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学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学论文 >

别尔嘉耶夫详述暴力奴役人的类型和暴力产生原因

来源:未知 作者:傻傻地鱼
发布于:2015-01-12 共4560字
论文摘要

  暴力是对人的身体、财产以及精神造成伤害的一种强暴行为,暴力的实施往往造成人身体的损伤,尤其是精神上的奴役。因此,暴力是与人的自由与尊严相悖的。但“暴力问题自身以及对待这个问题的态度,是十分复杂的”。别尔嘉耶夫详细分析了暴力奴役人的类型和暴力产生的原因,对我们建设一个以人为本的和谐社会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与现实意义。

  一、暴力的类型

  暴力主要分为两类: 一是显性暴力,即暴力是以引人注目的方式出现的,如杀人、殴打、肉体上的虐待等。显性暴力的特征是粗俗性和直接性,因其粗俗与直接也最容易引起人们的愤怒反抗,是一种低级的暴力形式。一般情况下,这种暴力形式并不是普遍存在的。人往往不是通过显性暴力的形式被剥夺了判断自由与良心自由的。普遍存在的暴力是第二种暴力形式,即隐性暴力。隐性暴力是以精致的、不引人注目的形式出现的,如心理上的暗示。因其所具有的隐蔽性,被施暴者往往并不认为自己被奴役,所以不会对隐性暴力进行抵抗,甚至还对改变隐性暴力的行为持拒斥心理。别尔嘉耶夫重点剖析了第二种暴力形式。

  首先,别尔嘉耶夫认为,相较于肉体上的暴力,心理上的暴力对人的奴役更大,更压迫人。不管是肉体上的暴力,还是心理上的暴力,都会对人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但肉体上的伤害,往往可以愈合,除非肉体的消解。而精神上的伤害则易形成心理阴影,导致人很难从痛苦中走出来,甚至终其一生都生活在心理暴力的伤害中。所以,解放人不仅要使人从肉体的折磨中解脱,更重要的是使人从精神折磨中解脱出来。

  其次,隐性暴力在社会中呈现为多种形式。其一,教育形式。教育总是有目的的,如培养四有新人,培养社会主义的建设者和接班人。围绕着教育目的制定的教育模式,在特定的教育环境下,尤其是教育本质被歪曲的情境下,会造成奴性的人。“教育体制有可能完全剥夺人的自由,使他成为一个没有判断自由的能力的人。”

  其二,历史形式。每一个社会、每一个民族都有自己的历史,有自己的兴盛期与衰败期,有在世界范围内的强势时期与弱势时期。不管是哪一种情势,对当下的存在者都会形成一种隐性暴力。民族曾经的兴盛以强者的姿态强暴人,逼迫人再创辉煌历史:民族曾经的衰弱以耻辱的记忆奴役人,让人担起历史的重负。其三,社会舆论形式。社会舆论是指人们对社会生活中发生的某些事情或某些行为的带有倾向性的议论。如在道德评价中,人们通过一定的媒介,如报纸、电视、网络,对某些行为给予褒扬性的评论,而对另一些行为给予谴责性的评论,从而形成一种舆论力量,对人的思想、行为施加影响。别尔嘉耶夫认为,这种舆论力量可以篡改人们的意见和判断,尤其是国家行为的社会舆论更是易使人成为社会强加给他的判断和意见的奴隶,使人丧失原初的评断能力。他以报刊为例,“由于报刊的谎言和收买,在奴役人、剥夺人的良心自由和判断自由方面,结果是最可怕的。”

  人们的思想和行为很容易受到报刊的影响,因为在别尔嘉耶夫的时代,人们获得信息的主要渠道是报刊,而报刊却充满了谎言,有倾向性的文字在人们阅读报刊时不知不觉中就诱导人形成了幕后主使者所需要的思想或行为。其四,金钱形式。为了生活,人首先需要吃喝住穿以及其他一些东西,在资本主义社会中这些物质生活资料的获得依赖于金钱。只有拥有足够的金钱,才可以使自己不为衣食忧,不为住穿虑,才可以使自己生活得更好,故熙熙攘攘皆为金钱,人“被置于物质上的依赖地位,处在饿死的威胁之下,人因此而丧失自由”。这种自由的丧失、对人的奴役是最普遍的,也是最不明显的。别尔嘉耶夫认为,在资本主义社会中,金钱统治的暴力比教育体制的暴力、历史的暴力、社会舆论的暴力隐藏的更深。它不仅奴役贫穷的无产者,使车间劳动者在不得不出卖自己劳动力的过程中失去真正的自由,而且奴役富裕的有产者———资本家也为金钱所累,在斤斤计较、劳心经营中陷入隐性暴力的强暴中。

