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政治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时事政治论文 >

疫情防控中公民社会责任的强化与体现

来源:常熟理工学院学报 作者:陈宝,韩海冬,王玉玺
发布于:2020-11-26 共8046字

  摘    要: 疫情既是一场严峻的社会危机,也是一场深刻的公民责任考验。疫情防控中,我国公民的社会责任由被动履行转变为主动履行,由个体责任意识转变为集体责任意识,并在抗疫实践中深刻体现了我国公民勇于担责、舍己为人和众志成城的当代公民素养。疫情防控中,我国公民就人类跟自然的关系、疫情中涌现出来的社会榜样和我国优异的疫情防控成果进行了深刻的思考和自我教育,公民的社会责任意识进一步提高。勇于担责、舍己为人、众志成城已经深深嵌入我国公民社会责任意识之中,成为我国民族精神的一部分。

  关键词: 新冠疫情; 公共危机; 公民责任;

  Abstract: The epidemic is both a severe social crisis and a profound test of civic responsibility.In the epidemic situation,the social responsibility of Chinese citizens has changed from passive performance to active performance,from inpidual responsibility awareness to collective responsibility awareness,and from “responsibility awareness” to “responsibility practice”,which deeply reflects the courage of the citizens to take responsibility,self-denial,and the contemporary civic quality of unity.In the pandemic situation,Chinese citizens conducted deep thinking and self-education on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humans and nature,the social role models emerging from the pandemic situation and the country’s excellent pandemic prevention and control results,which has further enhanced the sense of social responsibility of citizens.The courage to take responsibility,self-denial,and a strong sense of unity have been deeply embedded in the citizens’ sense of social responsibility,and become part of Chinese national spirit.

  Keyword: Covid-19 epidemic; public crisis; civic responsibility;

  公民的社会责任是公民作为社会的主体,对社会发展和进步应该承担的重要职责。马克思曾说:“人的本质不是单个人所固有的抽象物,在其现实性上,它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1],可见,马克思指明了人的社会性。公民作为社会性的“人”,其生存发展自然离不开社会所提供的各种资源,同时社会的发展进步也离不开公民对社会责任的自觉承担,即通过一定的社会角色交流与互动,扮演自己的社会角色[2]。新冠肺炎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来突发的较为重大的公共卫生事件,给我国人民造成了严重的健康威胁,“截至2020 年5月14日,我国已累计确诊病例82933例,累计死亡病例4633例,累计治愈出院病例为78209例”[3]。面对疫情,我国公民在党和政府的科学领导下,能够明确自身社会角色,承担相应社会责任,展现了较高的社会责任意识和勇气担当。
 

疫情防控中公民社会责任的强化与体现
 

  一、疫情防控中的公民社会责任强化

  公民践行社会责任,是促进社会稳定发展、有效应对公共危机的重要推动力。践行社会责任须强化公民的社会责任意识和公共责任精神,使公民在思想上充分认识到自觉践行社会责任是分内之事,且有益于社会的有序发展,因而勇于担当社会责任[4]。

  (一)公民社会责任意识由个体走向集体

  在疫情防控中,我国公民的社会责任意识经历了一个由个体意识转变为集体意识的过程。疫情暴发以前,公民作为个体的“人”是以一种较为独立的形式存在于社会群体之中的,公民主要为自身所扮演的社会角色而奔走忙碌,社会责任意识较为分散,还处于个体责任意识阶段。疫情暴发后,重大的公共危机要求公民由个人角色转向集体角色,并采取集体行动帮助集体脱困。在公民个体看来,新冠疫情不仅威胁到社会的健康与安全,还直接真实地威胁到公民个人的健康与安全,真实的疫情威胁使公民深刻认识到集体利益和国家利益才是个人利益的重要保障,自觉做好“居家隔离”既是对社会责任的承担,也是对个人健康与安全的保护。这就促使我国公民的社会责任意识由个体保全转变为集体保全。这种转变集中体现为武汉和全国各地人民没有因为“封城”而发生一起聚众事件,为国家有效应对公共危机争取到了宝贵的时间。据全球15家顶级研究机构的建模分析显示,武汉“封城”使疫情扩散推迟了2.91天(95%置信区间:2.54-3.29),使我国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减少近七十万人。[5]疫情防控充分反映了我国公民的社会责任意识的深刻变化,即由个体走向集体,由分散走向集中。

