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思想史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思想史论文 >

《淮南子》成书及其思想渊源

来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鱼
发布于:2016-09-28 共5860字
  本篇论文快速导航:

展开更多

  一、 《淮南子》成书及其思想渊源

  思想是时代的产物,研究古代文献的思想必须详细分析它的时代背景。任何一种思想对时代的反映,一个新思想都是在继承前人思想的基础上,结合现实的需要进行创新才得以产生的。

  (一) 《淮南子》的历史背景和写作主旨。

  我们现在所称的《淮南子》一书,刘安自称《鸿烈》,故又名《淮南鸿烈》。关于此书确切的成书时间,由于资料的欠缺,很难再做更深入的考证,学界普遍认为是在公元前 139 年,剧《史记》、《汉书》刘安本传记载,刘安于汉武帝建元二年入朝献书,将"内书"作为礼物献给汉武帝,这部书就是我们现在所称的《淮南子》,此时,《淮南子》才公布于世。

  关于《淮南子》的作者问题,学术界存在两种观点:一种是认为这部书为刘安所着。胡适在其论着《淮南王书》一书中就持有这样的观点,他认为,"淮南王是很能作文辞的,故他的书虽有宾客的帮助,我们不能说其书没有他自己的手笔。"[1]

  而《汉书?艺文志》中《淮安内》篇中注明作者为"王书",即淮南王着,张舜徽根据这部文献的记载也认为,"此书作者,为汉武帝时淮南王刘安,班氏自注但标'王安'二字,此史家之率笔也。"[2]

  后世的诸多正史如《隋书》、《新唐书》、《宋史》、《明史》之《艺文志》等文献都认为《淮南子》为刘安所着。

  另一种则认为此书是由刘安召集宾客集体所着。持有这种观点的人非常多,早在东汉末年高诱就曾提出过。《叙》是高诱在为《淮南子》作注中的一篇文章,在此文中,高诱明确指出:"与苏飞、李尚、左吴、田由、雷被、毛被、伍被、晋昌等八人及诸儒大山、小山之徒,共讲论道德,总统仁义,而着此书。"在此之后,部分后世学者逐渐承袭了这种观点,认为《淮南子》为刘安召集的宾客集体所着。近现代思想史研究中,这种观点仍然被许多学者采纳,如冯友兰的《中国哲学史新编》、侯外庐的《中国思想通史》、牟钟鉴的《<吕氏春秋>与<淮南子>思想研究》以及任继愈的《中国哲学史》等。

  除此之外,罗义俊也赞同这样的观点,他认为《淮南子》就是一部大型的学术讨论会的记录,"前汉景武时,淮南王安招致宾客方术之士数千人,……各抒己见,讨论长短,互存异说,……这实在是一次大型的学术聚会,而所着《淮南鸿烈》无异是这次会议的记录整理".[3]

  从上述两种观点来看,各有其道理。需要指出的是在《史记》、《汉书》等文献中并没有明确指出《淮南子》就是集体所为,都只是含糊的提到刘安广招宾客论道着书之事。

  不过,刘安本人具有很高的文学素养,他兴趣广泛,喜好读书,知识面广,擅长写作。

  这些都是写作这部书重要的主观条件。另外,《淮南子》的文风通篇都保持着较为统一的风格,气势宏大、辞藻华美,特别是句式和用韵方面,整体上都是非常一致的。如果是多人所做,个人写作风格不一,要保持这样的统一性和一致性,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最后,《淮南子》中透露出的所谓忧谗畏讥之心,与刘安本人及其家族的身世经历有很大的关系,这些隐含在内心深处的思想绝非刘安的宾客所能体会。由此可见,即使《淮南子》不是刘安所作,但至少我们可以断定,这部书的大部分内容出自刘安之手,或者与他有关。

  总之,刘安和《淮南子》的关系,绝对不只是一个简单的组织者和主持人而已,书中很多内容应该是刘安亲自所作,此外,还有他的宾客的手笔,而这些宾客所着的部分,肯定是要由刘安亲自审阅和修改的,这样才能保证这部书的主旨统一,保证不偏离核心思想,同时也能够最大程度上展现自己的文采之美。

