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公务员论文 >

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状况数据分析

时间:2016-11-21 来源:未知 共5269字
作者:傻傻地鱼 单位:
  本篇论文快速导航:
题目: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困境探析
第一章:影响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的因素研究绪论
第二章:基层公务员职业倦怠的内涵和表现
3.1:基层公务员职业个人访谈
3.2 3.3: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状况数据分析
第四章:基层公务员工作倦怠的原因分析
第五章:缓解基层公务员职业倦怠的建议
参考文献: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解决方案研究参考文献

  3.2 问卷调查。

  3.2.1 调查问卷的编制。

  本文编制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调查问卷主要由被调查着的基本信息和职业倦怠量表两部分组成。

  基本信息包括性别、年龄、婚姻状况、学历、工作年限、职务级别 6 个方面的情况,为本研究提高提供原始基础信息。

  职业倦怠量表以陈述性的句子列出 15 项调查项,从情感耗竭(emotionexhaustion)、去人性化(deper sonalization)和个人无效感(ineffeetiweness)这三个维度对研究对象进行调研。该量表采用 7 分评分等级,0 代表"从不",6 代表"每天都出现",5 代表"非常频繁",4 代表"频繁",3 代表"经常",2 代表"偶尔",1 代表"极少".得分越高,代表着职业倦怠程度越深。

  所采用的表格具体见附录。

  3.2.2 调查对象的选取。

  本次调研从南昌市每个县区各选取经济条件好、经济条件一般、经济条件差的 3 个乡镇中共 200 名乡镇公务员作为研究对象。在调查研究过程,主要通过同事、朋友等个人关系现场发放调查问卷并回收。本次调查公发放问卷 200份,回收 185 份,回收率为 92.5%.

  我们可以看出,在这次参加调查研究并提交有效问卷的 185 名南昌市乡镇公务员中,男性有 112 名,女性有 73 名,分别占总人数的 60.5%和29.5%;已婚的 123 名,未婚的 62 人,分别占总人数的 66.5%、33.5%;专科及以下 68 人,大学本科 92 人,硕士研究生及以上 25 人,分别占总人数的 36.8%、49.7%、13.5%;在城区工作 57 人,在乡下工作 128 人,分别占总人数的 30.8%、69.2%;工作年限在 3 年及以下 36 人,3-10 年 73 人,10-20 年 51 人,20 年以上 25 人,分别占总人数的 19.5%、39.4%、27.6%、13.5%;级别为科员及以下111 人,副科 59 人,正科 15 人,分别占总人数的 60%、31.9%、8.1%.

  3.2.3 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状况数据分析。

  本研究主要使用 SPSS 软件对回收的有效调查问卷进行统计分析。

  1、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量表的描述性统计分析。

  通过对调查问卷所获得的数据进行分析,我们可以看到,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总体均值为 3.44,情感耗竭为总体均值为 3.43,去人性化总体均值为3.79,个人无效感总体均值为3.20.同时,笔者采用的量表计分方式0-6几分方式,取 3 为平均数,将得分在 0-2 之间的分为轻度职业倦怠组,得分在2-4 之间的分为中度职业倦怠组,得分在 4-6 之间的分为高度职业倦怠组。从以上的统计我们可以看出,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状况较为严重,职业倦怠三个维度中,去人性化状况最严重,这样因为乡镇公务员,不仅要常常疲于应对上级各部门的各种检查、考核,还要常常去处理许多临时性和突发性的琐碎工作,长期以往,很容易对工作产生厌烦感,疏远与人打交道。得分第二高的是情感耗竭,最后是个人无效感。

  通过对职业倦怠量表各个题项得分的分析,在情感耗竭维度上,5 个题项得分都在 3 左右,表明南昌市乡镇公务员普遍存在中度的情感耗竭。其中得分最高的是"长期的工作让我感觉压力很大",得分最低的是"面对工作我有崩溃的感觉",这表明,长期的工作压力对南昌市乡镇公务员情感耗竭影响最大,但是又不至于让他们感到崩溃。

  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的三个维度中,去人性化得分最高,平均值为3.79,在去人性化维度中的 4 个题项中,"不关心自己的工作是否有贡献"均值为 4.51,得分最高;"我对工作的兴趣越来越小了"均值为 2.86,得分最低。

  这是因为,大多数乡镇公务员从事的事务性工作,参与决策机会少,自主性较弱,习惯于听指示做事,按规章制度办事,工作千篇一律,长期从事这种单调、重复的、缺乏创新的工作,很容易导致乡镇公务员对工作中人和事麻木不仁。