  (二)公民社会责任意识由被动转向主动

  现代生活中,公民要因其主体的公民身份而应使自身积极承担和履行一切相应的分内事务并承担相关的后果。[6]公民的社会责任承担一方面来自法律的规定,呈现出强制性和被动性的特点,即公民按照法律的规定来承担自己相应的社会责任;另一方面来自公民的自我规定,呈现出主动性和自觉性的特点,即公民从思想深处愿意主动承担和履行公民的责任和义务。[7]同时,在重大公共危机面前,政府往往承担着应对公共危机的主要责任,这种承担往往亦被看作现代责任政府合法性的来源和基础,相较于政府,公民履行社会责任多来自政府的要求,往往处于相对被动的地位。[8]疫情中,我国公民积极主动地承担疫情防控责任,公民社会责任的履行由被动转为主动,集中体现为公民意识到个体的行为对社会有序发展的意义,并能够自觉敦促和监督自身去理解并遵从防疫措施、配合政府行动、维护社会和谐稳定,使政府在应对公共危机治理中不再是单一的、孤立的力量。政府和公民在社会责任上各有明确分担,并使政府和公民在社会管理上实现了二者的“复合共治”,为疫情防控动员了来自政府和公民两方面的力量。

  二、公民践行社会责任的深刻体现

  抗击疫情中,我国公民的社会责任意识实现了由个体向集体、由被动向主动的两个积极“转变”,公民深刻地意识到公民个体和社会的密切联系。公民作为社会性的“人”,无论是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都得益于社会的有序发展,新冠疫情对社会发展的负面影响和阻碍作用,无疑也会对公民个人发展和财富保存产生消极影响。恢复健康有序的社会局面,是实现公民个体利益的必要前提,需要公民积极的社会行为。

  (一)责任自觉

  我国公民勇于承担社会责任在抗击疫情的实际行动中得到全面的展现,除自觉配合国家抗击疫情外,还积极为社会或他人贡献个人力量。公民积极践行社会责任首先体现在自觉承担社会责任上。抗击疫情中,公民根据自身所扮演的不同社会角色,承担不同的社会责任,坚守在抗击疫情的各个场合。在这个过程中,公民将自身的主动责任意识和集体责任意识在公共危机中转变为驰援武汉、勇当抗疫先锋的救援行动,并体现在坚守基层岗位,认真遵循落实“四有”“七到位”防控部署的防疫行动中;体现在奋战实验、夙兴夜寐的科研行动中;也体现在积极响应党和国家的号召、自觉配合防疫的隔离行动中,他们主动承担社会责任,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贡献了力量。在抗疫中,仅医护人员,就有346支医疗队共42600名医护工作者支援湖北,他们放弃与家人团聚的假日,逆行出征,22名医务人员光荣牺牲在了抗击疫情的工作岗位上,用生命诠释了救死扶伤、医者仁心的伟大精神。[9]同时,据不完全统计,在抗击疫情中,有24.4万个临时党组织将鲜红的党旗插到了抗击疫情的第一线,有396名党员、干部牺牲在抗疫岗位上,他们用实际行动履行了“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的铮铮誓言。[10]作为公民,在疫情暴发后他们没有选择退缩,而是积极地承担社会责任,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用实际行动展现和诠释了我国公民勇于担责、舍己为人和众志成城的伟大社会责任精神。

  (二)社会利益和国家利益至上

  在抗击疫情中,我国公民不仅承担了法定的、被动的、强制性的社会责任,还以积极参与、牺牲自己、保全他人、乐于奉献、实现他人与社会安全的形式,自觉、主动、积极地践行公民的社会责任,充分体现了践行公民社会责任的利他性。疫情防控中,我国公民突破了个人主义和利己主义,将个人利益统一于社会利益和国家利益之中,体现出他人利益、集体利益、社会利益、国家利益的至上性。我国公民能深刻地认识到,在公共危机面前将个人利益主动融入社会利益和国家利益,对于实现个人社会价值有重要的意义。因而,在疫情防控中,无数普通公民毅然坚守在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他们在疫情面前没有避让和退缩,舍小家为大家,积极承担社会责任,服务社会。他们冒着被感染的风险,为医护人员组织志愿者车队,为奋斗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提供便利;积极搭建居民需求和市场供应的重要桥梁,在减少人员密集流动的同时,为居家隔离的群众提供生活便利,为城市传递希望和信心;此外,他们也能够自觉配合社区工作,共同维护社区隔离秩序,与社区工作人员一起做好社区消毒、出入管理、人员筛查等防疫工作,为疫情的及时有效防治承担责任、贡献力量。疫情期,无数普通公民的付出为减少人员流动、维护社会疫情防控秩序、控制疫情传播、传递社会信心等做出了积极贡献,体现了我国公民伟大的奉献精神。

