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务员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公务员论文 >

国外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比较分析

时间:2016-05-05 来源:未知 共11077字
作者:傻傻地鱼 单位:

    本篇论文目录导航:

  【题目】国外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经验探析
  【第一章】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优化研究引言
  【第二章】公务员养老保险的相关概念界定和理论基础
  【第三章】德国公务员养老保险规制
  【第四章】美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
  【第五章】新加坡公务员养老保险规范
  【第六章】英国公务员养老保险条款
  【第七章】国外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比较分析
  【第八章】中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
  【第九章】国外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对中国的启示
  【结论/参考文献】我国公务员养老保险体制改进研究结论与参考文献

  第7章 国外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比较分析

  前面我们分别介绍了德国、美国、新加坡以及英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建立、发展与改革。本章将对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内容进行分析,包括了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资金筹集机制和保险待遇问题。本章还对典型国家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进行比较与分析,包括公务员养老保险发展历程的比较、改革背景的比较、改革措施的比较以及改革成效的比较。最后,本章还阐述了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管理体制与法制建设。

  7.1 国外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内容分析-资金筹集机制

  资金筹集机制关系到每个国家公务员养老保险的收支平衡问题,关系到政府财政是否面临压力的问题,关系到该国是否可以稳定持续发展的问题。

  7.1.1 根据保险的筹资方式划分

  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筹资方式对整个养老保险制度而言占有重要的地位。

  它主要分为三类:现收现付制、完全积累制和部分积累制。

  现收现付制是指用目前正在工作的人员通过缴纳养老保险费用来支付已经退休人员的退休金的一种模式,俗称"子养父辈"模式。这种形式有其优势,也有其劣势。优势是可以保证短期的收支平衡;可以应对由于通货膨胀带来的货币贬值。劣势是全球人口老龄化严重,导致支大于收;这种形式通常很少有剩余资金用来保值增值。公务员队伍中老龄化的现象也是颇为严重的,就拿德国来说,德国由于现收现付制已经给政府带了了巨大的财政压力,迫使该国对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进行改革。英国的国家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和职业养老保险制度实行的都是现收现付制,而不进行基金积累的模式。

  完全积累制是由雇主和雇员共同缴纳养老保险费用,政府为每个缴费的雇员设立独立账户,账户内的资金被不断累积的同时还有利息产生,另外政府还会委托可靠的投资机构对账户资金进行投资。这种形式的优势是:与现收现付制相比可以带来长期的收支平衡;对养老保险账户的资金投资可以保值增值;可以应对由于人口老龄化而导致的支付不平衡问题;个人缴费与退休金的多少息息相关,此制度可以提高公务员缴纳养老保险的积极性。这种形式的劣势是:对养老保险基金投资时存在潜在的风险;完全积累制对于缴费者及其家人提供了方方面面的保障,而对于其他人群的互济性较弱,无法实现资金再分配。比较典型的国家有新加坡,新加坡在 1955 年建立了中共公积金制度,实行的是完全积累制,该制度保障了人们老有所养、老有所依。

  部分积累制是介于完全积累制与现收现付制之间的一种形式,它是由国家政府和公务员个人共同负担养老费用。这种形式的优势是:有效地解决了现收现付制公务员代际间的收入再分配问题,保证了收支平衡;可以抵御通货膨胀和金融危机的侵袭;此形式减轻了执行完全积累制形式而出现的账户资金保值增值的问题。目前,越来越多的国家借鉴部分积累制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并朝着此方向进行符合国情的改革。使用部分积累制比较典型的国家有美国,美国采取公务员退休及制度和联邦雇员退休金制度,退休金的三个支柱包括了社会养老保险计划、基本福利计划和节俭储蓄计划。

