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学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学论文 >

3种父权制及其对女性参政模式的影响

来源:未知 作者:学术堂
发布于:2015-10-12 共9398字
摘要

  父权制是指以男性掌握权力为基础的社会组织结构,是一个以权力、支配、等级和竞争为特征的体系,以男性权力为中心,限制女性平等获得政治、经济、文化等资源。父权制建立在等级的、不平等的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和社会性别制度基础之上,后者包括性别观念和性别规范,强调男女有别,男性优于女性,女性服从男性,如男尊女卑、男主女从,男外女内、男强女弱和男婚女嫁等。从古至今,世界绝大部分社会都处于父权制下,但父权制并不是一成不变的,它随着社会变迁而不断改变自己的形态。近代以来,随着教育、经济、政治和社会的发展,尤其是女性主义的挑战,父权制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出现不同的形态。笔者认为,当今世界上的父权制可分为 3 种类型: 第一种是式微的父权制,表现为性别平等程度极高或较高; 第二种是松动的父权制,表现为传统性别规范受到极大冲击,性别平等取得显着进步; 第三种是牢固的父权制,表现为传统性别规范仍然根深蒂固,性别平等程度低,性别差距巨大。

  不同类型的父权制对女性政治参与程度和模式影响极大。一般来说,政治参与包括两个方面: 权力参与和大众参与。所谓权力参与,是指进入国家、地方及社会事务的各个管理层面,参与立法、决策和公共管理过程; 而大众参与是指,参与选举、游说、团体、舆论压力、示威游行等。世界各国女性政治参与水平和模式有所不同,但与父权制形态有高度关联,因此,研究本课题有助于我们探讨父权制与女性参政的关系及其共性和差异。

  学术界对女性参政的研究成果可谓汗牛充栋,也达到较高水平,① 但从宏观上对不同父权制与女性参政关系的理论探讨尚不多见。本文提出 3 种父权制类型理论,重点探讨其对女性参政模式的影响。由于篇幅所限,本文以宏观论述为主,不作过多引用。

  一、3 种类型父权制划分标准及其特征

  父权制的基础是等级的、不平等的经济制度、政治制度和社会性别制度,而女性的受教育水平、经济参与、政治参与、健康和婚姻家庭权利是划分父权制类型的重要标准,其与各国经济、政治和社会发展水平密切相关。因此,笔者主要依据相关发展数据将父权制划分为 3 种类型。

  ( 一) 式微父权制

  北欧、西欧、北美、大洋洲各两国属于式微父权制国家。据联合国发布的 2001 年人类发展指数和性别赋权指数排名,上述国家属高人类发展水平国家和高性别平等国家,排名位居世界前20 位,其性别平等主要特征为: 在教育权上男女完全平等,15 岁以上女性识字率达到 99% 以上,女性大学入学率大都达到 70% 以上; 女性经济参与水平极高,女性就业率大都达到 50 ~60% 以上; 女性政治参与水平较高,女议员比例大都达到 20% 以上,很多国家达到 30% 的标准量,女内阁成员比例较高; 女性的卫生健康权利得到充分保障,女性预期寿命较高,达到 80 岁以上,孕产妇死亡率极低; 女性的婚姻家庭权利得到充分维护。这些国家女权运动起步早,妇女组织非常活跃,性别平等得到传播和实践,二元对立的性别特征渐趋模糊。式微父权制国家性别差异相对较小,据世界经济论坛 2006 年发布的《性别差异报告》,上述国家性别差距指数排名也位居前列 ( 见表 1) .

  这些变化极大地冲击了欧美传统的父权制,性别关系发生剧烈变化,导致父权制式微,表现在: ( 1) 性别平等成为主流,男尊女卑、男强女弱、男主女从等传统观念遭到扬弃,不强调男女有别; ( 2) 性别分工模式有所改变,男外女内仍是主流,女外男内也不奇怪,更多的是男女同内外,女性进入几乎所有职业领域; ( 3) 经济独立和高水平教育增强了女性的自信和抱负,更多女性追求建功立业,贤妻良母不是她们人生惟一目标; ( 4) 女性生育率大幅下降,晚婚、少育和不育取代了早生多育; ( 5) 家庭模式有所改变,一夫一妻制仍是主流,但不婚、未婚同居、婚前性行为、单亲家庭现象十分普遍,几成常态,甚至同性恋婚姻也能合法存在。

