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理论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军事论文 > 军事理论论文 >

中国共产党军事领导力的内涵、构成及提升

时间:2020-05-25 来源: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学报 共9065字
作者:朱纯辉 单位:国防大学政治学院

  摘    要: 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 无疑包含着党对军事工作的领导。中国共产党军事领导力建设是党的领导力建设的重要内容, 也是实现“四个伟大”坚强的力量保障。准确把握中国共产党军事领导力的科学内涵、构成要素和主要特征, 不断探索领导力提升的对策思路, 是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和***强军思想, 加强党的军事领导力建设的一项重要而紧迫的任务。

  关键词: 中国共产党; 军事工作; 领导力;

  Abstract: Undoubtedly the Party's leadership over all and any work contains the Party's leadership over the military work. The building of the Party's military leadership capability is an important content of building the Party's leadership capability, and also the force guarantee for realizing the “four greats”. Correctly grasping the scientific connotation, components and main characteristics of the CPC's military leadership capability and continuously exploring in the countermeasures for improving leadership is an important and urgent task for carrying through the spirit of the Nineteenth National Congress of the Party and Xi Jinping thought on building a strong army and strengthening the building of the Party's military leadership capability.

  Keyword: CPC; military work; leadership capability;

  ***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指出:“党政军民学, 东西南北中, 党是领导一切的。”[1]P20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 无疑包含着党对军事工作的领导。提高党对军事工作的领导力, 不仅是确保党永葆旺盛生命力和强大战斗力的题中之义, 也是中国共产党进行伟大斗争、建设伟大工程、推进伟大事业、实现伟大梦想的坚强保障。
 

中国共产党军事领导力的内涵、构成及提升
 

  一、中国共产党军事领导力的基本内涵

  中国共产党成立90多年来, 在领导中国人民进行革命和建设实践中, 高度重视军事工作和人民军队建设, 逐步形成了独具中国特色的军事领导制度, 构建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领导体系, 汇聚了中国共产党强大的政治优势、组织优势和力量优势。在革命战争年代, 党依靠强大军事领导力, 带领人民推翻了“三座大山”, 取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伟大胜利, 建立了新中国。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时期, 党依靠人民军队在保卫人民和平劳动, 扞卫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中建立了不朽功勋。改革开放以来, 党不断创新军事指导理论, 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 努力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 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提供强大的战略支撑。

  历史和现实表明, 一个国家的军队掌握在什么人手中, 始终是关系这个国家前途命运的重大问题。中国共产党对于军事工作的领导主要包括以下三个方面:一是党的军事指导理论。即中国共产党指导军事斗争和军事建设的科学理论体系, 主要包括毛泽东军事思想、邓小平新时期军队建设思想、江泽民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胡锦涛关于新形势下国防和军队建设重要论述、***新时代强军思想, 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军事理论成果。二是党的军事领导制度。即党的最高军事统帅、决策机关和执行机关以及各级军事领导部门对武装力量实施有效领导、指挥、管理和控制的制度总称。党的绝对领导是军事领导制度的核心, 军队的最高领导权和指挥权属于党中央、中央军委, 中央军委实行军委主席负责制。三是党的军事领导实践。即在全面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 扎实做好军事斗争准备以及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中, 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军委决策指示, 坚持党的领导的一系列实践活动总称。党的军事领导实践, 是实现党的政治主张, 贯彻党的军事理论, 赢得战争主动, 践行强军目标的具体举措。

  党的军事领导力是中国共产党在领导军事活动中, 通过对参与军事活动的组织及人员施加各种影响, 引领和指导参与军事活动的组织及人员自觉为实现党既定的军事活动目标所展现出来的领导能力和领导活动成效的总和, 是党的组织领导力的具体表现, 是党的领导力的一项重要内容。理解党的军事领导力的内涵需要把握四个方面的要义:

