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学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政治学论文 >

自由教育的产生与衰落及施特劳斯思想

时间:2020-03-03 来源:法制博览 共3138字
作者:王秋实 单位:中共中央党校研究生院

  摘    要: 施特劳斯的自由教育理论是理解其保守主义政治哲学的切入点。施特劳斯认为“古”、“今”政治哲学的变化导致了在现代社会里,传统的自由教育逐渐被带有普及性的以科学为主要内容的“大众教育”所取代。施特劳斯试图通过在现代社会中复兴以阅读经典为主要内容的自由教育,来化解当下民主政治所面临的种种危机。斯特劳斯的自由教育思想启发我们,对经典的阅读也可以成为一种思考与解决当下问题的方式,并为我们预防现代化带来的种种弊端提供借鉴意义。

  关键词: 自由教育; 列奥施特劳斯; 政治哲学;

  “施特劳斯期望通过自由教育在现代民主社会中实现他的政治哲学,施特劳斯所推崇的政治哲学就是通过教育引导一部分有资质的人通过政治生活而走向哲学,自由教育在最高的意义上就是政治哲学本身”1。

  一、什么是自由教育

  “自由教育”一词是在政治哲学的语境中被施特劳斯所使用的。自由一词最早是相对于奴役一词来使用的,自由最初是身份的一种象征,自由人就是指与奴隶相反的,行动自由的人。拥有“自由”的人相比奴隶更加有能力去追求知识与美德。“真正的自由人等于真正有美德的人,真正追求美德的人才是真正的自由人。”2施特劳斯所说的教育即文化教育。文化一词,最初所表达的含义指的是在土地上耕种,后逐步衍生为“按心灵的本性培育心灵,照料并提升心灵的天然禀赋。”3因此,施特劳斯意义上的自由教育可以理解为一种培养“自由人”的文化教育。

  二、自由教育的产生与衰落

  最早的自由教育产生于古代希腊。在古希腊时期,城邦中的自由教育指的是对“绅士”的教育和培养。管理城邦事务需要管理者即绅士们具有某种“政治艺术”来“遵从并制定法律”,而这种艺术是通过教育来获得的。负责对绅士进行教育的正是哲学家。哲学家负责培养绅士们的良好的性格品性,以及有序地管理家庭和城邦事物的能力。虽然理想的城邦统治者是哲学王,但现实中哲学家不会亲自参与政治,因为他们的志趣不在于政治,而在于爱智慧。爱智与政治是相冲突的,苏格拉底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哲人施行统治,难免会危及政治社会的“基础意见”,人为导致政治失序,使得城邦不再是“一种稳健的统治””4。因此,哲学家们可以通过对绅士进行教育来完成对城邦的间接“统治”。通过绅士教育,哲学与城邦实现了共存。

  到了近代,自由教育的观念及其所针对的人群和内容随着时间的推移发生了一定的变化。在近代诞生的共和制国家中,政府被要求必须保护公民的各项基本权利并接受民众的监督与制约。依照这样的要求,法律规定了赋予所有人以选举权,但拥有选举权的人的“资质和责任”却不会受到法律上的限制和要求。为了让选民都能有足够的参与政治生活的能力,思想家们认为要对民众进行某种形式的自由教育,使得他们在接受教育的过程中获得作为一名公民所必须具备的素质。例如,洛克在《教育漫话》中提出,针对普通民众要进行以《圣经》为基础的宗教教育,以确保缺乏理性的普通民众也能做出正确的选择,针对绅士则要进行古希腊罗马式的古典教育,保证他们能有资格代表人民。但是,传统的自由教育能否在代议制政府中发挥作用已经开始越来越被人们所怀疑。穆勒虽然也意识到必须让那些有过自由教育背景的知识分子成为官员,但他却认为这种教育在“鱼龙混杂”的官僚体制下的议会中难以发挥作用,所以要从制度上保障“具有公共精神的人”在政府中的比例,采取比例代表制。

  三、自由教育衰落背后的“古”、“今”之变

  施特劳斯认为,自由教育与哲学联系紧密。自由教育的衰落,究其原因而言是支撑它的“古”、“今”政治哲学发生了变化。
 

自由教育的产生与衰落及施特劳斯思想
 

  真理世界与意见世界的冲突在现实中就体现为哲人与城邦的冲突,“城邦的政治规则不要惹是生非,已被确立的事物优于未被确立的事物,承认最先占有者的权利”5,而能规范哲人行为的却只有智慧,为了智慧哲人可以不顾一切。因此城邦强制哲人必须照顾城邦的利益,为城邦的利益必须隐藏或修正自己的哲学。所以,一个哲人可以不参与城邦的事务,但城邦要求哲人必须遵守城邦的法律。城邦虽然需要哲学,但是会对哲学的内容加以筛选。在这样的背景下,自由教育的行为就具有政治和哲学的双重属性。自由教育是人们从事政治活动的必经阶段,同时也是人们从事哲学所必须经历的阶段。这样一种政治和哲学两方面的要求使得自由教育必须同时关注人的德性与智慧的培养。