  通常情况下,公务员养老保险现收现付制的模式是与其他社会群体的养老保险制度相独立的,该模式在当期筹集的资金大部分都用来发放公务员的养老金,很少会有剩余的资金。公务员养老保险部分积累制的模式是与其他社会群体的养老保险制度部分融合的,通常相融合的那一部分实行的是现收现付制,比如美国公务员养老保险的第一层次社会基本养老保险就是现收现付制,第二层次和第三次的养老保险实行的就是积累制。完全积累制的模式是与其他社会群体的养老保险制度完全融合的。目前很多国家都朝着部分积累或者完全积累的方向进行改革,目的是为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以及金融危机所带来的问题,由政府和个人共同缴费来缓解巨大的财政压力。

  7.1.2 根据保险的资金来源划分

  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按照保险的资金来源可以划分为三类:国家保障型、责任共担型和个人积累型。

  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中的国家保障型是指由国家由政府来支付公务员退休后的退休金,个人无需缴纳任何费用。退休金的多少是与服务的年限和退休前的基本工资息息相关的。国家保障型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比较典型的国家有中国和德国,尤其是德国,全球人口老龄化问题已经导致德国财政不堪重负。

  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中的责任共担型是指由国家、单位以及个人共同缴纳养老保险费用。公务员养老保险一般采取部分积累制,国家政府对统筹账户和个人账户上的资金进行合理投资,以达到保值增值的目的。公务员退休金的多少是根据其服务年限和个人缴费时间相关联的。美国和英国就是典型的责任共担型的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实践证明这种形式的优势大于劣势。

  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中的个人积累型是指完全由公务员个人进行积累缴费,国家给每位缴费的成员都设立了账户,账户中的资金不断被积累,由国家政府或者有资质的机构对资金进行合理投资,以达到保值增值。这种形式过多强调个人责任,而忽略了国家应该相应承担的责任。典型的个人积累型的国家是新加坡,由于这种形式没有体现出公务员的特殊职业,而且个人缴费的比例不断增加,导致了国家公务员不断地流失。

  7.2 国外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内容分析-保险待遇问题

  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待遇模式切切实实关系到了公务员退休后晚年的生活保障以及生活的质量,这也是全球各国热议的关于公务员养老的问题之一。它在整个养老保险制度中起到了十分关键的作用。

  7.2.1 公务员待遇确定模式

  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待遇模式分为收益确定型 DB(Defined Benefit)、缴费确定型 DC(Defined contribution)以及混合型(收益确定型与缴费确定型的结合)。收益确定制是向退休的公务员按照确定好的给付标准发放退休金,并根据实际情况进行相应的调整。在这种模式下大部分的国家公务员都是不需要缴纳任何费用的,退休金全部由国家财政统一拨款支付,公务员也就无需担心市场风险。

  这种模式通常采取现收现付制,因此会给国家造成巨大的财政压力,尤其是人口老龄化问题危及全世界,退休公务员的比例大于正在工作的公务员时,收支将无法保持平衡,因此收益确定制有待完善。德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就属于收益确定制。

  缴费确定制是指公务员到了法定退休年龄后,根据个人缴费的累计总数以及个人账户上资金经过投资后的收益所决定的退休金。缴费确定制与收益确定制是完全相反的两种模式,投资风险的不确定性导致公务员无法预知自己的收益,也就是账户资金的保值增值会有问题出现,退休金的总额具有不确定性。新加坡就属于比较典型的缴费确定制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

  混合型是结合了收益确定制和缴费确定制的一种模式。这种模式是将政府的给付与个人的缴费统筹起来,既不会给国家财政带来巨大的压力,又不会给个人带来由于缴费比例的不断增加而造成的压力。随着社会的进步和经济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国家都趋向于采取混合型的模式来支付国家公务员的退休金。这样既可以体现出公务员这个职业的特殊性,又可以激励公务员注重工作效率。肯定地说这是一种保证可持续发展的模式。美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就是混合型的。

  7.2.2 公务员待遇确定的具体方法

  公务员退休后退休金的计发方法关系到了公务员晚年的生活质量,还关系到公务员退休待遇水平是否与其他社会群体相融合,是否体现了其职业特殊性,是否保证了公平性。待遇的计发与工资基数有关,有的国家是按照公务员退休前最后几年或者几个月的工资作为基数和替代率相结合计算退休金,有的是按照在职期间的平均工资作为基数和替代率相结合计算退休金。可以肯定的是,以退休前工资作为基数的退休金一定高于以平均工资作为基数的退休金。

