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政治论文

您当前的位置:学术堂 > 政治论文 > 国际政治论文 >

探索中美俄三国在北极的关系的新模式

时间:2020-03-10 来源:东北亚论坛 共21804字
作者:郭培清,杨楠 单位:中国海洋大学国际事务与公共管理学院 中国海洋大学海洋发展研究院

中美国际关系论文研究热点10篇之第三篇:探索中美俄三国在北极的关系的新模式

  摘要:北极国际格局十分复杂,中美俄三国在北极的关系呈现出竞争与合作并存的复杂态势,在北极利益的争夺之中也保持着多领域的合作,在不同象限有不同的"朋友"或"敌人"的定位,任何简单化的解读都无法厘清相互之间的关系。三国不同的利益诉求和战略逻辑导致俄美合作回旋空间缩小而冲突持续存在,中美竞争导致美方伤及自身,俄罗斯虽然试图"转向自身",但中俄两国北极合作将继续深化。中美俄作为重要的北极利益攸关方,应探索北极合作新模式,维护北极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关键词:中美俄三边关系; 北极; 竞争; 合作;

  Abstract:

  The international pattern of the Arctic is very complicated. The relationship among China, the United States, and Russia in the Arctic presents a complex situation of coexisting competition and cooperation: maintaining multi-field cooperation while competing for interests. There are different "friends" or "enemies" in different quadrants, and any simplistic interpretation can't clarify the relationship among them. The different interests and strategic logic of the three countries led to the narrowing of the space for cooperation between Russia and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persistence of conflicts.The Sino-US competition has caused that US tends to hurt itself. Although Russia tries to "turn to itself", the cooperation between China and Russia in the Arctic will continue to deepen. As important Arctic stakeholders, China, the United States, and Russia should explore a new model of Arctic cooperation and safeguard peace and stability in the Arctic region.

  Keyword:

  Trilateral Relations among China,the United States,and Russia; Arctic; Competition; Cooperation;

中美关系

  北极海冰融化,导致北极资源开采更加便利,穿越俄罗斯近海的东北航道(俄罗斯称之为北方航道,Northern Sea Route)已经开始商业化通行。资源丰富、战略位置重要的北极地区已成为新的"大国竞技场",有学者称北极的热度已经堪比中东。[1]中美俄作为体量巨大的国家行为体,三国在北极的国际关系在很大程度上牵动着北极国际格局的变化,同时也制约着其他国家在北极的国际关系发展。三国之间的北极关系是什么状态?或曰,三国之间自然是既对抗又合作,但这种公式化、脸谱化的描述显然不够。北极作为地理和气候环境十分独特的地区,其国家间的关系复杂程度超过其他地区。穿越复杂的北极事件的表象,抽丝剥茧,厘清三个国家之间的关系,对于理解北极形势、把握北极未来走向都显得尤为重要。

  一、美国与中俄的北极对立

  中美俄三国的北极关系无法独立于三国的全球关系而独存。宏观上看,中国和俄罗斯的北极合作富有成效,而在北极问题上自认为"落后于中俄"的美国则频频采取激进措施,同中俄形成对抗之势。

  (一)美"监测"俄在北极军事活动,双方掀起北极"再军事化"

  美俄同属北极大国,隔北冰洋相望。在冷战时代,两国在北极地区高密度部署进攻性武器和反导系统,彼此视对方为国家安全的重大威胁,这一认识并未因冷战结束而改观。除此之外,两国在北极法律问题上也立场迥异。俄罗斯将北方航道视为本国管辖水域,而美国则坚持航行自由。[2]北极已成为两国对抗的前沿地带。

  1. 美国政府已经完成北极战略认知转型,认为同中俄的对抗成为北极主要矛盾

  2019年伊始,美国海岸警卫队、国防部先后发布重要战略文件,官方重新定义"北极安全局势",表示要重视俄罗斯在北极加强的军事行动。海岸警卫队于4月发布新版《北极战略展望》报告,表示将跟上对手的步伐,增加对北极地区舰艇、飞机和通信网络的投资;[3]国防部紧随其后于6月发布2019国防部《北极战略》,宣称俄罗斯和中国正以不同的方式挑战"以规则为基础"的北极秩序,表示将在必要时以竞争来维护北极地区力量平衡;[4]时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博尔顿(John Bolton)5月在美国海岸警卫队学院发表言论,称美国打算增加破冰船的数量,以便对抗俄罗斯在该地区不断增长的军事影响力。[5]针对美国官方的言论,俄罗斯也不甘示弱,政界、学界齐发声回应。俄罗斯外交部发言人扎哈罗娃(Maria Zakharova)表示,"美国的言论对北极地区的国家及其整体发展充满了不利后果","美国现行政策已经使北极地区转变为战场,而且据我们所知,紧张局势正在升级。"[6]俄罗斯政论家沃瑟曼(Anatoly Wasserman)针对博尔顿在海岸警卫队学院的发言回击,指出"海岸警卫队的管辖权只在有关国家的领海,与北美洲大陆相邻的只是白令海峡,而不是整个北冰洋。"[7]

  2. 美国的"防卫政策"已逐渐落实到行动

  自2018年起,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军队与俄罗斯在北极地区的军事活动显著增加,紧张局势日益加剧。2018年10月25日至11月7日,来自29个北约国家的5万多名士兵、约250架飞机、65艘战舰、多达1万辆军车参加了"三叉戟接点2018"联合军演。[8]演习地点包括挪威、冰岛、瑞典及芬兰等广泛区域。众所周知,芬兰与俄罗斯接壤,本次军演地点(芬兰罗瓦涅米机场)距离其同俄罗斯边界仅200公里,时任北约欧洲盟军最高司令斯卡帕罗蒂(Curtis Scaparrotti)更是直言,要向俄罗斯展示美国及其盟友"保卫大西洋"的能力。[9]美国为此还特别派出杜鲁门号航空母舰,这是自1987年以来美国航母战斗群首次驶入北极海域。借由这场1991年以来最大规模的军演,美国与俄罗斯的军事紧张程度升至冷战后最高级别。此后两国在北极军事摩擦不断,利用战略轰炸机在欧洲地区角力。2019年3月28日,美国B-52轰炸机在波罗的海、黑海和俄罗斯领空外进行模拟训练,同一天,俄罗斯轰炸机图-160飞越挪威领空、巴伦支海、挪威海以及英国北部北海并南行。[10]两国同一天在挪威领空执行飞行任务,相互威慑意味不言而喻。而规模庞大的军事演习仍在持续升级,2019年9月1日至9月28日,3000名美国海军参加了由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领导的"北极远征军能力演习(Arctic Expeditionary Capabilities Exercise)",演习在阿拉斯加阿留申群岛和南加州举行,[11]这被视为2018年"三叉戟接点"演习的延续。演习地点选在阿留申群岛,美国从大西洋和太平洋双面夹击俄罗斯的想法昭然若揭。此后美国海军在北极的军事训练将趋于常态化,美俄军事冲突已将北极重置为"新战场".