  (一) 党的军事领导力是一种合力。

  中国共产党作为一个组织, 对军事工作领导既包括各级组织的领导, 也包括各级领导干部的领导, 所以党对军事领导工作领导力既是组织领导力也是个体领导力, 是组织团队领导力和组织中个体领导力共同构成的一种合力。同时, 党对军事工作的领导力, 既包含着对军事思想和军事理论的引领力、对武装力量的掌控力和各级对党中央、中央军委的决策指示及制度规定的贯彻力等, 是多种要素力量构成的一种合力。

  (二) 党的军事领导力是一种变力。

  领导力是由领导者、被领导者、领导任务、领导环境等领导基本要素构成, 缺一不可。所以, 领导力的强弱无疑会受到领导主客体素质、领导任务难易以及领导环境好坏的影响。中国共产党的军事领导力也不例外, 同样也要到这四个要素的影响。如中国共产党早期对于军事工作领导既受到共产国际的影响, 也受到党内主要领导者的影响以及中国革命形势的影响。同时, 不同时期、不同阶段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党的中心任务对军事领导力的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军队各级党组织和领导干部的能力素质也直接影响着党的军事领导力的强弱。特别是在军队基层单位, 党支部对官兵的思想引导力、组织掌握力、决策执行力等领导力要素的发挥会出现不同程度的变化, 导致连队建设会出现一定程度的波动, 一段时间发展势头较好, 一段时间处于平衡发展, 一段时间处于停滞不前或低谷受挫。即便是在同一上级、同一环境、同一任务背景下, 由于不同时间段支部内部人员关系和主观努力程度等方面存在的差异, 连队全面建设质量和遂行任务水平也会有差异, 从而体现了领导力发挥的强弱差异。

  (三) 党的军事领导力是一种战力。

  军队生来为打仗, 战场打不赢, 一切等于零。党对于军事工作及武装力量的领导成效如何, 最终体现在备战打仗的能力方面。军队的根本职能是打仗, 战斗力标准是军队建设唯一的根本标准。党的军事领导力强弱, 需要通过军队战斗力强弱来体现, 需要通过战场输赢来证明。民主革命时期, 国共双方战场较量, 说到底是国共两党军事领导力的较量。解放战争期间, 人民解放军和根据地人民在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指引下, 用短短三年时间打败了国民党八百万军队, 赢得了解放战争的最后胜利。正如毛泽东在《评西北大捷兼论解放军的新式整军运动》中所说的:“依照党中央的战略总方针及其十大军事原则的指示, 我们就能展开进攻, 大量歼灭敌人;打得蒋介石匪帮, 或者只有暂时招架之功, 并无还手之力;或者连招架都没有, 只有被我一个一个地歼灭干净。”[2]P1293

  二、党的军事领导力的构成要素

  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 是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 不断增强党的政治领导力、思想引领力、群众组织力、社会号召力, 全面增强党的执政本领。党的军事领导力, 作为党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领导力的重要内容, 其构成要素主要体现在以下方面:

  (一) 军事理论的指导力。

  先进的军事思想和军事理论是赢得战争胜利的科学指南。军事理论的指导力, 是党军事领导力的首要领导力。中国共产党坚持以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为指导, 结合中国革命和建设实际, 借鉴中国传统军事思想和军事理论, 不断丰富马克思主义军事理论中国化成果, 先后形成了毛泽东军事思想、邓小平军队建设思想、江泽民国防和军队建设思想、胡锦涛国防和军队建设论述、***新时代强军思想。正是有了先进的军事理论指导, 无论是战争年代还是和平建设时期, 人民军队才创造了不朽的功绩, 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提供了强大战略支撑和安全的内外环境。