  除了工资基数,公务员的缴费年限和工作的服务年限也是计算退休金的决定因素之一。如果服务年限和缴费年限达到了国家法定标准,那么公务员将领取到全额养老金,如果没有达到标准而提前退休的则公务员领取的退休金就会相应减扣。达到法定退休年龄后,如果公务员自愿延长工作时间的,政府将增加一定比例的退休金作为额外的奖励,这也激励了公务员自觉延长在岗时间,同时缓解了现收现付制模式下由于人口老龄化给政府财政带来的压力。

  最后一项影响退休金高低的就是替代率。替代率是指公务员退休后拿到的退休金与退休前拿到的工资之间的比率。替代率的高低是影响公务员退休待遇的关键因素之一。如果要保证退休后的生活质量相当于或者靠近在职时的待遇,那么保持 80%以上的替代率是合理的,否则待遇差距过大将影响社会的和谐与稳定。

  发达国家公务员的养老金替代率基本上是在 65%~95%,平均值约为 76%.而其他社会群体的替代率远低于公务员,大约在 37%~88%, 平均值约为 64%.总的来说,大部分发达国家的公务员养老替代率都高于其他社会群体养老金替代率,只有个别国家公务员的养老水平出现较低的情况。

  7.2.3 公务员待遇调节举措

  合理调节公务员的养老待遇是十分必要和重要的。通常各国财政部会根据国民经济发展的状况、市场的物价、消费水平等等上调退休公务员的养老金,目的是减小通货膨胀、金融危机等不确定因素等给退休公务员晚年生活所带来的影响。当然,如何调整公务员的退休待遇,上调的依据是什么等等问题是各国政府需要深思熟虑的问题。有的国家是根据在职人员工资的上涨而上调退休公务员的退休金;有的国家是根据当前市场上涨的物价指数来上调退休金;有的国家是根据上述两种状况综合考虑而上调公务员的退休金。值得注意的是一些发展中国家公务员的退休金调节机制具有随意性,如伊朗、毛里求斯、墨西哥等,这种调节机制需要有效地整改,要向发达国家科学的调节机制看齐,改革的成功与否关乎社会的稳定与和谐。

  7.3 国外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发展历程的比较分析

  通过前面对于德国、美国、新加坡以及英国这四个典型国家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发展历程介绍,我们可以看出公务员养老保险的建立都早于社会其他群体的养老保险制度。

  德国在 1950 年就建立了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而其他社会群体的养老保险制度则在 1976 年才建立起来;美国在 1920 年就建立了《文职公务员退休制度》,而其他社会群体的《社会保障法》在 1935 年才建立起来;新加坡 1943 年建立了公务员退休金计划,而中央公积金制度在 1955 年才建立起来;英国早在 1834 年就建立了《文官年老退休法》,而其他社会群体则在 1908 年才建立了《养老金法》。

  可见,德国、美国、新加坡以及英国为了保证公务员退休后的晚年生活水平,都在尽可能早的时间建立起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为他们提供了良好的养老保障。与其他社会群体相比,公务员退休金替代率以及退休金的增长调节机制往往都优于其他社会群体,这种不公平的待遇会影响社会的和谐与稳定。这种矛盾的激化促使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必须向社会养老保险制度看齐,融合与统一势在必行。通过这四个典型国家公务员养老保险的发展历程可以看出,每迈进一步都伴随着一个新的立法,进而说明只有完善的法律保障才能保证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顺利进行。美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多层次性和新加坡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中个人责任的体现都表明了该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发展的质的飞越。

  7.4 国外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比较

  20 世纪 70 年代,发达国家遭遇了石油危机的重创,经济发展受到了极大的阻碍,政府的大量支出导致财政赤字,因此公务员养老保险改革势在必行。下文将以德国、美国、新加坡以及英国为例从改革的背景、改革的措施以及改革的成效进行比较分析。