  (三)公民责任的集体意识

  在70年的现代化建设中,我国各族人民同祖国一同面对各种风险挑战,历史也深刻地教育人们:社会利益和国家利益是个人利益实现的保障和前提,集体主义和国家主义已经成为我国公民责任的集体无意识,也成为我国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

  疫情防控中,中国公民承担社会责任在体现利他性的同时,还体现出强烈的集体主义色彩。在将个人利益融入抗击疫情的国家利益的过程中,他们承担社会责任的方式也不再是单独的、个人的,而是共同的、集体的,实现了个人利益和国家利益的高度统一。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打赢疫情防控这场人民战争,必须紧紧依靠人民群众”。[11]抗击疫情是一场人民战争,为人民而战,又要靠人民而胜。社会灾难面前,我国公民万众一心,将公民的个体责任联合成抗击疫情的集体力量,在病毒扩散面前汇成了一道联防联控、群防群控的群众防线。中国的建筑工人自觉发扬严谨施工、艰苦奋战的集体合作精神,充分展现了“速度中国”和“力量中国”,7000多名工人齐心协力,仅用9天时间就完成了3.39万平方米的现代化的火神山医院的建设,12天建成了雷神山医院,又在较短时间内在湖北建立起了16座方舱医院,为疫情的防控和人员的救治贡献了力量。同时,在习近平总书记的率先垂范下,全国7955.9万名党员自愿捐款83.6亿元,用以支持抗击疫情。全国19个省市分别组建援助湖北医疗队,以“一省帮一市”的援助模式,帮助武汉和湖北抗击疫情,为应对公共危机事件提供了中国方案。[10]疫情防控中,我国公民将个体的社会责任汇聚成全体社会成员的集体责任和集体力量,表现出强大的凝聚力,展现了同舟共济、众志成城的伟大的集体主义精神。在公共危机中,我国公民单一的、孤立的公民责任迅速汇聚成群体的、紧密团结的社会力量,成为我国应对公共危机的根本力量。

  三、公民责任深入人心

  疫情既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危机,也是一场深刻的公民责任教育。疫情防控中,医护人员、普通群众、社区干部等表现出的责任意识和担当意识汇聚成抗击疫情的民族力量。在全国人民的“合力”下,中国的疫情迅速得到了有效控制。2020年3月23日,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明确指出:“以武汉为主战场的全国本土疫情传播基本阻断,但零星散发病例和局部暴发疫情风险仍然存在”[12],这标志着我国疫情防控取得了阶段性的重大胜利。同时,公民的社会责任意识也在此次危机中得以进一步升华。战疫中,我们勇于担责、舍己为人、众志成城;战疫后,我们总结经验教训,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每一次灾难过后,我们应该变得更加聪明。”[10]

  (一)政府积极引导

  在疫情防控中,我国公民遵从防疫规定、深度配合政府工作、积极服务社会,为公民责任升华提供了范本。政府以抗疫中涌现的模范人物和模范事迹为例,在全社会弘扬勇于担当、冲锋在前、舍己为人、众志成城的公民精神,并使之成为我国民族精神的一部分。

  首先,政府成功引导公民承担社会责任。长期以来,在应对公共危机中,政府处于主导地位,而忽视了公民应承担的社会责任。在推进服务型政府转变的同时,政府也应将公民承担社会责任的教育纳入政府工作的重要议程之中,“将公共危机应对中公民社会责任教育融入国家治理现代化的核心思路上来。”[13]通过公民教育的引导,使公民在公共危机面前明确认识到政府主导责任和公民社会责任的界限,避免在二者边界问题上出现认识模糊、责任不清,进而导致无所适从的状况。在政府引导的效果上,要达到政府责任和公民责任各有分担、相互增益。在社会危机面前,政府承担主体责任,公民承担个体责任,责任各有所属,工作各有所做,并在各自分工的基础上实现相互促进,使政府在公共危机面前不再是单一的、孤立的力量,使公民在公共危机面前不再无动于衷、无所适从,从而有效增强全社会应对公共危机的治理能力。