  (二) 军事目标的牵引力。

  目标领导是领导者实现有效领导的重要方式。一个组织没有目标就会失去前进的方向和动力, 一个团队没有目标就会缺少活力和凝聚力。正确制定和确立军事目标, 是党实现对军事工作特别是军队建设有效领导的重要途径, 也是汇聚组织凝聚力和战斗力的重要方略。正如毛泽东在《为人民服务》中讲到的:“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 为了一个共同的革命目标, 走到一起来了。”[3]P1005党的十九大为新时代确立了军事理论现代化、军队组织形态现代化、军事人员现代化和武器装备现代化, 力争到2035年基本实现国防和军队现代化, 到本世纪中叶, 把人民军队全面建成世界一流军队的宏伟目标。正是在这一目标的引领下, 全军上下凝聚了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磅礴力量。

  (三) 军事力量的掌控力。

  在中国共产党的军事领导力中, 处于核心地位的是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力。正如毛泽东所说的, “没有一个人民的军队, 便没有人民的一切”[3]P1074, “我们共产党员不争个人的兵权 (决不能争, 再也不要学张国焘) , 但要争党的兵权, 要争人民的兵权”[4]P546, “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 而决不容许枪指挥党”[4]P547。军事力量的掌控力, 不仅体现在军队建设上要坚持政治建军原则, 而且在军队履行使命任务中也要坚持党的领导原则, 特别是在实际作战中必须坚持党对作战的领导。同时, 军队中各级组织和人员要始终听党话, 跟党走, 对党要绝对忠诚、绝对纯洁、绝对可靠。正如***在2014年全军政治工作会上所说的, 对党绝对忠诚, “就是唯一的、彻底的、无条件的、不掺任何杂质的, 没有任何水分的忠诚”[5]P197。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一根本原则制度坚持不好, 必然会导致党对军事的掌控力弱化, 从而会面临军队变质、江山变色的严重危险。

  (四) 军事变革的前瞻力。

  军事历史发展的实践证明, 科学技术不仅是生产力发展的第一推动力, 也是军事技术发展和战斗力发展的第一推动力。当今世界随着人类社会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 军事领域的变革也方兴未艾。如何适应世界军事变革的发展趋势, 实现人民军队的跨越式发展, 建设世界一流军队, 是检验党的军事领导力的试金石。面对世界军事发展的强劲势头, 对人民军队现代化建设和军事斗争准备提出了严峻挑战, 我军要在军事变革中抓住机遇, 迎难而上, 必须瞄准世界军事技术发展的趋势, 抢占军事变革的先机, 加快军队战斗力生成模式转型, 制定富有前瞻性的国防和军队建设发展规划, 不断深化军事领域改革, 积极推进中国特色的军事变革, 实现强军兴军的宏伟目标。如果以驼鸟心态面对军事变革, 固步自封, 必然会在未来战场的较量中被动挨打。所以, 2014年***在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十七次集体学习时讲到, “我们要登高望远、见微知着, 看到世界军事领域发展变化走向, 看到世界新军事革命重大影响, 形成科学的认识和判断, 与时俱进大力推进军事创新, 有针对性推进国防和军队建设改革”[6], 只有这样才能使我军真正担当起党和人民赋予的历史重任。

  (五) 军事斗争的致胜力。

  军事斗争的致胜力, 既包括战时战场的打赢能力, 也包括和平时期化解军事危机, 备战和止战、威慑和实战能力。中国共产党自1921年诞生以来, 在领导民族民主革命的过程中, 在与敌人的军事较量中, 通过走农村包围城市, 武装夺取政权的道路, 赢得了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最后胜利。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中, 面对各种敌对势力的军事挑衅和武力对抗, 通过开展有理、有节的军事斗争较量, 保卫了人民的和平劳动和社会主义建设成果。改革开放以来, 无论是西方敌对势力的军事威慑和挑衅, 还是军事领域意识形态斗争, 都能做到针锋相对, 把握主动, 坚决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 坚决维护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 坚决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 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提供坚强保障。