  3. 在航道安全问题上俄美同样分歧巨大

  美国主张"航行自由",否认俄罗斯对北冰洋沿岸航道的主权主张。然而俄罗斯占据地理位置优势,不断加紧对北方航道的安全防卫和控制。2018年,俄罗斯以"弥补法律真空"为由相继出台新规,对其北冰洋沿岸航道过往的外国船舶运输以及外国军舰加强监管。新规定要求外国军舰航行北方航道需提前45天向俄罗斯申报,且必须接纳俄罗斯领航员,并威胁如违抗规定航行北方航道将使用武力击沉。[12]此项规定遭到美国强烈反对,美方称俄罗斯此举非法且毫无依据,为表回应美国表示将于2019年夏季派遣军舰航行北方航道,并于2019年10月派出"唐纳德·库克"号导弹驱逐舰(DDG 75)对俄罗斯在北极的海上活动进行了"监测"."唐纳德·库克"号属于可携带制导导弹的驱逐舰,该舰主力武器"战斧"巡航导弹的射程可达2500公里,"唐纳德·库克"号上装备有56至96枚该型导弹。[13]美国军舰航行北方航道,武力回应俄罗斯的意图显而易见,两大军事强国的对峙无疑已掀起北极"再军事化"的浪潮。

  4. 在非传统安全方面诸如北极环境保护等领域,中俄也遭到美国的严厉指责

  在2019年5月7日举行的第11届北极理事会部长级会议上,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批评俄罗斯等国在北极地区环境污染指数高,"自2013年以来,美国企业的碳氢化合物排放量减少了16%,到2035年将下降50%,这将是北极理事会所有国家中最好的指标。与此同时,在北极所有国家中俄罗斯是环境污染程度最高的国家。"[14]也是由于美国反对在联合声明中提及气候变化问题而导致北极理事会成立23年来首次未发表联合声明。

  概括而言,美国目前对于俄罗斯在北极军事活动增加的态度不仅仅是单纯的口诛笔伐,而是剑及履至,而俄罗斯视北极为国家发展的主要方向和国家复兴的希望所在,断不会因美国的威慑而轻易放弃国家发展的重大机遇。因此,两国在北极的对峙状态正在不断蔓延,回旋空间在不断缩小。

  (二)美积极阻碍中国的北极参与

  中国在北极地区有重要利益,北极地区的大气环流变化对东亚国家的气候、生态环境系统、社会经济活动会产生重要影响,[15]因此中国北极参与逐步增多和深化。自2018年中美两国的贸易争端激化,在"美国优先"(America First)和"让美国再次强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理念的驱使下,特朗普政府不仅在双边层面挑起了对中国的贸易冲突,更寻求在多个维度对中国展开贸易围堵,[16]当前竞争已蔓延至北极领域。美国国家战争学院安全研究教授奥尔斯沃德(David Auerswald)的文章基本反映了美国政府对中国北极参与的立场,认为中国在北极的行动将美国的安全和经济利益置于危险之中,美国看到中国正在"弱化"北极治理秩序,在冰岛、格陵兰投资是为"控制"北极航道,甚至是为"分裂"北约同盟。[17]

  1. 美国对中国的北极参与保持"高度警惕",将中国的北极活动做"军事化"解读

  美国官员以及众多权威智库、媒体,均习惯于用"帝国""雄心"等负面辞藻渲染北极地区的"中国威胁论".[18]同样在2019年5月结束的北极理事会部长级会议上,除了指责俄罗斯,蓬佩奥的矛头更是直指中国,其对中国"近北极国家"的立场不屑一顾,认为中国在北极地区"完全没有任何权利",因为中国"在其他地方的侵略行为模式将决定它如何对待北极,我们难道希望北冰洋变成一个新的,充满军事化和领土争议的南中国海吗?"[19]美国政府回避气候变化问题,鼓噪大国对抗的言论在会议上并未得到积极呼应。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斥其为"颠倒黑白、别有用心".事实上,中国领导人呼吁针对北极气候变化应采取紧急行动。

  2019年5月2日美国国防部发布的《中国军力报告》与以往不同的是增加了一个特别专题:"中国在北极".报告对中国在北极地区的行动进行了曲解,努力给中国的北极活动抹上军事色彩。同时,美国国防部表示要警惕中国在北极的潜艇威胁,指出中国目前拥有4艘弹道导弹核潜艇,6艘攻击核潜艇和50艘常规动力潜艇,而到了2020年规模预计增加到65~70艘,甚至还有美国分析人士称在北冰洋航行的094型潜艇能够威胁到美国大陆。[20]

  2. 美方不惜利用政治、经济手段阻挠中国在北极的经济投资活动

  近年来中国积极发展同北欧国家的关系,但中国在北极的投资亦被美国解读为军事目的,为此美国使出浑身解数,狙击中国在北欧国家的投资,格陵兰海军基地和机场事件成为典型个案。

  1942年美国海军曾在格陵兰建立一处军事基地康吉林奎特(格陵兰语:Kangilinnguit),后因需求降低而废弃并计划于2014年公开出售,原本准买家为中国俊安集团,却因美国的阻挠并联合丹麦国防部共同施压致使交易失败。[21]2018年3月,中国交通建设集团入围格陵兰岛三个机场扩建项目的招标,同时入围的还有来自荷兰、加拿大、冰岛和丹麦的五家公司。一名丹麦高官匿名表示,因为丹麦是美国的亲密盟友,必须顾及此事对美国方面的影响。[22]9月初,竞标的最终结果是中国企业竞标失败,丹麦以7亿丹麦克朗(1.09亿美元)成功持有卡拉利特(Kalaallit)机场公司(主营格陵兰三家机场)33%的股份。几乎同时,美国发表"关于在格陵兰进行国防投资的意向声明",表示其将投资格陵兰岛的机场基础设施建设。[23]出于对中国北极参与的忌惮,美国不惜花费高价投资原本无意理会的地区建设,并且泛起了对格陵兰战略价值的特别兴趣,2019年8月16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援引白宫知情人士的消息称,特朗普总统正考虑购买格陵兰岛,[24]此举引发了格陵兰以及丹麦政府和民众的强烈不满,为夺取北极"影响力",美国置格陵兰以及丹麦民众的权益和意愿于不顾。然而,格陵兰深知美国对其的"关心与援助"背后是怎样的目的,因此更加保持清醒的认识。事实上,中国参与格陵兰的投资活动就是受格陵兰代表的邀请,实属正规经济行为。2017年10月31日,"格陵兰日"活动在丹麦驻华大使馆举办,丹麦驻华大使戴世阁、格陵兰自治政府总理吉尔森等官方代表以及多名格陵兰企业界代表出席活动。"我们非常欢迎中国企业到格陵兰进行投资",格陵兰工业、劳动、贸易和能源部副部长尼尔森表示,"不论是几百人还是几千人,格陵兰都是欢迎中国人的。"[25]

  为了全面阻挠中国的北极经济活动,防范北极国家"屈服"于中国的北极投资。近年美国积极提倡成立北极开发银行(Arctic Development Bank,以下简称ADB),旨在争夺北极地区投资的话语权。[26]美国海军分析中心(CNA)的高级副总裁罗森(Mark E.Rosen)多次表示"美国无法阻止中国在北极投资,但美国可以与其他北极国家合作建立北极开发银行,以便格陵兰、冰岛、加拿大和美国的北极地区有更多选择,而不是只与中国合作".[27]