  7.4.1 国外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背景比较

  由于人口平均寿命普遍延长,且远远高于预期寿命,人口老龄化在全球不断蔓延,给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带来了巨大的挑战,不断增加的养老支出也给政府财政带来了巨大的压力。这些客观存在的问题迫使各国都开始进行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根据各自的不同国情,大家都迈向了适合自己的改革之路。通过选取德国、美国、新加坡以及英国这四个典型国家的改革背景进行比较,对于中国进行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

  人口老龄化给德国公务员养老保障制度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德国属于国家保障型并采取现收现付制,这种制度就造成国家财政压力过大。20 世纪 50 年代德国 65 岁以上的老龄人口达到了 15.7%,到 2000 年已经增加到了 26.8%.德国 1960年人口的平均预期寿命为 69.1 岁,2000 年就达到了 78.2 岁。德国 20 世纪 50 年代的老年抚养比为 16.2‰,2010 年已经达到了 33.7‰。

  德国的人口老龄化使得公务员养老保险支出逐年增加,在两德统一以后,德国的失业率达到了 8%.因此德国政府采取开源节流的措施来减轻财政的负担,如延长退休年龄,提高养老缴费率等等。德国的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就是在这种背景下进行的。

  美国由于"石油危机"也陷入了同样的窘境。美国 20 世纪 70 年代的失业率已经达到了 9.2%,约为 800 万人。20 世纪 70 年代的通货膨胀已经达到了 7.5%.

  随着社会的发展,美国的人口老龄化问题也很严重。20 世纪 50 年代的 65 岁以上的老龄人口以及达到了 8.3%.人口的预期寿命不断延长。美国 1960 年人口的平均预期寿命为 69.9 岁,2000 年就达到了 76.8 岁。这也就意味着劳动力不断减少,人口老龄化的速度超前于经济发展的速度,老年抚养比不断攀升。美国 20 世纪50 年代的老年抚养比为 14.1‰,2010 年已经达到了 21.6‰。

  所有的状况导致了养老金的支出大大增加,无疑给政府带来了巨大的压力。

  新加坡的养老保险制度是由退休金制度逐步过渡到中央公积金制度的,中央公积金制度是 20 世纪 50 年代建立起来的,它属于完全积累制,是完全融合的养老金制度。原来的退休金制度主要是由政府财政负担退休金,个人只缴纳一部分,实行的是现收现付的模式。人口老龄化是新加坡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的主要原因,在 20 世纪 60 年代新加坡 65 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已经几乎达到了 5 万人,到了 2009 年就增长倒了 33 万人。20 世纪 80 年代人口的预期寿命是 72.1 岁,到1980 年是人口的预期寿命增加到了 80.9 岁。

  只对于一个国土面积只有 710 万平方公里的岛国来说压力已经很大了,它的自然资源缺乏,人口老龄化使得新加坡的经济发展受到了严重束缚。英国是属于福利型国家,建立了完善的社会保障制度,包括了养老保险制度、医疗制度、社会救助制度等等,但是这根源于英国良好的经济基础。"石油危机"给英国的经济带来了重创。英国失业率不断增加,通货膨胀呈迅猛之势到来,已经高达 25%,是美国的 3 倍之多。政府的财政赤字总额达到了支出总额的 10.3%.

  人口老龄化的比重不断攀升,这导致了劳动力减少老年抚养比增加。英国 1960年人口的平均预期寿命为 70.8 岁,2000 年就达到了 77.9 岁。英国 1950 年的老年抚养比为 17.9‰,2010 年已经达到了 27.9‰。英国政府负担了大部分的养老费用,过高的社会保障水平拖了经济发展的后腿,降低了国民的工作积极性。毋庸置疑,这是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的动力。每个国家都在根据自己的实际国情不断改革可以适应社会发展的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