  其五,生活惯性形式。每个人在生活中都会逐渐形成自己习惯的生活模式,如康德每天五点钟喝两杯茶抽一斗烟、七点钟到九点钟上课、九点钟开始写作、下午四点钟到五点钟散步、晚上十点钟上床睡觉的生活方式。这就是生活惯性,它可能是因社会原因造成的,也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倾向爱好形成的,人们习惯于这样一种行为、思想的模式,把它看成是既定的、合理的生活样式,并不认为它是对自己的隐性暴力,也不愿作出改变,即使这种生活惯性是奴役人的暴力。相反,人们却将改变生活惯性奴役的变革当作暴力,当作对自己自由的剥夺而进行斗争和抵抗。别尔嘉耶夫认为,这种生活惯性对社会的变革具有阻碍作用,对实现人的真正自由是不利的。比如生活在资本主义社会中的人,已经习惯了资本主义的社会制度,习惯了资本家雇佣工人剥削工人,习惯了工人被雇佣被压迫,所以当无产阶级欲改变自己的被剥削地位,起来反抗资产阶级的时候,就会被冠之以暴力行为,被认为是对自由的亵渎。这是对人的隐性暴力,拥有个性的人是不应该顺从已有惯性生活的,不应该忍受隐性暴力的强暴,应从惯性生活中解放出来,接受生活的运动与变化,创造性地改变自己的生活。

  二、暴力产生的原因分析

  为何施暴者要运用暴力的方式奴役人? 别尔嘉耶夫从施暴者的角度进行了分析。他认为,这缘于施暴者的无力———“精神上的软弱,对人内在生活的无力,恢复新生命力量的缺失”。

  在别尔嘉耶夫看来,真正有力量者是不屑于使用暴力的,他们有信心与被指向者之间建立真正的信服关系。这种信心来自于他们的力量———改变他人的力量、照耀他人的力量、复活他人的力量。别尔嘉耶夫以基督为例,基督改变人和救赎人,不是通过强迫使人信服,不是通过暴力形式使人服从,而是走向苦难,走向十字架,通过自己的牺牲使人看到希望,得到照耀和拯救。牺牲的基督似乎软弱无力,却不知这种无力体现的正是强大的信心———这是基督牺牲的辩证法。只有拥有力量,拥有自信,才能够直面任何问题和诘责,才能够通过合理的方式解决问题,才能够给予人以尊严与自由。

  施暴者缺乏的恰恰是这种自信,他们缺乏精神上拯救人、改变人的力量。“强暴者相对于他进行施暴的人完全是无力的。人们求助于暴力,是因为他们无力,因为他们对他们的施暴对象没有任何力量。”

  所以,在无法得到被指向者真正信服的境况下,他们只能依赖于暴力。通过奴役人的教育体制,导引人的社会舆论,通过谎言与欺骗,通过肉体上的虐待,甚至通过杀人的方式,以屈服人和奴役人。在苏格拉底的正义面前,审判者是无力的,只能以判决死刑而收场; 在布鲁诺的科学真理面前,罗马宗教裁判所是无力的,只能施以火刑之暴力; 在别尔嘉耶夫对自由的坚持面前,苏联当局也是无能为力的,只能驱逐出境。施暴者似乎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暴力行为恰恰说明了他们的软弱———这是暴力奴役的辩证法。

  三、对别尔嘉耶夫暴力思想的反思

  别尔嘉耶夫对暴力类型的剖析非常全面,既看到了显性暴力奴役现象,也探析了隐性暴力的各种形式,具有重要的理论意义。但他对暴力产生原因的分析也有其局限之处。

  1. 别尔嘉耶夫对隐性暴力形式的分析是非常深刻的。第一,教育使人明理,教育使人成熟,但人文教育的缺失、行政管理的僵化以及教育目标的世俗化等因素,导致在如应试教育体制下培养的人思维固化,创造性不足,奴性意识尽显,有违教育立德树人的本质。“令人痛心的是,在应试教育体制下,那些所谓升学道路上的成功者也是受害者,他们或者发展不全面,或者综合素质差,或者创新能力弱……”