  个人无效感维度平均分为 3.22,表明南昌市乡镇公务员怀疑自己的工作价值,对自己的工作能力不自信。在这一维度的 6 个题项中,"不再为完成工作上的事情而感到高兴"得分最高,这说明南昌市乡镇公务员对自身工作的价值产业质疑,不认可能够从工作中获得成就感。"我对单位所做贡献不大"得分最低,这说明南昌市乡镇公务员对自身工作的能力缺乏自信。随着社会的发展,人民群众对政府公务员的要求越来越高,尤其是乡镇公务员直接面对群众、服务群众,这就要求这些乡镇公务员加强学习,不断提升自身的综合素质和服务水平,在这个过程中,会有一些乡镇公务员由于没有跟上时代发展的步伐而感到丧失信心。

  不同性别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差异性分析通过独立样本 T 检验,对不同性别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状况进行了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不同性别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整体及各个维度比较所对应的 P 值均小于 0.05,说明不同性别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整体及各个维度差异性明显。

  在南昌市乡镇公务员中,男性及各个维度上的得分均高于女性。其原因有可能是男性乡镇公务员一般承担比较繁重复杂的工作,工作压力大,一方面要赚钱养家的角色,另一方面对于与权力、地位想应的职务的期望值较高,而现实中,乡镇公务员的工资待遇较差不足以给家庭提供一个较好的生活质量,乡镇机构级别低,升职提拔比较困难,这种期望与现实直接的矛盾得不到解决很容易导致职业倦怠的产生。而对于女性乡镇公务员来说,工作相对稳定安逸,对于职务升起的愿望没有男性强,容易满足于现状。

  3、不同年龄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差异性分析。

  我们可以看到,不同年龄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整体所对应的 P 值小于 0.05,说明不同年龄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整体职业倦怠具有显着差异。在职业倦怠的三个维度中,不同年龄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的情感耗竭和去个性化两个维度所对应的 P 值小于 0.05,而不同年龄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的个人无效感维度所对应的 P 值大于 0.05,说明不同年龄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的在情感耗竭和去个性化两个维度差异明显,而在个人无效感上没有明显差异。

  从不同年龄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得分均值上我们可以看到,26-35岁这个年龄段的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水平最高,其次是 36-45 岁这个年龄段的乡镇公务员,25 岁以下和 46 岁以上这两个年龄段职业倦怠得分差不多,职业倦怠水平最低。产生这种结果的原因有可能是对 26-35 岁这一年龄段的乡镇公务员来说,一方面经过了几年工作历练以后,一般都独立负责了一部分事务,是一个乡镇工作方面的主力军,具备了提拔升迁所需要的资历和能力,对于提拔升迁期望值比较高;另一方面,这一年龄段的乡镇公务员正处于事业和家庭的双起步阶段,在处理好工作上面的事情同时还要承担起家庭的重担。但是现实中,由于乡镇机构体制的限制,科级职数有限,并不能满足所有人的期望,并且乡镇公务员收入待遇较低,对这一年龄段的人来说,大部分刚刚组建家庭,没有什么家庭积蓄,但要面临着婚姻、房子、小孩等一系列的家庭负担,在这种情况下很容易产生职业倦怠。25 岁以下和 46 岁以上年龄段的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水平较低有可能是因为 25 岁以下乡镇公务员参加工作时间短,生活压力较小,对工作和自己的未来还充满热情,46 岁以上乡镇公务员一般职业生涯走到了尽头,几乎没有提拔的可能,对提拔升迁期望值较低,并且这个年龄段的人具备一定的经济实力,生活步入平稳期,所以他们的职业倦怠水平较低。

  4、不同婚姻状况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差异性分析。

  我们可以看到,不同婚姻状况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整体所对应的 P 值大于 0.05,没有显着统计学意义。在职业倦怠的三个维度中,不同婚姻状况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的情感耗竭和个人无效感两个维度所对应的P 值小于 0.05,差异性明显。而不同婚姻状况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的去人性化维度所对应的 P 值大于 0.05,统计学意义不明显。

  在情感衰竭和个人无效感两个维度上,南昌市已婚乡镇公务员得分均低于未婚乡镇公务员。这有可能是因为相对于已婚乡镇公务员来说,未婚乡镇公务员面临着婚姻和住房的双重压力,而乡镇公务员收入待遇和社会地位偏低的现实,让他们陷入艰难的境地,很容易尝试焦虑、沮丧的不良情绪,也容易对自己丧失信心。

  5、 不同学历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差异性分析。

  我们可以看到,不同学历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整体及情感耗竭和个人无效感两个维度上所对应的 P 值均小于 0.05,统计学意义明显,这说明不同学历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在职业倦怠整体及情感耗竭和个人无效感两个上维度具有显着差异。而在去人性化维度上所对应的 P 值大于 0.05,统计学意义不明显。

  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整体得分与其学历反相关,即随着学历的升高,南昌市乡镇公务员的职业倦怠感越强。在情感耗竭和个人无效感两个维度上,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乡镇公务员得分最高,专科及以下学历乡镇公务员在情感耗竭维度上得分最低,本科学历乡镇公务员在个人无效感维度上得分最低。