  (六) 军事决策的执行力。

  军事决策是党中央、中央军委对于军事战略方针、军事力量建设、军事装备发展、军事斗争准备、国防和军队改革等方面的筹划和决策, 以及军队各级党委和首长对各项工作任务的谋划决策等。科学的军事决策来源于对军事形势发展的判断, 对军事任务的筹划思考, 对军队现状的分析研究等。但是, 再好的决策也需要人来执行, 没有强有力的执行力, 任何决策不过是一张废纸。党对军事决策的执行力, 一方面体现为科学决策力, 即保证决策科学及时, 切实可行。另一方面体现为有效执行力, 即各级组织和人员坚决服从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指挥, 坚决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军委的决策命令, 严格执行军队各项规章制度, 严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 执行决策和命令指示不打折扣、不搞变通, 不走形式。

  (七) 军事人员的战斗力。

  部队官兵的战斗力, 是赢得军事斗争胜利的基石。党的军事领导力, 反映在基层官兵身上, 就是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 官兵能始终保持旺盛的革命斗志和顽强的战斗精神。没有基层官兵顽强的战斗精神、战斗意志和战斗作风, 党对军事工作的领导就是一句空话。从领导学角度看, 军事人员的战斗力反映了被领导者的追随力。俗话说, 没有追随者的领导不成为领导。研究党的军事领导力, 不仅需要研究领导主体的能力和素质, 还需要研究领导客体的能力素质以及主客体之间的内在联系。军事人员的战斗力反映了领导客体的情况, 更反映了主客体之间的内在关系。正如毛泽东所说的:“同样一个兵, 昨天在敌军不勇敢, 今天在红军很勇敢, 就是民主主义的影响。红军像一个火炉, 俘虏兵过来马上就熔化了。”[7]P65

  (八) 军事组织的作用力。

  目前, 我军的组织主要有各级行政组织、党的组织和基层群众组织。党的军事领导力, 更多地体现在军队各级党组织作用发挥上, 即党委的核心领导作用、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和广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 “要以提升组织力为重点”, 把“基层党组织建设成为宣传党的主张、贯彻党的决定、领导基层治理、团结动员群众、推动改革发展的坚强战斗堡垒”[1]P64。对于行政组织的作用力可以通过编制体制调整改革, 不断优化领导体制和指挥体制, 实现权力的科学分配和责任的合理分工, 进一步调动各级组织和领导干部的积极性和主动性。军队中的群众组织是党联系广大官兵的纽带, 更多地发挥着教育监督、参谋助手和桥梁纽带作用。军事组织的作用力是党的军事领导力直接施力者和作用传导者, 也是评价党的军事领导力的重要“窗口”。

  (九) 军事管理的慑服力。

  2013年***在十二届人大一次会议解放军代表团全体会议讲话中强调, 古往今来, 作风优良才能塑造英雄部队, 作风松散可以搞垮常胜之师。加强作风建设离不开军事教育管理。军事管理的慑服力主要包括军事管理的威慑力和官兵自觉的服从力。而军事管理威慑力更多体现为军事法治力, 即战争年代的严格执纪和新中国成立后的坚持依法从严治军力度。官兵自觉的服从力, 主要表现为建立在思想教育和军事民主基础上官兵自觉地服从组织纪律和组织管理。正如1931年7月朱德在苏区中央局机关报《战斗》上发文《怎样创造铁的红军》中强调的:“自觉地遵守纪律的精神养成和提高, 就是使各个指挥员的忠实勇敢, 服从纪律, 汇合成为全军的忠实勇敢, 服从纪律。有了这样自觉地遵守纪律的红军, 就是铁的红军。”[8]P5

  三、党的军事领导力的主要特征

  中国共产党的军事领导力特征, 主要是由党的性质、宗旨、纲领、路线和军队的特殊使命、组织结构及各级干部的自身素质决定的。党的性质宗旨和军队的特殊性决定了党的军事领导力具有如下特征:

