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学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学论文 >

政治哲学对“荒野”的关注

来源:未知 作者:小韩
发布于:2015-09-10 共3536字

  20 世纪 80 年代,美国学者霍尔姆斯·罗尔斯顿Ⅲ( Holmes Rolston Ⅲ) 提出“哲学走向荒野”( Philosophy Gone Wild) 以来,“荒野”所代表的自然生态因素逐渐进入政治哲学研究视野,并发挥着愈加重要的作用。

  一

  应该说,对“荒野”概念的关注最早始于文学领域。19 世纪后半期,随着美国工业化的迅速推行,自然生态环境遭到了不可逆转的破坏。触角敏锐的文学家们不仅从理论上,也从实践上唤起人们对“荒野”的关注,从而开启了美国乃至世界的自然文学传统,梭罗、爱默生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这样的关注深刻影响了生态哲学伦理学的建构以及环保组织的建立与运作,如奥尔多·利奥波德“大地伦理学”的型构,亦如约翰·缪尔于 19 世纪末创建的世界上第一个环保组织: 塞拉俱乐部等。其后,更多领域的学者认识到“环境问题并非简单的技术和经济问题,而是一个哲学和政治问题”时,生态环境开始成为政治哲学中的一个热门话题,政治哲学也开始走向“荒野”.生态主义政治哲学已经成为一种影响力越来越大的意识形态,影响到了“政治哲学要处理的形而上学的、道德的、政治的、经济的和文化的一整套问题”[1]3.哲学的使命之一是探讨人类社会的生活与生存状态,尤其是在公共的、集体的生活---亦即政治生活---的意义上。作为专门讨论“好的集体生活”的政治哲学,是“以一种与政治相关的方式处理政治事宜”[2].这种处理方式立足于时代现实,通过提出和回答重大社会命题而实现。当然,这些发问和回答会把某种核心价值观作为自己的标准。不同时代的政治哲学家们关注的命题不尽相同,对同一命题也会有不同面貌的回答。然而,长期以来,对于集体生活的探讨一直停留在人与人、人与社会的关系层面,自然长久“缺席”于政治价值的关怀范围。

  的确,政治哲学讨论的主题一直是并且应当是: “人应该怎样过一种怎样的集体生活”以及如何追求一种“正义的集体生活”.近代以降,政治哲学关注的焦点问题在于,人与人之间社会关系的重构及其应该遵循的价值原则。

  自由、平等、博爱等既是社会革命的口号,也是社会秩序重塑的价值原则。自由主义、社会主义、保守主义等意识形态在近代大体上成型,至今仍是三大主流政治意识形态。在生态环境危机还不足以成为一个主要社会问题时,对“荒野”自然的关注当然是隐性的。可是在今天,由于人与人之间社会政治关系的失衡导致的生态环境问题已愈发凸显,而传统的与主流的政治哲学和意识形态对此却有些束手无策。当今时代,生态危机的幽灵驱之不去,自然环境的破坏史无前例。以“荒野”为代表的自然进入人类社会生活的主要视野,甚至有可能在未来成为最重要的政治哲学主题之一。

  二

  政治哲学对“荒野”的关注,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人类社会面临严峻的生态危机”这一现实所推动的。一方面,自工业革命以来,尤其是自 20 世纪后半期以来,人类自身不加节制的工业活动使全球环境遭到空前严重的破坏和污染; 另一方面,一个毋庸置疑的事实是,人类和其他任何生物一样,都必须以一定的生态环境和特定的生态系统作为其生存繁衍的基础。如果继续放纵人类傲慢自负地作用于自然,结果最终会反作用于人本身: 人的荣光将颠覆于自身引以为傲的力量之上,人类滥用现代科技所带来的生态恶果已明显地表现在日常生活中。

  如果深入思考如今我们不得不承受的生态恶果的根源,会发现,全球范围内出现的生态危机,涉及的不仅是人与自然关系的不协调,更源于社会中人与人关系的异化、人的劳动的异化,“资本主义的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过程导致了资源的消耗与枯竭、大量的废弃物以及严重的污染”[3].实际上,在任何过分地以效率为追求的社会,都会出现这一问题。生产、分配、交换和消费过程又无可避免地是社会中人的关系的体现和结果,因而,生态危机的解决必须寻求对人、社会、自然关系的深刻变革。政治哲学走向“荒野”,将地球上的整个生物圈看作是一个生命共同体,把荒野纳入政治权力关怀范围,对政治权力的运行方式和分配结构等做出相应改变,并在政治价值、制度和政治理想方面做出相应调整。

  人类是生态系统的一部分,人的政治生活也不例外,“实际上,我们人类也是自然史的一部分。哲学家应该不仅仅是考察城邦、考察文化,而必须把有活力的生命也纳入哲学思考的范围”.这是因为,“是这种有活力的生命使他们得以成为一个哲学家的。生命的意义的确部分地是在于它的自然性,可我们却忘记了自然”[4].诸如自由、平等仍是我们重要的价值追求,但是在这个时代,我们需要用新的思路和命题来解决自然和生态难题。政治哲学走向“荒野”,试图将“荒野”作为一个关键词,推演出合理的生态命题。从这个意义上,也许我们可以说,走向“荒野”的政治哲学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弥补传统政治哲学面对生态危机这一时代特征时的不足。

