,天下为之圈,则名实同居。"[39]

  "有生于无"的意思是有形生于无形。道的无形的特性有两重:其一,混沌不明是宇宙最原始的状态,故又所谓"一";第二,道是一切事物的最高规律,它是被表象所掩盖的内在本质,制约着事物的变化,人的感觉无法准确的感受和把握。

  《说山训》中讲到:

  "魄问于魂曰:'道何以为体?'曰:'以无有为体。'魄曰:'无有有形乎?'魂曰:'无有。''何得而闻也?'魂曰:'吾直有所遇之耳。视之无形,听之无声,谓之幽冥。幽冥者,所以喻道,而非道也。'魄曰:'吾闻得之矣。乃内视而自反也。'魂曰:'凡得道者,形不可得而见,名不可得而扬。今汝已有形名矣,何道之所能乎!"'[40]

  在这里,"魂、魄"皆指人的精神。魄依附人的身体而存在,魂可以离开身体而存在。"宗"在这里的意思指的就是"无形".魄问魂:"道的本体是什么?"魂说:"道的本体是无有为。"魄问"无有"是否有形体,魂说:"没有。"魄又问,如何知道这个本体,魂说到:"我只是遭遇它而已。看,却没有形体;听,却没有声音,称之为幽冥。

  幽冥是比喻道,但并不就是道。"魄接着认为,道就是反观内心,回归自我。魂说,凡是得道的,没有形体,因此看不见,没有名号,所以无法称呼。既然有了形体和名号,怎么能够得到道呢?

  这段话实际上是在讨论道的本体与形体的关系。真正的道是无形的,那些有形体和名号的道并不是道,或者真正的道。

  4、道是具体的规律。

  如前文所讲,老子之道是无法预知和揣摩的,这在根本上阻碍了人们对道的认知。

  道玄妙而空洞,不能理解更不能去掌握。另外,"道可道,非常道",可以被认知的道不是真正的道。道德这个特征决定了老子的道论只能是空谈和无法实现的理想,始终无法去实践。

  《淮南子》中的道又指各种自然与社会事物的具体规律。事物之道彼此相异,事物之道又往往与外部表现的不一致[41].

  《泰族训》有语:"天设日月,列星辰,调阴阳,张四时,……其生物也,莫见其所养而物长;其杀物也,莫见其所丧而物亡。此之谓神明。"[42]

  《淮南子》所谓的道与大自然相表里,虽不能说道就是自然,但可以说道意味着自然人的造化之功。由于道高妙无比,所以称之为神明。从这段话我们可以看出,神明指得就是自然界有规律的运动和化育万物的功能。整部书中充满着对道德歌颂和描述,"就是在赞扬自然界本身所固有的隐秘的又是无穷的运动发展力量和创造力量"[43].道没有人的感情和意识,不是凌驾于自然之上的力量,这说明道是物质性的一种存在。尽管在《淮南子》中,道仍然没有彻底摆脱那种神秘玄虚的性质,但是总的来说,《淮南子》中的道不像《老子》中的道那样,被抬高到超脱于自然之外而与自然对立、使自然也要屈从于道的境地。自然界的万事万物都是充满活力的,彼此之间存在诸多联系,而贯穿其中使之充满活力的因素就是道。"我们应当肯定《淮南子》把物质的活生生的内在力量展示出来的努力,因为物质世界本看来就具有永恒的生生不息的性能。"[44]

  这与老子宣扬的那种摒弃一切、被动服从的"静水"状态显然是不同的。

  (二) 道"的过程论与发展论。

  《淮南子》在论述了道的特征的同时,进一步论述了道德演变过程,这就是道的过程论和发展论。《淮南子》对道的演变过程的论述体现出不同于《老子》的特点,这在《原道训》、《精神训》等章节中都有详细的论述。

  1、 "道、气"合一《淮南子》的世界观具有自身鲜明的个性。在源头它立足于老子的世界观,因此,道是《淮南子》世界观的核心,但它又对对老子的某些理论进行的重新阐述,形成自己的哲学思想。这些新的论述和观点都表明作者对道的本体、运行和发展规律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

  《淮南子》同样认为,万物的本根是道。它无处不在、无影无形,开篇《原道训》就对道予以了详细的表述。"夫道者,覆天载地,廓四方,柝八极,高不可际,深不可测,包裹天地,禀授无形。"[45]

