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学术堂 > 多媒体设计论文 >

上海博物馆导览中交互式多媒体的运用
添加时间:2019-09-11

  摘    要: 博物馆是展示文化、传播知识的场所, 如何有效地吸引观众, 始终是各馆努力的方向。以上海博物馆中国古代玉器馆导览为例, 通过介绍交互式多媒体应用的设计与开发, 阐述其对提升博物馆教育功能的重要作用。

  关键词: 博物馆; 交互式多媒体应用; 教育功能;

  Abstract: Museums are the places where culture is displayed and knowledge is spread.And all of the museums are taking great efforts to attract visitors effectively.Taking Shanghai Museum Ancient Chinese Jade Gallery Guide as an example, by introducing design and development of the interactive multimedia application, this paper expounds its important role in promoting the educational function of museums.

  Keyword: museums; the interactive multimedia applications; educational function;

  1、 交互式多媒体应用的特点

  随着科技发展的日新月异, 传统的展陈模式已经难以满足人们的需求。为了吸引观众的目光, 博物馆亟需开发大量交互式多媒体应用, 融合文字、图片、声音、影像等综合要素来讲述藏品背后的故事, 进而提升其教育功能。这些新兴的多媒体展项以数字技术为基础、以网络为载体, 通过各种渠道及终端进行知识传播。值得注意的是, 基于对双向互动的鼓励, 其具有全新的形态, 观众可根据自己的喜好获取想要的信息。

  如图1所示, 交互式多媒体应用改变了单向的知识灌输方式, 邀请观众在人机互动的过程中作出选择, 使得展示内容更为灵活、传播方式更为自由, 达到了人对信息的自主控制。相较于传统多媒体展示的封闭性、枯燥性、延迟性, 交互式多媒体应用给观众带来了耳目一新的参观体验。它及时清除了冗余的信息, 真正实现既有纵向深入解剖, 又有横向关联扩展的动态模式。

上海博物馆导览中交互式多媒体的运用

  2、 实例分析

  下面以上海博物馆为例, 详细说明交互式多媒体应用在提升博物馆教育功能方面的优势。上海博物馆现有十个艺术陈列专馆, 其中玉器馆展出从新石器时代至清代的历代玉器300余件, 反映了中国古玉八千多年的发展风貌。如何把博大精深的玉文化生动地传达给观众, 在人们的脑海中留下深刻的印象, 是我们的首要目标。

  图1 交互式多媒体应用的设计流程
图1 交互式多媒体应用的设计流程

  2.1、 上海博物馆中国古代玉器馆导览概况

  如图2所示, 立足知识介绍、藏品展示、互动交流三个方面, 上海博物馆中国古代玉器馆导览分为七大单元:“中华玉魂”“玉与美石”“古玉细说”“趣味知识”“古玉之最”“珍品赏析”“互动空间”。其中, “中华玉魂”单元用一段纪录片揭示出中国玉文化深厚的内涵。中国素有“玉石之国”的美誉, 以玉作器历史悠久, 其自然属性被人格化和道德化, 对国人的精神情操产生着潜移默化的影响。“玉与美石”单元介绍了玉石的种类及矿物成分、摩氏硬度、密度和折射率。玉即“石之美者”, 广义上包括和田玉、翡翠、岫玉、南阳玉、水晶、玛瑙、绿松石、青金岩、珊瑚等。“古玉细说”单元则讲述了古玉的分类及常见的纹饰。“趣味知识”单元另辟蹊径, 解读了玉器不可思议的用途。在古代社会, 玉不仅是一种装饰品, 而且是财富、权力的象征, 也是祭天祀地、沟通神灵的法物, 又被用于辟邪敛葬。“古玉之最”单元列举了八项记录:“发现史前玉器最具代表性的考古学文化”“中国目前考古出土的最早玉器”“上海目前考古出土的最早玉器”“中国最早的大型玉器”“中国古代最大的玉器”“我国迄今发现最早的俏色玉器”“历史上最着名的琢玉高手”“历史上最爱玉的皇帝”。“珍品赏析”单元展示了上海博物馆收藏的玉器珍品, 例如:良渚文化鸟纹玉璧、良渚文化神像飞鸟纹玉琮、石家河文化玉神人、商代兽面纹玉戚、唐龙纹玉环、金春水玉饰、元莲鹭纹玉炉顶、清三螭纹玉觚等, 观众可近距离欣赏高清分辨率下的细节之美。“互动空间”单元旨在寓教于乐, 通过游戏的形式来检验观众的学习情况。

  2.2、“互动空间”单元中的交互式多媒体应用

  “互动空间”单元设有五个关卡:“纹饰拼图”“玉器组装”“玉器佩戴”“玉器连线”“巧手琢玉”, 供观众根据兴趣爱好及难易程度自由选择。

  (1) “玉器连线”:请观众根据文物图片, 找出对应的文物名称及所处时代, 三者匹配一致, 就能顺利通关。

  (2) “纹饰拼图”:谈到良渚文化, 人们自然就会想起神人兽面纹, 它是一组神人和兽面的复合图像, 代表了史前玉作的最高水平。在这一游戏中, 请观众拖动神人兽面纹的局部到九宫格里, 当拼合完成后, 纹饰图案就得以复原。