  从舆论到行动,从口头到官方文件,从美国政界、军界到学术界,从指责中国参与北极事务的立场,抨击中国在北极地区的经济活动,到阻拦其他北极国家同中国在北极基础设施开发、科学交流等领域的合作,美国将破坏北极现有秩序的矛头主要指向中国,甚至将中国视为比俄罗斯更大的威胁。中国在北极的科研活动到经济投资行为均已受到美国的强烈指责和全方位打压,未来两国间北极竞争将持续加剧。

  二、对立态势下中美俄的北极良性互动

  当今世界几乎所有的大国强国都或深或浅卷入了北极事务之中,由于北极独特的地理和生态环境以及涉及国际法、海洋法的复杂性,导致任何国家在北极都无法明确区分对手和朋友。在不同的象限和区间里,对手和朋友也会发生变化:在一个领域内是对手,换个区间却成为合作伙伴。例如,在北极航道内水化和反对美国北极"航行自由"方面,俄罗斯和加拿大就有着共同利益,两国互相支持;但在北极安全方面,加拿大毫不犹豫站到美国一边,多次挺身拦截俄罗斯的战机北极巡航。类似的复杂关系处处可见,迫使北极各利益攸关方不得不谨慎从事,否则将会产生预想不到的消极效应--损伤盟友、危害自身、助益对手。鉴此,更多开展合作、互利共赢无疑是最佳选择。在北极军事化局势加剧的同时,中美俄三国也在能源开发、航道利用、海上搜救等领域互相展开合作,三国间的关系发展呈现出竞争与合作并存的"复合"态势,构建起特殊的北极伙伴关系。

  (一)美俄北极低度合作十分活跃

  尽管美俄关系"剑拔弩张",但两国仍不乏呼吁保持冷静的声音,主张将北极地区与其他问题区隔开来。近半年来的美俄高层互动表明,双方正试图从一系列国际热点问题的协调起步,迂回解冻双边关系,[28]北极或成为美俄跨越众多国际问题分歧而展开对话的转圜之地。卡内基莫斯科中心主任特列宁(Dmitri Trenin)就认为"北极是合作而非斗争的前沿".[29]俄罗斯政治家、北极探险家奇林加洛夫(Artur Chilingarov)也曾表示:"在北极,没有任何问题是在相互理解和建设性对话的基础上无法解决的。"[30]俄罗斯释放的善意也得到了美国方面的积极呼应。美国伍德罗·威尔逊中心(the Woodrow Wilson Center)极地研究所主任史拉格(Mike Sfraga)也指出,北极是除空间站外另一个易于开展外交、对话和接触的地区,他希望美国与其他国家特别是与俄罗斯在白令海峡搜救、监测交通、预防和应对石油泄漏等方面达成合作协议。[31]美国北极研究所(The Arctic Institute)研究员杰夫阿特金(Pavel Devyatkin)的文章就反对视俄罗斯为北极重要威胁的观点,而是指出,"俄罗斯北极战略的目标是促进国内经济发展和安全,对外更希望通过国际合作解决问题,军事行动只是负责守护经济利益,美国不应夸大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威胁。"[32]美俄部分学者的声音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两国的合作态度,两国在如下方面开展了良好互动:

  1. 区域性合作稳定发展

  源于共同的文化认识和历史发展,两国在北极科学研究领域始终保持着必要的常态化合作,如长期联合勘察北极楚科奇海,跟踪底栖鱼类和浮游动物的多样性,建立海洋沉积物中甲烷来源的信息等这些项目虽没有像文化纽带那样悠久,但也经住了历史的考验。[33]同时,两国在地区间也保持着稳定合作。2019年6月26日,第24届俄美太平洋伙伴关系年会在俄罗斯远东联邦区前首府哈巴罗夫斯克市举行,会上俄罗斯远东北极发展部人力资本和土地发展部门主任斯莫利亚克(Grigory Smolyak)表示,在现有的优惠制度框架内,俄罗斯远东和美国西海岸地区间在远东和北极地区旅游、教育科学和北极开发等领域的合作具有重要意义。俄罗斯方面还邀请了美国代表参加于2019年9月举行的东方经济论坛。[34]

  2. 边防部门间合作继续

  美国海岸警卫队在2019年4月发布的新版《北极战略展望》报告中提到和俄罗斯边境警卫队有着务实合作的历史,海岸警卫队仍希望通过北极海岸警卫队论坛(ACGF,Arctic Coas Guard Forum)等多边行动论坛加强同俄罗斯方面的互动。北极海岸警卫队论坛成立于2015年,已于2017年进行了一次联合实景演练。2019年4月2日,第二次联合演习在芬兰新考蓬基(芬兰语:Uusikaupunki)外海域的波斯尼亚湾举行,包括美国和俄罗斯在内的八个成员国都参与了此次大规模的搜救行动。[35]同时,两国边防部门还达成2020年北太平洋合作意向。2019年5月6日,俄罗斯北极东部地区边防局与美国海岸警卫队第17区专家在安克雷奇制定了双方2020年协同行动的计划草案。此外,双方还商定审议海岸警卫队舰船在两国海上边界线一带举行联合演练的可能性。[36]

  3. 美俄共同制定白令海峡双向航线

  随着白令海峡国际地位的日益突显,美俄两国在白令海峡地区积极扩大存在。白令海峡作为两国领土最为接近的地区,承担了缓和两国关系的"特殊使命".[37]2018年5月,国际海事组织通过了一项由美俄共同提出的联合提案,提案要求建立双向航运路线,为船舶划定需要规避的危险区域,减少船舶碰撞的风险,预防和减少污染或者其他对海洋环境造成损失的风险。[38]白令海峡航道较为狭窄,提案的通过使得海峡的海上安全得到很大程度的改善,同时也成为美俄北极合作的成功范例。

  由于美苏冷战历史、乌克兰危机、叙利亚问题等事件,在外界看来美国与俄罗斯似乎始终不睦,后乌克兰危机时代俄罗斯也一直处在美国经济制裁之下,但在北极问题上,俄罗斯政府与美国政府一直保持着微妙的双边关系。以目前俄罗斯的经济情况和军事实力,经济复苏仍然是并将长期是俄罗斯的第一发展要务,基于此俄罗斯不愿与美国在北极地区发生实际冲突,在不危及国家主权的问题上,俄罗斯是希望可以同美国展开积极对话和合作,改善并缓和两国关系,以期为本国经济发展创造机会,解决制裁带来的经济困境。

  同样,俄罗斯坐拥北方航道的地理位置优势,美国无法采取实质性的行动打击俄罗斯在北极地区的信心和影响力。况且以目前美国极地装备(如破冰船)能力也无法长久支持其深入北方航道中心与俄罗斯一较高下。美国破冰船建造命运多舛,海岸警卫队虽已获得建造新破冰船的资金,但真正完成建设还需时日。就连美国北极政策在政权更迭中也仍处于停滞状态,尚不是特朗普政府的头等大事,如今其主要任务对内集中于2020年的中期选举,对外则直指与中国的全球领导力竞争。鉴于此,在未来一段时间内美俄双方在北极相关问题立场上仍然会处在对立面,但激起热战的可能性较小。甚至,美国为制衡中国的实力崛起,还会利用一些低敏感度领域的合作而走近俄罗斯,北极无疑仍然是"首选".