  这些论述说明道超越时空的限制,大而无形,非常神秘。"原流泉浡,冲而许盈,混混滑滑,浊而徐清。……约而能张,幽而能明,弱而能强,柔而能刚。"[46]

  这段话进一步描述了"道"的具体状态。道就像缓缓涌出的泉水,由小变大,有浑变清,由涓涓细流最后形成滔滔江河。道收放自如,时而暗淡时而光明,时而柔弱时而刚强。

  老子的道是一种"无状之状,无物之象"[47]的绝对状态(《老子》14 章),在理论上而言,它不具有物质属性。《淮南子》对这样的思想进行重大的改造,《淮南子》讲到,道是"以无有为体"[48]1显不同。另外,《淮南子》将道和气结合在一起进行论述,实现了道、气合一,这就赋予了道相对的物质属性和载体。

  "道始生虚廓,虚廓生宇宙,宇宙生气。" [49] (《天文训》)道作为世界的原始状态,经历了"虚廓"、"宇宙"、"气"这几个阶段。"气"是一个重要的过渡阶段,自"气"起,情况就有了根本性的变化,"气"是有边际的,开始向"清阳"和"重浊"两个方向发展。有"气"之后,"清阳者"演化为天,"重浊者"演化为地,天地生然后才有万物。

  "天地之合和,阴阳之陶化万物,皆乘人气者也。"[50](《本经训》)在这里,道生天地后先产生阴阳二气,在阴阳二气的相互作用下才最终生成万物。

  这是《淮南子》中典型的道、气合一论。在《淮南子》中,道并不是一种超自然的绝对存在,它具有独特的物质载体,这就是"气".在朴素唯物主义中,气是客观的一种物质存在,分为阴和阳两种属性,在阴和阳二气不断运动、变化的过程中,万物随之生成,阴阳二气有不同的结合和作用方式,不同方式产生不同的事物。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淮南子》存在这样的观点,即道是万物最根本的源头,但是道并不直接生成万物,道先生成气,然后由阴阳二气表现出来,并生成万物。这样一来,气实际上成为了万物的直接本源。由此,《淮南子》中所讲的道就巧妙的转变为具有一定物质属性的气,而这样的观点与这种老子道论存在着明显的差别。具体而言,《淮南子》的道气合一论有两方面的表现:

  第一,气和道一样,二者的原始状态都是混沌不分的。

  "古未有天地之时,惟象无形,窈窈冥冥,芒芠漠阂,澒蒙鸿洞,莫知其门。有二神混生,经天营地。"[51]

  (《精神训》)这里的"二神"即阴阳二气。"窈窈冥冥"、"芒芠漠阂"和"澒蒙鸿洞"皆是宇宙间最原始的幽暗混沌状态。从这些描述中,很容易看出,这样的混沌状态正是阴阳二气存在的环境,这与老子所描述的道的原始状态基本上是一致的。换言之,在《淮南子》的论述中,道和气的存在状态是相同的,我们甚至可以认为,道和气是合一的,气在某种程度上就是道。

  第二,气和道一样,二者都是以无形迷离的状态存在的。

  "夫道者,……禀授无形。"[52](《原道训》)"所贵乎道者,贵其无形也。"[53](《兵略训》)《淮南子》中所讲的"无形",并非纯粹的无,这里的无形是对道的状态的描述,道在《淮南子》中并不像老子所讲的那样玄秘,道有着丰富的内涵,只是其状态是难以捉摸的,人是无法看见的,又因为它不是一种有形的存在,道是无形的,随着时间、环境和具体事物的变化而变化。气和道在某种程度上是具有相同的性质和地位,所以,二者的存在状基本上是相同的,《淮南子》中出现的"恍忽"、"无形"等词汇很多情况下是道、气通用的。

  总而言之,世间万物都是由道而生,在阴阳二气的相互作用下才具有完整的形体的。

  这是一种相当彻底的气一元论,具有生动、深刻、朴实的特色。[54]

  用气的理论和作用去阐述解释道,这是《淮南子》道论思想的一大创新。书中认为,阴阳二气是客观存在的物质性事物,道本身蕴含着阴阳,所以,道也是一种近乎物质性的客观存在,而不是一种绝对存在的理念。气分阴阳,是二者的统一体,这样一来,这样分析的好处是能够很好的论述道和气以及气本身的相互作用,使得《淮南子》的道论思辨具有了一定的辩证性,这是对老子道论过于空洞的纯哲学性的思辨的一种弥补和纠正。