  (一) 政治性与军事性的统一。

  中国共产党作为马克思主义政党具有鲜明的阶级性和政治性, 是为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服务的, 其建立和领导的军队是新型的人民军队, 其开展的军事斗争也是为了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的翻身解放的军事斗争。党对于军事领导, 一方面需要按照政治建军的要求, 实现对军队的思想、政治和组织领导, 坚定军队人员的共产主义理想信念和马克思主义指导地位, 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 坚决听从党中央、中央军委的指挥;另一方面, 军队的社会属性是武装集团, 是为了打仗而生存的, 必须着力提高打胜仗的能力, 因而需要制定正确的战略战术, 不断提高军事人员的战术技术水平, 着力推进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 有效履行新时代的使命任务。

  (二) 传承性与创新性的统一。

  中国共产党产生于中华民族, 来自于中国人民, 民族武德文化对党的军事领导文化具有深厚的影响。党在长期的革命和实践中形成的军事思想、军事理论、军事制度、军事文化, 作为“红色基因”需要不断传承和发扬光大。同时, 创新是一个民族发展进步的灵魂。党对于军事工作的领导也需要适应时代发展要求不断改进创新, 特别是要坚持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武装全军, 坚持以***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新时代强军思想为指南, 适应世界新军事变革发展潮流, 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 不断推进军事理论创新、军事科技创新、军事制度创新和军事文化创新等, 实现党的军事领导力的与时俱进和永续发展。

  (三) 独立性与联合性的统一。

  中国共产党在军事领域的领导力, 一个显着特点就是实行对军队的独立绝对领导, 不容许其他政党在军队中建立组织和进行活动, 不允许任何个人向党争夺兵权;未经党中央、中央军委授权, 任何个人不得插手军队, 更不得擅自调动和指挥军队, 中国共产党是军队唯一的独立领导者和指挥者。党对军队领导是直接的全面的领导, 不仅管理思想政治建设、党的建设, 而且还要管军事、管打仗, 是纵向到底、横向到边的领导。同时, 党对军队的领导, 在军队具体建设和作战行动中又是实现联合指挥、联合作战, 党政军民相互密切协调配合, 做到军政一致、军民一致、官兵一致, 实现军民深度融合发展等。因此, 党对军事领导是主体独立性与客体联合性的统一。

  (四) 个体性与群体性的统一。

  党委统一的集体领导下的首长分工负责制, 是中国共产党实现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制度, 同时也是军队领导活动的一项重要原则。这种党委统一的集体领导制度, 既坚持集体领导又注重首长个人领导, 是集体领导与个人领导的有机统一。正如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中所说的:“任何情况下, 党的集体领导这个原则不能废除, 单有一个集体领导不行, 还要有个人负责, 又对立又统一才行。”[9]在军事领域不能排除统帅的个人作用, 正如列宁所说的, 借口集体领导而无个人负责, 是最危险的祸害。但是, 缺少集体领导, 只有个人领导, 容易助长个人野心, 产生军阀主义。所以, 在军队中建立党委制, 是中国共产党对军队实施有效领导的一项根本制度, 也是实现对军队绝对领导的科学方法和领导艺术。

  (五) 宏观性与微观性的统一。

  中国共产党的军事领导力, 在宏观战略层面, 表现为对马克思主义军事思想的创新力、对中国传统军事理论的传承力和对世界军事理论发展的前瞻力, 以及各级党委和领导干部的战略领导力等。在微观领导层面, 体现为坚持“支部建在连上”, 充分发挥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和战斗力;建立健全军队内部民主制度, 发挥军人委员会的桥梁纽带作用;健全基层共青团组织, 发挥好党的助手和后备军作用;加强党员教育管理, 严格落实基层组织生活制度, 充分发挥广大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 不断提升基层党员干部的工作创新力等。所以说, 中国共产党的军事领导力是宏观领导力与微观领导力的统一。

  四、党的军事领导力提升的主要路径

  提升党的军事领导力, 要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 深入贯彻落实***新时代强军思想, 紧紧围绕建设世界一流军队, 不断提高党的军事理论指导力、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力和军事实践创新力。