  (3) “玉器组装”:在剑柄与剑鞘上镶嵌的玉饰, 称之为玉剑饰。在这一游戏中, 请观众将剑首、剑格、剑璏、剑珌四个配饰摆放在相应的位置, 此时一柄完整的玉具剑便跃然眼前。

  (4) “玉器佩戴”:玉佩饰是古人随身佩戴的玉器饰品, 分为头饰、耳饰、颈饰、胸饰、腰饰、腕饰等。如图3所示, 屏幕上显示了一幅没有佩戴任何配饰的士大夫画像, 要求观众在备选的玉簪、玉玦、玉带、玉杂佩中找出恰当的配饰, 将其拖动到对应的位置。如果所有配饰都放置正确, 则游戏成功过关。若未能正确放置, 则观众可先学习相关知识, 然后再次挑战, 在不断尝试中找到答案。

  图2 上海博物馆中国古代玉器馆导览的基本框架
图2 上海博物馆中国古代玉器馆导览的基本框架

  图3“玉器佩戴”交互式多媒体应用
图3“玉器佩戴”交互式多媒体应用

  (5) “巧手琢玉”:玉不琢, 不成器。一块玉璞, 只有经过精心的琢磨, 才能成为一件供人欣赏的艺术珍品。如图4所示, 玉器的制作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工艺流程, 大致可分为开料、设计、出坯、细工、钻孔、打磨、抛光七大工序。首先, 挑选适合的玉料, 去皮加工成各种多切面的形体。遵循因材施艺的原则, 根据玉料的大小、形状、颜色和纹理等特性加以合理的构思布局。然后, 将玉材按设计图样切割掉轮廓以外的边角料, 使之变成初具雏形的粗坯。在此基础上雕刻具体细部, 如勾勒线条、去除余料、清理底部、平整地纹等。接着, 进行套料、取芯等作业。在钻孔打眼结束后再进行全器的修整打磨。最后, 实施抛光处理, 使其表面晶莹润泽的质感得到充分体现。如此这般, 一件玉器作品就制作完成了。然而, 由于展馆的客观因素, 上述玉器制作的工序无法做到实景展出。于是, 我们便通过交互式多媒体应用“巧手琢玉”, 让观众直观地体验动手制作的全过程。在观看各个工序视频后, 按照琢玉步骤的先后顺序逐个排列, 进一步加深对所学知识的巩固。

  图4 玉器制作的工序
图4 玉器制作的工序

  3、 启发与思考

  交互式多媒体应用的核心理念是促进来馆观众借助应用程序与博物馆进行积极的交流互动, 同时博物馆通过数据反馈了解观众的兴趣所在, 及时调整策略和措施, 合理利用各项资源, 使自身能够更好地为观众提供个性化的服务, 从而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

  观众是博物馆得以存在、发展的关键因素, 因此博物馆的交互式多媒体应用务必坚持以观众为中心。一方面致力于挖掘每件藏品的魅力, 以此为基础展示传统文化;另一方面致力于掌握不同类型观众的心理活动, 以此为目标有针对性地进行设计与开发。我们要从展品出发, 善于抓住观众的注意力, 发挥观众的主观能动性, 让他们带着问题参观展览, 打造二者之间沟通的桥梁。

  综上所述, 交互式多媒体应用将陈列展示与数字技术完美结合, 激发了观众对藏品欣赏、知识探索的热情, 从而最大程度地理解展览的宗旨, 有利于提升博物馆的教育功能。

  参考文献

  [1]钟梅.解析博物馆展览中的多媒体设计[M]//首都博物馆.首都博物馆论丛:第29辑.北京:燕山出版社, 2015:76-84.
  [2]黄金.利用多媒体技术提升博物馆科普教育效果[J].博物馆研究, 2014 (1) :54-61.
  [3]高云萍.触摸屏令博物馆更亲近观众[N].中国文化报, 2011-05-09 (05) .
  [4] 陈晴.从多媒体技术的运用看博物馆教育的新发展---以上海博物馆钱币陈列的多媒体展示为例[M]//上海博物馆.上海文博论丛:第32辑.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 2010:51-57.
  [5] 周一彤.应用互动多媒体设计于博物馆展示之案例分析[J].科技博物, 2006 (2) :17-30.
  [6]孟剑明.触摸屏技术在秦俑博物馆宣教工作中的应用[J].中国博物馆, 1999 (3) :73-76.

上一篇:童书绘本的数字化及其设计方法
下一篇:基于虚拟现实技术的数字报多媒体交互设计

相关内容推荐
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