  7.4.2 国外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措施的比较由于每个国家的政治、历史、经济、文化各有不同,因此各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措施也迥异。典型国家也在逐步消除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与社会其他群体养老保险制度之间的差异,从而体现公平与统一。有的国家的改革有质的飞跃,即进行根本性的变革,建立新的养老模式;有的国家则选择量的变化,即采取一定的有效措施来缓解财政危机。

  首先,我们先阐述一下德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措施。1992 年德国政府改革了公务员的养老保险的计发办法、工龄如何计算以及提前退休的公务员如何领取养老金的办法。政府规定从 1992 年到 2002 年这十年作为养老改革的过渡时期。在 2002 年 1 月 1 日以前达到退休年龄的使用原养老金计发办法,2002 年1 月 1 日以后退休后使用逐年递增的养老金计发办法,增加一年养老金增长1.875%,但是最高替代率不能超过退休前最后工资的四分之三。

  公务员的最高工龄德国给予了限制,最高不能超过 40 年。如果没有到 60 岁不能继续工作的公务员从退休之日起到 60 岁之间的年份总和按照三分之二进行折算计入工龄。如果因为残疾且满 60 岁的公务员可以直接退休,每月养老金不能超过 125 马克。

  1998 年公务员养老金法案将公务员的服务年限从 35 年延长到了 40 年,将申请领取养老金的最低年龄 62 岁延长到了 63 岁。德国政府为了抑制公务员提前退休,决定每提前一年退休养老金就要扣除 3.6%.2001 年《养老金改革法案》规定从2003 年开始公务员退休金年增长率将降低 0.5%,减少的这部分费用政府将用来支付未来公务员的养老金。2002 年德国政府还对参加自愿储蓄养老金的公务员给予政府补贴或税收优惠等福利政策以资鼓励。

  其次,我们来了解一下美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措施。1920 年美国联邦政府建立了公务员退休制度,这是一项待遇确定型的养老制度,由雇主和雇员共同缴费且分别承担 7%.养老金待遇是根据公务员的服务年限和最高三年平均工资来计算的,服务年限越长待遇就越高。美国从 1986 年开始实施联邦政府雇员退休制度,该制度采取了缴费确定型模式,包含了三个支柱:社会养老保险、公务员职业退休金和自愿储蓄养老保险。第一支柱由雇主和雇员分别缴费工资的7.6%,第二支柱以政府缴费为主,个人缴费为辅,第三支柱由公务员个人进行自愿储蓄积累缴费,政府给予一定的缴费匹配并给予税收优惠。联邦政府雇员的养老金是根据其缴费水平、服务年限和投资收益等因素决定的。美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通过多支柱的制度模式,与社会其他群体的养老保险制度进行有效地衔接,逐步建立了相对统一的养老制度体系,改革后的养老保险制度更加强调个人的责任,有利于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发展。美国政府为了加强养老保险制度的管理体制,决定由联邦人事管理办公室负责监管公务员的养老保险。

  第一支柱的社会养老保险由养老保险机构进行统一管理;第二支柱的公务员职业退休金由联邦人事管理办公室负责管理,各相关部门进行协管;第三支柱由联邦节俭储蓄投资委员会进行管理。美国联邦政府在 20 世纪 80 年代的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不是一步到位的,而是逐步改革逐步过渡的。对于 1984 年改革方案实施前已经退休的公务员依旧执行原来的养老制度,对于 1984 年改革方案实施时已经工作了一段时间的公务员来说可以自由选择,不会强迫公务员参加旧制度或者新制度,对于 1984 年刚刚参加工作的公务员就要执行新的养老保险制度。