  (二)中美努力维持北极合作和对话

  无独有偶,北极独特的地缘战略地位决定了绝对的冲突或合作定论都不可行,即使在中美关系逐步走向竞争的同时,两国在能源开发、科学研究、渔业治理等方面仍有着共同利益,存在大量的合作空间。

  1. 北极能源开发合作

  阿拉斯加地方政府和能源企业一直努力促成两国的能源开发合作。2017年4月9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结束同特朗普的海湖庄园会晤返程时,在阿拉斯加会晤了阿拉斯加州长,这是中国国家领导人第一次到访阿拉斯加。2017年11月9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出席中美企业家对话会,见证美国阿拉斯加州政府、阿拉斯加天然气开发公司、中国石化、中国银行及中投海外共同签署了价值430亿美元的《阿拉斯加液化天然气项目联合开发协议》。[39]即使在中美关系不睦的今天,阿拉斯加地方仍然没有放弃中美实现能源合作的理想,不断为中国同阿拉斯加的能源合作奔走。

  2. 中美保持北极科学交流合作的对话

  两国在极地事务上依然保持着一定的常态化交流。2018年8月,第九轮中美海洋法和极地事务对话在浙江舟山成功举行,双方就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国际协定谈判、南北极事务、海洋科考和中美海警执法合作等议题深入交换意见,并商定于2019年在美举行第十轮对话。[40]2019年10月17~19日,"第四届中美北极社科研讨会"在同济大学举行。来自美国北极研究委员会、威尔逊研究中心、亨利·史蒂文森研究中心、美国海岸警卫队学院等多家智库的专家学者出席会议,会议主题为"中美在北极地区合作的可能性与前景",与会专家学者围绕中美北极合作的回顾与展望、北极地区的局势、北极地区的可持续发展进行讨论。[41]

  3. 北极渔业治理成为两国北极合作的典型范例

  渔业治理是北极治理的重要议题,近年来治理焦点集中于北冰洋核心区公海的渔业资源治理问题。自2010年以来,在美国的倡议下,北冰洋沿岸五国召开了一系列政府层面的高官会议及科学家会议,专门讨论北冰洋核心区公海渔业资源治理问题,提出通过国际协定规制商业性捕捞。2015年12月,北极五国在华盛顿召开"北冰洋中央海域公海渔业会议",同时邀请中国、欧盟、冰岛、韩国、日本参加,以期推广其临时"禁捕"措施。[42]自此,包括中美在内的十国(方)开始在北冰洋核心区公海治理问题上展开合作磋商,直至2018年10月《预防中北冰洋不管制公海渔业协定》正式签署,[43]标志着北极渔业治理成为中美参与达成北极事务协商的重要领域。在此过程中,中美两国的合作不可或缺。笔者中的一人作为见证者,亲自参加了美国皮尤基金会组织的在上海、仁川和北海道召开的北极渔业会议,所倡导的成立统一的北极公海科学调查组织,以及包括中国在内的所有成员国在未来的机构中应该享有"平等权利、平等地位"的建议被采纳,目前相关各方正在讨论这一组织的建立事宜。

  (三)中俄北极合作快速发展与存在的问题

  自2015年起,互为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中俄两国可以说是携手迈进两国关系历史发展的美好时期。两国因为面临的共同威胁以及市场的高度互补性而有着坚实的合作基础和共同的利益追求,发展北极合作高度符合两国利益。中国作为俄罗斯最重要的北极开发合作伙伴国,北极合作是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友好发展的重要构成部分,也是新时期中俄促进互利合作的优先驱动力。中俄北极合作聚焦于能源开发、航道利用和科学考察三大领域,但这些进展都离不开两国领导人努力促成的顶层伙伴关系构建。

  1. 政治层面伙伴关系稳步提升

  两国正式北极合作伙伴关系的促成可以追溯到2017年7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俄期间对俄罗斯关于共同开发海上通道特别是北极航道的倡议做出回应,双方提出共同打造"冰上丝绸之路",在此框架下两国在北极航道开发利用、联合科学考察、能源资源勘探开发等领域达成了诸多合作。随后中俄北极合作迅猛开展,并携手迈上新台阶。2019年6月5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访问俄罗斯并参加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在同普京总统进行会晤后,两国元首发表联合声明,提出推动中俄北极可持续发展合作,扩大在北极地区基础设施、资源开发等领域的合作。两国元首并决定将两国关系提升为"新时代中俄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44]标志着中俄双边关系发展步入历史最好时期,这无疑给两国的北极合作注入国家保障的强大动力。

  2. 北极能源开发合作富有成效

  中俄北极合作成就中堪称经典的要数"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这是中俄在北极圈合作的首个全产业链合作项目,成为"冰上丝绸之路"的重要支点。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CNPC)与中国丝路基金有限公司分别拥有项目20%和9.9%的股份,合计近30%的股权为项目的顺利投产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此外,亚马尔项目地处北极圈内亚马尔半岛,施工环境恶劣,为降低建设成本主要工程均采用了模块化的施工方式,中国企业为此积极发挥引领作用,完成了项目所需的近400个模块的建造。[45]2017年12月8日,"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举行正式投产仪式,标志着中俄两国北极地区合作的最大投资项目圆满启动。2018年7月19日,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向中国供应的首船液化天然气通过东北航道运抵中国石油旗下的江苏如东液化天然气接收站,交付给中国石油,[46]开启了"亚马尔项目"向中国供应液化天然气的新篇章。

  继"亚马尔项目"后,中俄两国延续成功合作经验开启了"北极LNG-2"的新一轮北极能源合作。2019年4月25日,在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框架下,中国石油天然气勘探开发公司(CNODC,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全资子公司)、中国海洋石油集团有限公司(CNOOC)分别同项目生产商诺瓦泰克签署协议,各收购项目10%的股份。[47]"北极LNG-2"项目位于北极地区格丹半岛(Gydan Peninsula),年产量为1980万吨,项目投产后将按协议每年向中国供应大规模的液化天然气。有"亚马尔液化天然气项目"的成功合作经验在前和两国领导层的政策引导,"北极LNG-2"项目有望成为中俄能源合作的又一里程碑式范例。

  3. 北极航道利用互相支持

  这里不得不提中国远洋运输集团(COSCO),作为全球最大的海洋运输公司之一,2013年中远集团永盛轮首次成功航行东北航道,五年多来中远集团一直是俄罗斯北极地区过境交通的领先者。2018年中远集团共有8艘次船舶执行东北航道航行任务,为历年来最多。除了天惠轮和天佑轮成功实现"双向通行"东北航道外,其余4艘都是单航次单向穿越东北航道。[48]随着北极冰川融化速度加快,加之俄罗斯积极的航道开发政策导向,北方航道全年性的商业化运营指日可待,中俄两国在航道利用方式上也将趋向多元化,航道沿岸港口基础设施建设合作的可能性增加。中远海运集团的常态化运营,无疑大大提高了东北航道的国际声誉,会对俄罗斯促成2024年北极货运量达到8000万吨的目标发挥积极的推动作用。

  4. 北极联合科考活动进展顺利

  2016年8月19日中俄北极联合科考首次开展,中国科学家首次进入俄所属北冰洋专属经济区考察。2018年10月30日,中俄联合完成第二次北极科学考察,由来自中俄两国5个单位的30人组成的联合考察队对北冰洋的楚科奇海、东西伯利亚海和拉普捷夫海进行了调查。[49]2019年4月10日,俄罗斯与中国在"北极-对话区域"国际北极论坛期间签署协议成立《中俄北极研究中心》,还拟定了《俄中北极研究中心科学发展10年规划》,双方将开展至少5航次的联合科考。[50]预计将于2020年夏季前往北极开展联合研究考察,中俄双方将有80余名科学家参与。北极科学考察作为低政治领域是北极国家和域外国家展开合作的理想环境,中俄国家性、地区性的考察交流活动将促进双方实现更深层次的理解和信任,从而实现更多北极领域的互动。