  2、 道与阴阳的结合道与阴阳的关系问题,本质上是在论述道如何运行和变化的问题。《淮南子》吸收了阴阳家的部分观点,通过阴阳二气的相互作用原理来阐述道的运行规律。从这样的角度出发,解释阴阳的状态和相互作用就是解释道的运行状态,二者是一致的,甚至可以说,用阴阳来解释道更容易让人们理解道。《淮南子》将气的过程运行和发展理论引入其道阴阳的存在状态理论中,从而实现了道的运行和万物生成之间的统一,这样一来,道在理论上就具有了很强的辩证性。

  "有始者,有未始有有始者,有未始有未始有有始者。有有者,有无者,有未始有有无者,有未始有夫未始有有无者。"[55]

  (《俶真训》)《淮南子》借用《庄子?齐物论》的这段话,对其进行了细微的改编。庄子原话的主要意思是说,假如我们把时间作为研究的对象,不停地追问过往,这样的追问过去,是没有尽头和终点的,这样一来,我们也就无法找到所谓的开始。但是,如果我们用同样的方法去研究空间的状态,那么就会有不同的结论。空间是相对固定的,能够被人所认知。既然有"开始",就一定有"未开始",也就会存在更早的"还没有'未开始'"的阶段。有"有",就会有"无",同样也就会存在"尚未有'有和无'",也会存在"尚未有'没有有和无'"的阶段。这些话看似拗口,其实反映出《淮南子》对宇宙变化发展的总体看法,书中认为宇宙是逐渐变化发展的,不同的阶段有不同的特征。在这里,《淮南子》认为宇宙的变化经历了 3 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称之为"有始者",这个时期世间万物都在孕育中还没有完整的形态。"繁愤未发,萌兆牙蘖,未有形埒垠堮,无无蠕蠕,将欲生兴而未成物类。"[56]

  "愤"、"牙"、"兆"、"蘖"都是描写万物萌发未动的词汇,"垠"和"堮"都是指边界和边际。这段话形象地描述了所谓"有始者"的状态。此时万物孕育,急迫地等待迎接新的变化,像萌发的新鲜嫩芽,如同含苞待放的花朵,不同的事物都在孕育的过程中,即将生长开来,充满生命力,只是还没有稳定的形体,没有形成固定的物种。

  第二个阶段称之为"有未始有有始者",这个阶段比第一阶段要早,在这个阶段中,天地初开,阴阳初成,万物还没有孕育。"天气始下,地气始上,阴阳错合,相与优游竞畅于宇宙之间,被德含和,缤纷茏苁,欲与物接而未成兆朕。"[57]
"优游"和"竞畅"都是自在游动的意思。"被"和"含"皆指蕴涵。"茏苁"原本是草木茂盛的意思,在这里引申为弥漫,说的是阴阳的存在状态。"兆朕"即征兆。这段文字对天地初开时的状态做出了简单的描述,天地刚刚分开,阴阳相互混合,漫无目的地在宇宙间飘散弥漫,充斥四方,世界很荒凉,尚无生命,但具备了孕育生命的基本条件,但尚未存在生命的征兆。

  第三个阶段称之为"有未始有夫未始有有始者",这是最早的阶段,天地混沌未开,阴阳不分,宇宙是一片空虚荒芜的洪荒状态。"天含和而未降,地怀气而未扬,虚无寂寞,萧条霄雿,无有仿佛,气遂而大通冥冥者也。"[58]

  "萧条"和"霄雿"都是形容寂寞空冷,缥缈荒废的样子。"无有仿佛"指的是模糊不明,不辨有无。"冥冥"则是形容宇宙最初的混沌状态。其大致意思指,在宇宙最初的环境中,天地未分,阴阳不明,世界处于洪荒状态,空荡虚幻,气游荡在混沌不明的荒凉宇宙间。