  这也就是"老人老办法,中人自由选择,新人新办法"的具体实践案例。

  再次,我们了解一下新加坡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措施。由于新加坡原来属于英国的殖民地,因此新加坡建国之初公务员实行的是退休金制度,养老费用由政府财政负担,个人是不需要缴纳费用的。后来随着《中央公积金制度》的不断完善,国民也呼吁平等与统一,要求公务员与社会其他群体的养老保险不能差异过大,于是新加坡政府采用逐步过渡的手段将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进行统一。政府要求 1972 开始刚参加工作的公务员要加入《中央公积金制度》,之前参加工作的公务员也可以加入,但不是强迫性的。该制度是为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给国家所带来的问题,同时进行自我积累的模式可以减轻财政的压力。通过政府对《中央公积金制度》的不断改革,逐渐扩大了它的功能性,从最开始仅仅为国民提供养老保障到后来增加了医疗、教育、住房等社会保障,根据社会与经济的发展,公积金的缴费比例是不断调整的,最低时雇员只需缴纳工资的 5%,最高时需要缴纳工资的25%.到了1988年新加坡政府对公积金的缴费比例进行了改革,改为根据不同年龄段进行缴费,年龄越大缴费的比例就越低。当公积金账户里面的资金达到一定存款额度后,公务员可以在公积金投资计划下用账户里的资金购买政府债券、可以进行固定存款、可以购买基金以及保险等,目的是让投资者在晚年有一个良好的生活水平。

  最后,我们来了解一下英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改革措施。英国的《社会保障法》是在 1978 年开始生效的,它包括了国家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和与收入相关联的养老保险制度。与收入相关联的养老金相当于被保险人一生中最高收入 20年的平均收入的四分之一。英国政府于 1986 年降低了养老金的待遇水平,与养老金相关联的不再是 20 年最高收入的平均水平的四分之一,而是一生的平均收入水平的五分之一。英国政府于 2008 年颁布了《养老金法案》,提高了男性与女性的退休年龄到 65 岁,并且在以后的不同年份继续延长男性与女性的退休年龄。

  英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了里面规定了公务员不需要缴纳养老费用,而需要给其配偶缴纳工资的 1.75%(1971 年),并于 1978 年提高到了 7.9%.政府还颁布了养老金待遇的调整机制,2007 年以前公务员的养老金是以最后一年的工资来计算的,并随着物价的上涨而上调,而 2010 年 6 月开始是以消费者的价格指数进行调整的。

  7.4.3 国外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成效的比较

  判断一个国家的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是否具有成效,就要看它是否符合客观经济发展的规律,是否可以保障公务员退休后的生活水平,是否可以在短期或者长期保证国家财政的正常运行与收支平衡,是否可以抵御金融危机或者通货膨胀等危机,是否具有可持续发展性。我们根据典型国家德国、美国、新加坡以及英国的不同改革模式,对于它们的改革成效进行了比较分析。

  在是否可以保障公务员退休后的生活水平方面,德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后,养老金是完全由国家负担的,个人无需缴纳任何费用,在达到退休年龄后按照规定就可以领取养老金了,该制度体现了国家保障的特点,因此公务员的养老保障水平是很高的;美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后实现了多层次性,即与普通国民相同的社会养老保险、雇主提供的职业养老保险以及节约储蓄养老保险三个层次,因此公务员退休后的生活是可以得到保障的;新加坡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后实行中央公积金制度,该制度是与国民的养老保险制度完全融合的,体现了统一性,但是公务员个人的缴费率过高,有些年份达到了工资的 50%,新加坡没有建立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公务员的退休后的生活水平要根据个人退休前的缴费决定,保障程度没有德国和美国高;英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改革后,该制度包括三个层次,即国家基本养老保险、公务员职业养老保险和个人自愿的私人养老保险,可以看出公务员退休后的生活是可以得到保障的。

  在是否可以保证国家财政收支平衡方面,德国的筹资方式是现收现付制,虽然易于管理,但是会给政府带来巨大的财政压力;美国的第一层次社会养老保险实行的是现收现付制,第二层次由雇主提供的养老保险和第三层次的节俭储蓄养老保险都是完全积累制,总体来看实行部分积累制的美国可以保证收支平衡;新加坡公务员目前实行的中央公积金制度是完全积累制,改革前参加工作的公务员实行的是退休金制度,这部分公务员也在逐渐退休,因此大部分公务员参加的养老保险都是缴费积累,这种模式可以保证国家的收入平衡,没有财政负担;英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第一层次国家基本养老保险和第二层次的职业养老保险实行的是现收现付制,第三层次的个人自愿储蓄是积累制,这种模式下的英国财政收支基本平衡。