  刘安编写《淮南子》的时代正值西汉儒道争锋之际,儒道之争在汉武帝初期已经非常激烈。西汉经过几代君主的治理,国家实力已经有了很大恢复和提升,到汉武帝时,西汉经济社会已经初步繁荣。西汉初期一直推崇的黄老学说已经与当时的经济社会要求产生了很大的矛盾,不再适合当时的经济社会的发展要求了。此时的汉武帝,年轻有为,励精图治,抱负远大,黄老学说的很多思想在很大程度上束缚着汉武帝推行自己的治国之策。黄老学说逐渐被汉武帝所弃。与此同时,新兴的儒家学说迎合了汉武帝的思想,受到了汉武帝的支持和重视。黄老之学受到儒学的极大冲击,已经逐渐丧失了其生命力,但是,窦太后仍然大力推崇黄老学说,这种思想仍然是社会的主流思想。

  两种思想在交锋中相互吸收借鉴。西汉初期的陆贾编着《新语》中,极力倡导"仁义"之说,他认为要以仁义行无为,提出"马上得之、仁义守之"的治国施政理念,这种观点明显受到了道家学派无为思想的影响,也被西汉初期统治者和社会上下普遍接受。在陆贾以后,黄老之学由盛转衰,《淮南子》是西汉初期大力推崇"无为而治"思想的代表之一。

  《淮南子》又名《淮南鸿烈》,意思是说这部书中讲的都是博大光明的大家之言。

  从书名可以看出,刘安对这部书期望甚高。全书共 21 篇,最后一篇《要略》比较特殊,它实际上相当于全书的绪论。在《要略》中精要的概括了这部书的主旨思想和目的,并概括了各篇的核心、主旨与相互衔接关系,起到了提纲挈领的作用。

  《淮南子》在内容上并不一致。整体上以道家为主,还有一部分其他思想,比如,反映儒家思想的篇目有《谬称训》、《齐俗训》等,反映法家思想的篇目有《主术训》、《汜论训》等,而反映阴阳家思想的则是《时则训》、《天文训》等篇。这一点与《淮南子》的编纂过程存在非常重要的关系。

  刘安编纂《淮南子》最大的目的不是宣扬道家理论,而是企图用此书的扩大自己的影响力,为将来图谋大业做准备。这部书曾受到窦太后的重视,但是却被汉武帝所冷落。

  之后,汉武帝罢黜百家、独尊儒术,长期以来的儒家和道家相互排斥和斗争的局面就此终结。《淮南子》在汉初的政治统治过程中并没有产生十分重要的影响力,随着刘安兵败自杀,这部书也逐渐被世人冷落甚至遗弃。虽然这部书在西汉初期的历史过程中只是昙花一现,但是,作为研究道家无为思想的一部重要文献,其学术价值还是不能忽视的。

  (二) 《淮南子》的思想渊源--《老子》无为。

  《淮南子》的无为思想与道家的无为而治的思想是一脉相承的。《老子》是所有道家着作中的本源。《淮南子》以《老子》为源头,结合汉初特殊的时代背景对《老子》进行了相应的改造,以便获得世人的认可。

  1、 《老子》无为思想的哲学依据《老子》一书不过数千字,"道"是《老子》思想中的精华。"道"是老子的世界观、历史观和人生观的最高统一体。道首先是一种世界观,从这个角度上看,道的内涵极为广博而又模糊不清,很难确切的界定道究竟是何种所在,近似于一个抽象的概念但又确实存在。正如书中所言:"道之为物,惟恍惟惚".[4]

  (《老子》21 章)由此可见,道似是而非,非常朦胧。"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5]

  这句经典的论述以简明的语言对道的本质予以最简要的概括,这也是《老子》一书的哲学根源。能够用语言来表示的道不是真正的道,真正的道是无法言状和描述的。在世界观中,道是宇宙的本源,这是一种混沌不清和迷离恍惚的自在状态和存在,它主宰一切,孕育万物。"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漠!独立不改,周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老子》25 章)这句话详细描述了道的状态,它是无法描述的先天存在,是天地万物的根源,也是天地之母。尽管道是这样一种神秘的存在,但老子关心的并不只是道的这种玄妙的表面特征,更多的是道的运动原理以及人和道是何种的关系。