  这有可能是因为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乡镇公务员在各个乡镇属于高端人才,单位对其期望值较高,压力也较大,同时乡镇工作具有繁杂琐碎的特点,而硕士研究生及以上学历乡镇公务员自我期望值较高,加上自身所学专业知识在乡镇工作中没有用武之地,这种反差很容易导致这类人产生情感耗竭和个人无效感;大专及以下乡镇公务员大多对自身期望不高,再加上这类人多在同一乡镇任职时间较长,各方面的人和事均比较熟悉,工作安排上相对简单,所以他们情感耗竭程度相对较低;本科学历乡镇公务员有能力处理一些复杂繁琐的事务性工作,而且去学历也达到了干部选拔任用规定的要求,这让他们对自己的工作和未来发展更有信心,所以他们个人无效感程度最轻。

  6、不同工作年限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差异。

  我们可以看到,不同工作年限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整体所对应的 P 值小于 0.05,说明不同工作年限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整体职业倦怠具有显着差异。在职业倦怠的三个维度中,不同工作年限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的情感耗竭和去个性化两个维度所对应的 P 值小于 0.05,而不同工作年限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的个人无效感维度所对应的 P 值大于 0.05,说明不同工作年限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的在情感耗竭和去个性化两个维度差异明显,而在个人无效感上没有明显差异。

  总体上来看,情感耗竭程度和乡镇公务员的工作年限成反比,即工作年限越长其情感耗竭程度越严重。原因主要是由于乡镇公务员需要承担繁琐的事务工作而获得的回报却较小,乡镇公务员有追求自我价值实现的要求,但现实中却存在难以满足其追求的矛盾,而且随着工作年限的增长,这种矛盾积累的越严重。

  在去人性化维度上,乡镇公务员工作年限越长其去人性化程度也越严重,这有可能是因为随着工作年限的增长,乡镇公务员对工作激情逐步衰退,并且对升迁的期望逐步减小,这样使得乡镇公务员逐渐变得麻木和冷漠,产生消极情绪,对待身边同事和服务对象逐渐变的冷淡。

  在个人无效能感维度上,具有4-10年工作经验的乡镇公务员个人无效能感得分最低,这有可能是因为经过几年的工作历练,这一部分乡镇公务员逐步在乡镇事务中独挡一面,已经适应了乡镇工作环境和工作方式,完全融入了单位的生活。同时,这一部分公务员相对来说还比较年轻,在提拔升迁上面具有年龄优势,是单位主要晋升对象。

  7、不同级别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差异性分析。

  我们可以看到,不同级别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整体及三个维度所对应的 P 值均小于 0.05,具有明显的统计学意义,说明不同级别的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状况差异明显。

  从整体来看,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状况与其级别成反比,即级别越低其职业倦怠状况越严重。这是因为级别越低的乡镇公务员,所从事的工作越繁杂,收入待遇和社会地位也越大,工作压力和生活压力越大。而随着职务的升迁,级别的提升,他们的权力也越来越大,掌握的资源越来越大,施展自身才华的平台越来越大,收入待遇和社会地位逐步提升。

  3.3 结论

  根据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问题深度访谈及问卷调查的结果,可以得出以下结论:

  南昌市乡镇公务员普遍存在职业倦怠问题,且程度较为严重,发展较快。受访基层公务员提及的职业倦怠影响因素包括人岗不匹配、工作单调枯燥、工作负荷沉重、缺少情绪宣泄途径、晋升提拔困难、人际关系复杂、外来监督压力等多个方面。这些因素既有外部因素又有内部因素,既有个人方面的因素,又有环境方面的因素。

  在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的三个维度中,去人性化维度水平最高,个人无效感维度水平最低。从人口学变量上的差异来看,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在性别、年龄、学历、工作年限和级别上差异明显,在婚姻状况方面的差异则不明显。总体来说,男性公务员的倦怠水平高于女性,高学历公务员的倦怠水平高于低学历,低级别公务员的倦怠水平高于高级别,26-35 岁年龄段公务员倦怠水平最高,25 岁以下和 46 岁以上这两个年龄段职业倦怠得分差不多,职业倦怠水平最低,工作11-20 年公务员的倦怠水平最高,工作 3 年及以下公务员的倦怠水平最低。

  3、与以往学者对公务员职业倦怠的研究相比,此次调研所得结论在职业倦怠程度、表现形式和影响因素三个方面有所不同。相对于其他公务员,南昌市乡镇公务员职业倦怠属于中度以上,在职业倦怠的三个维度中,去人性化得分最高,工作繁杂琐碎、工资待遇偏低、晋升通路不畅等因素对基层公务员职业倦怠的影响作用较大,而其他普通公务员这些因素对其职业倦怠影响没有那样大。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