  所以,改革教育体制,建立旨在培养人独立思考的教育体制是教育从业者必须思考并解决的问题。第二,人不能忘记历史,国家不能忘记历史,历史长人智慧,历史给予国民以归属感和民族自豪感。

  但过于强化历史,尤其是民族历史的过度强化,极易致人陷入狭隘的民族主义的情绪中,陷入封闭的排外的民族中心主义中。第三,当下,网络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渠道,关于某些事件或某些行为的道德评价会快速地影响到每一个网民,对人就某件事或某种行为的判断的形成发挥着重要的作用。但网络信息的鱼龙混杂,网络因虚拟性而导致的道德责任的缺失,加之网络推手幕后别有用心的推波助澜,很容易形成网络暴力,“造成被害人心理上被强制,进而导致其生理上也被强制的状态”。第四,金钱的奴役是别尔嘉耶夫对资本主义制度奴役人的批判,它也同样存在于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经济人为金钱而活,为金钱而死,成为金钱的奴隶。最后,别尔嘉耶夫对生活惯性奴役人的分析,一方面是合运动规律的。运动是永恒的,静止是暂时的,世界总是处于变动不居之中。妄图将世界定格在某个阶段、某个时间是有悖于历史规律的。另一方面,从资本主义社会惯性生活中解放出来的思想,为无产阶级反抗资产阶级提供了理论支持。

  2. 暴力理论为解放人提供了现实途径。从暴力产生原因的分析可以看出,只有拥有力量,建立强大的自信,才能解放人,使人避免暴力的强暴。对个人来讲如此,对国家来讲亦如此。我们国家经过了六十多年的发展,已经拥有了强大的经济力量与精神力量,能够自信地站在世界面前,直面任何问题,解决主要问题。这从中央电视台近两年组织的两次专题调查节目就能看出党和国家流露出的自信。一次是 2012 年开展的“你幸福吗”采访节目,一次是2013 年组织的“你爱国吗”采访节目。采访主题在此不论,仅就被采访者原初的感受和体会———不管是什么答案,或者所谓的“神回答”———出现在全国观众面前就可以看出,党和国家是非常自信的,愿意并敢于聆听人民的声音与需求,敢于发现社会生活中的问题并解决问题。但另一方面,社会中不和谐的暴力事件也常有发生,如城管暴力执法事件、瓮安群体性事件等,说明政府自信心建设仍需进一步加强。胡锦涛总书记在党的十八大报告中提出了“三个自信”,就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坚定自信,就是对全国人民提出的精神要求: 一方面我们要坚定地捍卫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进一步拓展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 一方面我们要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自觉自信,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进一步丰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体系;一方面我们要坚持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另一方面我们也要进一步完善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制度。真正的自信是坚持与进一步拓展、丰富和完善的统一。只有真正的自信,才能够产生强大的能量,才能够避免暴力奴役,给予人以自由和尊严,建立真正的和谐社会。

  3. 仅从精神层面分析暴力产生的原因,缺乏全面探索。暴力的产生,有经济方面的原因,有政治方面的原因,也有文化方面的原因。如打砸抢暴力事件的发生,群体性心理因素的诱导固然是原因之一,但社会贫富差距拉大、人们经济利益和民主权利受到侵犯等社会原因、思想意识和价值观念日趋多元化复杂化等文化原因也是非常重要的因素。但别尔嘉耶夫仅从精神层面分析暴力的产生,将其完全归之于精神改变上的无力。这是其理论特点: 精神是首位的,精神价值是最高的价值,承认精神价值的至上性,具备强大的精神力量,就会成为自由人。这也是其理论的局限之处: 别尔嘉耶夫忽略了暴力产生的其他原因———这种忽略是故意的忽略。对于别尔嘉耶夫来说,精神的人才是完整的人,社会因素仅是完整人的一个部分而已。

  参考文献:
  [1][俄]别尔嘉耶夫. 论人的奴役与自由[M]. 张百春,译. 北京: 中国城市出版社,2001.
  [2]王海鹰,娄 辰. 应试教育体制下,人人都是受害者[N]. 新华每日电讯,2013 -03 -07.
  [3]陈秀丽. 网络暴力现象内涵及原因分析[J]. 成都大学学报: 社会科学版,2007(5) : 77 -79.

作者单位: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政治学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