  在《老子》中,道的运动原理和方式是宇宙间的最高状态,其根源就是"自然",这就是《老子》中反复提到的"道法自然",指的就是如此。道遵循"自然"的法则,永不停息的运动,一旦背离了"自然"法则就再是"道"了,而是"不道"."物壮则老,谓之不道,不道早已。"[6](《老子》55 章)在老子看来,所有有生命的事物,都会违背自然法则、违背道的本义。比如"生之柔脆,其死坚强。"[7](《老子》76 章)这句话的意思是说,以柔脆状态存在的事物最终以坚强的状态死去,如果出现这样的现象,就表明说明这些事物的本质发生了变质,是一种变态的演变,从本源上说,就是偏离了道的法则,步入了歧路。出现这种现象并不是无能为力的,可以采取措施予以纠正,使其重新回到道的轨道上来,解决的办法就是一切都归结为"静"和"无"."夫物芸芸,各复其根。归根曰静。静月复命。复命曰常"[8](《老子》25 章),而"静"和"无"正是道的基本属性。

  老子认为,无是宇宙间一切事物的万物本质属性,有生于无。"有"不是进步反而是一种退步,有违背了道的原则,是对事物本质的破坏。世间一切"无中生有"的现象,都违背了道。从这种观点出发,老子进一步认为,世间一开始原本没有人类文明,这些都是人类后来创造出来的,而这些文明都违背了"道",而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人们对道也在进行着不断的破坏。人们所有的欲望和追求都是对道的违背,对道扭曲和背离最严重的就是伦理道德等这些束缚人们思想和行为的所谓纲常,伦理道德违背了人的本性,导致了争斗。"故失道而厚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夫礼者,忠信之薄,而乱之首。"[9]

  正因为失去了对道的遵循,所以人们才开始重视德,才开始用这些伦理道德来约束人们的行为,而这些都阻碍了人性的正常发展,导致了社会混乱。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老子进一步指出,要恢复人的本性,结束社会的混乱,就必须实行"无为"的政策。到此我们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道不仅老子政治的出发点也是其最终归宿。 "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10]

  (《老子》25 章)这句话集中概括了老子政治思想的核心,而顺着这句话的逻辑进一步推理,我们就可以得出"王法自然"的结论,而要实现"王法自然"就要做到一切归结于"无",即无为。

  2、 老子的无为政治在《老子》中有一句集中概括了老子对治国的态度,"治大国若烹小鲜"[11](《老子》60 章)。这句话虽然简单,但却隐含着很深的奥秘,刘泽华曾对这句话进行详细的分析,他认为这句话包含着着两层意思,首先是是否吃鱼的问题,老子的结论是鱼肯定是要吃的,其次是怎样烹鱼的问题,老子告诉我们,要小烹制,不能随意翻动。刘先生从这个形象的比喻治国理念,就是无为而治。[12]

  具体而言就是说,君主治国还是要有作为的,不能不作为而放任自流,但是一定要非常谨慎,不能肆意妄为。

  从刘先生的这些分析出发,我们不难看出,老子宣扬的无为而治在本质上还是"有为",关键是如何为之,这就是要 "为无为",以无为行有为。老子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思考呢?这就要从老子所处的时代背景去深入研究。春秋战国之际,天下混乱、民不聊生,道德伦理在这些混乱的局面下显得无能为力,不但没有拯救乱世恢复正常的秩序,反而造成了人们的丧失,使人们失去了本性。所以,老子极力地否定伦理道德。在老子的思想中,导致乱世最根本的原因就是欲和智,要实现天下天平就必须摒弃智和欲。进一步而言就是,智和欲都是"有为",有为导致了社会混乱,只有实行"无为"才能恢复稳定的社会局面,这就是"为无为",也叫"无为之政".这就要求人们铲除一切欲望的源头,抛弃一切非本性的东西,达到无知无欲的最初状态,这样才能重新归"道".