  5. 涉北极安全合作,中俄共建反导系统

  2019年10月3日,俄联邦总统普京在"瓦尔代"国际辩论俱乐部会议上正式承认帮助中国打造导弹攻击预警系统。[51]这是中俄在战略国防领域进行合作的首次正式确认。导弹攻击预警系统,能够发现敌方射向我方的潜射弹道导弹和洲际弹道导弹,政治军事领导层据此下达反击和疏散命令。俄罗斯为中国建设导弹攻击预警系统提供帮助,有力说明中俄的合作已经达到前所未有的互信程度。另一重要层面是,中俄导弹攻击预警系统可能走向融合。鉴于两国的庞大体量,进入对方预警系统地基数据将具有巨大效果。比如,中国可获得俄罗斯覆盖北部方向、包括北极圈内基站的信息。两国全球反导系统的合作必然为两国北极合作提供更加坚实的保障。当然,中俄两国积极倡导新国际安全观,坚持合理足够原则,所有国家应将军事能力维持在保证国家安全需要的最低水平。[52]而从经济角度来说,中俄反导系统一旦开始运营,那么北极航线的安全就彻底有了保障,经营经济活动将更方便。俄罗斯也可以借此开发北极,找到新的经济增长点,这对于两国人民来说都是极大的利好机遇。

  然而,缘于中俄两国对北极问题的认识并不完全一致,两国在合作过程中也存在一些问题。

  1.围绕中国自主建设破冰船问题俄方表现出忧虑

  众所周知,俄罗斯十分看重北方航道,并拥有较强实力的破冰船舰队,各国极地破冰船实力均不及俄罗斯,为维护北方航道主权俄罗斯还在加紧建设新的破冰船。而此时中国成功建造了自己的极地考察船"雪龙2号",这艘拥有双向破冰技术的极地科考破冰船能够在1.5米厚冰环境中连续破冰航行,能力卓越,这不免引起俄罗斯方面的警惕和担忧。2018年9月,俄罗斯国际事务委员会(Russian International Affairs Council)专家古杰夫(Pavel Gudev)就表示,俄罗斯强烈反对外国破冰船航行北方航道,无论是美国还是中国的破冰船。[53]

  2.中国在俄罗斯北极地区的投资困境有待改善

  俄罗斯北极地区人口稀少,市场规模较小,国内司法制度以及税收和海关法规较为复杂,还难以形成稳定的投资环境,这对外国投资者的利益构成了挑战。尽管近年来中俄两国在远东和北极地区贸易额增长明显,达成了巨额能源交易,但俄罗斯为其远东和北极地区吸引中国投资的努力仍待加强。

  北极地区的开发对于俄罗斯和中国都有着非常重要的战略意义,北极合作高度契合两国国家利益,有着广阔的合作前景,双方都在谨慎呵护。在两国政治稳定的大环境之下,中俄北极合作的向好趋势不会发生转变。

  三、三国在北极地区关系的发展趋势

  基于对三国在北极地区互动的梳理可以看出,竞争与合作并存是中美俄在北极复杂关系发展的主旋律。然而,三方各自的战略倾向不同,导致三边国际关系发展的道路不一,对于北极局势未来走向的影响值得关注。

  (一)美俄北极回旋空间缩小,摩擦将多于合作

  目前北极地区开发,特别是能源和航道的开发是俄罗斯政府的绝对优先事项,俄罗斯希望借助北极能源开发加强俄罗斯能源在世界市场的地位,借助航道增加在国际运输领域的竞争力,从而带动国家经济复兴,源于此普京政府在北极投入巨大,并因此高度在意北极沿岸地区的安全防御。而美国与之不同,北极开发或者说阿拉斯加开发并不是美国政府的优先事项,尽管特朗普政府日益重视国家的北极利益,但北极之于美国的开发意义远没有俄罗斯来得迫切。利益诉求的不一致导致俄罗斯与美国在北极的行动模式差异显著,也导致俄美两国在北极问题上无法达成有效的利益互补,回旋空间日渐缩小,美国无法提供给俄罗斯需要的资金和市场,俄罗斯也绝不可能支持美国所倡导的"航道自由".美俄的北极互动关系重点集中于无法调和的安全领域,二者战略逻辑的巨大差异决定了两国不存在显著的互补关系。

  另一方面,2008年5月《伊卢利萨特宣言》(The Ilulissat Declaration)的发表确立表露了北冰洋沿岸五国在处理北极事务方面的主导倾向,美俄作为其中两个大体量国家,在白令海峡管理以及北极治理议题上有着共同的利益,这促成两国即使在斗争加剧的同时也始终会保有一定层面的互动及合作。无论是两国政界还是学术界一直没有放弃通过北极合作来实现美俄和解的期待,两国决策者也希望能够将北极打造成两国关系僵持背景中温暖合作的"特区".

  然而,两国在北极航道和大陆架边界的法律地位认识上有着根本性的利益分歧,这导致两国在各自国家安全利益维护过程中始终存在摩擦和斗争。虽然美俄两国精英都希望乌克兰和叙利亚冲突不要外溢到北极,但北极地区关系发展无法不受到两国全面关系的影响和制约。多重利益与分歧相互交织使得两国在北极的互动中呈现摩擦与合作并存的复杂态势,且具有摩擦多于合作的特点,而摩擦主要体现在北极军事安全领域。

  (二)美国可能因排斥中国而跌入自身掘出的陷阱

  根据美国政府颁发的文件和军政高官的言论,中国已经成为美国在北极地区排斥的重要目标国,因为美国无法容忍中国在北大西洋和北冰洋衔接处立足。中国在冰岛、格陵兰等北欧地区的投资和合作引发了美国莫名的恐惧,这一地区东西俯瞰北美和欧洲大陆,是欧美文明的腹地和大本营,对中国北极投资的军事化解读和囚徒困境决定了美国纵使付出巨大代价,也要把中国挡在北极之外。反对中国购买格陵兰废弃军事基地和参与机场招标,甚至是特朗普总统的购买格陵兰岛事件皆是这种战略思维方式的结果。

  美国参议院议员穆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在2019年5月11日出席北极圈论坛中国分论坛时表示,"我们作为北极领导性的国家,应该采取措施发挥引领作用,而不是希望其他国家的投入。"1但实际上,美国自身并不愿过多承担北极领导力的责任(因美国否认气候变化的负面影响,北极国家部长级会议首次未能发布正式联合声明),美国国会也不愿在北极事务上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财力。这种不愿放手又不肯承担的复杂态度,使美国陷入决策两难。美国目前的北极战略缺乏合理性,美国要做的应是基于自身北极利益妥善制定北极战略,而不是将其他国家视为威胁。美国北极研究所(The Arctic Institute)主任赫尔曼(Victoria Herrmann)已经认识到这一点,其指出随着大气和海水温度以创纪录的速度变暖,北极地区已经失去了95%的多年冰,这对以北极为家园的400万人口--包括居住在阿拉斯加州的美国公民都产生了危及生命的后果。特朗普政府对气候变化的故意疏忽及其对美国最北部公民生活的影响是远远大于中国和俄罗斯在该地区的"野心"对于国家利益的威胁。[54]