  这是《淮南子》对宇宙变化的三个阶段的论述,在这些文字,很少提到道,谈得更多的就是气的变化。宇宙虽有三个阶段之分,但彼此间的界限并不是十分清晰的,三个阶段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宇宙间没有有形体的事物存在,三个阶段都是宇宙最原始的阶段。这样一来就出现一个问题,既然三个阶段的特征并不是很明显,这样的区分是否有意义?为了弥补这个理论上的缺陷,《淮南子》对各个阶段的具体形态进行了补充。"有有者,言万物掺落,根茎枝叶,青葱苓茏,萑蔰炫煌;蚑行哙息,蠉飞蠕动。""有未始有有无者,包裹天地,陶冶万物,大通混冥。""有未始有夫未始有有无者,天地未剖,阴阳未判,……万物未生,……寂然清澄,莫见其形。"[59]

  通过这些形象具体的描述,我们对宇宙进化的不同阶段就有了较为清晰的界定,可以感知每个阶段不同的具体形态。而这些不同形态的形成和出现就是阴阳二气不同作用方式产生的结果。由于道和阴阳是统一的,所以,宇宙进化的不同阶段也是在道的运行规律下形成的。

  (三) 天人关系论。

  天人关系是中国古代政治思想的一大特色之一,古人非常重视从天人关系的角度去解释人类社会中的政治现象和政治问题。《淮南子》在全书中始终坚持着非常明显的天人合一论。时值西汉初期,人们更加重视对天人关系的研究,统治者们制定国家大政方针总是打着"顺天应民"的旗号。

  首先,在人与宇宙的关系上,《淮南子》认为,人类与天地万物一样,都是有阴阳二气化育而成的,人比其他万物要高级的多。

  《精神训》中对此有大量的描述,在前文中对相关问题也作了详细的论述。

  "古未有天地之时,惟像无形,……有二神混生,经天营地,……于是乃别为阴阳,……万物乃形,烦气为虫,精气为人。"[60]

  从这些文字我们可以看出,人和动物都是由自然之气演化而成的,但是人与动物是有根本区别的,"烦气为虫,精气为人"." 烦气"指的是"浊气","精气"指的是"精华之气",可见,人与动物从起源上就有根本的区别,世间一切生灵没有比人更尊贵的了。

  "天地以设,分而为阴阳,……蚑行喙息,莫贵于人,孔窃肢体,皆通于天。" [61](《天文训》)"蚑行喙息,莫贵于人",人比飞禽走兽等动物都要高级。天有十二个月控制着三百六十日,人就有十二经脉支使三百六十关节。人与天相通,完全是按照天数而生的。

  正因为人类源于自然,人类的一举一动,都应该遵循自然规律,不可违背。

  其次,在人与自然的相互关系上,《淮南子》认为,各种自然现象与人事之间相互联系、相互影响,"夫物类之相应,玄妙深微,知不能论,辩不能解"。在物类的感应中,一方面是"天"通过天体运行及时令、节气制约着人的生产、生活及政治等活动,另一方面,上天监督人的政治,并根据统治者施政的好坏给以各种不同的警示。

  "孟春行夏令,则风雨不时,草木旱落,国乃有恐。行秋令,则其民大疫。"[63](《时则训》)人除了被动的遵顺上天的安排之外,还可以主动地寻求与上天的感应:"昔者,师旷奏白雪之音,而神物为之下降,风雨暴至。平公癃病,晋国赤地。庶女叫天,雷电下击,景公台陨,支体伤折,海水大出。夫瞽师、庶女,位贱尚葈,权轻飞羽,然而专精厉意,委务积神,上通九天,激厉至精。"[64](《览冥训》)在这段话中,作者列举了众多例子来形象的说明天人相应,师旷奏乐而风雨暴至、晋平公患病而使赤地千里、齐景公因泰格倒塌受伤致使海水漫溢。"感"即相互作用的主动的一方的作用,"应",即受动一方的反应,感应,即相互作用。[65]

  这样看来,在天人关系中,天起着决定作用,主导人类的活动,而人的行为同样也可以通达上天。

  "故同气者帝,同义者王,同力者霸,无一焉者亡。"[66](《泰族训》)天人感应的另一种状态或者方式,那就是凭借气来实现。天人感应要有一定的媒介,而这个媒介就是气。天、气和人为什么会存在这样的关系呢?前文我们谈到《淮南子》的道气合一理论。天地万物都是按照道的原理,在阴阳二气的相互作用下才得以生成的。

  既然一切都是气作用的产物,那么天和人之间就存在某种程度上的共质的成分,这就是气,天之气和人之气在本质上都是相通的,人之气源于天之气,所以,人的行为和活动才能被上天感知。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作者单位: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政治思想史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