  要实现这样的目标,统治者要从两个方向采取措施,一是统治者不可随意干扰人民的生产和生活,二是消除人们有为的条件,使无为得以实现。在这些思想的指导下,老子提出了一些具体的施政措施。统治者应该 "去甚、去奢、去泰"[13](《老子》29 章),要轻徭薄赋、慎用刑罚、提倡节俭。"民之饥,以其上食税之多,是以饥。"[14]

  正因为统治者繁重的税收才导致了百姓的饥饿,人们为了基本的生存就会发生争斗。这告诫统治者在制定政策时要薄赋敛,要满足人们最基本的生存和生活需要。老子还间接的提出轻刑罚的主张,他指出:"法令滋彰,盗贼多有".[15]

  在这句话中,他认为正是这些严苛的刑罚才导致众多的犯罪行为,很显然颠倒了刑罚与犯罪之间的因果关系。但是,他已经看到了严酷刑罚的不良后果。

  这是警示统治者们妄图通过重刑来消灭和遏制犯罪的想法是只能适得其反,残酷的刑罚最终会导致人们激烈的反抗。"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16](《老子》74 章)。

  在经济方面上,人们贪图利益,相互"争利",要消除这样的现象就必须将所有的"巧利"彻底毁掉,以此防止出现利益之争,没有了世人眼中的宝贵之物也就不会再有"争利"出现。这就是老子的逻辑。在政治方面上,人们常以"贤"为贵,贤才有可能获取政治利益,这样就会使人们相互斗智,同样会产生争斗,这也是对道的背离。所以,老子反对尚贤,主张弃智,以达到因为得到权利而斗智的目的。在精神文化方面上,老子认为,世人所推崇的圣人之言,都是对人们的误导,使人们走向歧路而逐渐丧失了最真的本性。所以,他主张绝圣弃智,"绝圣弃智,民利百倍"[17].

  "圣人之治,……常使民无知无欲,使夫智者不敢为也,为无为,则无不治。" [18](《老子》3 章)"见素抱朴,少私寡欲,绝学无忧。" [19](《老子》19 章)老子非常强调人类最初的生物特征,在老子的思想中始终认为,只有把人们的欲求较少到最低,才能实现统治的稳固,无欲则无求,无求则人心平静,社会才会安定。这就是无为而治,即"无为而无不为"[20].从这样的角度看,老子口中的无为而治的主体仍旧是君主为代表的统治阶级,让人民去智绝欲的本质一种愚民思想,最终目的仍然是为了稳固现有的统治秩序,为统治阶级服务。

  《老子》时刻都在宣讲无为,而与此同时又说要"为无为",这本身并不矛盾,我们必须正确理解老子无为的真正含义。所谓"无为"并不是不作为,放任自流,它真正的意思是要做事顺从道的原理和自然法则,不能违反和偏离,这样就可以做到"为无为".

  当然这样的"为"是消极被动的,作为统治者要做的就是"为无为".

  "使民有什伯之器而不用,使民重死而不远徙。虽有舟舆无所乘之……使民复结绳而用之……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民至老死不相往来。" [21](《老子》80 章)这就是老子心目中的完美世界,后人将其概括为"小国寡民".在这样的国度里,人们的生活朴素原始,安于现状,没有利益的争斗,人们相互保持非常简单、最低限度的联系,可以说,在这样的环境中,人和动物是没有本质差别的。没有繁杂的、反自然的伦理道德约束,一切都回归自然,回归于道。所以,要想实现这样的理想,就必须弃绝一切人为的反自然的所谓规则和秩序。很显然,这种逃避现实、醉心于原始的思想违背了人类社会发展的基本规律,这也是老子思想无法实现的最终原因。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可以看出,老子的无为思想首先从哲学入手,在"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22]的逻辑下展开,将"王法自然"作为其理论的目的,而无为而治就是"王法自然"在政治统治上的最高体现。尽管"圣人"一词多次在《老子》中出现,但是与孔子所讲的圣人不同,老子口中的圣人是道的实践者和代表,而孔子口中的圣人是则儒家礼治代表。这一点,刘泽华曾经有非常精辟的论述,他指出,《老子》中的圣人有 3 个特征,即"'道'的化身,人之楷模,统治者的样板。"[23]

  由此可见,无论是圣人还是凡人,都要遵循于道。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作者单位: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政治思想史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