  在美国对中国的北极存在采取强硬态度的过程中,不乏还有美国学者较为理性的声音指出美国北极战略的非理性。美国外交政策分析人士麦克法特(Sean McFate)认为,美国需要一个将阿拉斯加的安全放在最重要位置的北极战略。新的北极战略需要阐明美国在该地区的国家利益,而不仅仅是削弱俄罗斯和中国的利益,否则那将只是一种反动策略,而不是战略。美国圣母大学政治学副教授高茨(Eugene Gholz)也认为,"美国的大战略应该是使其外交政策合理化,以应对当今的战略挑战,而不是把其他国家的经济机会误认为是对美国安全的威胁".[55]

  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目前在北极拉拢盟国,极端指责和打压中国的做法,不仅阻碍中国合理合法的北极参与活动,也在过分打压中国的过程中失去盟国支持,伤及自身。兰德公司(Rand Corporation)研究员皮扎得(Stephanie Pezard)就认为,在北极采取一刀切的战略可能会损害美国的利益,如果美国不认真思索其在北极各项行动的二阶和三阶后果,美国就要承担激怒盟友、帮助敌手、伤害自身的风险。[56]如格陵兰的投资问题,美国阻止中国参与的结果,就是自掏腰包投资本无意投资的格陵兰机场建设,可以称得上是自损利益,得不偿失。无论是对格陵兰的硬性控制,还是"善意"增加援助或加强投资,都可能把格陵兰更加推向中国的怀抱--因为格陵兰已经做出判断:多亏"中国人来了",偏居天涯海角的格陵兰才获得如此多的垂青。[57]再如,美国不断拉近同北欧北极国家间的距离,与冰岛、挪威和芬兰的首脑频繁互访,希冀联合北欧伙伴打压中俄,但却没有得到伙伴们的支持,如芬兰总统尼尼斯托所言,"北极并不是军事场所",[58]显然在与美国的同盟战线选择上,北欧国家更理性地希望保持北极的低紧张态势。美国的反应落入了中国古典哲学所称的"反者道之动"的恶性循环,美国愈是努力,愈是挣扎和对抗,其效果会愈加糟糕。除非美国跟随中国的节奏起舞,不断加强对北极国家的投资,否则一味地打压、对抗中国只会把美国自己推入孤立无援的泥潭。主动开展同中国的沟通和合作而不是恶意抵制,才是美国的上佳选择。

  (三)俄罗斯"转向自身"战略的可行性令人质疑,中俄两国北极合作有望继续深化

  俄罗斯格外注重自身在北极的主导地位,尽管俄罗斯同众多域内域外国家开展北极合作,但专注自身的北极发展战略是一以贯之的,因此近年来不断在北极资源开发和北极航运方面出台一些具有强约束力的政策法规。

  2017年底,俄联邦总统普京宣布将赋予悬挂俄罗斯国旗的船舶在北方航道运输碳氢化合物的专有权,即限制外国制造的船舶航行北方航道运输在北极地区开采的石油、天然气等资源,此项决议目的就在于保证本国制造的优先地位,将其他国家的参与角色降到最低。继收紧北极能源运输政策后,俄罗斯试图在北极可再生能源开发方面也采取"国有化"政策,提出考虑禁止外国公司参与可再生能源项目,[59]无疑是再次上演"转向自身"的发展战略,尤其是在北极地区,俄罗斯希望降低其他国家在合作中的突出地位,维护自身作为北极重要大国的主导地位,自己成为北极开发的主导者,而其他国家只能以合作伙伴的地位存在。

  然而冷峻的现实表明,俄罗斯当下尚不具备"转向自身"的能力,无论是技术还是资金都很难在没有外国帮助的情况下实现自己的目标。例如,法国和意大利是俄罗斯北极能源开采的主要技术供应方,中日韩三国则是俄罗斯造船工业的合作对象。尽管诺瓦泰克"北极LNG-2"项目遵守俄罗斯的新政策,项目的船舶都要改在俄罗斯造船厂建造,但因接手建造的俄罗斯红星造船厂(Zvezda Shipyard)尚不具备完善的特级船舶建造技术,最后还是寻求韩国三星重工给予技术支持[60].2019年8月至9月,俄罗斯接连发生重大安全事故,这都说明了俄罗斯目前的技术实力、管理应变能力都还存在问题,对于其"转向自身"战略是一个提醒。

  鉴此,尽管俄罗斯在北极政策上倾向于"转向自身",但中俄两国北极合作的利好趋势不会改变。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国内能源需求与日俱增,俄罗斯的能源无论从价格还是运输距离来讲都是上好的选择,相应地,中国也可以满足俄罗斯开发北极所需求的大量资金和出口市场。当下国际形势日趋严酷,他国对于中俄的打压于无形中更将两国的命运紧紧连在了一起,美国等西方国家对俄的制裁也迫使俄罗斯转向东方寻求发展的态度更坚决。今天中俄关系与以往最大的不同是,两国关系是建立在国家长远战略利益一致、平等互利以及两国对各自人民、对地区发展、对世界和平巨大责任基础之上,两国关系的基础超越社会制度,超越意识形态。[61]高度契合的利益诉求和顶层决策者的大力推动,两国形成合力共同应对他国的排挤和打压成为顺理成章的选择。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为了维护自己的"领导者"地位,打压中国的北极参与,而在努力走近俄罗斯,试图离间中俄两国的伙伴关系。但是莫斯科深知,中国显然比美国要可靠得多,普京总统2019年5月14日在索契与蓬佩奥会面前,于前一日(5月13日)先与中国外长王毅会面,[62]也从侧面反映了俄罗斯与中国坚定一致立场的态度。同时,继4月26日普京总统访问中国参加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后,习近平主席于6月5日至7日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63]领导人的亲密互动也将促进两国在北极领域的合作关系继续稳步向前。2019年9月17日,中俄两国总理在第24次会晤期间发表公报,双方商定加强北极可持续发展合作,在兼顾域内国家权益的基础上推动开发和利用北极航道,促进自然资源开发和基础设施现代化。[64]同时,双方签署了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商务部与俄罗斯远东和北极发展部关于互设投资促进机构代表处的备忘录》等文件,将中俄北极合作进一步推向制度化。尽管对北极开发表现出兴趣的国家有很多,但真正与俄罗斯达成实务合作,并且是国家层面合作的只有中国。

  四、结语

  在北极,判断地缘政治上是敌是友,不能过于简单化。利益总有相关性,在北极不同的象限里,既存在北极域内国家间的利益之争,又存在域内与域外国家间的矛盾与协调。中美俄既可能是某一领域的竞争对手,也可能是另一领域的合作伙伴,这导致北极国际关系呈现"多元复合"的态势,呈现出在竞争中维持合作的特点。但是,我们需要清醒认识到,北极地区有公海和国际海底,广袤的北极也非一国之土,而是众多行为体的利益之疆,各利益攸关方要想最大程度上获取北极利益,斗争与冲突无法解决任何问题,保持北极地区的和平稳定环境,促进合作才是契合各方利益诉求的最佳选择。中国作为重要的北极利益攸关方应负起相应责任,秉持"不越位、不缺位"的北极事务参与原则,通过合作与交流增进同各方的认识和理解,维护北极地区国际关系利好发展。