  在是否可以抵御金融危机,是否可以持续发展方面,德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现收现付制虽然市场风险较小,但是难以保持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发展可持续性;美国公务员养老保险实行的是部分积累制,这种模式市场自我调节能力较强,养老保险的三个层次可以保证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发展;新加坡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实行的是完全积累制,这种模式下若遇到金融危机则积累的资金会有贬值的风险,因此保值增值是该模式下一项艰巨的任务,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就是中央公积金制度缺乏社会共济性,这将会影响到该制度的可持续性发展;英国多支柱的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比单一模式更能抵御金融危机的侵袭,并保证其可持续发展。

  7.5 国外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管理体制与法制建设

  建立科学合理的公务员养老保险管理体制是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完善养老保险制度的法制建设可以保证养老保险制度的可持续发展。

  (一)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管理体制

  根据管理机构的属性不同,公务员养老金的运营管理一般分为由政府部门集中管理和由私人部门竞争管理。政府部门直接管理指的是由国家政府设立专门机构代表国家行使管理养老保险的职能,这种管理模式通常使用在第一支柱,即国家基本养老保险,例如新加坡的中央公积金,美国的联邦社保基金。私人部门竞争管理指的是养老金的筹集、管理以及支付都由私人部门负责,政府部门只负责制定规章制度和形式监督的职能。这种模式适用于养老金个人账户的管理。例如美国的雇主养老金计划、智利的个人账户养老金。通常大部分的国家会同时使用这两种方式,一种为主一种为辅,对不同支柱不同层次的养老金进行管理。

  根据不同的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模式来看,独立型的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与其他社会群体的养老保险制度通常采取分立管理的体制。而融合型的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与其他社会群体的养老保险制度采取完全统一管理与部分统一管理两种模式。完全统一管理是指公务员与其他社会群体都由同一个机构来负责养老金的管理工作。部分统一管理指的是公务员与其他社会群体的第一支柱即国家基本养老保险部分由同一个部门来负责管理。

  (二)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法制建设

  从典型国家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发展历程与改革可以看出,"立法先行"是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之根基,只有依法建立养老保险制度才能保证该制度的稳步发展,只有通过不断地实践才能检验改革的效果,只有根据国情根据客观发展规律不断地修改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才能推动养老保险制度的不断地完善。

  从典型国家公务员养老保险法制建设的道路可以看出,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法制建设大致有三种形式:一种是完全融合型的制度,即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与社会其他群体的养老保险制度使用同一法律。这种制度的好处是一视同仁,充分地体现了其公平性,不因为公务员特殊的身份而区别对待。比如实行完全积累制的新加坡公务员就与其他国民共同履行《公积金法》。还有一种是独立型的制度,即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和其他国民群体的养老保险制度使用不同的法律,这是专门为了体现公务员的职业特殊性而建立了独立的法律,比如属于国家保障型德国的《德国联邦公务员法》、日本的《国家公务员互助法》和《地方公务员互助法》。

  另外一种是部分融合型制度,即公务员与社会其他群体的养老保险制度统一的部分使用相同的法律,比如社会养老保险部分,而对公务员特殊职业年金的部分做不同的立法,目的是为了更加明确差异部分的法律法规,同时体现了公务员职业特殊性,例如部分融合型美国的《联邦雇员退休金制度》。

  立法先行是一项基本原则,这个原则是世界上所有国家建立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的主要保障。任何一个制度的建立与改革都要以相关的法律法规作为前提条件。养老保险相关的各项法律,如《老年退休法》、《养老金法案》、《中央公积金制度》等等都包含了养老保险的资金来源、适用范围、监管机构等各个重要的环节。各项法律的规定都为公务员养老保险制度提供了良好的法律环境。

返回本篇论文导航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