  在现代社会,我们要过一种好的集体生活、要实现人的自由解放---这些都是政治哲学的基本目标---就需要在政治哲学的价值追求中实现“荒野”自然的“在场”.对人类的生产和生活行为来说,自发地担负起生态责任是实现人与自然和解的最低要求。这是因为,人类对自然本身负有义务。

  这种义务不仅仅是出于一个人不能破坏和其他人共同生活的环境而形成的对自然的关联义务,更出于因为荒野自然的内在价值性而形成的人对自然本身的义务: 人类没有权力为了自身的发展而破坏甚至毁灭丰富多彩的“荒野”自然。至此,我们至少可以得出政治哲学走向“荒野”的两个理由: 一个是人对自然的义务的道德理由,另一个即是应对生态危机的现实理由。

  三

  无论是出于道德理由还是现实理由,政治哲学走向“荒野”都意味着政治哲学开始思考如何解决我们时代的生态难题。人类的实践活动背后都蕴含着丰富的哲学思考,某种哲学范式为人们提供世界观和方法论的同时,也会指引着人们自身行为活动遵照某些特定的准则或规范。作为一种实践哲学的政治哲学更是如此。

  在生态危机的推动下,政治哲学的发展开始尝试谋求全新的政治发展观。首先,在对人类与自然之间的关系进行反思的基础之上,当代政治哲学的探讨应该包括以下问题: 所谓正义,是否应该包括实现生态正义? 所谓平等,是否应使每个人平等享有良好的生存资源,例如阳光、空气和水源? 所谓自由,是否意味着我们每个人不被迫承受不合理的发展而造成的生态灾难? 其次,政治哲学走向“荒野”尝试建立生态伦理的哲学范式,从而为愈加严重的生态危机提供解决之道,为更好地处理人与自然的复杂关系提供一个有效的思路。从应用层面来说,政治哲学走向“荒野”可以为我们提供新的价值评价理念与制度设计路径,也可以启迪人们重新去发现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新方式。

  政治哲学将“荒野”纳入政治价值的追求之中,并要求政治制度做出改变。“政治哲学的对象是国家,它告诉国家应该实行什么样的政治制度。”[5]

  生态危机的出现,有着深刻的制度和社会根源,因而,生态问题的解决也必须诉诸政治的手段。幻想依靠个人的自觉或者道德伦理的力量,无法彻底铲除生态危机的根源。生态危机已然关系到全人类的生死存亡。政治,作为处理族群共同体公共事务的活动,必然与生态危机发生必然而深刻的内在联系。由于当今全球性环境问题引发的生态危机对全球人类所构成的巨大威胁,生态危机就不可能不成为一个政治问题,国家、政府、个人的政治及政治行为对此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没有相关的政治组织来管理和控制人类作用于生物圈的行为,人类迟早要耗尽生命的支持系统。”作为寻求新的发展观结果的生态政治学,或许能够为生态危机的解决提供一种新的根本性思路。

  作为一种政治学研究方法,政治哲学主要是“从哲学思辨的角度,从历史或哲学的层面上解读政治观念,探讨政治生活的目标、精神、真理等政治生活的最高准则”[6].政治哲学的永恒价值和魅力之一就在于,我们可以对同一政治哲学命题做出不同的回答,这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有意义的,因为人们要过一种好的集体生活,总是要通过某些共同追求来实现。关于政治哲学的价值目标,没有“最好”的回答,因为“在政治哲学中没有终极的结论”[7]; 在人类社会发展的不同时期,总会有新的、指向该时期社会问题的政治哲学命题被提出。在人类社会所面临严峻生态危机的当下,正如哲学的“荒野”转向,将自然生态因素纳入探讨范围的政治哲学亦将走向“荒野”.

  [参考文献]

  [1][英]布赖恩·巴克斯特。 生态主义导论[M]. 曾建平,译。 重庆:重庆出版社,2007: 3.
  [2][美]施特劳斯。 什么是政治哲学[M]. 李世祥,译。 北京: 华夏出版社,2011: 2.
  [3][美]詹姆斯·奥康纳。 自然的理由---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研究[M]. 唐正东,译。 南京: 南京大学出版社,2003: 196.
  [4][美]霍尔姆斯·罗尔斯顿Ⅲ。 哲学走向荒野[M]. 刘 耳,叶 平,译。 长春: 吉林人民出版社,2000: 10.
  [5]姚大志。 当代西方政治哲学[M]. 北京: 北京大学出版社,2011:3.
  [6]孙关宏,胡春雨,任军锋。 政治学概论[M]. 2 版。 上海: 复旦大学出版社,2008: 15.
  [7][英]乔纳森·沃尔夫。 政治哲学导论[M]. 王 涛,赵荣华,陈任博,译。 长春: 吉林出版集团,2009: 204.

作者单位: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政治学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