  其次,政府成功推动“复合共治”。新冠肺炎疫情的阶段性胜利,在某种程度上也是政府与公民“复合共治”的结果。面对未来的不确定性,政府应通过树立榜样、政策指引、立法规范、经济鼓励、价值引导等方式,培育公民的社会参与意识,推动公民主动参与社会治理,有效整合社会力量,形成应对公共危机的强大“合力”。“战胜关乎各国人民安危的疫病,团结合作是最有力的武器。”[14]政府主导、公民参与的“复合共治”就是应对国内公共危机的有效途径。在“复合共治”中,若要政府力量和社会力量相互配合、相互促进,形成强大的“合力”,就要既发挥政府的主导作用,又积极动员社会力量,促成政府力量和社会力量的结合,使之能共同应对社会公共危机。

  (二)媒体宣传引领

  在信息化时代,大众媒体在公民的日常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它们信息传播速度快、影响范围广、对群众影响大,是公民获取社会信息的主渠道。但大众传媒和受众之间也存在着信息不对称的情况,大众传媒掌握信息源,受众对信息的背景、细节和真实性并不掌握,只是被动接受信息传播的结果。在现代传媒条件下,大众媒体既可以传播主流意识形态的正能量,帮助公民建构正确的价值导向;也可能传播一些负面的、不实的信息混淆视听,误导公众。目前,我国的大众媒体除政府主办的媒体外,在手机通信和互联网技术条件下还存在数量众多、内容丰富、形式多样以及影响广泛的“融媒体”。融媒体信息传播更自由、更快速,相对于政府主办的媒体主要传播社会主流信息而言,融媒体则更侧重于传播群众的生活片段,对受众更具亲和力和吸引力。政府应加强对媒体的监督,特别是对借助网络传播的融媒体的监督。疫情防控中,政府媒体,尤其是中央媒体和地方媒体播放的报道、纪录片、情景剧、公益剧等,对疫情防控、公益宣传、信息披露和谣言阻断等发挥了重要作用。它们既报道抗疫真相,确保疫情防控信息的真实性、权威性、及时性、广泛性,以及传播结果的价值导向和对社会情绪的引导性,又及时回击谣言,对疫情期间保持社会稳定起到了重要作用。一些融媒体也发挥了自己灵活、即时、形式多样等优势,及时快速地报道了全国各地的疫情防控情况,鼓舞了人心,弘扬了社会主旋律。但也有一些融媒体发布了不实信息,误导了公众,给社会管理带来了混乱。因此,对传播行业,尤其是网络媒体加强监督和管理势在必行。一方面,加强政府主办媒体对社会主流价值的宣传和弘扬,增强全社会的价值认同;另一方面,也要加强对融媒体的监督和管理,通过技术手段屏蔽一些不良媒体和账号,持续净化媒体环境。这对维护社会稳定、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播具有重大意义。

  (三)公民自我教育

  疫情防控中决策果断、部署周全的政府,义无反顾、决心“逆行”的医护工作者,雷神山医院和方舱医院的建设者,穿行于社区的社区干部、志愿者,加班加点生产防疫物资的工人,积极援助湖北的各省群众等,是中华民族共同抗疫的缩影,深深感动着每位中国人。人们以各种形式致敬英雄、学习英雄,在公民意识上进行了深刻的自我教育。正如前述,我国公民的社会责任意识在疫情防控中实现“两个转变”的同时,公民也认识到社会责任的价值不能仅停留在公民的社会意识方面,更要自觉转化为公民的社会责任实践。[15]在应对公共危机事件中,公民社会责任的价值体现在对社会责任的价值认同上和对社会责任的实践行动上。毅然放弃出行的农民工、谨守居家令的普通群众、毫无悔意捐出压岁钱的小朋友、千里驰援湖北的货车司机等,他们深刻地认识到作为社会性个体的“人”与社会的关系,深刻地认识到个人同社会的关系,他们共同的一句话是“为祖国加油!”,短短的一句话既是共克时艰的决心,又是对祖国情感的流露,更是饱含情怀的自我教育。

  在疫情防控中,广大公民学习、效仿榜样,加强自我教育,深化对中国共产党领导的认识,加深对中国制度和中国价值观的认同,增进对伟大祖国的情感,表现出了良好的责任素养和公民素质,全国各地没有因为疫情防控而出现一起群体性事件,相较于国外,中国公民表现出了更良好的公民素质,中国社会更表现出了更良好的秩序。在公共危机面前,勇于担责、舍己为人、众志成城、守望相助是中国战胜新冠病毒的坚固长城,已经成为中华民族精神的一部分。