  参考文献
  [1]France Compares the Arctic to the Middle East,Claims Region Belongs to No-One[EB/OL].Highnorthnews,https://www.highnorthnews.com/en/france-compares-arctic-middle-east-claims-region-belongs-no-one ,2019-10-01.
  [2] Андрей Тодоров。 Куда ведет Северный морской путь[EB/OL].Российский Совет по 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м Делам,https://russiancouncil.ru/analytics-and-comments/analytics/kuda-vedet-severnyy-morskoy-put/,2019-03-12.
  [3]United States Coast Guard Arctic Strategic Outlook[EB/OL].US Coast Guard,https://www.uscg.mil/Portals/0/Images/arctic/Arctic_Strategic_Outlook_APR_2019.pdf,2019-04-22.
  [4]Changing Environment Means Changing Arctic Strategy[EB/OL].US Department of Defense,https://www.defense.gov/explore/story/Article/1865978/changing-environment-means-changing-arctic-strategy/,2019-06-04.
  [5] Болтон:США строят ледоколы для обеспечения постоянного присутствия в Арктике[EB/OL].ТАСС,https://tass.ru/mezhdunarodnaya-panorama/6460475,2019-05-23.
  [6]US policy in the Arctic fraught with consequences,says Russian foreign ministry[EB/OL].TACC,http://tass.com/defense/1061825,2019-06-05.
  [7] Вассерман ответил на претензии США к российскому Севморпути[EB/OL].ПОЛИТЭКСПЕРТ,https://politexpert.net/154160-vasserman-otvetil-na-pretenzii-ssha-k-rossiiskomu-sevmorputi,2019-06-03.
  [8]Battle for the Arctic:NATO's Trident Juncture aims to demonstrate its dominance to Russia[EB/OL].RussianToday,https://www.rt.com/op-ed/441627-arctic-nato-trident-russia/,2018-10-18.
  [9] В Госдуме оценили слова главкома НАТО в Европе о "защите Атлантики"[EB/OL].РИА Новости,https://ria.ru/20181013/1530608564.html,2018-10-13.
  [10]US,Russian bombers fly missions on same day near Norwegian airspace[EB/OL].Eye On the Arctic,http://www.rcinet.ca/eye-on-the-arctic/2019/04/01/norway-bombers-mission-barents-sea-usa-russia-defence-nato-military/,2019-04-01.
  [11]WATCH:Marines,Navy "take" Adak Island as part of Arctic training[EB/OL].KTUU,https://www.ktuu.com/content/news/WATCH-Marines-Navy-take-Adak-Island-as-part-of-Arctic-training-560934331.html,2019-09-20.
  [12] СМИ:Иностранные военные суда обяжут уведомлять о проходе по СМП за 45 суток[EB/OL].The Arctic,https://ru.arctic.ru/news/20190306/827874.html,2019-03-06.
  [13] Американский эсминец Donald Cook проследил за "активностью" России в Заполярье[EB/OL].ТАСС,https://tass.ru/mezhdunarodnaya-panorama/7028395,2019-10-22.
  [14] Госсекретарь США раскритиковал Россию за загрязнение Арктики[EB/OL].Морские вести России,http://morvesti.ru/detail.php?ID=78470,2019-05-06.
  [15]叶艳华。东亚国家参与北极事务的路径与国际合作研究[J].东北亚论坛,2018(6):93.
  [16]李俊久。美国特朗普政府对华贸易冲突的权力逻辑[J].东北亚论坛,2019(2):68.
  [17]David Auerswald,Terry L.Anderson. China,Russia move into the Arctic - and put US at risk[EB/OL].The Hill,https://thehill.com/opinion/national-security/443324-china-russia-move-into-the-arctic-and-put-us-at-risk,2019-05-14.
  [18]郭培清,邹琪。中美在南海-北极立场的对比研究[J].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05):03.
  [19]Laura Zhou. Could the Arctic chill US-China relations still further[EB/OL].South China Morning Post,https://www.scmp.com/news/china/diplomacy/article/3009837/could-arctic-chill-us-china-relations-still-further,2019-05-12.
  [20]U.S. warns on China's Arctic presence[EB/OL].The Japan News,http://the-japan-news.com/news/article/0005715350,2019-05-03.
  [21]China,Greenland and competition for the Arctic[EB/OL].The Asia Dialogue,http://theasiadialogue.com/2017/01/02/china-greenland-and-competition-for-the-arctic/,2017-01-02.
  [22]Greenland's courting of China for airport projects worries Denmark[EB/OL].Reuters,https://www.reuters.com/article/us-china-arctic-greenland/greenlands-courting-of-china-for-airport-projects-worries-denmarkid USKBN1GY25Y,2018-03-22.
  [23]The Kingdom of Denmark,including Greenland,welcomes the United States "Statement of Intent on Defense Investments in Greenland"[EB/OL].Ministry of Foreign Affairs of Denmark,http://um.dk/en/news/newsdisplaypage/?newsid=bfc95523-956b-4df9-aba1-6e3f93cfb06d,2018-09-17.
  [24] WSJсообщила о желании Трампа купить Гренландию[EB/OL].Коммерсантъ,https://www.kommersant.ru/doc/4061788,2019-08-16.
  [25] 格陵兰自治政府总理:欢迎中企投资 愿向中国人回馈温暖[EB/OL].环球网,http://world.huanqiu.com/exclusive/2017-11/11347913.html?agt=15438,2017-11-01.
  [26]郭培清,邹琪。特朗普政府北极政策的调整[J].国际论坛,2019(4):30.
  [27]Mark E. Rosen. U.S. Arctic Policy:The Video and the Audio Are Out of Synch[EB/OL].National Interest,http://nationalinterest.org/feature/us-arctic-policy-the-video-the-audio-are-out-synch-24741,2018-03-04.
  [28]冯玉军。美俄谋求迂回解冻双边关系[J].世界知识,2019(11):75.
  [29]Dmitri Trenin and Pavel K. Baev. The Arctic:A View from Russia[J].Carnegie Endowment for International Peace,2010,p. 20.
  [30]Pavel Devyatkin. Russia's Arctic Strategy:Aimed at Conflict or Cooperation[EB/OL].The Arctic Institute,https://www.thearcticinstitute.org/russias-arctic-strategy-aimed-conflict-cooperation-part-one/,2018-02-06.
  [31]Some Arctic Reflections on U.S. Plans to Exit the Paris Climate Pact[EB/OL].News Deeply,https://www.newsdeeply.com/arctic/community/2017/06/06/some-arctic-reflections-on-u-s-plans-to-exit-the-paris-cli-matepact,2017-06-06.
  [32]Pavel Devyatkin. Russian Strategic Intentions in the Arctic[EB/OL].Russian Strategic Intentions A Strategic Multilayer Assessment(SMA) White Paper,http://nsiteam.com/sma-publications/,2019-05-21.