  (一) 着眼于实现党在新时代强军目标, 深入贯彻***政治建军、改革强军、科技兴军、依法治军重大战略思想, 打牢军事领导力提升的理论基础。

  ***强军思想, 是党的新时代马克思主义军事思想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 是强军兴军的行动指南, 也是党加强对军事工作领导的重要思想武器。各级党组织和领导干部只有在军队现代化建设和遂行多样化军事中, 坚持以***强军思想为引领, 加强理想信念教育, 强化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 才能有效消除领导工作中模糊认识, 破除各种利益藩篱, 克服驼鸟心态, 不断提升领导工作绩效。

  (二) 着眼于备战打仗, 在军队各项建设中深入贯彻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 打牢军事领导力提升的实践基础。

  军队是要准备打仗的。提升党的军事领导力, 说到底是要提升军队的打胜仗的能力。因而, 军队建设中一切工作都必须坚持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 向能打仗、打胜仗聚焦。一方面扎实做好军事斗争准备, 坚持实战化训练, 提高部队基于网络信息体系的联合作战能力、全域作战能力;另一方面健全完善党委工作和领导干部考核评价体系, 努力形成有利于提高战斗力的舆论导向、工作导向、用人导向、政策导向, 以刚性措施推动战斗力标准硬起来、实起来。

  (三) 着眼于各级党组织作用发挥, 深入贯彻党的群众路线, 广泛发扬军队三大民主, 打牢军事领导力提升的群众基础。

  在军队内部实行政治、经济、军事民主是人民军队建设的一项重要原则, 也是人民军队区别于其他军队的显着标志, 其实质是党在军事工作中的群众路线, 是党的群众观点在军事工作领域的具体反映。科学决策的前提和基础是民主决策。通过集中群众智慧, 广泛听取基层部队和广大官兵的意见建议, 才能确保决策科学公正。同样, 再好的决策, 没有很好的执行和落实就是一句空话。与其他旧军队不同的是, 人民军队的命令和纪律的执行是建立在官兵高度自觉的基础之上的, 即所谓的“自觉自愿”。所以, 各级党组织和领导干部要树立民主意识和民主作风, 坚持民主集中原则, 善于听取群众意见建议和集中群众智慧, 让民主渗透到指挥决策的全过程, 真正成为指挥员能力提升的助推器, 成为部队战斗力提升的倍增器。同时, 在部队遂行多样化军事任务中, 通过发扬军事民主, 发挥广大官兵和专家智慧, 可以有效实现科学统筹谋划和组织指挥, 最大限度地调动官兵参与热情, 提高部队的快速反应能力和科学处置能力, 高标准完成上级赋予的各项任务。

  (四) 着眼于富国与强军的统一, 深入贯彻军民融合发展战略思想, 构建一体化的国家战略体系和能力, 打牢军事领导力提升的社会基础。

  军事力量建设离不开国家的发展进步。提升党的军事领导力, 需要在国家一体化战略体系中谋求构建军民融合深度发展格局, 实现寓军于民的协调发展。为此, 需要在不断加强全民国防教育的基础上, 积极推进军人荣誉体系建设, 维护军人军属合法权益, 让军人成为全社会尊崇的职业;牢固树立科技是核心战斗力思想, 加快建设军民融合创新体系, 加大先进科技成果转化运用力度, 健全军事人才依托培养体系, 推动我军建设向质量效能型和科技密集型转变。

  参考文献

  [1]本书编写组.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M].北京:人民出版社, 2017.
  [2]毛泽东选集:第4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1.
  [3] 毛泽东选集:第3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1.
  [4] 毛泽东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1.
  [5] 十八大以来重要文献选编 (中) [Z].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 2016.
  [6] ***主持召开十八届中央政治局第十七次集体学习[N].人民日报, 2014-08-31.
  [7] 毛泽东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91.
  [8]朱德选集[M].北京:人民出版社, 1983.
  [9] 毛泽东.论十大关系[N].人民日报, 1976-12-26.

原文出处:朱纯辉.论新时代中国共产党的军事领导力[J].中国井冈山干部学院学报,2019,12(01):91-96.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