  应对公共危机除了需要精诚团结,形成强大的“合力”外,还需要公民具备丰富的防疫知识。我国广大公民持续关注钟南山、李兰娟、张文宏等防疫专家的科普言论,不断学习、丰富自己疫情防控的知识,同时也不断增强、矫正自己的疫情防控行为,不断增强对谣言的识别能力,不断探索文明的生活方式。疫情期间,我国通过的《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以法律法规的形式确立了人和自然相处的关系,是我国公民对人类社会与生态环境关系的深刻思考,将深刻改变我国公民的饮食文化和与自然相处的习惯。

  四、余论

  新冠疫情既是一场深刻的社会危机,也是一场深刻的公民责任考验。疫情防控中,我国公民和政府形成抗击疫情的社会合力,是我国疫情防控取得决定性胜利的法宝。疫情中,我国主流媒体和一些融媒体关于疫情防控的真实报道,深度教育了我国公民,推动了我国公民的责任由个体责任意识向集体责任意识转化,由被动责任意识向主动责任意识转化,并在责任践行中得以深刻体现。疫情防控中所涌现的感人事迹,深刻体现了我国公民勇于担责、舍己为人和众志成城的当代精神面貌。疫情期间,我国公民就社会榜样、人和自然的关系等进行了深刻的思考,更加坚定了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更加坚定了对中国制度和中国价值的自信,使勇于担责、舍己为人、众志成城成为我国民族精神的重要组成部分。

  参考文献

  [1] 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1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5:56.
  [2] 张亮.引导公民自觉践行社会责任[J].人民论坛,2018(34):78-79.
  [3]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截至5月14日24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最新情况[EB/OL](.2020-05-14)[2020-05-15]. http://www.nhc.gov.cn.forest.naihes.cn/xcs/shtml.
  [4] 郑小霞.如何培养公民的责任担当意识[J].人民论坛,2018(17):114-115.
  [5] TIAN Huaiyu, LIU Yonghong,LI Yidan. An Investigation of Transmission Control Measures during the first 50 Days of the COVID-19 Epidemic in China[J].Science,2020(6491):638-642.
  [6] 吴超.公共危机应对中的公民责任及其教育对策研究[D].齐齐哈尔:齐齐哈尔大学,2017:8.
  [7] 姜涌.论公民责任与公民义务[J].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5(5):21.
  [8] 张建荣.公共危机治理中的政府与公民责任关系论析[J].理论与改革,2011(4):33-37.
  [9] 人民日报社.武汉:一座英雄的城市——谨以此文致敬奋战在武汉防疫一线的英雄们[EB/OL](.2020-02-15)[2020-05-20].http://www.ap.peopleapp.com.forest.naihes.cn/article/rmh12138573/rmh12138573.htm.
  [10] 新华网.风雨无阻向前进——写在全国疫情防控阻击战取得重大战略成果之际[EB/OL](.2020-05-17)[2020-05-29].http://www.xinhuanet.com.forest.naihes.cn/politics/2020-05/17/c_1125997229.htm.
  [11] 新华网.紧紧依靠人民群众打赢防疫人民战争——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2·23”重要讲话[EB/OL](.2020-02-26)[2020-05-29].http://www.xinhuanet.com.forest.naihes.cn/politics/2020-02/26/c_1125630572.htm.
  [12]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李克强主持召开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EB/OL](.2020-03-24)[2020-05-28].http://cpc.people.com.cn.forest.naihes.cn/n1/2020/0324/c64094-31645264.html.
  [13] 王永明,郭廓.论应对公共危机中公民责任教育对策[J].知与行,2017(10):39.
  [14] 杨煌.团结合作是最有力的武器[N].人民日报,2020-05-06(4).
  [15] 余清臣.公民国家责任教育:爱国主义教育的时代内涵[J].教育科学研究,2013(6):74.

作者单位:新疆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原文出处:陈宝,韩海冬,王玉玺.共抗疫情:公民社会责任的伟大践行[J].常熟理工学院学报,2020,34(06):47-51+86.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
返回:时事政治论文

1.将微信二维码保存到相册

2.打开微信扫一扫从相册识别

1.点击下面按钮复制QQ号

3008635932

2.打开QQ→添加好友/群

粘贴QQ号,加我为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