  [33]Yereth Rosen. For now,the Arctic remains a refuge of friendly US-Russia relations[EB/OL].The AnchorageDaily News,https://www.adn.com/arctic/article/amid-geopolitical-tensions-arctic-and-bering-strait-regionseen-friendly-us-russia/2016/03/23/,2016-03-23.
  [34] Власти ДФО предлагают США сотрудничество в сфере туризма,образования и освоения Арктики[EB/OL].ТАСС,https://tass.ru/ekonomika/6592562,2019-06-26.
  [35]Live Exercise Polaris 2019[EB/OL].Arctic Coast Guard Forum,https://www.arcticcoastguardforum.com/news/live-exercise-polaris-2019,2019-03-27.
  [36] 俄美边防部门达成 2020 年北太平洋合作意向[EB/OL].俄罗斯卫星通讯社,http://sputniknews.cn/politics/201905061028389223/,2019-05-06.
  [37]郭培清。美俄在白令海峡的较量与合作[J].东北亚论坛,2018(4):74.
  [38]Stephanie Pezard. How not to compete in the arctic the blurry lines between friend and foe[EB/OL].Water On the Rocks,https://warontherocks.com/2019/02/how-not-to-compete-in-the-arctic-the-blurry-lines-between-friend-and-foe/,2019-02-27.
  [39] 中国银行陈四清董事长出席中美企业家对话会并在两国元首见证下签署阿拉斯加液化天然气项目联合 开 发 协 议[EB/OL]. 中 国 银 行 ,http://www.boc.cn/aboutboc/bi1/201711/t20171109_10654923.html,2017-11-09.
  [40] 中美第九轮海洋法和极地事务对话举行[EB/OL].搜狐网,http://www.sohu.com/a/251582887_543939,2018-09-03.
  [41] "第四届中美北极社科研讨会"在同济大学举行[EB/OL].同济大学极地与海洋国际问题研究中心,http://cpos.tongji.edu.cn/show.aspx?info_lb=10&flag=10&info_id=468,2019-10-20.
  [42]邹磊磊,黄硕琳。试论北冰洋公海渔业管理中北极 5 国的"领导者地位"[J].中国海洋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6(03):06.
  [43] 邓英大使赴格陵兰出席《预防中北冰洋不管制公海渔业协定》签署仪式[EB/OL].中华人民共和国驻丹麦王国大使馆,https://www.mfa.gov.cn/ce/cedk/chn/zdjl/t1602194.htm,2018-10-05.
  [44] 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发展新时代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EB/OL].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https://www.fmprc.gov.cn/web/zyxw/t1670118.shtml,2019-06-06.
  [45] 挺进北极 添彩丝路 亚马尔 LNG 项目建设纪实[EB/OL].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有限公司,http://www.cnpc.com.cn/cnpc/lyxgdt/201702/df4882fdbb524f46955ba156b1341bdc.shtml,2017-02-14.
  [46] 亚马尔项目对华供应首批液化天然气抵达江苏如东[EB/OL].俄罗斯卫星通讯社,http://sputniknews.cn/russia_china_relations/201807191025921891/,2018-07-19.
  [47] 中海油及其子公司同俄诺瓦泰克公司达成"Arctic LNG 2"项目股份收购协议[EB/OL].俄罗斯卫星通讯社,http://sputniknews.cn/economics/201904251028310978/,2019-04-25.
  [48] 中远海运特运航行北极东北航道船舶艘次再创历史新高[EB/OL].中国远洋运输,http://www.coscol.cn/News/detail.aspx?ID=11836,2018-10-11.
  [49] 2018 年中俄北极联合科考取得多项成果[EB/OL].新华网,http://www.xinhuanet.com//2018-10/30/c_1123637355.htm,2018-10-30.
  [50] 俄中计划未来五年在北极开展至少 5 航次联合科考[EB/OL].俄罗斯卫星通讯社,http://sputniknews.cn/society/201904181028229372/,2019-04-18.
  [51] Россия помогает Китаю создать систему предупреждения о ракетном нападении[EB/OL].ТАСС,https://tass.ru/armiya-i-opk/6961397,2019-10-03.
  [52]刘清才,王迪。新时代中俄关系的战略定位与发展[J].东北亚论坛,2019(6):60.
  [53] Павел Гудев。 Северный морской путь:национальная или международная транспортная артерия[EB/OL].Российский Совет по Международным Делам,https://russiancouncil.ru/analytics-and-comments/analytics/severnyy-morskoy-put-natsionalnaya-ili-mezhdunarodnaya-transportnaya-arteriya/,2018-09-13.
  [54]Victoria Herrmann. In the Arctic,America is its own worst enemy[EB/OL]. CNN,https://edition.cnn.com/2019/05/10/opinions/victoria-herrmann-arctic-america-is-its-own-worst-enemy/index.html?no-st=1559474115,2019-05-10.
  [55]Hollie Mc Kay. Trump team vows to hit back against Russia and China's 'Polar Silk Road' with Arctic Defense Strategy[EB/OL]. FOX NEWS,https://www.foxnews.com/world/trump-team-set-to-hit-back-against-russia-and-chinas-polar-silk-road-with-new-arctic-defense-strategy.print,2019-03-19.
  [56]Stephanie Pezard. How not to compete in the arctic the blurry lines between friend and foe[EB/OL]. Water Onthe Rocks, https://warontherocks.com/2019/02/how-not-to-compete-in-the-arctic-the-blurry-lines-between-friend-and-foe/,2019-02-27.
  [57]朱刚毅。复杂地缘政治背景下的中国-格陵兰合作[J].辽东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05):22.
  [58]Finnish and US Presidents agree on Arctic security policies[EB/OL]. The Barents Observer,https://thebarent-sobserver.com/en/arctic/2019/10/finnish-and-us-presidents-agree-arctic-security-policies,2019-10-03.
  [59]Russia considers banning foreign companies from renewable energy projects[EB/OL]. The Barents Observer,https://thebarentsobserver.com/en/industry-and-energy/2019/10/russia-considers-banning-foreign-companiesrenewable-energy-projects,2019-10-17.
  [60]Zvezda shipyard wins orders for 15 icebreaking LNG ships, Samsung Heavy Industries provides technical support[EB/OL].Energy economy,http://www.ekn.kr/news/article.html?no=450637,2019-08-30.
  [61]李永全。中俄建交 70 年:探索大国相处之道[J].东北亚论坛,2019(06):47.
  [62] 俄 罗 斯 总 统 普 京 会 见 王 毅[EB/OL]. 中 华 人 民 共 和 国 外 交 部 ,https://www.fmprc.gov.cn/web/wjbzhd/t1663109.shtml,2019-05-14.
  [63] 习近平将对俄罗斯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第二十三届圣彼得堡国际经济论坛[EB/OL].人民网,http://world.people.com.cn/n1/2019/0530/c1002-31110583.html,2019-05-30.
  [64] 李克强同俄罗斯总理梅德韦杰夫共同主持中俄总理第二十四次定期会晤[EB/OL].新华网,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leaders/2019-09/17/c_1125007089.htm,2019-09-17.

  注释
  1内容来自美国参议院议员穆尔科斯基(Lisa Murkowski)2019年5月11日参加在上海举行的北极圈论坛中国分论坛上的主题发言。

点击查看>>中美国际关系论文(推荐10篇)其他文章

原文出处:郭培清,杨楠.论中美俄在北极的复杂关系[J].东北亚论坛,2020,29(01):26-41+127.

相关内容推荐
相关标签:中美关系论文
在线咨询