  ( 二) 松动父权制

  拉丁美洲、亚洲、非洲大部分国家属于松动父权制国家。据联合国发布的 2001 年人类发展数据,上述国家既有高人类发展水平国家,如日本、韩国等国,也有少数低人类发展国家,但大部分国家属于中等人类发展水平国家。从性别赋权指数排名来看,这些国家分布在中间,属于中等性别平等国家,其性别平等特征为: 在教育权上男女基本平等,但女性受教育水平低于男性,15 岁以上女性人口识字率大都在 50% 以上,女性的大学入学率在 30%左右; 女性经济参与水平较高,女性的就业率大都在 40% 以上,有些高达70% ; 女性政治参与水平居中,女议员的比例在10 ~ 25% 左右; 女性的卫生健康权利得到一定保障,女性预期寿命较高,大都在 70 岁以上,孕产妇死亡率较低 ( 见表 1) ; 女性的婚姻家庭权利得到一定维护。这些国家女权运动起步晚,妇女组织比较活跃,性别平等得到一定程度提倡和传播,父权制有所松动。表现在: ( 1) 性别观念趋向性别平等,男尊女卑观念受到批判,但男强女弱、男主女从等观念仍有较大市场,强调男女有别,女生的专业学习更多集中在人文社科师范等传统所谓 “适合”女性的领域; ( 2) 性别分工模式仍强调男外女内,鲜少女外男内,女性进入过去由男子主导的职业; ( 3) 经济独立和教育水平提高增强了女性的自信和抱负,较多女性追求建功立业,同时也追求成为贤妻良母; ( 4) 核心家庭增多,扩大家庭减少,女性对家庭的支配能力增强; ( 5) 女性生育率大幅下降,尤其是城市妇女,晚婚少育取代了早生多育; ( 6) 一夫一妻家庭为主,不婚、不育、离婚、同居、婚前性行为和单亲家庭现象日趋增多,社会对这些现象是宽容、歧视和谴责并存,但同性恋仍受到歧视,不承认同性恋婚姻。

  ( 三) 牢固父权制

  少数南亚、西亚、北非国家属于牢固父权制国家。据联合国发布的 2001 年人类发展数据,上述国家既有属高人类发展水平国家,如文莱、巴林、科威特等国,也有中等人类发展国家,如沙特阿拉伯、孟加拉、苏丹,还有低人类发展水平国家,如阿富汗、巴基斯坦等。从性别赋权指数排名来看,这些国家排名垫底甚至无法排名,性别平等程度较低或极低。其特征为: 女子有受教育权,但教育水平较低,15 岁以上女性人口识字率大都在 50%以下 ( 但高人类和中等人类国家女性识字率高于 50%) ,女性大学入学率在 30%以下; 女性经济参与水平较低,女性就业率大都在 40% 以下,有些低于 20%; 女性政治参与水平较低,甚至没有参政权,如沙特和文莱,女议员比例大都在 10% 以下,少数国家在 20% 以下;女性的卫生健康权利较少得到保障,女性预期寿命较低,孕产妇死亡率较高 ( 见表 1) ; 女性的婚姻家庭权利受到诸多限制,存在一夫多妻、离婚权不平等 ( 三休制) 、家庭暴力是正常现象等。

  这些国家仍处于牢固父权制阶段,表现为: ( 1)性别不平等仍占主流,男尊女卑、男强女弱、男主女从等观念仍占支配地位,强调男女有别;( 2) 女性较少接受高等教育,所学专业学习更多集中在人文社科师范等所谓 “适合”女性的领域; ( 3) 性别分工模式仍强调男外女内,男性是家长和养家者,女性较少进入过去由男子主导的职业; ( 4) 较少女性追求建功立业,而是将贤妻良母作为人生惟一或第一目标; ( 5) 扩大家庭仍是主流,男主女从仍处于支配地位; ( 6) 生育率较高,尤其是农村妇女,早婚多育仍是主流;( 7) 法律规定一夫多妻制,禁止不婚、同居、婚前性行为、同性恋等。

  需要指出的是,经济发展水平虽然是性别平等的基础之一,但与性别平等程度并不同步。经济发达的韩国并没有达到父权制式微阶段,只是进入松动父权制,人均 GDP 达万元以上的文莱、沙特和巴林等国甚至仍处于牢固父权制阶段。所以,除了经济因素外,我们要重视政治制度和社会性别制度在性别平等中的关键作用。

作者单位: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政治学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