  自启蒙时代起,政治哲学由古典政治哲学中的自然正当观逐步转变为自然权利论。依据自然权利论的观点,人生而平等并享有同等的权利,不正义是由于不平等造成的,消灭不平等就可以实现社会的正义。在古典时期,“自由教育”的对象是那些天资高、品行好且富有的“绅士”,而到了启蒙时期,依据自然权利论的原则,教育所针对的人群范围扩大到了全体民众,天赋与地位的差别不再决定一个人是否应该受到教育。教育必须有教无类,只有这样才是公平的体现。自然权利论同时也认为,国家与政府要以满足个人的权利与需求为其终极目的。

  四、复兴自由教育的意义

  施特劳斯之所以关注“自由教育”的兴衰,是有其深刻的现实关怀的。施特劳斯指出,理解自由教育在现代社会中的作用,首先要反思现代的民主制度。在现代民主制诞生之前,人们认为民主制是一种理想的政体,一个真正的民主社会需要其成员具有高度的理性和高尚的道德,真正符合这种要求的社会在现实中是不存在的。阅读经典的过程中,人们一定不要轻易对前人的观点进行裁决,而是要努力使自己在阅读的过程中做一个“专注的聆听者”。通过自由教育,人最终会“体验到美好”的事物,从“庸俗”中解放。

  “尽管施特劳斯认为自由教育是针对大众的,但他不认为自由教育具有使大众普遍“贵族化”的功能”,6能够在这样的教育中得到收获的必将只是少数。在阅读经典的过程中,少数天赋资质好的人可以逐步增进对自身的理解,提高自我的修养与境界,唤醒自身卓越和伟大的气质。越多的这种精英被培养出来,化解当代民主政治的弊病就越有可能。

  五、施特劳斯自由教育思想的影响

  施特劳斯生前一直是一名普通的学院派教授,然而死后却声名鹊起。实际上,施特劳斯本人就是“自由教育”的忠实实践者,他通过自己几十年在大学中日以继夜的古典学传授,不仅培育出了一大批学者,更是成功地造就了许多知名的政治人物与社会精英,许多政府高官要员皆出自其门下,他其所宣扬的保守主义理论也被这些政治人物广泛施行,有人甚至评价其为“美国新保守主义之父”。

  六、结语

  施特劳斯所批判的,是一种被“大众意见”左右的现代民主制,这样的制度使得现代人处于一种价值迷失的状态,“大众意见”不会给这个社会带来任何有意义的价值观,不会给社会积极健康的风气,不会给社会建设带来好的帮助,甚至相反的会使诞生它的土壤——民主制度时时处于被颠覆的危险。所以,施特劳斯自认为是民主的诤友,“自由教育”是他从教育上为民主社会开出的一剂药方。

  参考文献

  [1]列奥施特劳斯.古今自由主义[M].马志娟,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0.
  [2] 王升平.自然正当、虚无主义与古典复归:古今之争视域中的施特劳斯政治哲学思想研究[M].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14.
  [3]艾伦·布鲁姆.美国精神的封闭[M].战旭英,译.南京:南京译林出版社,2007.
  [4] 刘小枫.施特劳斯论德性教育与美国政制[J].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2017(3).
  [5]甘阳.施特劳斯与美国保守主义——《政治哲人施特劳斯》后记[J].书城,2003(9).

  注释

  1甘阳.施特劳斯与美国保守主义--《政治哲人施特劳斯》后记[J].书城,2003(9).
  2刘小枫.施特劳斯论德性教育与美国政制[J].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2017,5(3).
  3列奥施特劳斯.古今自由主义[M].马志娟,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0.1.
  4刘小枫.施特劳斯论德性教育与美国政制[J].湖南师范大学教育科学学报,2017,5(3).
  5列奥施特劳斯.古今自由主义[M].马志娟,译.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10.14.
  6王升平.自然正当、虚无主义与古典复归:古今之争视域中的施特劳斯政治哲学思想研究[M].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14:161.

原文出处:王秋实.施特劳斯的自由教育思想探究[J].法制博览,2020(05):233-234.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